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六十章 納迦
    劇烈地晃動中,好像有炸藥在上面爆炸了。

    他們能夠聽見,遠方有槍聲不斷地響起,好像有什么人在不斷地進攻這里。震動和轟鳴不斷地從地下空間響起。

    槐詩和柳東黎對視了一眼,想起了那一條未曾探索的岔路,向著上層拔足飛奔。

    當他們從那一條向上的岔路走到盡頭的時候,只看到了滿地的死尸。

    似乎這里才是整個祭祀場運營者們集會的地點,寬敞的辦公室里裝潢地無比華麗,但此刻輝煌的廊柱和布滿浮雕的墻壁都遍布血色。

    一具又一具地尸體躺在地上,臉上殘存著茫然和絕望,甚至諂媚討好地笑容還未曾消散。

    內層有槍聲不斷地響起。

    屠殺正在進行。

    當他們闖進內室的時候,只看到了躲在桌子后面跪地求饒的王海,還有那個站在桌子前面的魁梧身影。

    厚重大衣的袖口之下,兩只長滿了鱗片的雙手。

    還有一對漆黑的彎刀。

    鮮血從彎刀的刀鋒上不斷滴下,在地上劃出了一道猩紅的軌跡,向著王海步步延伸。

    “你敢殺了我,上主是不會放過你的!”

    王海被逼到墻角,臉色慘白:“我是上主的代言人,你敢!我若是死了,你們一定會付出代價的!一定會!”

    他胡亂地揮舞著手中那一把匕首,可是沒有任何的用處。持刀者步步上前,將身前的阻礙斬成碎片,彎刀凄嘯著向王海頭顱劈落。

    柳東黎拔槍。

    槐詩從未曾想過他的槍法竟然這么好,竟然能夠擊中空中的刀鋒,緊接著,剩下的五顆子彈全部射在了那個背影的后腦勺上。

    只可惜,在洞穿了衣物和鱗片之后,已經無法在擊穿異化的顱骨了。

    持刀者一個踉蹌,斬落的刀鋒披在王海的兩腿之間,令他發出一聲短促而尖銳的驚叫,眼淚和鼻涕都已經嚇出來了。

    “救命!救命!”

    仿佛看到救星一樣,他望向了沖進來的兩人,嘶啞呼喊:“救我!我有錢!我有幾千萬!你們想要什么我都給你們!”

    不用他多說,槐詩怎么能看到最后一個知曉內情者在自己眼前被滅了口。

    果斷掏出手槍對準了回過頭來的持刀者,連連扣動扳機。

    轟鳴的槍聲里,火花自槍膛噴涌而出,帶著灼燒至赤紅的子彈,向著持刀者已經異化到看不出人形的面孔飛出。

    在那一雙布滿鱗片,和啼蛇相差無幾的面孔上看不到鼻子,只有兩個小小的孔,墨綠色的嘴唇掩蓋不了尖銳地牙齒,更令人心悸的是那一雙金色地豎瞳。

    說不出更像是蜥蜴還是蛇。

    那是冷血動物的詭異特征,令人心里發冷。

    就在槐詩抬起手槍的瞬間,他手中的彎刀已經舉起,護在面部。漆黑的彎刀如同盾牌一樣將子彈盡數彈飛了。

    緊接著,右手的彎刀劈向了沖上來的柳東黎。

    可左手擋在臉前面的彎刀還沒有來得及方向,就聽見耳旁風聲呼嘯,宛如利斧。那個七步之外的佩奇已經近在眼前,手中的祭祀刀向著他的脖子橫揮而出!

    好快!

    金色的豎瞳迅速收縮,護在眼前的彎刀向著祭祀刀格去,可緊接著,卻感覺撞在了斧頭上一樣,格擋的架勢被恐怖的慣性在瞬間擊潰了。

    勢如破竹!

    那一瞬間,槐詩看到了持刀的蛇人猛然一歪。

    好像滑倒了一樣。

    可緊接著,空氣仿佛變成了粘稠的實體,在蛇人地雙臂攪動之下涌現暗流,竟然撞的槐詩一個踉蹌。然后,他就看到了,蛇人飛到了空中。

    不,應該說像是游在海中一樣!

    因為他周身的空氣都在瞬間質變成了近乎液態一般,它掙脫了引力的束縛,遨游在無形的空海之中。

    這是他的靈魂能力!

    瞬間,從槐詩和柳東黎的夾擊之下閃過。緊接著,自空中靈巧的回旋,手中的彎刀破開了液態的空氣,向著難以適應如此狀況地二人斬落。

    柳東黎狼狽格擋,可槐詩揚手拋出了一個塑料袋。塑料袋在刀鋒地劈斬之下破碎,緊接著,其中的劫灰在圈禁之手的影響下迅速激發。

    瞬間,無形的空海被劫灰污染成了漆黑,劇烈地嗆咳聲響起,可槐詩地動作不停,徑直地撲入其中。

    柳東黎都看傻了。

    自己這個小老弟什么時候這么頭鐵了?

    可沒過一瞬間,他就聽見一片漆黑中傳來蛇類的尖銳嘶鳴,凄紅的祭祀刀穿透了漆黑的空海,自另一頭穿出。

    刀鋒之上的血色流溢。

    瞬息間,空海炸裂,魁梧的蛇人跌落在地,左臂上已經出現了一道凄慘的裂口,幾乎被祭祀刀徹底斬斷了。

    在刀鋒碰撞的尖銳聲音里,槐詩面無表情,猛然抬起腳,踩了下去。

    嘭!

