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哪兒來的狗?
    在看似毫無意義的來回走動之中,槐詩一步步地修補著遭受創傷的巨大循環,先是將徹底壞死的部分自地下的根系之中切斷,棄之不顧,然后將糾纏成一團亂麻的根莖理順,彼此銜接為一體。

    以自身作為中轉,在這千頭萬緒的網絡中游走。

    雖然好像是蛋疼的游泳池問題,一個水龍頭出水,一個下水道放水……可在這整個過程之中,原本遭受挫敗的系統卻漸漸地得到了重整,生機流動。

    到最后,無數目光森冷的烏鴉竟然也收回了視線,將兩人當做不存在了。

    似乎是認可了他們的存在。

    所以說這個小白臉究竟有多會刷好感度啊!

    連烏鴉都這么快搞定……

    原照撇了撇嘴,“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這一套嘛,你直說不就好了?”

    槐詩愕然回頭,用一種‘誒你竟然讀過書‘的錯愕視線看了過來,氣得原照臉都漲紅了:“我好歹還是成績全優直接保送稷下少年班的!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只能靠拉琴上大學啊!”

    “原來還是個學霸,失敬失敬。”

    槐詩不咸不淡地拱了拱手,那種淡淡地憐憫視線好像在問‘都上大學了為什么心理年齡比我一個高中生還低‘的樣子,讓原照氣不打一處來,

    槐詩在繼續向前,隨著他不斷地抽取各種不同植物的生機,體內的源質竟然也開始緩緩地變化,在各種植物獨有的生機感染之下失去了原本的單純,變得駁雜了起來。

    可這一份過于繁多的駁雜,此刻卻在山鬼圣痕的調配之下,顯得生機勃勃。

    好像一顆終于發芽的種子那樣!

    生長!

    槐詩心中落下一塊大石,自己的猜測果然沒有錯——這一階段自己不需要像陰魂那么精純的負面源質,反而要求多求雜,越雜越好,種類越多越好。

    山鬼就好像一座植物園,要的就是百花齊放,四時長青……可惜,這里植物的數量雖然不少,種類卻不足。

    要是時間充裕就好了,他完全可以按照小貓給的地圖,去孤懸在邪馬臺之外的一座以‘神代‘著稱的植物園里,想必里面的植物的種類會更多。

    既然種類不足,那就先專注質量好了——此刻憑借著山鬼的圣痕,開始重建了體系循環之后,槐詩才感覺到尼伯龍根之戒的好處。

    當槐詩變成了這個龐大生機網絡的一部分之后,大量的生命力也在他的軀殼之中隨時轉入和流出,讓他可以進行截流,只要不影響體系的循環,整個上野公園內所有的植物都在不斷地為他注入生機。

    權限狗就是好啊。

    隨著海量生機的注入,戒指內的陰魂的就開始迅速的蛻變,完成速度喜人,按照這個趨勢下去,根本不需要槐詩出力,只要他找一個植物園蹲著,就可以等著尼伯龍根之戒讀條制造陰魂的圣痕了。

    雖然對于第二階段的自己,陰魂的數量被限制為三,但卻好在不需要去另外尋找什么珍貴的額材料和浪費時間,只要槐詩專注自己圣痕的提升,其他的好處就源源不斷地向著自己涌過來。

    好半天過去了之后,原照已經開始不耐煩了:“喂,還要多長時間啊?”

    “大概兩天左右吧。”

    槐詩回答。

    不過兩天的前提是槐詩打算在這里進階,可這里進階明顯太不劃算了,湊不夠數量,山鬼圣痕就算是先天羸弱,就算進階了也難堪大用,不如先忍一忍。

    但如果想要制造出自己的獨立團里第一條陰魂的話,應該只要半個小時就夠了吧?

    槐詩心中估摸著時間。

    可忽然間,原照卻猛然回頭,手中的三戟叉抬起,迸發凄嘯,一道氣刃飛出,直接刺進身后低矮的灌木叢中去,一時間噼啪作響的聲音不斷傳來,草葉飛迸。

    緊接著,槐詩才聽見遠處細碎的腳步聲,皺起眉頭。

    原照竟然比自己察覺的都還快?

