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神骸
    在王都似乎并不分黑夜白天,永遠都好像一副黃昏的樣子,亮不亮暗不暗的讓人心中不快。

    不干不脆的。

    就好像這個世界和這個國家和其他國家一樣。

    慢悠悠,黏糊糊的一點一點沉浸到了死亡之中,可距離最后痛快的結束依舊還有著遙遠的距離。

    仿佛躺在重癥監護室里插著管子一樣。

    死亡不是折磨,在死亡到來之前永無止境的漫長痛苦才是。

    “我覺得都挺可憐的。”

    在仿佛特地為巨獸所修建的龐大神殿之中,槐詩聽見傅依的感慨。

    槐詩回頭瞥了一眼,忍不住提醒:“如果你說話的時候能把嘴里的松果吐掉的話,感情還會更真摯一點。”

    “可這跟我有什么關系呢”

    傅依歪著頭,淡定地反問:“反正又不是我去做工具人,真熱血上頭的話,不是有你沖在前面呢”

    “哇,你這個女人真的一點愛心都沒有啊。”

    傅依翻了個白眼:“我都變成一只白鼬了,干嘛還要被一只哈士奇說沒有愛心啊”

    聽到她有些疲憊的聲音,槐詩晃了晃狗頭。

    “被嚇到了嗎”

    就連見多識廣的槐詩都被那場景滲的有點發毛,更不用傅依了。

    “要說驚嚇的話確實有一點,但更多的怎么說呢大概是惡心吧。”傅依想了想,認真地說道:“茍延殘喘到這種地步都不肯干干脆脆地去死掉,實在太難看了。”

    難言嫌惡。

    瞥著她那一副非但不害怕,而且還寫滿了丟人,趕快退群的神情,槐詩開始懷疑這個女人的神經是不是有些堅韌過頭了。

    “我說,你就不害怕么”

    “怕什么怕”傅依反問:“我有g權限,還有金牌打手保鏢,我怕什么怕啊你該不會又想讓我退群吧我不”

    半透明的白鼬又縮回了鈴鐺里,一副不聽不聽二哈念經的樣子,讓槐詩分外的無奈起來。

    “算了,退不退由你吧。”

    槐詩搖了搖頭,聽見神殿外的敲門聲。

    “神圣的大靈,您所要求的金屬已經送到了。”

    槐詩伸手,把鈴鐺撥拉到懷里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咳嗽了兩聲,讓那群服侍自己的蜥蜴人進來。

    只不過看那垂死的樣子,槐詩真怕這幾個家伙再推車進來的時候忽然暴斃。

    兩輛大車上,堆滿了槐詩所要求的各種金屬制品。

    如今已經不止一錢的黃金白銀或者是青銅黑鐵堆積成了一座小山,散發著香甜可口的銹蝕味道和辛辣的金屬氣息。

    一頓上好的晚餐,外加難得的金屬材料。

    等他們走后,關上門,槐詩隨意撥拉出一半來做今晚的夜宵,然后將自己用尾巴拖了不知道幾萬里的蛇脊骨拿了出來。

    如今扁平的蛇脊之上已經被槐詩的鐵漿口水里里外外包了好幾層,散發著一股子難以言喻的口水味兒,讓傅依的鼻子分外不適了起來。

    “你在做什么”她探出腦袋問。

    “明天不是要開始v了么”槐詩兩只腳按著鐵樁,咧嘴露出一排尖銳地牙齒:“我打算準備給對面準備點驚喜。”

    很快,高亢的金屬摩擦聲就從神殿之中響起。

    徹夜轟鳴。

    一開始傅依還被煩的不行,到后面,聽著聽著,就在那富有節奏的聲音里漸漸睡著了,直到快要天亮的時候,被城中傳來的慘叫聲驚醒。

    她猛然抬起眼睛,愕然地看向槐詩:“怎么回事兒”

    不知道從哪里搓了一個狗力砂輪出來的槐詩愕然回頭,兩只耳朵茫然地動來動去,聲音巨大:“你說啥”

    好嘛,花里胡哨鼓搗了一夜,別得沒弄著,先把自己給搞得快聾了。

    傅依皺眉:“你仔細聽。”

    在沉默中,槐詩努力地側耳傾聽,終于聽到了那漸漸衰微的慘叫嘶鳴,好像沒有力氣了一樣,只剩下孱弱的余音。

    方向好像是王宮

    一時間兩人的神情都嚴肅起來。

    “要出去看看么”槐詩叼起鈴鐺來,嚴陣以待,生怕城中有反骨仔作亂,趁夜把國王殺了,然后帶著大軍要清君側恩,清掉這群被國王請來的怪獸。

    在門推開之前,他便聽見了門外低沉的敲門聲。

    一個未曾聽過的低沉聲音響起。

    “請問梅在么”

    那是不同于城中蜥蜴人的聲音,彬彬有禮,來自外界的拉丁語帶著頗為雅致的卷舌音,腔調正宗。

    槐詩和傅依對視了一眼,一頭霧水。

    “你媽熟人”槐詩壓低聲音問。

    “不知道。”傅依搖頭:“沒印象,沒聽過。”

    “那看來尼芬海姆先生說得對,確實是梅的女兒因為意外被卷進來了。”那個低沉的聲音說:“門后的槐先生你好,我是這一次魔女之夜內部探索組的成員,名字叫做喬納森,這次受命前來,為了確定傅依小姐的安全,如果你不放心的話,可以讓傅依小姐通過插件確認我的身份。”

