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暴雨將至
    此時此刻,高懸天外的無盡之海與邪馬臺之間,龐大的玄鳥虛影之上,幾個人正緊張地低頭看著光芒之中的變化。

    夸父的耐性不足,一口氣又喝完一整罐啤酒,撓起頭看向玄鳥:“能成么?”

    “我怎么知道?”玄鳥頭也不抬地回答,眉頭皺起,似乎已經窺見了什么不祥的端倪。

    夸父傻眼了:“這不是你安排的么?”

    老人回頭看了他一眼,“應該說,這是她自愿的。”

    “……”夸父不知道怎么說了,“那也總有什么征兆吧?你就什么都沒看出來?”

    “不,用星見之眼去看,看得清清楚楚——完全是十死無生。”

    玄鳥抬起手,拈了拈下巴上幾根白胡,無奈嘆息,“這是她命里注定的劫數,躲不掉,逃不走,也說不定……她能選擇去主動應劫,至少還能將主動把握在自己手上。

    接下來就要看她的決心和云數了,過得去從此海闊天空,過不去,那就灰飛煙滅。

    我只能給她機會,能不能逆天改命,就要看她自己了。”

    “……就沒有什么辦法嗎?”夸父問。

    “有啊。”

    玄鳥抬手向著會場的方向指了指:“看到剛剛退場的那個小鬼了么?對,就是槐詩。那個小鬼身上的運數大得嚇人,天生的人中龍鳳,將來不是青史垂名,就是遺臭萬年的那種。

    雪涯那小妮子真想讓人搭把手的話,只要有他在,成功的可能性就憑空多了一成。但代價是以后會和他糾纏不清。

    更好的方法,找白澤,有白澤在,逢兇化吉,遇難成祥,萬事無憂,只要她不離開白澤太遠,死劫一輩子都不會來。

    可你看,她最后不是都沒開口么?”

    要玄鳥來說,這個決定也沒錯,畢竟求人不如求己。

    運氣這種東西,終究是有所極限的。白澤就是知道自己的天賦太容易把后輩弄成廢物,才整天跑得不見人影——當然,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她懶,每天腦子里都在想著怎么公款旅游。

    而槐詩那里……距離太近的話,說不定就被那個小子亂成毛線球的紅線給纏進去了呢……“

    想到這里,他忽然回頭,認真地囑咐道:“小白,以后要離渣男遠一些,知道嗎?”

    “啊?”

    白帝子似懂非懂地抬頭看過來。

    “算了,當我沒說……”玄鳥疲憊地揉了揉眉頭:“反正有鳳凰萬劫辟易的天命在,也不會有什么大事。”

    自己是不是有點操心過頭了?

    這是他一直以來都在努力避免的一個問題:

    成就玄鳥之后,有了星見之眼洞覺天命的能力,配合他向來慎密和穩定的風格,可以說從來都無往不利,做什么都一帆風順。

    但同時,是不是又謹慎和刻板的有點太過頭了呢?

    畢竟,長輩不能代替孩子們把所有路都走完……誰又生來就愿意聽別人的耳提面命去做傀儡呢?

    哪怕這條路在玄鳥看來是死路,可她想要蹚一蹚,難道自己還能天天把她栓起來不成?

    她想去,就由她去。

    起碼有自己在,不至于萬劫不復。

    大不了就安排她去轉修,東夏譜系明面上的十四條升華之路,外加暗中所隱藏的四條,有的是空間讓她去施展身手。

    但有可能的話,誰又希望自己家的孩子們遭遇失敗的呢?

    “叛逆期真是太麻煩了啊。”

    玄鳥無奈地嘆了口氣,看了看身旁那個應該快到叛逆期的少女,越發地憂心忡忡起來。

    “有人來了。”

    在沉默之中,白帝子忽然抬起頭,看向遠方。

    天穹上,無盡之海的盡頭,黑暗的電閃雷鳴里,吹來了潮濕的季風。

    暴雨將至。

    .

    .

