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所謂王子
    一瞬間,槐詩的動作從遲滯變作靈巧。

    就好像化身游魚,融入了海洋之中,飛翔那樣地游動在空氣里,自最后的關頭閃過了白馬的沖擊,向著王子露出笑容。

    緊接著,憑借著海中動蕩的暗流,刀斧毫無遲滯的斬落。

    迅捷如風!

    在特等席上,上座部密宗的代表愕然地停止了身子:“那是……”

    “恩,怎么了?”旁邊的代表問:“看出什么了嗎?”

    “不,沒什么,是我認錯了。”

    代表緩緩搖頭,心中的疑惑漸漸消散。

    雖然看上去像是上座部密宗的雙刀術,但動作卻似是而非,核心更是完全不同,多半是巧合吧?

    可真有這么巧合么?

    槐詩,如魚得水!

    這一套已經完全融入了演奏法的雙刀術在槐詩手中再度展開,隨著斧刃斬落的重音,空氣中掀起了擾動的暗流,緊接著,短刀穿刺而出,繞過了劍刃,刺向王子的脖頸。

    白馬驟然在海中轉身,鐵蹄踢了過來,可水流卻推動著槐詩從容閃過,刀鋒再斬,被劍鋒格擋。

    無懈可擊的劍術自這深海之中展開,哪怕頂著海水的重壓和阻力,王子依舊風度翩翩,未曾有分毫的狼狽。

    白馬沖撞,劍刃橫掃。

    這一次,竟然勢均力敵!

    “厲害。”

    在窒息中,槐詩嘴唇開闔,不吝贊嘆和欣賞。

    王子微笑,好像在說彼此彼此那樣,劍刃之上猛然迸發力量,將槐詩推開。

    槐詩緊追不放,長槍刺出,可海洋卻在瞬間消失。

    兩人落地,升降臺驟然隆起,舞臺變作了不祥的灰黑,當淺灰色的光芒映照著頭頂,化作黑暗的云層時,他的鼻子中就嗅到了幻覺一般地刺鼻硫磺味……

    不安的預感驟然浮現。

    就在他的步步緊逼之中,面前的大地驟然裂開,令少年的追擊戛然而止,因為有一卷紅布自其中飄飛,沖天而起……

    好像火山中噴出的熔巖那樣!

    哪怕就算是紅布,被它覆蓋到的話,恐怕也會在瞬間燒化吧?

    難以前進,槐詩向后躲閃,可在空中卻奮力向著面前的洪流投擲出了沉重的斧刃。

    破空的凄嘯迸發。

    斧刃回旋著沒入了巖漿之中,撕裂了紅布,便被燒至了赤紅,帶著熊熊的烈火向著王子的面目回旋而至。

    王子側頭躲閃,任由斧刃從耳邊飛過。

    緊接著,卻看到一道鎖鏈緊隨其后的飛來,拴在了斧柄之上。

    槐詩,猛然拉扯!

    斧刃去而復返!

    在金鐵碰撞的高亢聲音中,王子的臉頰上露出了一道劈斬的傷痕,優雅不再,可那神情卻越發的端莊威嚴。

    白馬憤怒地嘶鳴,繞過了飛舞的熔巖,向著槐詩沖擊馳騁。

    劍刃穿刺。

    崩!

    長槍和劍鋒在空中碰撞。

    槐詩撤身,動作驟然一滯……他的袖口,被白馬咬住了!

    還能這樣的嗎?

    劍刃已經向著他的手臂斬下!

    最后的關頭,他召出了祭祀刀,倒持著格擋,可劍刃卻在刀鋒之上游走,最終,自槐詩的手肘上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白馬與槐詩交錯而過,落地。

    火山已經消失無蹤,在場景地劇烈變化之中,兩人已經站立在了大教堂的頂端,腳踩著高聳的飛扶壁,背后便是如刀鋒一般銳利地指向天空的塔樓。

    白馬在教堂的頂端靈巧地轉身,馬背上的王子凝視著遠處的少年,咧嘴微笑:“真厲害啊,槐詩。”

    “彼此彼此。”

    槐詩扭了扭脖子,一把銀血藥劑糊在手肘的傷口,仰頭問道:“好像忍的很辛苦一樣啊,殿下,是還有什么招數嗎?”

    “沒錯。”王子頷首。

    “所以說,手下留情了嗎?”槐詩忍不住笑起來:“我以為全力以赴才是尊重對手來著。”

    “能有你這樣的對手,真讓人快樂啊,槐詩。”

    白馬之上的王子微笑著,似是遺憾:“雖然這么說未免有些過分,可我只是不想讓這一場戰斗結束的太快而已。”

    “只有這種程度的話,戰斗也會很快結束的,殿下。”

    山鬼的火焰自少年的身上升起,禹步的勁力爆發,腳印深深地印入了教堂的石雕之上,少年在向前,咧嘴笑著,一字一頓地告訴他:“我可是很厲害的。”

    “是這樣么?”

