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謝謝你
    想要世界和平,想要人類團結在一起,想要美好的未來或者讓正義永遠勝利……相比起這種太過奢侈的愿望來,將什么東西殺死,其實是一件十分簡單的事情。

    因為生命本來就如此脆弱。

    在抵達四階星稊的傳奇之前,萬物皆為凡人。

    不論是什么樣的奇跡化身,什么樣的升華者,一旦被割破喉嚨、刺穿心臟,那么死亡就是即將順理成章發生的事情。

    換而言之,倘若將什么東西破壞就能夠尋求到結果的話,那么遠比創造出什么值得憧憬的東西而言要更加的簡單。

    所謂的殺人就是這么一回事兒。

    一個捷徑,一個通用的解法,哪怕不是最好的選擇,但總能解決燃眉之急,讓糟糕的失態得以平復,令一團亂麻的事件得到干脆利落的解決方法。

    想要偷懶和追求性價比的話,再沒有什么比這個方法更加適合了。

    因此火刑架、裁判所,乃至審判官應運而生。

    從誕生的第一天開始,就工于心計地去思考著如何以效率最大化的方式清理、掃除乃至屠殺異端。

    通過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和百分之一的靈感,創造出‘范海辛’這樣的工具。

    援引圣典中創世紀一章的源典,擷取吸血鬼的傳說,打造出了這一具‘屬于我們的異端’,允許暫時在光明下存在的怪物。

    授以不可思議的殺戮技藝和不可違抗的戒律,施加以不可饒恕的原罪和不可磨滅的虔誠,最終取得了不可忽視的偉大成就與不可存在的黑暗歷史。

    “我知道你的行為,你勞碌、堅忍、嫉惡如仇,曾驗出那些假冒的使徒,揭穿他們的假面具……”

    在慘白的霧氣中,傳來沙啞的呢喃。

    緊接著,血的色彩迸發,為徘徊不去的白霧染上一縷凄紅。

    自狼變者的咆哮里,一個飄忽的人影在向前,斬落手中的刀和斧,輕聲呢喃:“我知道你的行為,你只是徒有活著的虛名,實際上卻是死的……”

    槐詩踏前,感受著胸臆之間所燃燒的瘋狂和盛怒,抬起猩紅的眼瞳,短刀橫掃,斬下面前的頭顱。

    “你要悔改,也要回想以前所領受和聽見的教訓,又要遵守。你若不醒覺,我就會像夢魘,在你意想不到的時候忽然來到……”

    以此,向亡者宣講。

    這便是最后的神圣布道。

    無需刻意的尋求,自然而然的那樣,順暢地好像不存在的呼吸。

    明明是冷血生物,可是在銀的激化之下,涌動的血液卻好像沸騰起來了,將他點燃,焚燒,穿行在這死亡的霧氣里,去創造更多的死。

    伴隨著狼嘯,越來越多的狼變者匯聚而來,沖進了霧氣中。可雷飛舟卻踉蹌后退,奮盡全力,拔出釘在脖子上的箭矢。

    不知是劇痛還是憎惡,破碎的面孔就變得越發猙獰。

    可是箭矢哪怕拔出,傷口卻未曾像是預想中那樣愈合,甚至感覺不到痛苦,只有冰冷的麻木——徹底的壞死了。

    這是哪怕是傳承著神性血脈的人狼也無從修復的殺傷力。

    “究竟是什么毒!”

    “是巧克力。”

    有人端詳著他隱約狼化的面目,在耳邊輕聲呢喃,“我在刀上抹了巧克力。”

    雷飛舟悚然扭頭,可是卻看到那個無視了重力倒懸在天花板上的黑影,還有自下而上向著自己的面孔撩起的斧刃。

    墨綠色的斧刃上,蕩漾著沁人心脾的甜香。

    雷飛舟下意識地后仰。

    緊接著,鐵和骨骼碰撞,竟然摩擦出了火花。

    裂痕交錯,自雷飛舟的面目上鑿出了一個倒十字的標志,血液噴涌而出。

    不等他有所反應,黑色的影子,自半空中揮出短刀,貫入了雷飛舟的肺腑中,隨著手腕的擰轉,將其中醞釀的咆哮撕裂。

    那一雙被血染紅的眼眸再次在雷飛舟的面前浮現,帶著燃燒的火光。

    風聲的呼嘯終于自槐詩的手中掀起。

    掄起至頭頂的沉重斧刃,再度向著雷飛舟的面孔斬落!

    最后的那一瞬間,雷飛舟只來得及捏碎了脖子上的護符。

    崩!

    斧刃在漆黑的五指之間摩擦出火花。

    被擋住了!

    有尖銳的指甲自雷飛舟的手指中彈出,在瞬間變作了刀刃一樣的漆黑,而殘缺的手掌也在瞬間長出了新的骨骼、血肉和黝黑的毛發。

    隨著嘶啞的長嘯,雷飛舟的軀殼在節節拔升,頭部的骨骼發出了鋼鐵扭曲一樣的聲音,鼻骨延伸,眼窩深陷。

    轉瞬間,自曾經的偽裝下展露出人狼的本質。

    在糾纏為一縷一縷的毛發之間,驟然有隱約的電光迸射,只是揮手,便在空中留下了一道刺目的殘痕,將礙事的艙板撕碎,如薄紙那樣的。

    狹窄的房間在瞬間分崩離析,就連銀色的霧氣都在雷電所掀起的狂風之中被吹散了,展露出滿目瘡痍的血色和殘骸。

    而另一只粗大了數倍的手掌,則在咆哮之中,向著槐詩的面孔砸出!