    落地的蛇人陡然一震,右手中斬出的彎刀被槐詩的祭祀刀崩開。頭戴佩奇面具的少年踐踏著他的胸膛,雙手舉起祭祀刀,猛然向下刺出!

    處決!

    崩!

    就在那一瞬間,蛇人胸前的大衣的裂口中,驟然有一只手臂探出,手握著彎刀,將這一擊死死地格住。

    哪怕這只手掌被刀鋒之上斧劈的力量斬成了一團稀爛。

    第三只手?

    緊接著,是第四只!

    自扯開的裂口之中,藏在蛇人背后的第四條胳膊撐開,手握著一柄短管霰彈槍,對準了槐詩的臉,扣動扳機!

    那少年的動作卻比他還要快,瞬間向后仰出,閃過了這突如其來的殺手。

    柳東黎看得清清楚楚。

    不止是那只蛇人驟然多出來的兩條手臂,還有那一瞬間自少年軀殼中絲絲縷縷升騰而起的灰霧。

    那是自封鎖中爆發的劫灰,它們如火焰一般地舞動著,宛如實質的痛苦力量向著四周輻射而出,將整個內室都籠罩在難以抗拒的絕望里。

    就在面具之下,那一雙漆黑的眸子,不知何時,已經化作了通紅。

    像是燃燒的火。

    消瘦的少年已然化作了山中的惡鬼……

    這是什么圣痕?

    柳東黎所知的譜系之中,全然未曾有過如此的存在,哪怕只是水銀階段也令人如此心悸。

    可他已經來不及思索了,本能地撲上前去,掀開面具,想要逼著那只四臂的蛇人看自己的臉,緊接著,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腿被什么東西纏住了。

    是一條尾巴。

    修長的蛇尾。

    不,應該說……

    柳東黎終于想起來了。

    那個家伙身上的圣痕不是什么蛇人,是發源自天竺婆羅門譜系的第二階段·黃金級圣痕——納迦!

    四條手臂的特征,應該是流傳到了緬國之后的變種!

    緊接著,他就被甩了出去。

    最后的一瞬,他甩出了手中的短刀,試圖牽制住反攻的納迦,可緊接著,他就看到,納迦的一條手臂棄掉了彎刀,自懷中掏出了一顆閃光彈,向著他們拋出。

    下一瞬間,劇烈閃耀的光明吞沒了起來。

    槐詩迅速后退,手中的刀鋒向前斬落。

    好像什么都沒有劈中。

    又好像砍到了什么東西。

    緊接著,他們就聽到了一聲槍響。

    在劇烈的眩暈和惡心中,槐詩彎腰再次從懷中取出一包劫灰,拋在了地上,黑霧吞沒了一切。這一舉措似乎避免了對方趁機偷襲,可等他們自從劇烈地眩暈中恢復過來的時候,已經再看不到什么納迦了。

    他已經逃走了。

    留下了地上血泊中的王海。

    他的喉嚨和胸口已經被利刃剖開,鮮血噴涌而出,再說不出任何話來。

    槐詩撲上去,伸手想要按他的脈搏,可很快,便收回了手指。

    沒救了。

    傷口上泛起一層墨綠色,刀上還淬了毒。不,倘若是毒龍納迦的話,不淬毒才是怪事吧?

    柳東黎看了一眼之后就不再浪費時間,抓緊時間翻箱倒柜,翻找著一切有價值的文件。槐詩將王海從地上扶起,努力地撐開了他的眼睛。

    “醒醒!你還有時間!是誰殺了你!”他從口袋里掏出了那一枚戒指,“是誰殺了他們!是誰讓你藏在這里的!說話啊!王海!”

    王海奮力掙扎著,像是一條離開了水的魚那樣,兩只手努力地抓著,想要抓住拋棄自己而去的生機,在槐詩的領口留下了一道道血印,扯下了槐詩的面具。

    當他看到槐詩的臉,便愣住了,很快,眼神就變得怨恨又惡毒。

    “是你……都是你們……你們……的錯……”

    他的嘴唇開合著,不斷地噴出血沫,可很快,便勾起了嘲弄地弧度:“我們都將……死去……很快……”

    他忽然不再掙扎了,抓起了身旁的匕首。

    向著自己的心臟刺下。

    啪!

    猩紅的色彩噴涌,落在槐詩茫然的臉上。

    火燒起來了。

    在劇烈地震蕩中,上層好像再次有炸藥爆炸,底層即將坍塌。

    槐詩嘆息了一聲,緩緩放下了王海。

    將戒指收起。

    之后的事情就乏善可陳了。

    柳東黎帶著他在特事處的大隊人馬到場之前離開了中轉倉庫,甚至開車將他送回了家。

    看著他魂不守舍的樣子,牛郎忍不住搖頭,“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想問,今晚好好休息吧,明天可以來偵探那里找我。”

    槐詩點頭,下車,目送著他遠去了。

    當他回到家,推開客廳的大門時,看到了等待在那里的烏鴉。

    “你似乎需要找人傾訴一下的樣子啊。”

    黑色的飛鳥站在煮開的熱水壺上,問道:“咖啡?茶?”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北京pk10投注方法稳赚 舟山飞鱼彩票开奖号码 湖北11选五任三遗漏 湖北11选五遗漏统计 股票 连码专家六肖复式 贵州11选五奖金有多少 河北快3综合走势走势图 领航pk10计划准吗 山东十一选五免费计划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是 在线配资平台看天牛宝签约 中国福利彩票欢乐生肖 秒速赛车怎么买比较稳 22选5选号方法大全 中彩网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