    凝視著少年的眼神,王子沉默了片刻,忽然大笑起來:“那就這樣吧!槐詩,正如你所愿的那樣,我會全力以赴,所以——不要敗得太快!”

    那一瞬間,白馬之上的王子再度端起了手中的寶劍,豎起的劍刃映照著他俊美的面孔,宛如祈禱那樣地端莊。

    向著遠方呼喚。

    “——女士,請為我歌唱吧!”

    于是,輕柔的豎琴聲如夢似幻地響起。

    就在舞臺左側的垂簾之后,有一個少女的身影浮現,撥動著手中的豎琴,輕聲哼唱,仿佛穿透了千百年的時光那樣,昨日的歌聲與今日重現。

    過去的傳奇于現在上演。

    被遺忘的王子重新站立在敵人的面前。

    慷慨激昂的號角聲自旋律中激蕩而起,無數幻影的歡呼之中,垂簾之后,有隱約而高亢的歌聲響起。

    那是……

    槐詩的眼瞳收縮起來,緊接著,便聽見來自王子的吟誦。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如是吟誦著流傳千古的名篇,王子舉起了手中的劍刃,在凄婉而高亢的歌聲之中,就好像握緊了自己的命運那樣。

    傳說之中的王子,傳說之中的騎士,此刻便佇立在槐詩的面前。

    榮耀的光環從他的頭頂升起,璀璨的輝光凝結在他的劍刃之上,而隨著白馬的嘶吼,一雙龐大的羽翼便從身上展開,卷動空氣,掀起颶風,翱翔在了天空之上。

    “天馬?”

    槐詩目瞪口呆地仰頭凝視著高踞與天穹之上的王子,“打架帶BGM就算了,而且還跟放魔法似的,這就過分了啊!”

    “聽啊,槐詩!”

    天穹之上,王子長笑著,驕傲地展開雙臂:“這便是昔日吾等的悲歌,這便是我的人民們發自內心對我的頌唱和贊賞。

    所謂的王子,絕非一人!沒有人民和國土守護的王子,又和乞丐有什么兩樣?”

    在垂簾之后,少女的歌喉漸漸高亢,撼動心魂的旋律之中,白馬嘶鳴,頭生獨角,煥發出如太陽一般的光芒。

    緊接著,狂風呼嘯,飛馬馳騁而來。

    轟!

    只是一擊。

    槐詩倒飛而出,感覺到眼前陣陣發黑。

    而馬蹄聲在漸漸接近,白馬踩踏在空中,便發出宛如鼓聲一般的轟鳴,帷幕之后的頌唱再度攀升至高峰,清冷的女聲向上迸發,難以置信的高音化作對命運的哀嘆和抗爭。

    無數人的合唱響起。

    王子的利刃之上,光芒熾盛。

    斬落!

    槐詩再退,感覺到雙臂失去了知覺,整個人又一次向后飛出了數米,哇的一聲吐出鮮血,目瞪口呆。

    長槍,撐起了身體。

    他凝視著遠處以逸待勞的王子,卻發自內心地感覺到一陣無力。

    只是長出了翅膀而已,只是力氣大了一點而已,只是能夠放光而已……可是卻讓人感覺到無能為力。

    好像有千百人跟隨在他的身后那樣。

    王子站在自己的王國,自己的舞臺之上,萬民頌唱他的偉績與威嚴,公正與賢明,溫柔與決斷。

    傳說在此真正地降臨了,在這歌聲之中。

    “BGM,我也有啊……”

    槐詩拔出斧子,揮舞,幻覺一般地大提琴聲便從他身后的垂簾之后響起,如此低沉,可旋即王子拔劍,再斬。

    轟鳴地交響曲便將孤獨的大提琴聲碾碎了。

    槐詩踉蹌后退。

    “不行啊,槐詩,不行。”

    王子低頭俯瞰著自己狼狽的對手,對他的稚嫩展露不快:“永遠只是一個人的話,就不能永遠得到勝利。只是一個人的話,也不配成為王子了!你就是懷著這樣的心態來挑戰我的嗎?”

    槐詩劇烈地嗆咳著,喘息,“說實話,沒想那么多……早知道帶個播放器過來了。”

    “想一想,少年,好好想一想……此處的舞臺,難道不是展露氣度之時嗎?”

    王子策動白馬,步步上前,怒斥道:“可你為之奮斗的王國究竟在哪里!你所守護的人民又身在何方!

