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二十三章 地獄
    昏沉的睡眠之中,槐詩感覺自己在墜落。

    在黑暗中,向下,向下,再向下,好像有很多人陪著他一起,有的人在驚恐地尖叫,還有的人在麻木地掙扎,但很快,他們都不見了。

    他落入了水中,好像沉進了深潭,又像是沒有重量一樣地扶起來,隨波逐流地飄蕩在黑暗里。

    他好像已經死了。

    但又好像正在死的路上。

    就快了。

    有個聲音這么告訴他。

    但死亡仿佛是沒有盡頭的,載著他一點一點地往更黑暗的深處去。直到他被冰冷的潮水送到了泥濘的岸邊。

    有佝僂的人影從昏暗中來,低頭看著他,彎腰扯著他的腿,把他拖進了泥灘上的草屋邊上。

    敲門。

    門開了。

    尸體腐爛的味道擴散開來。

    在草屋中,只有在血跡斑斑的手術臺上才著燈。滿臉皺紋的白發老者帶著口罩,全神貫注的解刨著面前的尸體,時而抽身在旁邊的桌上的圖稿中描畫兩筆。

    在黯淡的油燈的照耀之下,四周的掛鉤上被炮制完好的標本們滴下了防腐的液體。但那些被制作成標本的人類的臉上還飽含著臨死之前的恐懼神情。

    佝僂的人影指了指槐詩,伸手向門后的老人討要著什么。

    那個老者用渾濁的眼瞳看了一眼地上的少年,緩緩搖頭:“還沒死透呢,你賣了個活人給我做什么?”

    “快了,快了……”

    佝僂的影子發出古怪地聲音,像是狗和狐貍混合在一起的叫聲:“他快了……源質還有……源質還有……”

    “只能給你一半,愿意就把他留下,不愿意就拖走。”老者袖手,冷然旁觀。

    那個影子好像被觸怒了,大聲地尖叫著。

    老人不為所動,漠然看著它,直到它沮喪地伸出手:“一半,一半……”

    一個古舊的銅幣丟進了它的手里。

    “沒事兒就快滾,不要打攪我工作。”

    老者低頭看了一眼地上的槐詩,皺起眉拖起他一條腿,費勁的將他拖到了操作臺上,順手將原本那里已經支離破碎的尸體掃到一邊。

    影子離開時候關門的聲音令槐詩的眼瞳顫動了一下,他努力的想要動彈,張口囁嚅著,卻咳出一大堆血沫。

    “還沒死啊?”

    老者扒開他的眼皮,詫異的看了看他的眼白,干枯的雙手捏著槐詩渾身的骨骼,最后滿意的點頭:

    “很標準的結構,雖然強度不足,但應該能做個暫時備用的配件……不知道趁活著的時候肢解能不能把最好的效果保持下來。”

    他嘆息著,下手卻毫無猶豫的切開了槐詩雙手和大腿的動脈。

    槐詩的喉嚨里發出嗬嗬的聲音,可是卻無濟于事,溫熱的血迅速的從他的身下蔓延開來,順著解刨臺的凹槽流進了污濁的筒中。

    “你有話要說?”

    老者看著他顫動的眼瞳,有些無奈:“都快死了,安安靜靜的死不好么?你這樣的人我見了不少,反正你都已經穿過邊境掉進了地獄,死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如今只不過源質沒有消散而已,還有什么好抱怨呢?”

    他掏出一瓶藥劑,倒進槐詩咳滿血沫的口中,劇烈的辛辣和怪異的酸味刺激著槐詩的喉嚨,宛如銅汁一般的灼熱的觸感順著喉嚨留下,如烈火一般點燃了他的身體,令他能夠發出嘶啞的痛苦呻吟。

    “這是從那個狗頭人那里買來的藥劑,作木乃伊用的,可以在人垂死之時保持器官的活性。不過活命就別想啦,只不過是把你剩余的壽命換算成活力壓榨出來而已……這樣你能在臨死前多說幾句話,我也能工作方便點,你也配合一點怎么樣?”

    老頭兒埋頭,切開了槐詩碎裂的右手:“記住,不要尖叫,我討厭嘈雜的聲音。”

    槐詩艱難的遏制著痛苦的聲音,渾身抽搐著,如那個老人所言,他竟然能夠在彌留之際發出微弱的聲音了。

    “……這里,是哪兒?”

    “用你們的話來說,深度十二的地獄,我的尸體工坊,販賣一些小物件給客人的地方。等會你就會變成小物件中的一個了。”

    老人說話的時候,毫無顧忌的繼續分解著槐詩的右手,下刀的時候及其精確,從筋肉中穿透,卻又沒有傷及槐詩的骨骼。就像是單純的將果皮從果實上剝落,動作嫻熟而自然。

    “打個商量怎么樣……”槐詩吞咽著痛苦的味道,艱難喘息:“我其實還挺想繼續活著的,放我走吧。”

    “不行,我已經買下你的尸體了,你不死怎么行?況且你也活不了幾分鐘了,你死到外面我還得把你重新拖回來。”

    在黯淡的燈光之下,老者的兩個眼球以各自不同的軸心扭動著,一只黑色的看著槐詩,一只紅色的專注的盯著下刀的地方:“你看看你的身體,源質空虛,根本就已經時日無多……雖然生命力這么旺盛,但早已經像是灰燼一樣快要燒完了。老老實實的死掉多好?還能燃燒一下剩余價值……”

    他的手臂已經被完整的刨開了,骨骼被老者小心翼翼的取出,泡進了旁邊的防腐液中,每取出一塊,老者還興致勃勃的在槐詩面前晃一晃。

    槐詩呆呆的看著布滿干涸血跡的天花板,痛苦已經被麻木替代了,他就連聲音都變得干枯嘶啞起來:

    “我還不能死在這里啊……”

    “為什么不能死呢?”老者認真的說道:“每個人其實都是可以死的。”

    就像是被勾引起了聊天的性質,老者一絲不茍的切割著槐詩的左手,在血漿淋漓中喋喋不休:

    “我見過很多人,他們都覺得自己很重要,在這個世界里扮演最特殊的角色,但他們來到這里的時候都死了。

    他們死了后,世界繼續前進,太陽照常升起,現實沒有因為失去他們而停止停滯。所以他們錯了,他們其實和別人沒有什么不一樣。”

    他指著被吊在空中等待出售的尸首,一個個的為槐詩講解:“這個人,曾經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這個人,曾經是手刃過無數惡人的正義使者;這個人曾經是一個獨裁者的老師,獨裁者在他的教授之下從一個暴虐的人變成了一代英明領袖,這是那個他教出來的獨裁者……可他們都死了。

    既然已生,那么死就是無可抗拒的。就算是神也一樣,一百年,兩百年,看著世界滄海桑田……當一千年的時候,就算是神也會覺得這個世界很無聊的。

    比起他們來,你又算什么呢?”

    “可是我還是不想死。”

    槐詩努力的眨著眼,不讓失去控制的眼淚模糊自己的視線:“這樣吧,你別看我這么文弱,其實我也是一條硬漢的。男兒眼淚值千金,我都哭了,你放過我好不好?”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大庆聚闲麻将下载 江西多乐彩开奖视频 江西体彩十一选五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即时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 梦想赌博发大财顺口溜 东京快乐8计划wx15 com 三期内必开一肖精选期期准 今日股票推荐短线个股推荐 快乐双彩规则wx15 com 72体育足球直播 琼崖海南麻将最老版本 平指什么生肖动物 上海麻将怎么打 幸运28被骗了怎么维权 广东麻将推倒胡必胜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