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三百零三章 攔路者們
    凄厲的聲音驟然迸發。

    自槐詩手中,悲憫之槍向前突出,十字槍刃毫無征兆地堵死了劍刃劈斬的軌跡。可緊接著他就看到了,刀鋒驟然縮短了,絲毫不講道理的瞬間收縮了一米,毫無阻攔地繞過了長槍的攔截之后,毒蛇那樣彈射而出。

    槐詩向后仰出,看到鋒銳的刀鋒自鼻尖掃過,等他猛然撐起身體的時候,就看到掃過的刀鋒驟然再度縮短,原本驚人的速度竟然再度攀升,自琥珀的回旋中,輕巧地劃過了一道弧線,自上而下的,劈斬而來!

    這一次,隨著刀鋒的劈斬,不止是長度暴增,就連本身的重量也在十倍二十倍的向上攀升!

    破空之聲炸響。

    崩!

    憤怒之斧向上撩起,和刀刃硬撼在一處,槐詩竟然都感覺到一陣手麻。可琥珀的動作不停,雙足交錯,向前跨出一步,自輕巧地回旋之中借勢再次橫掃。

    刀鋒上的力量,更勝以往!

    金屬碰撞的聲音不斷地迸發,槐詩狼狽后退,而里見琥珀卻步步踏前,好像起舞那樣的,自交錯的步伐中揮灑劍刃。

    這是以爐火純青的劍技佐以靈魂能力而一起貫穿,將這一份力量無休止的疊加和轉化所形成的劍舞!

    劍舞一連。

    一次、兩次、三次……越是躲避,劍舞之上所攜帶的力量就越是恐怖。

    自天地的回旋之中奠定摧枯拉朽的力量。

    自劍舞開始時,主動權就已經被她把握在了手中。

    當槐詩明白過來的瞬間,鐵青的色彩就蔓延在了手臂之上,隨著斧刃奮力的劈斬,自劍舞中蕩開了一線微不足道的縫隙。

    槐詩,長驅直入!

    不顧迅速縮短,重量再度加倍劍刃,鼓手的力量迸發,近在咫尺地向著她的腹部轟擊而出。

    轟!

    血色的甲胄自她的身上毫無征兆地浮現,強行吃下了槐詩這宛如打樁機一樣的一拳,里見琥珀咆哮,自鞘中拔出了另一柄太刀。

    拔刀術!

    匯聚在劍舞中的力量順著手臂的引導,灌入了太刀的劍刃之中,將積蓄了許久的力量化作了無堅不摧的速度,自鞘中迸發,烈光一閃而逝。

    槐詩后退了一步,祭祀刀上崩裂縫隙。

    不但防守的架勢被擊潰,他甚至快要握不住刀柄了。

    “結束了,槐詩!”

    里見琥珀咆哮,雙刀橫掃而出。

    “是啊,結束了。”

    自最后間不容發的瞬間,槐詩長出了一口氣,強行撐起了美德之劍。

    萬鈞之勢的劈斬被美德之劍擋住了。

    輕而易舉。

    只有一聲細碎的脆響。

    啪。

    雙刀脫手。

    里見琥珀踉蹌后退,倒在地上,竭力地喘息。

    直到現在,才看到腳下不知道何時生長而出的鳶尾花從,如此純白,如此美麗。

    “太卑鄙了……”她摘下頭盔,艱難地昂起頭:“竟然用毒!”

    槐詩隨手給虎口的創口上抹上了一層銀血藥劑,微微聳肩,憐憫地看著她:“姑娘,時代變了。”

    說著,抬起手,朝著她的后頸敲了一下。

    結束了。

    槐詩回頭,想要去牽馬,便聽到背后驟然迸發的死亡預感。

    猛然回頭,伸手,五指握緊。

    一把攥住了呼嘯而來的箭矢。

    在他的五指之間,那一根箭矢依舊在嗡嗡作響,鋒刃距離槐詩的眼瞳只差一線。

    在林中的深處,那個灰袍的人影一擊不中,立刻從插在腳邊的箭矢中拔出一枚,開弓再射。箭路飄忽而詭異,好像幽靈那樣自密林之中隱秘又浮現,便已經近在眼前。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槐詩卻覺得……對方的動作簡直幼稚到……有些滑稽。

    哪怕從來沒有摸過那種武器,卻本能的感覺,弓不是這么用的。

    崩!

    美德之劍橫掃,直接將自腦后詭異浮現的箭矢自正中劈斬成了兩截。

    下一瞬,槐詩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沒入了密林之中。

    山鬼的碧綠火光瞬間自從他的身上燃起。

    那個灰衣人愣了一下,竟然直接背起了弓,轉身就逃,儼然是要和槐詩打持久游擊的樣子……只可惜,在密林中,和山鬼打游擊?

    你是不是搞錯了什么?

    瞬息間,槐詩就已經從荊棘叢中飛出,猛然一劍,將他釘在了樹干之上。

    緊接著,他就聽見身旁噼啪作響的聲音。

    自黑暗中,原本空無一物的景象瞬間破碎,顯露出隱藏在包圍之后的十幾個身影,還有他們手中已經打開了保險的自動武器……

    槐詩愣了一下,回頭看向樹干上抽搐的射箭者,旋即恍然。

    埋伏么?

    下一瞬,邊境傭兵們槍火的轟鳴迸發。

    .

    .

    在密林的深處,不斷的有巨響浮現,好像炸彈不斷的被引爆一樣。

    白馬之上,艾晴靜靜地眺望著遠處的森林中升起的濃煙,可很快,就微微地側過頭,看向身后,細長的眉毛微微挑起:

    “不是說要一個個來么?”

