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安慰(感謝離火聚煌的盟主)
    槐詩自己被張教授時不時投來的審視視線看的毛骨悚然,自然沒有注意到自己好兄弟向自己投來的古怪眼神。

    實際上,這一頓飯他吃的簡直食不知味,內心里七上八上,沒有一個下,根本不知道這位阿姨肚子里究竟打得是什么主意。

    “放心,我和老傅那個老古板不一樣,不會覺得小孩子在一起打打鬧鬧玩在一塊,牽個小手就等于要睡覺。”

    一頓飯吃完,張教授優雅地擦了擦嘴,干脆利落地說道:“況且,你們也不小了,真要牽個小手到睡覺,誰也攔不住……美洲年輕人像你們這么大的時候都已經亂開趴了,做家長的又有什么辦法?能做好保護措施就謝天謝地了。”

    “……”

    槐詩僵硬在原地,目瞪口呆,下意識地抬起手想要說我沒有我不是。

    天可憐見,他對自己的好兄弟從來都沒有過什么非分之想,大家充其量只是病友俱樂部的會員,偶爾摸魚的時候互相蹭個火兒,做一做對方的負能量垃圾桶,能夠找到個人來傾聽就已經很奢侈了,哪里還敢饞她的身子。

    想都不敢想!

    簡直太下賤了!

    他吭哧了半天,只能感慨:不愧是羅馬籍,張教授的思想真是開放的有些過頭。

    “傅依是我的女兒,她從小就是有主意的人,比我年輕的時候有主意多了,我用不著操心。”

    張教授慧眼如炬,一眼就洞破了槐詩心里那點小九九:“況且,你不是已經有好幾位緋聞女友了么?”

    “我沒有我不是!”

    槐詩已經沒力氣去辯解了——為什么自己還什么都沒有做,就已經聲名狼藉了啊?難道外面說自己是中央空調和渣男的謠傳這么有市場的么?

    一口老血硬生生咽下去,他是怕了傅依他媽了,比老傅的段位高出了十幾個等級都不止。

    “好了,玩笑就開到這里吧。”

    張教授擺了擺手,說得她剛剛好像真得在開玩笑一樣。看了看旁邊依舊淡定的女兒,她頷首贊揚:“這個朋友交得不錯……恩,就是臉皮有點薄。別聽老傅沒事兒瞎扯。”

    傅依聳了聳肩,“他前幾天還告訴我男人和女人之間沒有純潔的友誼來著。”

    “呵呵。”

    張教授扶了扶眼睛,嗤笑一聲:“說得好像男人和男人之間就有的一樣……”

    老學者飆起船來真是太可怕了!

    槐詩暗搓搓的倒吸了一口冷氣,強行押下一口老血,縮著脖子跟個小鵪鶉似的,哪里敢跳出來不自量力和這種元神巨擘斗法?

    恐怖如斯!

    不像是老傅那種女兒被迫害妄想癥,她好像根本不在乎槐詩跟傅依之間有什么,不知道究竟是真得觀念開放,還是說對女兒有信心,或者說……只見過一面了之后就算準了槐詩就算有賊心也沒那賊膽。

    吃完飯之后,她接了一個電話之后,就匆匆走了。

    只留下汗出如漿的槐詩癱在椅子上,感覺心力衰竭,動都不想動了。

    “今天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兒啊?”他看向傅依,“老人家唱得是哪出?”

    “她原來不是找人調查過你么?這一次你好像參加一個什么新秀賽,很出名的樣子,她就說想見一見你……”

    傅依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實拉你過來,一是碰巧,二是找你來擋雷啦。總之,辛苦你了。”

    “嗯?”

    一聽到這種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傳統戲碼,槐詩眼睛就亮了:“難道你娘打算給你介紹什么高門子弟?需要我提供搶親服務么?我打車軸賊溜……”

    “想什么呢?”

    傅依奇怪地看了他半天:“她只是打算帶我去羅馬,我不太想去而已……她一直不想讓我留在東夏,打算讓我跟她一起做學者工作,就算當不了學者,也能給我在天文會介紹一個清閑一些的工作。”

    “說真的,這個想法挺靠譜的。”

    槐詩頷首表示贊同。

    一個正式的學者比一個升華者難培養多了。

    后者要看運氣,而且大部分都是大托拉斯企業的工具人和腳男,而前者,就看天賦了。沒有天賦,空耗一輩子恐怕都沒什么結果,有天賦,兩三年就能頂別人一輩子的辛苦。

    知識,就是力量。

    學霸的領域就是這么的不講道理。

    作為一個洋流學者,而且還是有資格參與到每年洋流維護和調整會議中的學者,地位自然不低,想要給自己女兒安排一個清閑一點的崗位簡直不要太輕松。

    就算是天文會,也是有大量工作是需要常人做的。

    不,應該說,在普通人在天文會里占據的比重要比升華者多的多,光是直接或是間接的外圍雇員就超過百萬,而正式注冊的職員有足足十幾萬人,其中不乏有普通人身處高位。

    升華和不升華都不是問題,反正不論是統轄局還是存續院、技術部之類的地方對高層都有量身打造的升華方案,想怎么升就怎么升,想什么時候升就什么時候升。

    只會打打殺殺的升華者充其量也就做個武官,到頭也就是個雙花紅棍——一個合格的組織,永遠都是腦子指揮雙手,什么時候輪得到打手當家作主了?