    二十分鐘前。

    瀛洲,琉球,堪稱爛漫的午后陽光之下,海水卷上了金色的沙灘。

    在酒吧的外面,遠處的海灘上隱約傳來了少女們嬉戲的笑鬧聲,人來人往,一片熱鬧。可看上去破破爛爛的酒吧里卻一片寂靜。

    寂靜的連午后斜陽中舞動的塵埃都好像有了聲音。

    “真是好太陽啊,是嗎,客人。”

    在木地板吱呀的聲音里,帶著沙灘帽的魁梧老板扛著魚竿歸來,隨手將魚簍丟到一邊,抬頭看向角落中的陰影。

    陰影里,左大臣恭謹地佇立著,垂首等待。

    “喝點什么?”老板掃了他一眼,隨手挽起襯衫花花綠綠的袖子,露出了毛茸茸的胳膊,將帽子掛在了衣架上,走向吧臺。

    左大臣想了想,“白水即可。”

    “那種東西,我們這里不賣的。”

    老板嗤笑了一聲,甩頭咬開了威士忌的瓶子,隨手從冰箱里劈了一整塊冰丟進了腦袋那么大的酒杯里之后,便咕咚咕咚地將酒杯倒滿了。

    嘭!

    酒杯跺在了左大臣的面前,“請了,美洲特供純爺們威士忌,專治瀛洲娘娘腔。”

    左大臣的表情抽搐了一下,低頭看著酒精度數明顯超標的威士忌,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喝,猶豫許久之后,他嘆息著:“我帶著陛下的旨意而來。”

    “那關我屁事兒。”

    老板給自己也倒了一杯之后,仰頭大口干掉了一半之后,便坐在了鋼琴的前面,漫不經心地掀起了鋼琴的蓋子,隨手彈弄起上面的按鍵來。

    好像自娛自樂那樣。

    直到左大臣面露苦色,端起酒杯,將一整瓶烈酒一飲而盡之后,他才摸了摸口袋,找出一根昨天沒抽完的雪茄,重新點燃。

    裊裊地青煙升起,模糊了他的面孔。

    “有什么話,你可以說了。”

    “看來在下來得不是時候?”左大臣嘆息。

    “我沒說過瀛洲人不準入內,可你們總是來得太早或者太晚,前者令人不快,而后者更令人不快……我想你們最好不要來比較好,可這是你們的國家。”

    老板聳肩,“我只是個過客。”

    左大臣起身,手捧著皇帝的旨意,一揖至底:“懇請將軍閣下出手,挽救危局。”

    于是,被稱為將軍的老男人就嗤笑了起來:“早說不就得了,嘿,瀛洲人就喜歡這么別扭……”

    左大臣依舊維持著懇請的姿勢,“如今只能依靠將軍閣下挽回大局了。“

    “啊,確實是這樣沒錯,但是——”

    男人想了想,搖頭,“不行。”

    左大臣愣住了。

    “讓我猜猜看……你們一定覺得我是個戰爭瘋子,對不對?”將軍抽著煙,嘲弄地說:“一旦有機會,就會像是瘋狗一樣到處開戰?隨便什么人,隨便什么地方,大家不見不散,不死不休……“

    不等左大臣回答,他便點頭,坦然地承認了。

    “是的,沒錯,我是。“

    “但現在還不是時候,小子。”

    他怪笑起來,“還沒有到應該戰爭的時候,就必須學會忍耐等待和妥協。這就是你們瀛洲人的通病,你們總是因為瓶瓶罐罐的事情和別人破罐子破摔,為什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

    隨著他的沙啞話語,如鐵的威嚴自湛藍的雙眸中浮現,高踞與五階最巔峰的恐怖力量自這個略顯蒼老的男人身上升起,將一切都籠罩在內,暴虐地施以威壓。

    那聲音一字一頓,如鐵錘那樣敲在了左大臣的魂魄之上,要將自己的語言變成釘子,楔入他的腦子里:“生命既然珍貴,就應當被賦予它對等的價值——可在你們這里,卻太過廉價。

    倘若你們不珍惜自己的性命,那么別人就不會珍惜你們。倘若你們不珍惜別人的性命,那么別人就會將你們當做螻蟻。

    這難道不是天底下最淺顯的道理嗎?”

    左大臣的臉色慘白,在這個男人的面前,再無往昔的俊秀風采。

    他只能強行鼓起勇氣:“至少,請奪回邪馬臺,陛下可以……”

    “憑什么?”

    將軍反問,“就為了幾塊賢者之石嗎?還是為了那一枚破鏡子上的碎片?太廉價了吧,小子,你真得有將我的話放在耳中嗎?”

