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快樂嗎
    “烏鴉坐飛機!!!”

    隨著少年的咆哮,槐詩依然從天而降,向著肌肉怪老頭兒的禿瓢舉起斧子,一個跳劈!

    自瞬息間,羅老抬頭,凝視著少年的影子,眼角緩緩挑起。

    這可真是……出乎預料啊。

    他的嘴角勾起了笑容,然后,踏前一步。

    轟!

    地板震顫。

    然后,上勾拳!

    于是,風從地起,好像熔巖自地殼中噴薄而出一樣,自高熱之中,那一道鐵青色的拳突破了颶風,筆直地砸向了槐詩的腹部。

    自間不容發的關頭。

    而槐詩,卻自空中轉身,宛如飛鳥那樣的,以沉重的斧刃調控著自身的重心,在瞬息間完成了變相,緊接著,自揮灑和回旋之中,向著自地而起的拳頭伸出手掌。

    五指張開。

    似是防守。

    羅老嗤笑,應該說以卵擊石還是杯水車薪呢?沒有二十厘米厚的坦克級裝甲,只靠著肉掌想要抵擋鼓手所蘊藏的內勁。

    未免太天真了點吧?

    緊接著,他就看到了——鐵光迸射,結晶生長的聲音里,祭祀刀自虛空中跳出,落入了他那一只手掌中,被握緊,筆直地向下刺出。

    以鐵對拳。

    向上轟出的鐵拳停滯了一瞬,羅老挑起眼眸,浮現出一絲微妙的錯愕和驚奇:就連自己這一招變化也算到了么?

    直覺?

    還是其他什么?

    他腳步一頓,再頓,自轟鳴之中,沉重龐大的身軀毫無征兆地向后劃出了三米。躲開了自己本能擊破的刀鋒,重新站定。

    槐詩落地,不可置信。

    原本應對他的進攻,自己還準備了好幾個相應的變招,可唯獨沒有想到他會后退。

    要說祭祀刀能夠砍傷他的話,那才不可能。

    哪怕沒有調用圣痕,槐詩都能看得出來,他起碼是四階的升華者,搞不好還是四階之中頂峰那一籌的強者。

    以他的技藝和力量想要解決自己這一擊,幾乎可以說有無數的方法。

    “為什么后退?”

    槐詩問,“放水了?”

    “啊,對,放水了,大概給你放了太平洋那么大的量吧。”

    羅老帶著嘲弄地微笑,撤去架勢,微微活動著渾身的肌肉,近乎毫無防備那樣,任由三步之外的槐詩尋找著自己的弱點和空隙。

    “你覺得我會感謝你?”槐詩問道。

    “要說的話,大概是這大概是這么多年以來的體會吧。”

    羅老扭動脖頸,噼啪的聲音令人發毛:“你看,倘若一味以數值進行碾壓的話,戰斗可以在一瞬間結束,可所絕出的是勝負,絕對無法給人帶來任何成長。

    ——所謂的教育,也不應該這樣。”

    “哈。”槐詩被逗笑了:“雖然我很感動來著,但老頭兒你只是壓低了自己的力量,打算虐菜而已吧?”

    就好像那些高手吊打萌新時的丑惡嘴臉一樣。

    害怕嘛?沒關系,我讓你雙手雙腳……只拿眼睛都能瞪死你。

    令人不快的傲慢和自信。

    可偏偏槐詩卻無從拒絕,他確實需要面前的老人稍微降低一些段位,才能夠學習到更多。

    “所謂的教育,不就是這樣的么?”

    羅老一臉理所當然地反問道:“拋去無關緊要的東西,最大程度上給人帶來痛苦,令人知曉恐懼,了解禁忌,接受馴化之后方能自由地生存在規則之下,了解自身的淺薄和錯誤之后,方能正確地面對這個世界,從而在地獄之中尋覓到取得勝利的道路……”

    槐詩竟然無言以對,愣了許久之后,毫不客氣地感慨:“你這個老頭兒,腦子一定有問題。”

    “誰說不是呢?難道升華者里就有正常人嗎?”

    羅老反問:“小鬼,想要在這個地獄一樣的世界里活著,所需要的可不止是勇氣,有時候,你更需要一點小小的瘋狂……恰巧,我這里最不缺的就是這種東西,難道我作為教師,不應該將這個交給你嗎?”

    “那你可真體貼啊。”

    槐詩反諷:“你確定我能學會?”

    “我覺得你一定會天賦異稟。”

    羅老咧嘴,標志性地怪笑起來:“看你自學禹步挺好,那今天這一節課就從最簡單的鼓手的構和型開始教起吧——”

    說著,向著槐詩,他緩緩抬起了左手,擺出古怪地進攻架勢,鐵青色的面孔的肌肉勾起了獰笑。

    “——至于教學方式太過粗暴的問題,你就不要介意了,好吧?”

    “這是你家,東西都是你的,搞壞了不要讓我賠錢就好。”

    槐詩無所謂地聳肩,緩緩地展開手,向著他展現刀和斧,露出微笑:“正好,我還有一招龍卷風摧毀停車場想讓你見識一下。”

    下一瞬間,槐詩踏前。

    緊接著,破空的轟鳴聲爆發。

    于是,槐詩為期十五天的肥宅快樂課,就這樣開始了。

    .

    .