    “原本……嘿嘿……是這么說的……”

    一個佝僂的老人拖曳著沉重的電鋸,艾晴看過來,在長到過分的稀疏白發之下,丑陋的面孔上就擠出一個好像蠕動的笑容,咯咯怪笑:“但,我……不同意……”

    在他身后拖曳的電鋸上,還帶著腥臭的血漿氣息,以及破碎的骨骼碎片。好像有無數人慘叫的聲音纏繞在上面那樣,把手上纏著一層又一層來歷可疑的皮革……幾乎已經要散發出實質性的怨念和戾氣。

    毫無疑問,那是一柄近乎兇邪的邊境遺物。哪怕在不久的剛才便已經飽蘸鮮血,此刻依舊饑渴的鳴叫著。

    白馬微微地轉過身,唏律律的低吼了一聲,眼神警戒。

    腳下的鐵蹄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巖石,火花迸射。

    吐出熾熱的鼻息。

    儼然沖鋒在即。

    “啊,看來……他真的已經走啦。”

    拖曳著電鋸的佝僂老人咯咯笑起來,表情抽搐著,收縮成針眼那么大的眼瞳死死地盯著艾晴,粗暴地喘息著:“四億啊,四億……而且死活不論……多好的肉質啊,孩子,多好啊……”

    在他手中,電鋸驟然發出了饑渴的嘶吼聲。

    瘋狂地旋轉,血光自鏈鋸上噴涌而出。

    “電鋸食尸鬼——霍古斯?”

    馬背上的女人挑起眉毛,似是對于自己如今的魅力表示詫異:“你就真得確定我沒有反抗之力了么?”

    “可、以的話,請隨意反抗吧……”

    霍古斯尖銳地大笑了起來,咧嘴,露出了還掛著食物殘渣的尖銳牙齒:“這個孩子,可是相當喜歡掙扎的獵物的啊……”

    電鋸咆哮。

    于是,艾晴點頭。

    “好啊。”

    那一瞬間,白馬嘶鳴,在艾晴明顯超出槐詩不知道多少倍的馬術駕馭之下,向前狂奔而出,迎著飛轉的鏈鋸,抬起鐵蹄。

    巨大的雙目中滿盈著嫌棄。

    踹死你個老變態!

    瞬息間,霍古斯坍塌為了腥臭的霧氣,猛然沸騰而起,掠過了白馬,自半空中重新匯聚成型,向著艾晴的面孔劈下的電鋸。

    艾晴面無表情,從馬鞍上拔起了槐詩留下的霰彈槍,對準了老人猙獰的面孔。

    扳機扣動。

    深紫色的光芒自平平無奇的霰彈槍中噴薄而出,瞬間自空中撕裂開了萬道劃痕,化作暴雨,瞬間將霍古斯擊潰了,重新化作煙霧,狼狽后撤。

    再次浮現的時候,臉上已經多了一層麻子一樣的瘡疤。

    “你現在張口,一定想問剛剛那個是什么。”

    艾晴面無表情地回答:“其實告訴你也沒有關系——我的靈魂叫做解放之眼,可以將自己的源質和任何源質結晶以最粗暴的方式進行激發和運用……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爆炸,倘若予以拘束的同時再進行引發的話,就能夠形成槍械一樣的熱武器效果。”

    她停頓了一下,認真地問道:“你現在,一定體會到我剛剛的‘嫌棄’了吧?”

    少女拉動槍栓,再度對準了他的面孔:“說實話,像你這種連澡都不知道多久沒洗的老變態,光是看著你,就讓我惡心得快要吐出來了。”

    霍古斯的表情抽搐著,手中電鋸發出饑渴的咆哮聲,儼然已經怒不可遏。

    可緊接著,便聽見了身后傳來的腳步聲。

    他錯愕的回頭。

    在燃燒的密林之中,無數升起的濃煙里,歸來的山鬼拖曳著斧刃,一步步地從火場中走出。

    向著老頭兒,露出了猙獰地微笑。

    “我剛走了一會兒,就又有客人來了么?”

    “是啊,難得一見的惡客,身上起碼有一億七千萬美金的懸賞額。”

    艾晴長出了一口氣,放下了槍,臉色變得蒼白:“光是裝腔作勢就已經用掉我所有的力氣了……”

    剛剛的那一發子彈,已經傾盡了她所有的源質了。

    “沒關系。”

    超限狀態的山鬼微微扭動著脖頸,骨節迸發清脆的聲音:“我來招待好了。”

    感受到來者胸臆之間宛如火山那樣轟然爆發的源質波動,縱然是三階巔峰數十年的霍古斯臉色也變了。

    越發的,不可置信!

    為什么會這么強!

    以及,為什么會這么快!

    一整個邊境傭兵團……哪怕不可能人人都是升華者,可就算是十九只背著長槍短炮的豬,放在那里讓人殺,也至少能撐一刻鐘才對!

    “很簡單呀。”

    槐詩雙手倒持著美德之劍和祭祀刀,撐起身體。

    在原地,他擺出了俯身沖刺的架勢,當昂起頭時,嘴角便露出了令食尸鬼也為之驚悚的愉快表情。

    “那當然是因為……”

    “——我比你們這群垃圾,要更強!”

    那一瞬間,電鋸陡然一震,發出了恐懼的尖叫和哀鳴。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自带rmb交易平台的手游 北京pk拾预测 pk10在线 宜人股票配资平台 湖北快三玩法奖金 白小姐必中四肖四码 股票分析网站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说明 湖南幸运赛车官网 2019牛的生肖号码是多少 美的集团股票分析论文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福彩幸运农场水果走势 创富四肖8码默认论坛 福州麻将技巧汇总 3d99期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