    這個弟弟有點東西誒。

    當松動的樹叢停止震動的時候,里面卻傳來一聲細碎的嗚咽,一只黃色的柴犬從里面小心翼翼地露出頭,向著原照的方向看過來。

    “是條狗么?”

    他松了口氣,彎下腰,嬉笑著朝著那只小狗招了招手:“哎呀,小東西真可愛,過來給我看看?”

    “你是沙雕嗎?”

    槐詩搖頭嘆息,直接提起了他的后領,轉身就跑!

    就在他們的身后,那一只邁著小碎步過來的柴犬竟然在瞬間加快了速度。

    快得像是一道黃色的閃電,跳起飛躍到空中,緊接著,原照就看到了在空中,那一只瘦巴巴的柴犬驟然膨脹了起來。

    好像吹脹的氣球那樣。

    炸了!

    無數血肉飛散,在空中便化作了漆黑腐爛的色彩,潑灑向四面八方,血雨所過之處,遍地焦黑,猛毒在迅速地擴散著,就連地上的土壤都在嗤嗤作響。

    被惡臭的風吹過,原照只覺得本能的一陣煩悶,頭暈眼花,緊接著,就被槐詩甩在了地上,槐詩掏出美德之劍直接割手,甩了兩滴血到原照的嘴里去。

    沒時間配解毒藥了,以毒攻毒算了。

    “你干什么啊!”原照一不小心,吞了槐詩一滴血,臉都綠了,可旋即就感覺到隨著那一陣鐵銹的味道擴散,自己昏黑的眼前竟然漸漸亮了起來。

    一時間,他的臉色變化,也沒有忘恩負義到怪槐詩解毒的辦法太見鬼,只能心里悄悄祈禱這個小白臉沒有什么傳染病……

    旋即,他就反應過來,大驚失色:“狗炸了!”

    “我看到了。”

    槐詩面無表情地摘下霰彈槍,填入子彈,在無數驚起鴉群的尖叫中,環顧著四周,最后,猛然調轉槍口,對準身后扣動扳機。

    轟!

    巨響迸發。

    一個半透明的人影竟然被從虛空之中打了出來,一聲慘叫,血液飛迸,可緊接著就不見蹤影了。

    好像隱身了那樣。

    “什么鬼!”

    事到如今,原照哪里還能不明白是敵襲,拔出槍來就對準周圍一陣亂捅。可來的人明顯精通潛伏技巧,此刻憑著原照的一陣亂捅,根本什么都捅不到。

    如今當對方收起了輕視,真正潛入黑暗中時,就連槐詩也難以憑借著烏鴉們的視線找出他的蹤跡了。

    “先走!”

    槐詩伸手在腰包里,抓了一把鐵塊直接在手中熔煉起來,煉金之火一閃而過,短短的兩秒過后,脫手而出。

    隨著刺目的閃光一閃而過,一顆劫灰煙霧彈驟然自他們周圍爆發,灰色的霧氣吞沒了一切。

    槐詩扯住了原照的領子,向前狂奔而出。

    緊接著,他就聽見了天空之上傳來的凄厲呼嘯聲。

    自遠方的高樓之上,一個蹲坐的人影聽從著耳機里的指示,從身旁的箭囊里挑選著箭矢,最后拔出了一支鐵灰色尾翎的修長箭矢,搭在了堪稱龐大的鐵弓之上,斜斜地對準了天空。

    弓弦拉動,迸發一陣令人牙酸的聲音。

    隨著手指的松脫,凄嘯聲沖上了天空。

    一點鐵光沒入了云層之中,可隨著鐵光的消散,很快,一點、兩點、十點、百點宛如暴雨一般的鐵光自灰黑色的云層之中亮起,向著大地上墜落而下。

    將煙霧籠罩之處盡數覆蓋在內。

    暴雨之箭瞬間從天而降。

    “松開我!”

