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人想花我的錢!
    雖然未來很光明,但這一次槐詩起碼留了一個心眼,在興奮過后,便問道:“那我什么時候能手搓銀血藥劑哇?”

    “要是按照通常的方式,一個學徒入門三年,幫老師處理下腳料兩年之后如果表現得好會授予獨立操作的機會,大概在一年多之后就能夠進行銀血藥劑的煉制。

    不過省略掉無關的學科和大量的浪費時間的東西,你大概需要兩年的時間,不過要是有煉金之火的輔助,可能只要一年多就行了。”

    “好慢。”

    槐詩瞬間失去了一夜暴富的希望。

    “你去殺兩個專精金屬學的煉金術師不就有了?”烏鴉瞪了一眼這個不爭氣的家伙:“這種人天文會的懸賞里有不少吶!找個弱雞的,脖子一抹,直接翻記錄,多快啊!”

    “算了吧。”

    靠著殺人進階是怎么回事兒啊?

    如果是紅手套、何洛這些家伙死了發揮一下余熱槐詩還樂見其成,但要是讓他為了得到這一份力量而去殺人的話,又和那些為了取樂而連環殺人的變態有什么區別?

    “但說回來,總感覺紅手套好便宜啊,才一千多萬。”

    槐詩看著自己賬戶上已經少了一多半的錢,忍不住嘆息:“一個國際要犯只能買四十幾個紅瓶么?”

    “死了的價格是一千萬沒錯,姑且還算是天文會補發的鼓勵金吧。畢竟主要開出懸賞的是俄聯的雙頭鷲那群人拿。”

    說到這個,烏鴉的眼神就變得古怪起來,“一般來說,像是紅手套這種綠日中層干部,懸賞價是八千萬東夏幣左右。

    看在他出身羅馬知曉不少秘密的份兒上,又加了三千萬,總計東夏幣一億一千萬左右。”

    槐詩目瞪口呆。

    按照目前的市價,一瓶飲料1元,一碗牛肉拉面四元,一本書七元,手游抽一單是一百六十二元……

    一億一千萬足夠槐詩開一個飲料廠的同時賣不知道多少碗拉面以及再開十個連鎖書店,全部用來抽卡的話,足夠他把自己抽成心悅游戲的小股東……

    “為什么我拿這么少!”槐詩悲憤地跳起來:“天文會都黑我的錢嗎!”

    “恰恰相反哦,天文會自掏腰包給你發了安慰獎呢。”烏鴉吹了聲口哨:“人家要的是活的,活的紅手套你懂么?

    活的紅手套才能拿到塔克辛的升華路線,活的紅手套才會說出情報和消息,活的紅手套才對俄聯有用,才能交換俘虜。

    所以說,你絕對是整個新海最會砍價的人,一把火下去燒了一個億,只留下那么一具尸體……你說俄聯要尸體有什么用?鞭尸么?”

    槐詩呆滯地看著她,許久,整個人都變成了灰白色。

    和一億擦肩而過是什么樣的感覺?

    是什么樣的痛楚……

    他手里拿著不知道什么時候纏在房梁上的悲傷之索,感覺自己已經萬念俱灰,欲哭無淚。

    活著有什么好,不如干脆去二次元算了。

    “還有,你是不是對銀血藥劑產生了什么誤解?”烏鴉繼續打擊道:“你不會覺得它是有錢就能買得到的大路貨吧?”

    “嗯?”槐詩愕然,“這么貴難道還買不到藥?”

    “貴的從來都不是藥劑啊,少年。”

    烏鴉搖頭感嘆:“據我所知,光是在現境,前些日子美洲自由聯盟就有一家藥企把自己家的特效藥價格提高了五十五倍……你憑什么會覺得升華者的世界里會有物美價廉這四個字?”

    “每一支銀血藥劑,都是一次能夠隨時開始的外科手術,一次能夠救命的機會,怎么可能會便宜?”

    “可……不是只要五六年就能讓人入門造出這個東西么?”

    “是五六年沒錯啊,有天賦的人可能三年就行了,但你會吃沒有任何憑證和認證、來路莫名其妙而且沒有任何人會背書的藥么?”

    烏鴉說:“市面上所有能夠流通的銀血藥劑都必須得到‘石釜學會’的認證,否則的話就會被視為三無產品,不僅不允許拿出來賣,倘若私下交易被發現還會引來天文會的抓捕和石釜學會的懸賞——不惜工本的懸賞!

    而想要得到認證,必須通過石釜學會的考核,得到標準一級注冊煉金師的證書,并在石釜學會注冊有一家煉金工坊,才具有出售銀血藥劑的資格。”

    “你以為這就完了么?”

    她繼續說道,“除了最常見的這些凈銀以及玉錫之外,所有出產配方所需要的礦物的邊境和地獄開發權,已經全部被石釜學會手里的各種資本不惜代價的壟斷,只提供給自身的注冊會員。

    除此以外,除了大組織手頭有大量額度之外,每個人每年購買的數量都是有限額的。想要多買,只能私下找有名額的人轉讓,到時候溢價更高。

    但不論它賣得有多貴,產量有多高,依舊供不應求,沒有人會拒絕多儲存一些能夠隨時拯救自己生命的東西。”

    槐詩陷入呆滯。

    有生之年以來,第一次領會到了壟斷的威力,還有托拉斯、辛迪加和卡特爾們的恐怖力量。

    “可、可……天文會不管的么?”

