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童年的終結
    一道鐵灰色的光芒隨著天城坊的揮灑,斬破了羅嫻的防御,瞬間一掃而過,鮮血自白裙之下噴涌而出。

    羅嫻跪在了地,茫然地低頭看著胸前的斬痕。

    緊接著,天城坊才傾聽到軀殼內接連不斷的破碎聲音,好像被雷霆萬鈞地毀滅了那樣,每一個關節和每一條肌肉都在發出痛苦的哀鳴。

    重創。

    只是一拳,就將他徹底擊潰了,倘若不是四階升華者的話,可能在這一拳之下化為粉碎了吧?

    可現在,勝負已分。

    “抱歉啊,小姑娘……是我勝之不武,可是,我必須活下去。”

    他劇烈地嗆咳著,吐出破碎的內臟,不再看被天狗抄腰斬而過的羅嫻,踉蹌地向前,跌跌撞撞地走到藥瓶的面前。

    伸手,想要拿起藥瓶。

    緊接著,愣在原地。

    他聽見了背后好奇的聲音。

    “沒有見過的劍術啊,是新陰流嗎?”

    “不對,天狗的話,應該是鞍馬山的天狗抄才對,怪不得……”

    他僵硬地回頭,看到背對著自己的羅嫻緩緩地從地上爬起,本應該被腰斬的她卻看上去完好無損,只是破碎的白裙之下露出了一道慘烈的斬痕,深可見骨,有血液流出來。

    在說話的時候,語氣就充滿了恍然。

    好像增長了見識,學會了新本領。

    令天城坊不可置信。

    只是輕傷?

    明明斬中了!

    “你怎么……”

    他轉過身,凝視著羅嫻的姿態:“剛剛,是什么招數?”

    “嗯?是這個嗎?”

    羅嫻想了一下,身體的輪廓飄忽,又再度凝實。

    整個世界都變成了一臺劣質DVD,在剛剛卡頓了一下。于是很多不重要的細節和劇情就被輕描淡寫地掠過了,包括剛剛那必殺的一擊。

    只憑借著純粹肢體的運用,就近乎抵達了奇跡的范疇。

    “這個其實應該也算禹步來著,不過是前幾天剛剛琢磨出來的技巧……”

    她展開雙手,毫無藏私地向對手展示著自己技法:“你看,就像這樣:在對手進攻的時候,向左一步的同時向右走一步……趁刀不注意,就躲過去了。”

    明明每一個字都能夠聽懂,可組合起來之后,就變得荒謬又詭異。

    那真得是肉體能夠做得到的技巧嗎?

    那真是人能夠想象出來的創造么?

    這眼前的一切,又是什么樣的怪物才能夠輕描淡寫地創造出的場景呢?

    對這一份才能的恐怖毫無察覺,羅嫻解釋完了之后,無奈的一笑:“可惜還是不太熟練,剛剛還以為真的要死了呢。

    不過我現在已經把你那一招學會了,應該不會再受傷了吧?”

    “……”

    死寂之中,天城坊感覺到喉嚨中的一陣干咳,難以呼吸。

    不知為何,原本平靜的內心已經無法遏制自己的顫抖,手指抽搐了一下,又抽搐了一下……難以控制。

    “認真一些啊。”羅嫻看著他:“你會邁步。”

    他邁出了一步站定,愣在原地,旋即瞪大眼睛,壓抑著心中的不安,發起進攻,卻聽見了羅嫻的低語。

    “唐竹。”

    手刀斬落,赫然是唐竹之型,一擊不中,羅嫻搖頭:“袈裟斬。”

    然后,天城坊就袈裟斬。

    好像提線木偶一樣,渾身涌現惡寒,如墜冰窟。

    他怒吼著,踏步轉身,猛攻。

    “二人懸,接燕飛。”

    在羅嫻的低語中,攻擊盡數落空,可四階依舊是四階,勁風呼嘯,恐怖的氣息散逸,勢如破竹的向前,割裂了她的面孔和手臂。

    幾乎是重創了。

    但羅嫻的神情卻分外地不滿。

    飽含失望那樣的看著他。

    “就只有這樣么?”