    纏繞著雷光的拳頭砸在斧柄,將槐詩擊飛了,砸在了墻壁上,差一點將他砸出了船艙里,拋入海中去。

    感受著手臂上傳來的陣陣麻痹感,槐詩劇烈地喘息著,抬起頭,凝視著面目全非的雷飛舟:“這個打扮不錯,你應該早點拿出來的。”

    狼化的面孔越發地扭曲。

    明顯這種狀態并非是他想拿出來用就可以隨便用的。

    眾神所恩賜的有限,從不容許仆從肆意揮霍。

    可一旦拿出來,便是足以左右戰局。

    如今,隨著他的嘶吼,走廊之中的狼化者們撕裂了墻壁,沖入了船艙,已經將此處徹底包圍,而借以藏身的霧氣已經消失無蹤。

    雷飛舟冷笑:“我得說,你錯過了最后一個逃走的機會。”

    “你搞錯了一件事情。”

    槐詩重新將劇毒的劍油涂抹在刀斧之上,平靜地回答:“我從來都沒有想過逃走這件事。”

    雷飛舟愣了一下,旋即,忍不住嘲弄的笑容:

    “就為了一個NPC?”

    一個NPC?

    只是NPC而已么?

    槐詩低頭,看著懷里那一本染著血的字典,沒有回答。

    他其實有很多話想要說,想要告訴雷飛舟背后的那位監察官:很多人像你一樣,成為了升華者之后,便將一切都當做了一場奢侈的游戲……哪怕我們并沒有生存在游戲里。

    他們會毫無顧忌和尊重地將一切都搞得一團糟,肆意妄為,留下滿地狼藉,然后笑嘻嘻地對你說,放松點,這只是個游戲,我并沒有打算傷害你,只不過你是個NPC而已。

    可對于那些因此而死去的人而言,這并不是一場游戲。

    死是真實的,殘酷又悲傷,令人厭惡。不論體驗多少次都不會有任何改變。

    它不應該是一個輕飄飄的借口和理由就能抹平的東西。

    但歸根結底,說這些都沒有意義。

    只靠軟弱的語言,從來都說服不了任何人——否則為何又會存在審判所,又為何會創造出范海辛這種東西?

    不知為何,槐詩忽然又一次想起了記錄中的那個村莊。

    還有那些死去的老人、女人和孩子們——那些失去溫度的佝僂身體躺在血泊里,空洞的眼瞳映照著荒蕪的世界。

    他們無聲地死在了六十年前的一場微不足道的斗爭里,像是雜草一樣。

    無人知曉,無人銘記。

    除了槐詩自己。

    于是,他握緊了刀斧,輕聲回答:“對,就為了一個NPC。”

    “我現在相信陰言說的話了,你果然不是艾晴……”雷飛舟背后的監察官冷笑起來:“至少,她不會像你這么蠢。”

    “是嗎?你可能是沒有見到她憤怒時的樣子吧?”

    槐詩平靜地凝視著人狼,隔著諸多狼化的失控者們,告訴他:“但不論如何,我都得謝謝你才對。”

    謝謝你,再一次的提醒我——‘連一個NPC都救不了’的自己,究竟有多么無力。

    那一瞬間,刀和斧在槐詩的手中碰撞,獵魔人抬起了血紅色的眼瞳,咧嘴,向著野獸們露出同他們如出一轍的猙獰犬齒。

    “——來!”

    他向前踏出一步。

    自迸射的火花之中,掀起鋼鐵鳴叫的聲音,刀斧劈斬!

    緊繃的弓弦在這一瞬間斷裂。

    短暫的平靜被打破了,就好像冰面破裂,在轟鳴巨響中迸發出滔天濁浪。

    在狼化者的咆哮里,血色自斧刃下噴涌而出,染紅了那一張蒼白的面孔。他踏出了第二步,自涌動的失控者之中,向前!

    不顧后背上被撕開的裂口,槐詩抬起斧子,再斬!

    骨肉分崩,破碎的頭顱和肢體飛上了空中。緊接著,短刀向前刺出,貫入喉中,橫揮,揮灑出一片血色。

    無數青紫色的細碎血管自脖頸之上浮現,向上延伸,覆蓋了槐詩的面孔,好像一層層蛛絲那樣的。

    混合著銀和各種煉金藥劑的血漿早已經從袖口下面的針頭里注入脈搏,為他帶來了源源不絕的痛苦和力量。

    好像飲鴆止渴那樣。

    可意識卻變得無比冷靜,像是拋入了深海中的冰鐵。

    刀和斧在他的手中揮灑,劃出繁復的弧線,稍縱即逝地勾勒出血色的痕跡。

    槐詩揚手,向身后射出了最后的弩箭,不顧那個被釘到墻上的家伙,而是張口,咬碎了一個狼變者喉嚨,大口吮吸著代表生命的鮮血,然后撕裂了他的喉嚨,以斧刃補上了致命的一擊。

    那些混在血液中的狼毒流淌在他的軀殼之中,反而被他血液中的毒素所殺死了。

    他在向前。

    自血和死的圍攻之中,放聲咆哮。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正版跑狗图 博彩e族 股票大盘历史走势图 2020赚钱最快的游戏 追光娱乐棋牌安软下载 15选5预测推荐杀号 股票基础知识k线图 腾讯欢乐捕鱼技巧怎么上亿 澳洲幸运8开奖网app 兴动哈尔滨麻将官3011 山东省体彩扑克三开奖结果 兴业股份股票 2019精准特肖3月一肖重特 快乐8五行漏洞 吉祥麻将吉林版本规则 幸运赛车开奖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