    傅依眼前驟然彈出了一個彈窗,里面顯示出了喬納森赫爾的資料。

    天文會存續院引力平衡組,地磁學與地質學雙料學者,資深煉金學者與考古隊成員a級權限。

    注冊名:冰海

    等傅依點頭之后,槐詩才將門拱開,然后看到了在門前石階上盤起的那一條黑色的蛇,仿佛雕像一樣,通體閃耀著晶石的光澤。

    雙目如琥珀。

    槐詩的眼睛微微瞇起。

    根據他們的推測:一般變成什么動物,最開始的時候,應該是由按照性格和平時的作風習慣決定的。

    而蛇這種東西,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好人。

    “不要誤會,雖然看著都是長條,但其實我是蜥蜴的類型來著。”

    喬納森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尷尬地抬起了自己身子下面那兩條頗為小巧精致的腿:“我在蛻變的時候選擇了地獄中的晶石地蜥嚴格來說,我還是梅的同門,再怎么,也不會在內部評級s級的武官面前害人。”

    晶石蜥蜴槐詩倒是聽過,也看過圖鑒,屬于石化巨蜥中的一個變種,寶石類異種。忽略掉過分龐大的身體以后,倒是和他所指的相差不遠。

    但內部評級s級

    槐詩自己都驚了。

    評價為什么會這么高

    “可以的話,能夠讓我先進去么”喬納森探頭,看了看里面躲在金屬堆后面的白鼬,努力想要擠出一個慈祥的微笑,結果看上去卻分外猙獰,傅依火速縮頭,不出來了。

    “請進吧。”

    槐詩讓開了未知,等他進去之后,將門關上了。

    “外面的慘叫聲,應該是幾個不自量力的探索者想要趁著王國衰微,去奪取圣骸現在自食其果了吧。”

    喬納森似乎知道他們最關心什么,率先說道:“這兩天我主要就在研究那個東西來著。那根本不是我們目前能夠接觸的東西,沒有六次蛻變以上,別說吞食了,反而會被那個東西殘留的意志給吞掉可惜,我勸過了,結果沒人聽。”

    隨著他的話語,慘叫聲終于漸漸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寂。

    寂靜重新籠罩了整個王城。

    槐詩聽了,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不愧是天文會,頭鐵的人怎么就這么多那個祭壇上的破玩意兒,槐詩看了都發毛,竟然還有人敢去打那個東西的主意

    他和傅依已經有過推測,結合了他們曾經在洞窟中的壁畫里所見,這些蜥蜴人祭祀的神明,恐怕就是往昔足以和山巒相比的恐怖巨獸了。

    巨獸所遺留下來的殘骸,哪怕是升級道具,也不是他們這群剛到暴風城的萌新可以碰的啊。

    “我這次來,主要是受到了尼芬海姆先生與沙赫先生兩位創造主的委托,前來尋找傅依小姐,為我們的失誤進行致歉,并提供幫助于補償。”

    喬納森慢條斯理地說:“如果傅依小姐愿意離開的話,只要稍等一會兒,外面就可以準備好專用的通道,有我進行輔助,不會有任何問題。”

    傅依沒有說話,好像沒有聽懂那樣,兩只眼睛往上翻,專注地看著房頂上的塵土。

    喬納森似乎還準備說什么,可張開的口卻忽然停滯一下,空氣中響起一聲細碎的噼啪聲。

    傅依的毛抖了一下,而他也愣了半天。

    很快,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傅依:“看來傅小姐的進度比我想的要靠前的多,也是,有槐詩先生從旁輔助,總不至于出什么危險”

    槐詩目瞪口呆。

    究竟發生了啥

    以及,大哥你對我的信任未免太過頭了吧

    “那個s級評價究竟什么鬼”他干咳一聲,開口說道。

    “啊,那是對內部成員潛力的評估。”

    喬納森回頭解釋道:“在尼芬海姆先生發給我的文檔里,槐詩先生被分類在必要時可以動用權限尋求幫助和進行委托的信任檔案里呢,排名相當靠前

    哎呀,說實話,能在十七歲有這種恐怖的戰績,真是令人害怕,尤其是品格正直且作風令人敬佩,太罕見了,雖然男女關系上稍微有些瑕疵,但畢竟瑕不掩”

    “你等等”

    槐詩瞪大了眼睛,遏制著大怒解釋:“你不要亂講哦我男女關系上有個屁的瑕疵啊”

    在我好兄弟面前這么黑我,王子可忍,樂園也是不能忍的

    形象損失費你曉得罰

    “咳咳,抱歉,畢竟都是個人。”喬納森似是尷尬,黑蛇沖著槐詩討好地笑了笑:“請不要在意。”

    嘟

    好感值100

    槐詩腦內配音,并且將字體都標成了血紅,沒好氣兒地走向門口:“行了,傅依既然不愿意走,那我就照顧她唄,這里也沒茶可喝,喬納森先生你可以走了。”

    “咳咳,等一下等一下”

    喬納森有些慌了,連忙開口說道:“實際上,這一次我來這里,除了想要將傅依女士從出去之外,也是想要結盟的”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上海麻将app哪个好 黑龙江p62开奖查询 4847王中王铁算开奖结果小说 江苏7位数开奖及走势图片 北京11选5综合走势图 欢乐电玩城破解版 网上手机棋牌 秒速赛车全天免费计划 网上捕鱼赚钱平台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记录 黑龙江22选5奖池74期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少 网上兼职赚 浙中哈狗麻将 地平线4手机版 天天捕鱼游戏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