    如艾晴那種內勤工作才是真正的中堅,如果傅依能夠在天文會內部找到工作的話,自然是一件好事。

    但反過來傅處長就肯定不愿意讓女兒一個人漂洋過海……

    “攤上這樣的父母,你也不容易啊。”

    他憐憫地搖頭。

    “是啊。”

    傅依輕聲笑了笑,“從我小的時候開始,我媽就一直在忙工作,很長時間都不見人,可能是覺得虧欠我了,每次都會給我很多錢,好像給錢我就會幸福一樣。

    我爸也是,脾氣又暴躁,總是會喝悶酒生氣,生氣過了之后又覺得對不起我,自顧自的買一大堆東西來給我賠禮道歉。”

    “我懂的。”

    短暫的沉默里,槐詩輕聲安慰:“不要難過。”

    “……其實這樣還挺爽的。”

    沉浸在回憶里的傅依輕聲感慨,“從小我就是班里最有錢的富婆,一線品牌的衣服和玩具都能夠最先玩到,其他人羨慕的不得了……嗯,對了,你剛才說什么?“

    “不,什么都沒說。”

    槐詩往旁邊坐了一點,冷漠地拉開了距離。

    你已經不是我的好兄弟了。

    “今天你買單。”

    他冷酷的說道。

    傅依瞥了他一眼,對他時不時的抽風已經見怪不怪。

    出了商場之后,傅依將自己和母親巨大的行囊甩給了槐詩扛著,走在前面愜意地舒展了個懶腰,提議道:“海上糟了半個月的罪,好不容易回來……要去通個宵么?”

    “……我晚上還要出門。”槐詩尷尬地撓了撓鼻子:“改天成么?”

    “也行。”

    “話說回來,你媽剛剛走的那么急匆匆的,去哪兒了?”

    “應該是我爸找她吧?”

    傅依搖頭:“肯定兩個人又會吵架,我懶得攙和了,隨他們去吧。”

    “不至于吧……”槐詩搖頭,“都離婚了,何必呢?”

    “嗯?我沒跟你說嗎?”

    走在前面的少女回頭,看了槐詩一眼,平靜的告訴他:“我媽準備再婚了。”

    “……”

    槐詩的腳步一頓,愣在了原地。

    “已經懷孕了,是個男孩兒……”傅依笑了笑,“她還沒告訴我。”

    槐詩沉默了好久,輕聲說:“抱歉。”

    “你又沒有做錯什么,為什么要抱歉啊?”傅依回頭,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最近真的越來越像那種動不動就道歉的渣男了啊。”

    槐詩沒有再說話,沉默地跟著她,將她送到了酒店的門口,將巨大的行囊放下:“到這邊你能拖回去了吧?”

    “啊,好歹有星級,我叫服務員就行了。”傅依揮手道別:“麻煩你今天拎包啦。”

    “這都好說。”

    槐詩嘆息了一聲,欲言又止,也沒什么好說的,反而傅依比他看得更開一點,似乎對如今的狀況早已經有所預料。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而且還不是你娘,你難過個什么勁兒啊?”她被槐詩的樣子逗笑了:“你剛剛的表情嚴肅的好像要去上墳一樣。”

    “我只是……不知道說什么好。”槐詩聳肩:“你懂的,我也沒有相關的經驗……咳咳,往好處想,他們都還活著呢,對不對?”

    傅依愣了良久,古怪地看著他,許久,肩膀抖動著,忍不住撲哧一聲大笑起來。

    “你真是太會安慰人了,槐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槐詩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她忽然往前走了一步,伸手,輕輕地擁抱了一下自己,溫暖的感覺稍縱即逝。

    她像是觸電一樣的松開了手,后退一步,依舊微笑著,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槐詩傻愣愣地站在了原地。

    沒反應過來。

    “謝啦,兄弟。”

    她揮手道別,轉身拖起了巨大背囊的袋子,走進酒店,消失在了旋轉門后的燈光里。最后電梯關閉的時候,她好像回頭看了槐詩一眼,緊接著電梯就合攏了。

    槐詩在原地占了好久,直到口袋里的電話震動起來。

    石髓館的固定電話。

    “我這就回來。”

    他回頭,看了看身后燈火通明的酒店,轉身離去了。

    在他背后,有一道窗簾緩緩拉上了。

    漫漫長夜到來。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pk10冠军7码一期稳赢 500彩票网股票指数 黑龙江11选五任选走势 北京赛车手机版 台湾靠谱的配资炒股 湖南省快乐十分开奖 网赌长期赢钱的人 大乐透25选5 配资炒股使用什么方法 广东11选5开奖小助手 海南飞鱼彩票官网 上海时时乐开奖综合走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 极速快三是真是假 排列三预测汇总 甘肃11选五组选怎么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