    “洞妖洞妖,我是洞拐,聽到請回話。”

    “洞妖洞妖,我是洞拐,聽到請回話。”

    “洞妖洞妖……”

    “聽到了,你煩不煩啊?還有,洞妖是什么鬼?洞拐又是什么鬼?”

    在人來人往的街頭,角落里,那一臺沉寂的自動售貨機終于發出了聲音,就好像快樂水和冰紅茶在搖晃著回話一樣。

    隔著厚重的機身,那聲音帶著一絲女性特有的沙啞與柔和,還有深深的無奈。

    “這不是顯得親切么?”

    柳東黎叼著煙,依靠在售貨機旁邊,親密地拍了拍售貨機地頂端:“咱倆誰跟誰啊……我要的東西,你幫我找到了么?”

    嘭。

    一聲輕響,一罐快樂水就從售貨機里掉了出來。

    柳東黎拿起來打開,可其中卻并沒有某種讓人快樂的氣泡液體,而是塞滿了一卷厚厚的紙,扯出來之后,便成了卷曲的一疊。

    “你要的都在這里了。”‘售貨機’說。

    “多謝啦。”

    柳東黎吹了聲口哨。

    “不謝,我欠你的。”

    柳東黎低頭,一目十行地端詳著紙張上繁復的記錄,許久之后,不快地嘆了口氣:“都是一堆雞零狗碎的破事兒啊。”

    “所謂的家族和家族之前,不就是這種么?從原始時代大家搶猛犸的時候就沒變過,以前是搶水搶地,現在是搶錢,都一樣。”

    售貨機冷淡地說道:“陰家也就是一個金陵本土的小家族而已,槐家……現在就一個十七歲的小孩兒,他的曾祖父槐廣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雖然當年在邊境開拓時期有一點名聲,但風口上不差這么一只豬,有什么值得你去注意的地方么?”

    “孽緣啊。”

    柳東黎撓了撓頭,無奈嘆息:“說來話長……”

    “我倒是不介意慢慢聽。”

    “可能不能換一個地方和形勢?”柳東黎尷尬地笑了笑,看著遠處那些對自己指指點點的人,低聲嘆息:“大家一定都覺得跟一臺自動售貨機聊天的人腦子有病。”

    “你從來有病,柳東黎,但你有病的原因一定不是因為和自動售貨機聊天。”售貨機忽然問,“四年前,費爾巴哈公館事件發生的時候,你在現場的,對吧?”

    “……”

    柳東黎的笑容僵硬了起來,沉默。

    “惡性詛咒襲擊時間,對不對?雖然被天文會覆蓋了,但還有蛛絲馬跡抹不掉。”售貨機說,“你的時間不多了,何必去關心其他人?”

    “這與你無關。”

    柳東黎終于不再笑了,神情變得冷漠起來:“你調查我了?”

    “柳東黎,我以為我們是朋友。”

    “我不和一臺自動售貨機做朋友——”他冷聲回應,“尤其這一臺自動售貨機還在背后調查我的時候!”

    售貨機沒有說話。

    在漫長的寂靜里,柳東黎的神情漸漸垮了下來,變得無奈。

    “好吧,我的錯,大姐你別生氣。”他嘆息了一聲,又點了一根煙,“大家總有一些黑歷史,就好像底褲一樣,被看到之后總會有些不好意思。”

    售貨機并沒有生氣,只是說:“我在等你的‘說來話長’。”

    “就是說來話長啦,也沒什么好說的。”

    柳東黎無奈地撓了撓頭。

    “你覺得他像你?”

    “……沒有吧?好吧,確實有一點。”

    柳東黎的神情糾結起來:“可是……你知道的吧?那種小鬼看上去嬉皮笑臉,其實心里一直喪喪的,討厭一切,甚至包括自己。有時候會讓人很煩,但有的時候就讓人感覺完全不能放著不管啊。

    你看,畢竟認識了那么長時間,萬一將來他出了什么事情抱憾終生的話,就會搞得像是我的錯一樣……”

    “你猜怎么著?”

    售貨機的語氣變得嘲弄起來:“會這么想的人可不是你一個。”

    似有所指。

    于是,柳東黎徹底潰敗,舉起雙手求饒:“抱歉啦,大姐,你就當臨終關懷做好事吧。”

    短暫的沉默之后,售貨機輕聲嘆息:“變得優柔寡斷了啊,柳東黎。”

    “難道不是變得更像普通人了么?”

    “是啊,恭喜你。”售貨機嘲弄地問:“做牛郎就那么快樂嗎?”

    “你以為做牛郎很快樂么?”柳東黎瞪大眼睛,“錯了,牛郎的快樂你根本想不到!”

    “那么,快樂牛郎先生,打算怎么辦呢?”

    “我怎么知道啊。”

    柳東黎抽著煙,低著頭:“我作為局外人,完全就沒得插手的余地好么?除了瞎著急我還能做什么嗎?”

    售貨機沒有再說話。

    她已經走了。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有一个捕鸟游戏叫什么 炒股开户平台 短期小额投资理财产品 山西快乐十分复式中奖规则 海南飞鱼游戏技巧 一尾中特最准高手坛 高手、 什么炒股app好用 北京麻将小游戏单机版北京麻将下载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 股票竞价规则 赖子天津麻将app 幸运飞艇庄家如何作弊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 国外lead项目论坛 上海11选5跨度走势图 星悦麻将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