    原照掙扎,從槐詩的手中掙脫,自空中翻身,手從懷中抽出了一截細長的鐵鏈,直接扣在三戟叉的前端,緊接著,長槍向著空中穿刺而出。

    瞬息間,槍桿動蕩起來,緊扣在長槍之上的鐵鏈宛如長鞭一樣抽打著空氣,迸發低沉的嘯聲。在細長鐵鏈的撥蕩和抽打之下,那些如隕星一般墜落下來的箭矢竟然盡數被阻攔在了槍刃之外,飛向了其他的地方。

    這一手絕活兒看得槐詩眼睛都直了。

    羅老只教了他怎么簡單的上手長兵器,可這種招數明顯就屬于流派的秘傳和前人所琢磨出的技巧了,根本不是倉促之間就可以上手的。

    如果不是地方不合適的話,槐詩都要逮住原照先耗點羊毛下來了。

    “羨慕吧?”

    原照斜眼看著槐詩驚愕的樣子,得意的眉毛都挑了起來:“我們原家的秘傳,你學得會嘛!”

    行吧,先讓這小鬼得意一會兒。

    可隨著兩人的狂奔,緊接著,他們便看到一個頂著大盾的升華者從天而降,手中將一根沉重的樁子猛然敲進了地里。

    自轟鳴的聲音中,鐵樁落地之處,驟然飛出了兩道光線,牽在了槐詩和原照的身上。

    緊接著,他們身體就驟然一震,感覺了沉重了許多,被虛無的光線拉扯著,越是向外,就越是舉步維艱。

    這明顯也是一件心悅框架之下的道具,雖然不知道原理究竟是什么,可一旦被鐵樁所射出的光線照住,連跑都跑不掉。

    “嘖。”

    感覺到前方的遠處驟然升騰而起的諸多源質波動,槐詩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身后。

    身后的密林之中,隱隱綽綽的光芒之下,有十幾個人形的輪廓緩緩浮現。

    “幸虧聯系了另一隊人,否則就真被你們跑掉了……”

    為首的升華者帶著鬼面,手持著槍械,目光森冷,掃視著槐詩和他身旁的原照,忽然開口說道:“喂,小鬼,我們只找槐詩的麻煩,你現在走開,我們不殺你。”

    “我就知道你惹出來的麻煩!”原照頓時怒目瞪了過來:“你究竟得罪過多少人啊?為什么有這么多人來搞你?”

    槐詩仔細想了半天,無奈聳肩:“還真挺不少的……一開始還會算,后面都數不清了。”

    “這次真是被你連累慘了。”

    原照煩躁地嘟噥了幾句,抬起手,將槍刃上的鏈子摘下來,塞進了懷里去,抬起眼睛看向前面:“喂,你知道我們是社保局的人還敢來襲擊我們?”

    “多新鮮啊,難道亮出身份就可以決定名次了?那新秀賽還比什么?”

    在另一頭,漸漸走過來的持刀升華者冷笑:“給你最后五秒鐘之間,快滾,不要給自己惹麻煩……”

    “你說滾就滾,難道你原大少我不要面子的嗎?”

    原照嗤笑,回頭抬起槍刃指著那個人的臉:“今天教你們一個乖,你們要是一個個上來單打獨斗幫我掛回去,我什么都不說,認栽,算我學藝不精,將來咱們邊境再見。

    但如果你們想一起上的話,我先提醒你們一下,我表哥是金陵社保局的局長,我表姐姓諸叫做諸清羽,現在是東夏第二的白帝子,我曾祖父是內閣總領西南邊境的軍務大臣,我母親姓李,燕京李氏的那個李!“

    凝視著那些升華者們錯愕的神情,原照不屑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向著他們勾了勾手指。

    “今天這個事兒,少爺我他媽管定了。夠膽子你們這幫孫子就一起上!我要往后跑一步,我不姓原!”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湖北30选5牛彩 正规的网赚 山西扣点点麻将官方下载 网上电玩金蟾捕鱼 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单机捕鱼游戏 大地娱乐下载二维码 国民技术股票分析 多多棋牌官方app下载 炒股下载什么app 湖南幸运赛车投注技巧 赛车pk10精准就好 王中王今晚出特 哪个网站写小说能赚 浙江6+1奖池还有多少钱 黄大仙四肖期期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