    踏前,禹步,天崩。

    轟鳴巨響,鴉天狗踉蹌后退,殘存的獨翼徹底撕裂了,慘烈嘶鳴。

    羅嫻再度上前,不顧鴉天狗無數飛射而至的羽毛,任由自己的軀殼被刀鋒一般的羽毛撕裂,再度打出了一拳。

    【地陷】。

    于是大地陷落,崩裂,自鴉天狗的腳下開始,向四周擴散,恐怖的力量令天城坊的每一個毛孔中都滲出了淋漓的鮮血。

    好像在玩耍。

    哪怕被天城坊的反擊打斷了一條手臂,可依舊帶著漫不經心地笑意:“你應該是那種底蘊充足,甚至可以臨陣突破的人吧?”

    “不要沮喪啊,請再努力一點,天城坊先生。”

    她凝視著天狗漸漸蒼白的面孔,期待地懇請,“在你死或者我死之前,盡量的,留下一些美好回憶。”

    “——所以,請你拼盡全力的,殺死我吧!”

    天城坊沒有說話。

    他已經被那一雙眼瞳中愉悅的黑暗吞沒了。

    寒意像是海潮,凍結了他的意識。

    隨著隱藏在黑暗之下的本質顯露出猙獰的輪廓,自昏沉之中,他卻忍不住絕望地顫抖,難以克制。

    這究竟……是什么樣的怪物呢……

    他不知道。

    好像有粘稠的黑暗從那個女人消瘦的軀殼中升起了,將自己緩緩地吞沒,一寸寸地覆蓋,咀嚼,在粉身碎骨的痛苦里陷入最后的瘋狂。

    有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然后是內臟破碎的聲音,乃至磨牙吮血的細碎聲響回蕩在耳邊……

    不知為何,他忽然想起了那一道不知從何處聽過的低沉旋律。

    如此溫柔,如此寧靜。

    或許,今天是個死亡的好日子吧。

    他麻木地閉上了眼睛。

    鴉天狗,迎來了死亡。

    .

    .

    當轟鳴告一段落,慘叫和哀鳴戛然而止,飛揚而起的塵埃和灰燼簌簌落下。

    滿目瘡痍之中,只有一個殘缺的身影緩緩地走出。

    近乎支離破碎。

    白裙已經遍布裂痕,瞎了一只眼睛,兩條手臂全部斷裂,一條小腿被碾壓成粉碎,可是嘴角卻依舊帶著一絲恍惚地笑意。

    最終的勝者,出現在了所有觀眾的面前,可是會場之中卻沒有任何歡呼的聲音,甚至沒有熱烈的掌聲。

    只有一片死寂。

    窒息一樣的死寂。

    在那驅之不散的寒意中,每一個人的眼眸都被屏幕上的溫柔笑意所刺痛了。

    當明白那堪稱幸福的微笑究竟代表著什么的時候,每個人都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

    感覺到了恐懼。

    不寒而栗。

    “不可思議……”

    諦聽長出一口氣,不知道是感慨還是驚嘆:“這就是所謂的天才嗎?”

    電視機的前面,端著蛋白粉的老人漠然地垂下眼眸。

    天才?

    或許吧。

    或許,她所具備的才能,早已經超越了常人所理解的范疇……但這一份過分龐大的才能,究竟是命運的鐘愛還是詛咒呢?

    寂靜中,只有身旁的電話聲響起。

    諸紅塵的名字在屏幕上浮現。

    老人平靜地接起:“我看到了。”

    “……”

    沉默了許久之后,電話另一頭傳來了一個疲憊的聲音:“抱歉。”

    “沒什么可抱歉的,這不是誰的錯,只不過你一直錯誤地領會了她的本質而已,還對她抱有期待。”

    羅老淡淡地說道:“還期待著她能夠回到人的生活里。”

    “……”

    諸紅塵沉默,許久,開口說:“我會解決的。”

    “這不是你能解決的范疇,也不是你應該管的事情。”羅老搖頭:“放心,我能搞定。”

    “沒有其他的辦法么?”

    “沒有。”

    老人問:“除了殺死她之外,還能如何讓她解脫呢?”

    “……”

    在漫長的沉默里,電話掛斷了。

    老人放下電話,依靠在椅子上,看著屏幕上的笑臉,許久,閉上了眼睛:“終究是……不得如此么?”

