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秘密
    金陵,深夜。

    寂靜的辦公室里,白發的中年人沉默地喝著茶,看著外面的落雨。

    門外傳來匆忙的敲門聲,很快,一個渾身濕透的少年就從門外走進來,怒視著他:“孟理事,賢者之石回收任務是怎么回事兒?不是說好我去的么?”

    “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小海。”孟理事回答:“已經有人接手了。”

    “就是因為這個,那個KP是什么鬼!”

    名為內海的升華者瞪大了眼睛:“現在公海上的那一塊區域已經出現邊境化,搞不好這一次回收的干員要全軍覆沒了。”

    孟理事的神情依舊平靜:“大概是碎片里的記錄被激發了吧。但凡五階升華者死后,生前的記憶都會殘留在碎片里——倘若妥善處理的話,對他們而言未必不是一場難得的試煉,興許能發現幾個可用之才。”

    “可要處理的話也是我吧?”內海瞪大了眼睛:“交給別人算怎么回事兒?這是社保局的要求么?”

    “這是社保局和天文化會的共同決定。”

    孟理事沉吟了片刻,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示意他坐下:“我知道你跑到半路又被叫回來肯定火大,也明白你擔心這件事情會出什么意外。

    但我可以跟你保證,這件事情會得到穩妥的處理。”

    “因為那個什么KP?”

    內海皺眉:“邊境·暗網的主宰者之一忽然跑到現境里來,這件事兒本身就有問題吧?為什么他會對一個賢者之石的碎片感興趣?”

    “誰知道呢?”

    孟理事淡然說道:“關鍵是他拿出了價碼,上峰同意了,而且社保局也沒有意見,這就足夠了。

    況且據我所知,KP那個家伙雖然有不少惡趣味,但他可以說是目前全世界最出色的創造主之一。

    有他對記錄進行梳理,不會出現差錯,你也不需要擔心會出現新的隔離區。”

    “可那些干員和監察官怎么辦?”

    “KP已經有所保證,但行動難免會有所損失。”

    孟理事凝視著窗外的夜色,忍不住輕聲嘆息:“雖然多半不會有生命危險,但肯定會被那個家伙的惡趣味作弄的夠嗆吧?”

    .

    .

    登船的時候頗費了一番功夫,天空中下起了淅瀝瀝地小雨,那些等待了許久的旅客們已經不停水手的呼喊,根本懶得排隊,人擠人向上走。

    一時間槐詩在人群中被擠來擠去,踉蹌地向前,隱約聽見一聲驚叫,感覺到腳下的異常,低頭才發現自己踩在了一張白色的手帕上,將邊角上金線繡的H字母給踩臟了。

    他彎腰撿起來,看向四周,察覺到前面那個披著斗篷的人回頭再看自己,眼神冰冷,可透過兜帽和陰暗的燈光卻能夠窺見清秀的側臉。一縷銀色的頭發從耳邊落下來,分外惹眼。

    “還給我。”

    她伸手,猛然從槐詩的手里拽走了自己的手帕,轉身離去。

    槐詩被后面的人恨推了好幾把,踉蹌向前。最后終于在船員們的指引之下來到了客房區,幾個一起的朋友選好了各自的房間之后,便約定晚餐時再見面了。

    槐詩走進房間里,關上門,將行李放好之后,才終于打開了掌心,看向那個流浪漢塞進自己手中的東西。

    那是一枚硬幣。

    普通的羅馬銅幣上雕琢著精美的花紋,工于心計地刻上了天使的造像,而背面,則是一個十字型的刻痕,精妙地在周圍雕琢出了圣父圣子圣靈的象征。

    看上去宛如一件藝術品。

    流浪者硬幣。

    一種流行于工業時期破產商人、流浪者和失業農民之間的把戲,這些流浪者期望與將硬幣制作雕琢地更加精美,用以從憐憫他們的施舍者手中換到更多的金錢。

    或者,單純出于無聊。

    這樣的解釋莫名其妙地出現在了他的腦中,令他分外不適。

    他彎下腰,仿佛巧合一樣,隨著其他客房中的所有人一起,打開了行李箱。

    然后愣在了原地。

    時間在此停滯。

    導入結束——

    .

    “OK,各位扮演的不錯。”KP欣喜地鼓掌:“看來大家都有成為杰出調查員的潛質,那么,讓我們再接再厲吧。”

    艾晴沒有說話。

    那種強烈地矛盾感和不和諧感越發地強烈了,令她感覺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又好像忽略了什么。

    但KP沒有給她更多的思考時間。

    “啊,忘記說了。”

    KP似是恍然地拍了拍腦袋:“我們這個團,是秘密團來著……也就是說,每個人物卡的背后其實都有各自的秘密和目的,一旦暴露,可能會導致異常糟糕的情況出現吶。”

    說著,他掏出了一疊信封,分發給了所有參與游戲的監察官們。

    “根據各位在導入模組中不同的選擇和表現,我已經為各位安排好了不同的身份和秘密。”

    KP愉快地笑起來:“希望大家保護自己秘密的同時,能夠精誠合作,完成模組目標——成功抵達新大陸。”

    .