    槐詩,如果你只是如此淺薄的話,便必敗無疑!”

    所謂的王子的故事,不就是這樣么?

    不會成為國王,不會藏身在古堡中去坐在那一張距離人們最遙遠的椅子上。

    王子騎著白馬,行走在自己的國土之間。

    永遠年輕,永遠鮮亮。

    就好像一個最溫柔的夢。

    正因為如此,才會被無數人民所喜愛,正因為如此,才能夠寄托諸多希望和憧憬。永遠正義,永遠溫柔,背負著國民的期待,百戰百勝,英姿颯爽,永遠不會令人失望。

    所以才會百戰百勝。

    所以才閃耀地像是星辰那樣!

    “抱歉吶,殿下。”

    槐詩凝視著他璀璨的樣子,羨慕地嘆息,“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您那樣……”

    那種東西,自己從來都沒有擁有過吧?

    說到底,王子什么的……自己充其量也就只能跟著老柳客串一下牛郎而已,還只能做小弟,被人潑酒和嘲笑,變成表情包。

    就算有了魔法長發、魔法雙手,可以跟小動物說話,有人來幫你解決麻煩,但這都不能說你是一個王子的,對吧?

    再怎么光鮮的假貨,一旦遇到真的,就會原形畢露。

    KTV王子算什么王子啊!

    他閉上眼睛,吐出肺腑間焦躁的氣息,握緊武器,向著王子邀戰。

    “來吧,殿下。”他低聲說,“你的敵人就在這里了。”

    “竟然連可堪守護的國土都找不到么?”

    王子垂下憐憫的目光,握緊劍刃。

    “那么,便讓我結束這一場戰斗吧……”

    他輕聲呢喃著,馬蹄敲打大地。

    在威嚴的光芒之中,天馬飛翔而起,萬眾頌唱的。

    王子威嚴地舉起高舉著光芒之劍,向著槐詩馳騁而來!

    緊接著,萬丈光芒斬落!

    槐詩咆哮,嘶吼,舉起手中的長槍,向前刺出。

    那一瞬間,轟鳴聲爆發。

    颶風席卷。

    槍鋒和劍刃硬撼在一處!

    竟然……擋住了?

    槐詩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傻仔。”

    烏鴉地嘆息聲在耳邊響起:“看身后。”

    然后,死寂之中,所有人都聽見了——槐詩的身后,舞臺盡頭,那一道空空蕩蕩的垂簾內,有推門的聲音響起。

    “管風琴么?”

    一個蒼老而優雅的聲音響起:“恰好在下學過一點啊。”

    于是,凳子被拉開了。

    琴師入座。

    隱隱的嘈雜和混亂聲音緊隨其后,有錯落低沉的腳步聲不斷地自門后響起,走進了劇場里來,好像觀眾入場那樣的.

    佝僂的老人和婦人們牽著瘦弱的孩子,帶著風沙的氣息,自被遺忘的故事中來到了這里,不安地看著觀眾們,最后,坐在了合唱團的椅子。

    緊接著,互相講著爛笑話的水手們走了進來。叼著煙斗的船長走在最前面,撿起了椅子前面的長號,回頭吩咐道:“你們幾個去敲鼓吧,不會敲的跟著吼兩聲就行。”

    水手們各就各位,然后一個又一個的身影自門后走出,來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有些苦手地拿起了面前的樂器,不知道如何使用。

    轉瞬之間,無數人影已經將垂簾之后的表演席上占滿,曾經故事中的角色在這個不可思議的舞臺上重現,為自己的拯救者舉起了樂器。

    到最后,有一個輕柔的腳步聲走上前來,纖細的身影在最前方站定。船長摘下煙斗,似是錯愕:“小姑娘,你來唱歌嗎?”

    “是啊。”

    女孩兒久違的聲音笑起來,抬起頭,看向舞臺之上。隔著那一道薄薄的簾子,她輕聲問:“可以重新開始了嗎,槐詩先生?”

    “……啊,隨時可以。”

    短暫的沉默后,槐詩緩緩點頭,強忍著胸臆間的喜悅和感激,眼眶發紅。

    當仰頭看向等待許久的王子時,他便露出笑容。

    “看到了嗎?殿下。”

    槐詩再一次地舉起了手中的武器:“我的人民來找我了,我的國土,便在此處!”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手机炒股app排名 河南22选5基本走势图近300期 海南飞鱼游戏奖金 体彩广东11选五规则 官方两波中特 美国股票涨跌幅限制 快乐10分口诀前三直 尤文图斯欧冠赛程 闲来广东麻将软件下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五分布走势图 5分彩开奖号码查看 秒速赛车开奖 快乐十分每期落号教学视频 网赚联盟兼职 山东11选5网上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