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廚師王,我當定了!
    “是油。”

    哥布林微笑著,繼續口吃說道:“我用、用了潲水油,用綠毛毒酒勾、勾兌的潲水油!”

    一瞬間,評委們錯愕,旋即驚嘆,鼓掌。

    “絕妙的搭配!”

    “出色的味道!”

    “可謂用心良苦!”

    很快,評委們放下空碗,擦了擦嘴,然后彼此看了一眼,河馬開口說道:“可惜,不合格!”

    枯瘦男人舉手,“三分。”

    獨眼觸手怪抬起牌子:“四分。”

    臉色慘白的半透明女妖搖頭:“兩分。”

    坐在最后面的一個巍峨黑影發出渾厚的聲音:“一分。”

    十分滿分制,竟然沒有一個裁判給出了及格分。

    “不可、可能!”

    哥布林呆滯地搖頭,踉蹌后退:“我、我、我……”

    “我知道你想要問什么,問我們為什么剛剛會給出好評,對不對?”河馬淡然地拿著絲巾擦著門牙上的銀耳碎片,隨意地吐了一口:“很簡單,因為你用的材料都是最好的檔次,看得出,花了大價錢,廚藝勉強說……及格吧。

    反正只要材料夠好,什么破廚藝都能做得差不多,但有一點,你完全沒有。”河馬抬起一根手指,肅然說道:“在你的食物里,我感受不到你的心意!”

    他說:“你的料理中沒有心!“

    “放、放、放屁!“

    哥布林大怒,接受不了這種扯淡的借口,竟然氣的爬上桌子指著河馬的臉大罵:“什、什么狗屁心意!什么狗屁的心!吃個破飯,難道廚師心情不好味道會不一樣么!”

    “愚昧。”

    “淺薄!”

    “可憐……”

    評委們并不大怒,反而憐憫地看著哥布林,就像是看著井底之蛙那樣。

    在最后面,那個神秘的黑影發出了冷漠的聲音:“太愚蠢了,執著于表象,卻忽略了本質……我問你,所謂的食物,究竟是什么?”

    哥布林愣住了。

    “答案,只有一個。”

    黑影抬起了一根手指:“食物,是存活的基礎,是所有活物的需求,是生命中先天的需要和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正因為如此,它才被賦予了眾多價值和寄托了眾多的期望!”

    那黑影的聲如雷鳴:“倘若品嘗美好的食物是所有生物先天而有的渴求的話,那么,廚魔大賽所需求的黑暗料理,便是這最原始最古老而最殘忍的惡意精髓!”

    “我們所需要的難道是幫廚一樣的加工者么?是只知道按照菜譜來按部就班的機器么?”

    黑影環顧著四周反問,在觀眾們沸騰的咆哮中,他肅然說道:“我們所等待的,便是這災厄和絕望所鑄造出的精髓!我們所渴望的,便是能夠讓我們在咀嚼中盡興的惡魔料理!”

    “——而你,不合格!”

    就在黑影的所指之下,哥布林委頓地跪倒在地上,臉色蒼白,可依舊心懷不甘:“我不服!憑什么說我的料理沒有心!”

    他氣得連口吃都好了,“我不服!”

    黑影微微擺手,示意上場的警衛退到一旁。

    很快,便有冷漠的侍從走上前來,放下了一個盤子。

    “這是上一輪參賽者所留下的余料,倘若你真得懷有廚師之心的話,便嘗嘗看吧!”

    哥布林愣了許久,看著面前破碎的巧克力千層,不可置信,無法理解這種東西怎么會超越自己的作品。

    可當它伸手捏起一塊碎片,放入口中的時候,便愣住了。

    慘白的面色變作鐵青。

    不可置信。

    如遭雷擊,又仿佛得到了什么恍然的領悟。

    自呆滯中,留下一行渾濁的血淚。

    “為什么?”他仰天吶喊:“為什么我的兒子不是我親生的!我究竟哪里比不上隔壁的地精……蒼天啊,為什么!”

    流著血淚,他嚎啕大哭,哽咽著,猛然扯下了自己的褲腰帶,纏在了圍欄上,蹬腿把自己掛了上去。

    沒過多久,就不動了。

    死了。

    槐詩呆滯地看著這一切,看到地上那一盤殘存的巧克力千層,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你們黑暗料理界的廚師之心這么厲害的嗎!

    怕不是光明一些還可以延年益壽哦!

    可瞬間,他愣了一下,又反應過來。

    等等,延年益壽?

    這不就是煉金術嗎?

    也就是說……

    瞬間,他眼睛亮了起來。

    而就在觀眾席上,烏鴉忍不住搖頭嘆息:“現在才反應過來,這孩子的神經究竟有多遲鈍啊?”

    沒錯,在這所謂的廚魔大賽之上,做得難吃的食物只不過是表象而已。

    真正本質上的競爭,乃是源自料理者本身的惡意和黑暗。

    稱之為‘黑暗料理界’,簡直實至名歸!

    而在這方面,你這一臺負能量創造機……應該是如魚得水那樣才對!

    .