    他輕聲笑起來。

    不知為自己所栽種而出的惡果感到驕傲,還是嘲弄自己曾經的天真。

    二十年前,當他知曉自己的道路走到盡頭之后,并沒有過了多久,就接受了這樣對其他人而言可能是晴天霹靂的結果。

    平靜到自己都害怕。

    除此之外……他只不過許了一個愿望而已。

    希望有人能夠繼承自己的一切,希望有人能夠超越自己,希望有人可以青出于藍。

    后來,他在地獄里遇到了一個女人。

    再過了兩年之后,他打開門,看到了臺階上的襁褓。

    從那一天開始起,他就知道,自己的愿望實現了。

    那個出現在他門前的嬰兒成長的茁壯又飛快,哪怕是他不擅長去養育孩子,也依舊頑強地在他粗暴的培育方式中活了下來,然后,展露出他不可置信的天賦。

    曾經的自己,為這一份才能的出現欣喜若狂。

    從什么時候開始,自己才發現這一份才能有多么不正常的呢?

    太多的異常被他所忽略了,太過扭曲的本質被這一份前無古人的天資所掩蓋……

    直到有一天,他跨過了警戒線,走進滿目狼藉的教室時,看到了六歲的羅嫻。

    那個孤獨的女孩兒站立在同學們的尸體之間,端詳著老師臨死之前的扭曲面孔,茫然地回頭,望向自己的父親。

    “父親,你來接我回家了嗎?”

    “為什么要殺死他們呢,小嫻。”

    他蹲下身來,凝視著自己女兒的眼睛,然后,便看到她臉上那發自內心地歡欣笑容。

    “老師說,要帶我們玩游戲。”

    一場游戲。

    “……”

    自那一刻開始,他才發現,這個孩子身上的異常究竟從何而來。

    只有在什么東西的死亡中,她才能夠得到快樂。

    只有在殺死什么東西的時候,才能夠感覺到幸福。

    只有在自己快要被殺死的時候才能感覺到所謂的愛……

    深淵確實的實現了他的愿望,不折不扣地完成了他的祈求,以他所愿的方式,可賜予的太多了,這一份祝福太過慷慨。

    慷慨到人類的世界無法承擔。

    從那一天開始,他就再沒有教過羅嫻任何東西,可依舊無從阻擋她一天天的長大,愿望一天天的實現。

    好像來到人的世界中的怪物那樣。

    再如何精致的外表也無法掩蓋她靈魂中的異常。

    她從未曾從生而為人的生活中得到過任何成長和領悟。倒不如說,常人的一切對于她而言,都是一場深奧的扮演游戲,囚籠中的束縛和枷鎖。

    總一天,這一份短暫的童年將迎來結束。

    她回應響應深淵的呼喚,回歸到地獄中去,拋棄人類的外殼,去成為某種讓自己也為之恐懼的怪物。

    但不是現在,也不是今天。

    老人緩緩地抬起頭,凝視著墻壁上空白的掛軸,自一片虛無中尋找到了那個早已經了然于心的答案。

    或許,從一開始這場虛偽的親情游戲就不應該開始。

    ‘愛‘這種東西對他們這樣的人而言太過奢侈。

    幸好,他還來得及為這一場游戲寫下結局。

    .

    .

    槐詩從出神中醒來。

    面前的手稿無聲地化作一道光芒,好像完成了任務一般,轉了兩圈之后破空而去,緊接著,懷中的大提琴也消失在了空氣里。

    在觀眾席上,那一具骷髏眼洞之中的火光不知何時已經熄滅了。

    但不知為何,卻讓人感覺它的面孔上好像還殘留著安詳的笑容。

    槐詩還沉浸剛剛那奇妙的感覺里。

    在短暫而寧靜的旋律中,整個人仿佛都獲得了解脫和安詳,無憂無慮地飛翔在天空中,眺望著遠方的動亂和斗爭。

    靜靜地凝視著與自己無關的一切。

    窺見那些微不足道的死亡飛上了天空,消失在了陰云之后的黑暗世界里。

    短短的幾分鐘,卻好像長達三四天,他所有的源質都已經徹底耗盡了。

    幾乎虛脫。

    然后,就莫名的有所領悟。

    當他習慣性地翻開書時,發現自己久無動靜的大提琴演奏竟然又生了一級,這算是意外之喜。

    但更令他茫然的是【死亡預感】這個見鬼的技能也莫名其妙地從LV1跳到了LV2。

    發生了什么?

    他拿著命運之書,翻來覆去地端詳著,一頭霧水。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河北20选5好用3开奖结果今天 黑龙江好运11选5 炸金花开挂神器app 山西11选5任五遗漏 棋牌游戏娱乐 吉林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体彩江苏7位数玩法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手机兼职赚钱平台正规 _澳门百家乐赌场 新浪体育新闻网西甲 湖北省30选5开奖 金融行业什么最赚钱 极速赛车技巧论坛 有什么网上赚钱的软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b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