    “你猜是石釜學會里第二大股東是誰?”

    烏鴉怪笑了起來:“你現在知道天文會這一層皮的好處了吧?

    只要你成為注冊的正式成員,在內部網站上買什么都是成本價!而且還能用現境的貨幣進行結算,不需要你拿源質結晶!

    趕快緊抱艾晴小姐姐的金大腿吧,等你去了金陵注冊為正式成員之后,咱們手頭的資金才有用武之地吶。”

    槐詩瞬間警覺。

    ——有人想要花我的錢!

    “別這么警惕啊,小老弟。”

    烏鴉的語氣變得柔媚起來:“你要往好處想,起碼這一次花錢用的是你的賬戶,花在哪里你都一清二楚,對不對?”

    槐詩心中竟然覺得她說的有那么一點道理,可旋即反應過來:“可你花的也是我的錢啊!”

    “咱倆誰跟誰啊,還分你我,多生分!”烏鴉抬起翅膀攬著他的腦子,“我的錢就是你的錢,你的錢可不就是我的錢么?”

    “那你也得有錢啊!”

    ……

    總之,什么玩意兒被烏鴉這么一掰扯,感覺都不像是什么好事兒了。但槐詩起碼留了一個心眼,沒被框走,依舊抓住原本的話題:

    “你不是說有兩個目的嗎?另一個呢?”

    “等你完成這個再說吧。”

    烏鴉白了他一眼,鳥喙指了指桌子上的資料:“大郎,該熬藥了。”

    “警察才剛走不久呢,你就這么急著頂風作案干嘛?”

    “放心,針對你的問題,我已經有了解決辦法。”

    烏鴉的翅膀搓了搓下巴,仿佛經過了沉思那樣地分析道:“你之所以會爆炸,是因為金屬構成時出了差錯,而金屬構成之所以會有問題,是因為你源質供應難以做到穩定和持續,出現了差錯。而之所以出現差錯,有相當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你的注意力不夠集中,簡單來說,走神了。”

    “這不廢話么?”

    那些特殊的金屬構造一個賽一個的復雜,雖然不需要槐詩從分子級開始堆積,但要將源質轉化為相同的屬性也相當累人。

    就相當于將合金熔煉的十幾個步驟一次成型,而且還不能只鉆細節,必須放眼全局,一個配比錯了可能就前功盡棄。

    輕則報廢,重則爆炸。

    你說誰遭得住!

    “所以,我有一個辦法——如果我們先拋去隨搓隨用的要求,把節奏放慢一些讓你先熟悉這個過程的話,那么就有一個能夠保證你思維足夠擊中且源質供應均衡的路子。”

    烏鴉賣足了關子之后,不知道怎么用翅膀打了個響指:“試試冥想,怎么樣?”

    “反正一只羊也是趕兩只羊也是放,你都開始拉琴了,自然不在乎再多花一點功夫,對不對?”

    “你說的……好像也有些道理。”

    槐詩捏著下巴想了半天,感覺好像沒什么差錯的樣子,抱起了大提琴,垂下眼睛。

    琴聲響起了。

    .

    .

    特事處,寂靜的審訊室里,艾晴面無表情地敲打著桌子上,神情平靜。

    “還有呢?”她問。

    “什么還有?”

    來自萬麗的經理人依舊不肯松口:“我們只不過是被人蒙騙,收購了一批沒有報關的貨物而已,罰金我們也交了,為什么還要受到這樣的對待?”

    “你們的罰金是交給特事處的,又和天文會有什么關系。”

    艾晴冷淡地瞥了他一眼,手中地鋼筆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面前的那一頁記錄:“現在調查的是萬麗集團非法銷售走私貨物的事情……”

    這時候,經理人身旁那個來自總部的法務專員忽然開口糾正道:“艾監察,這只是本地合作商的自作主張,和萬麗集團無關,總部對此毫不知情。”

    “那更要調查清楚了不是么?”

    對于這群家伙的套路,艾晴早已經一清二楚了,內心非但毫無波動甚至還有些想要冷笑:“那么,究竟是誰走了什么樣的程序沒有完整報關,又是誰從旁協助,還有誰蒙蔽里你們?

    以及,有什么人參與在了其中,而那一大批沒有完整報關的貨物,究竟流向了什么地方去了?負責出售的是哪一家店?收購的人又是誰?這你們不會不清楚吧?”

    “這個我們早說過了,由于本地分部人事管理混亂,已經將所有資料都提交了。況且,我們也是受害者吧!”

    法務專員怒視著艾晴,憤怒地質問道:“難道天文會只會抓住我們不放,任由那個襲擊者逍遙法外么?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會上報你們金陵分部,要求……”

    “關于這個你們不用擔心。”

    艾晴打斷了他的話,“我已經派出了新海分部最得力的干員槐詩去進行調查了,請你們耐心等待——”

    她停頓了一下,露出真誠地笑容:

    “相信,很快就會有回音的。”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比较好玩的棋牌游戏 股票投资咨询 追光助手官网 跌停的股票还会涨吗 网上的棋牌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 利用互联网怎么赚钱 黑龙江36选7前100期开奖号码 龙王捕鱼免费 闲来山水广西麻将下 捕鱼达人鱼3.0旧版本 陕西丫丫麻将怎样带挂 国内原油期货双边 幸运赛车 开奖官方 急速赛车单机 黄大仙精选资料三天肖三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