    那一瞬間,槐詩自愕然中恍悟。

    他看到了行李箱中的東西——數十個裝滿各色物品的瓶子,一具精致且猙獰的手弩,數個裝滿猩紅液體試管,兩柄匕首,一把短刀,以及在行李箱的頂部,懸掛在掛扣之上的沉重武器。

    那是一把鋒刃鍍銀的手斧,在斧背上雕刻著華麗而精妙的咒文,隱約可以窺見已經滲入其中的暗淡血色。

    只是看著,便知道殺傷力驚人。

    可我一個拉大提琴的,為什么會有這些東西?

    那一瞬間,他再次看向手中的硬幣,手指好像自己動起來了一樣,令硬幣在指尖不斷的反轉,于是,十字的刻痕與天使的圣像反轉浮現,好像開啟封印的鑰匙,解開了腦中的枷鎖。

    一瞬間,無數記憶自黑暗中涌現,灌入了他的腦中。

    “找到那個人,緊跟那個人,然后殺死那個人!”

    一個威嚴而蒼老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不惜一切代價,范海辛,不惜一切代價,讓那個瀆神者的作品,讓那個只會玷污神明偉績的畸形兒粉身碎骨!”

    他終于想起來了。

    槐詩只不過是自己的偽裝,而自己,真正的身份是一位圣靈譜系所培養的處刑人。

    審判者、獵殺者、不凈者、猶大……有諸多或是褒揚或是貶損的稱號落在自己這種人肩上,因為自己本身就是教團為了清理黑暗生物而培養出的黑暗生物,為了殺死異端而制造出的異端。

    背負著三階圣痕·吸血鬼的升華者。

    ——獵魔人·范海辛。

    一年多以來,他都在執行著來自主教所頒發的使命:追殺異教徒煉金術師帕拉塞爾蘇斯。

    為了尋找線索,他的道路幾乎貫穿了羅馬全境,尾隨著蛛絲馬跡,最終到了這一艘船上。

    而槐詩這個身份,不過是他為了上船而選擇的一個偽裝而已,那個倒霉的大提琴手,早就被他棄尸荒野。

    他必須在船只抵達新大陸之前,殺死那個異端,然后自新大陸返回這里……

    一瞬間回憶起了前因后果,可是他的內心卻越發地感覺到荒謬。

    不對,哪里不對。

    “我不是槐詩?”他輕聲呢喃,“我是……范海辛?”

    我是個拉大提琴的?我是個音樂家?我是個獵魔人?我是槐詩?我是范海辛?

    我究竟是誰?

    那一瞬間,他下意識地摸索著箱子,想要找到更多有關自己的東西,終于摸到了什么東西,摸到了一個原本不存在于行李箱,不,甚至不存在于這個故事中的東西。

    一本書?

    不,看上去更像是一本日記。

    當他翻開扉頁的瞬間,無數電光從腦中閃過,縱橫交錯,撕裂了層層迷霧和刻意制造的黑暗之,驟然照亮全局。

    無數破碎的記錄終于再度拼湊在一起,形成了完整的軌跡。

    “我是槐詩……”

    他自腦中的鎮痛里發出了恍然地呻吟,好像終于從一層層的噩夢最深處醒來,可哪怕是如此,他依舊被困在噩夢里。

    他能夠感覺到屬于范海辛的那一部分存留在自己的軀殼之中,帶來一陣陣渴血的沖動。

    如今的他的身體,已經變成了身負三階吸血鬼圣痕的獵魔人。

    不論是一陣陣難以言喻地饑渴,還有那仿佛銘刻在圣痕中不容他違背的使命都證明了這一點。

    可這又是怎么回事兒?

    忽然穿越了?

    搞什么鬼?

    究竟發生了什么?

    我為什么會莫名其妙地跑到這里?

    一連串的問號不斷地從他的腦中浮現,令他終于察覺到了隱藏在自己意識背后的墻壁,還有一道自不知從何處俯瞰而來的困惑視線。

    “艾晴?”

    那一瞬間,貨船之上,艾晴感覺到驟然迸發的頭疼。

    仿佛受到連鎖反應,隨著槐詩的蘇醒,施加在她頭上的枷鎖也隨之松動,崩裂開一道縫隙。

    “哎呀?這么快就有第二個監察官察覺到了‘認知妨礙’的效果了么?”

    KP緩緩地回頭,露出無奈地微笑:“靈感和直覺點太高了就這點不好啊……不,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你們兩位搭檔還真是絕配。”

    好像一瞬間被隔絕到了另一個世界。

    明明KP還在繼續闡述著故事,向其他人解說規則,可同時眼睛卻看向自己,好像分裂出了另一個人一樣,端詳著艾晴困惑地神情。

    很快,那一線微弱的直覺化作靈光閃過,沖破了封鎖的記憶,自恍惚和沉迷中醒悟,知曉自己究竟身在何方。

    無需再猶豫。

    那一瞬間,艾晴本能地拔槍,扣動扳機。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平肖规律 600095股票行 股票指数期货的概念 云南快乐十分出号规律 神来棋牌每个版本 快3官网app 融资融券90只股票 qq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十一选五胆拖投注表 11选5河南最新开奖 银行基金配资业务 上海快3最牛走势图 足球比赛规则 哈灵浙江麻将怎么下载不了 云南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 浙江6+1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