    隨著時間緩慢流逝,十五分鐘的時間一閃而過。

    選手們紛紛提交了自己的作品,或是成功晉升,或是一敗涂地被掃出門外,迎接失敗的惡果。

    漸漸地,到最后,場內只剩下了鐵鍋之前抱懷而立的槐詩。

    就在觀眾們不耐煩的聲音里,槐詩掀開鍋蓋,抄起漏勺將里面煮沸的芋圓盡數抄起,倒在冰塊,然后從冰箱里搬出了一大塊冰塊,雙手展開,抓起兩把菜刀噼里啪啦一陣亂剁。

    轟鳴聲竟然連觀眾的倒彩都壓制了。

    當無數碎散的冰晶飛迸之后,留在原地的,乃是四個大小均勻的冰碗。

    而被剁碎成粉末的冰粉,則堆在了案板上,形成了一座小山。

    河馬忍不住逗笑了:“小年輕還挺有儀式感。”

    “反正都是失敗的下場。”枯瘦男人毫無興趣地收回視線:“冰沙這種東西,沒什么新意。”

    幾乎踩著倒計時的鈴聲,槐詩麻利地承裝著冰沙,放好芋圓,然后撒上了奶油、巧克力醬和抹茶粉等等作料。

    四碗散發著涼氣的冰沙就已經做好了。

    擺在了評委們的面前。

    女妖冷冷地看著他:“小鬼,如果你指望著那一手不入流的刀術想要拿名次的話,你可走錯地方了……裝模作樣這么久,端一碗爛玩意兒上來,就別想拿分數。”

    “稍安勿躁。”

    槐詩后退了一步,露出微笑:“它還沒有注入靈魂……”

    說著,槐詩右臂在胸前豎起,拇指食指無名指輕輕搓起,宛如跳舞那樣地扭腰輕柔地搓動了指尖,一縷灰色的塵埃便從指尖簌簌落下。

    那姿態神圣地仿佛在祈禱一般。

    在評委們錯愕的目光中,劫灰劃過手肘,均勻地撒在了冰沙之上。

    瞬息間,無聲地沒入到了層層冰霜之中,仿佛消失不見。

    可轉瞬間,所有人都能夠感覺到——這一碗冰沙,不一樣了!

    就好像,擁有了靈魂一樣!

    “福報冰沙,請。”

    槐詩微笑著,引手說道。

    河馬錯愕了瞬間,很快,皺起眉頭,拿起勺子,鏟起了一勺冰沙,送入口中,表情就呆滯了期待。

    很快,他便反應了過來,直接端起了冰沙的碗,瘋狂饕餮,到最后,甚至將碗都塞進了嘴里,咀嚼地嘎嘣脆。

    那清脆的口感和富含沖擊性的味道瞬間隨著味覺的同步擴散在整個會場之中。

    再無喧囂和倒彩的聲音傳來。

    所有人都呆在了原地。

    好像被冰封了一樣。

    臉色變得鐵青,身體劇烈地抽搐起來,到最后,漸漸失去血色,好像在漫長的苦行和勞作之中失去了力氣,充滿疲憊。

    “這是……這是……”

    許久,河馬緩緩地抬起頭,眼角落下一滴感懷的淚水:“啊,這種冷酷的沖擊感以及滿滿的惡意,無法逃避的沮喪和悲傷……如同無止境的加班和苦役一般,在自我欺騙而誕生的虛假雞血里,身體漸漸被掏空……可內心中卻忍不住涌現了一種奇妙的幸福感。”

    他拿起餐巾,緩緩地擦了擦眼角,恢復了平靜,發自內心地評判道:

    “絕妙!”

    “精純的絕望和惡意!多么純粹的廚心!”

    枯瘦的男人吃了一口便沒有再吃了,雙眸之中卻仿佛燃起了興奮的火焰,令人不寒而栗:“啊,仿佛能夠看到一個996的上班族回到家之后看到陌生的男人躺在自己老婆床上一樣!從憤怒到疲憊,到最后,選擇了原諒……我竟然感受到了‘這不也挺好嘛’一般的解脫感。”

    女妖湊到冰碗的面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旋即仿佛磕了藥一樣地哆嗦起來。

    而冰碗,無聲地融化為水。

    “哦哦哦,這種由廚師的內心直接流溢出的幸福感,太令人懷念了!”她抿著嘴唇:“通過冰霜巧妙地沖淡了它的烈度,可是卻讓這一份幸福變得更加的綿長……沒錯,這樣的滿足感,無愧福報之名,雖然手法稚嫩,可這一份創意卻令人贊嘆。”

    在漫長的寂靜里,只剩下最后面傳來的咀嚼聲。

    那個龐大的黑影不緊不慢地品嘗著槐詩的料理,一勺又一勺,慢條斯理,到最后,輕柔地放下了碗。

    在點出哥布林的缺陷之后到現在,他終于發出了聲音。

    只有一個字兒。

    “可。”

    四個分數牌舉起。

    七分、七分、八分、六分。

    初賽,通過!

    十六強的名單之上,再次出現了一個新的名字。

    槐詩,晉級!

    “招待不周!”

    槐詩一把扯下了身上的圍裙,微笑著轉身走向休息室。

    不同于十五分鐘之前的茫然和不安,此時此刻,他的內心之中充滿了平靜和信心,倘若要用語言來表示的話,那么大可一言概之!

    ——廚師王,我當定了!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数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pk10技巧345678定位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福彩快乐十分玩法奖金 黄大仙四肖三期必出 新城控股股票今日股 哪个平台有广西十一选五 通赢配资 甘肃快3技巧口诀表 欢乐生肖超强计划 开奖直播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软件 2018年体彩排列五历史开奖表 江苏11选5开奖一 宁夏十一选五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