    那聲音低沉,如雷鳴自左大臣的耳中炸響,殘酷地撕裂了他的耳膜,令他狼狽地倒在地上。

    粘稠的血液從耳朵里流了出來。

    他想要張口,祈求,可是在將軍的俯瞰之下,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直到門外,有一個略顯稚嫩的聲音響起。

    “神之楔。”

    來自皇帝的話語從門外響起,矮小的身影推門而入,走了進來,背后的陽光將來著的面孔隱藏在了陰影之中。

    “除了日巫的圣痕碎片以外,邪馬臺的下面有一柄神之楔,正是上一代法皇所留下的遺產——這難道不足以作為將軍的報償么?”

    當他的話語響起時,就算是將軍也陷入了沉默。

    不止是皇帝的突然到來,還有從他口中所說出的那幾個字。

    神之楔。

    神明遺留在世上最后的奇跡,也是他們曾經存留的明證,不,應該說,就是曾經的神明們在迎來死亡之時所存留下的唯一權柄。

    奇跡中的奇跡,力量中的力量。

    凌駕于圣痕這種奇跡殘痕之上偉大之物,想要突破五階的極限,跨入神明領域,成為與曾經的大靈們并駕齊驅的天敵所不可或缺的東西。

    “瀛洲竟然還保留著如此的底蘊么?”

    在漫長的沉默之后,將軍忽然輕聲笑起來:“作為報酬的話,倒也足夠了,但問題是……我憑什么聽從一個小鬼的號令,讓他騎在我脖子呢?

    他緩緩的起身,低下頭,凝視著面前矮小的皇帝,神情嘲弄。

    “你該不會以為拿出點好處,就能夠隨意驅使我吧?”

    可皇帝卻抬頭看著他。

    凝視著那一張對于自己而言過于恐怖的面孔,壓抑著心中的恐懼,哪怕雙腿已經不爭氣地顫抖了起來。

    “難道……”他反問,“難道將軍便不是我的臣子嗎?”

    “……”

    寂靜中,將軍愣在了原地,愕然地凝視著那一張因為恐懼而輕輕抽搐起來的面孔,許久許久,忽然肩膀聳動了起來。

    他笑了。

    大笑。

    不止是帶著憤怒還是殺意,說不清是驚訝還是嘲弄。

    沙啞的聲音化作雷鳴,擴散在天穹之上,掀動陰云,瞬間遮蔽了烈日與陽光,天地之間瞬間化作漆黑。

    閃電迸發,像是燒化的金屬,刺痛了每一個人的眼眸。

    到最后,只剩下回蕩在天空和大地之間的雷鳴巨響。

    “終于有點皇帝的樣子了啊,小鬼……”

    他咧嘴,端詳著面前的孩子,滿意地點了點頭,“很好,既然我來到這里,成為你的臣子,又怎么能不尊奉你的諭令呢?”

    “只不過,命令我的代價,你能夠承受嗎?”

    皇帝顫抖著,沒有說話。

    倔強地昂著頭。

    “很好,非常好。”

    將軍端起酒杯,一口飲盡了其中存留的烈酒,“那么,我去去就回。”

    酒杯放在了吧臺之上,在酒杯里,冰塊隨著水波動蕩著,驟然一聲脆響,分崩離析,坍塌成了沙一樣的粉。

    只有雄鷹的兇惡雕像自其中破冰而出,在昏暗的映照中,展翅高飛。

    如此猙獰。

    而皇帝面前的人影,不知何時已經消失無蹤。

    取而代之的,是無盡之海上掀起了近乎恐怖的風暴。

    在那一道展翅高翔的陰影之下,無數恐怖的電光和雷鳴迸射,輕而易舉地掀起了萬丈狂瀾,暴虐地將沿途的一切邊境與地獄吞沒。

    筆直的向下,瞬間,來到了邪馬臺的上空。

    緊接著,近乎無窮盡的暴雨自海洋中逆卷而起,被狂風所收束,形成了足以將邪馬臺吞沒在其中的恐怖龍卷。

    狂亂的電光向著四面八方迸射而出。

    因為那個隨著狂笑而突如其來的人影,向前,揮出了一拳。

    于是,驚天動地!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宝博斗地主下载 体彩江苏7位数中五位 网上养猪赚钱的软件 上海福彩时时彩走势图连线 北京赛车pk10怎么才能赢钱 山西11选五预测专家 幸运赛车3d 港股股票开户 大地棋牌免费下载 股票入门视频教程 集杰大连娱网棋牌 河北11远5遗漏一定牛 北京赛车pk10怎么没有双面盘 幸运赛车计划 可以在网上赚钱的软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