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媽媽這里有變態
    馳騁在空中的鐵輝勾勒出了一個鋒銳的角度,憑借著自身夸張的肌力和禹步的技巧,毫不科學的蹂躪著物理常識,瞬間承擔下了近乎雙倍的加速度帶來的壓力,反向向著身后彈射而出。

    直撲向剛剛從空中閃爍而出的巨梟!

    速度未曾有絲毫的減緩,甚至憑借著突破原本的慣性勢能,他的速度再度爆發,更勝以往。

    以沖刺或者后退作為蓄勢的過程,這是爐火純青的禹步技巧——烏鴉坐飛機!

    在巨梟驟然收縮的眼瞳倒影之中,槐詩的長尾擺動,巨劍撕裂了空氣,迸射著燃燒的輝光。

    隨著狼獸的咆哮,它再度劈斬而下。

    “——丟人,你退群吧!”

    鼓手!

    虛空之中的天鼓好像在瞬間被叩響,迸發雷鳴。

    純粹憑借著如今毫不講道理的肌肉力量,以槐詩如此粗糙的技藝竟然也勃發出了堪比羅老的驚人爆發力。

    全身的力量疊加與一劍之上,令劍鋒瞬間如蜜蜂的翅膀那樣震蕩起來。

    一掃而過。

    畸變巨梟愣在了原地。

    它錯愕的低頭,發現自己好像完整無缺。

    難道是自己剛剛的相位遷躍成功了?

    緊接著,它才察覺到呼吸時肺腑中涌現的濃厚鐵腥味。自口鼻之中,鋒銳的鐵光迸發,內而外的擴散。

    憑空炸裂。

    血色從千瘡百孔軀殼中噴涌而出,將整個巨狼染成了血紅。

    一擊秒殺!

    再然后,便有暗箭突如其來!

    卡在槐詩勝利的瞬間,隱藏在暗中的箭矢無聲迸發,撲面而來,完美地抓住了他短暫的空隙。

    不知道積蓄了多久的力量之后,那一根箭矢勢如破竹地撕裂了槐詩的鱗片,竟然深深地釘進了他的脖子中。

    距離槐詩的頸部大動脈近在咫尺!

    恩,大概還差個二十厘米左右。

    正好是一個心悅會員的距離。

    真是可惜。

    浴血的猙獰狼獸,已經察覺到了暗箭的來處,掛在脖子上的暗箭漠然回頭,望向了戰場另一頭,那一匹自以為得手的半人馬。

    槐詩咧嘴,露出了’慈祥’的微笑,嘴唇開闔,無聲地向著它打了個招呼。

    “我,看到,你了。”

    瞬息間,巨大的半人馬悚然而驚,轉身想要逃入身后的城池之中。

    一隊長著尖耳朵、渾身籠罩在甲胄之中的精靈軍團將它藏在了隊列之后,奮不顧身地為它掩護。

    但不論怎么想恐怕都會在巨狼面前折戟沉沙吧?

    半人馬才不管它們會折損多少呢,全部死光了都無所謂,它只想逃走,因為那種宛如附骨之疽的寒意已經越來越近了。

    拋下了累贅的巨大鐵弓,它奮力的邁開四蹄狂奔著沖向前方洞開的城門。

    只要逃進去,它就安全了。

    可背后的慘叫聲卻突如其來的響起。

    緊接著,又忽然消失。

    如此飛快。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寂。

    一股自意識中勃發的寒意將他凍結在原地,動彈不得,感覺受到恐懼如爬蟲一般爬上了它的脊梁骨。

    緊接著,一個令人不寒而栗地問候聲從它的耳邊響起。

    “妹妹……”

    一個狼頭從它膀子后面探出來,人頭大的眼珠子瞥過來看著它,饒有興致“你狙誰呢?”

    “槐詩,大家都是天文會,自己人,別動手!”

    關鍵時刻,帝企鵝雙月終于趕過來,火急火燎“別殺她,我可以給你關鍵情報作為交換!”

    數個大靈緊隨而至,巨獸們的殺意森冷的鎖定了槐詩,逼迫他做出決定。

    “什么情報,我倒是挺感興趣。”

    槐詩回眸看著他,似是回心轉意,咧嘴,微笑著“不過……我更喜歡殺自己人……”

    雙月瞬間色變,自身的念動力發動,虛空之中和傅依硬拼了一計,卻阻之不及。

    槐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二五仔之呼吸·九段!

    金屬噴吐!

    在所有探索者的技能中威力數一數二的恐怖吐息瞬間淹沒了半人馬,將她變成了一具覆蓋著金屬薄膜的焦尸。

    連慘叫都來不及。

    緊接著,血色從槐詩的軀殼中噴涌而出。

    他仰天長嘯。

    自這短暫的時光之中,槐詩再度迎來了進化。

    瞬間的恍惚,他眼前驟然浮現了一片黑暗。

    好像通往深淵的裂口在自己面前展開,一雙雙充滿惡意的眼眸凝視著槐詩,視線所過之處,深重的怨毒和黑暗自槐詩的靈魂之中浮現,施加畸變。

    海量的絕望、痛苦和瘋狂灌入了槐詩的靈魂之中。

    “嗝~”

    槐詩舒暢地發出了呻吟,充滿期冀地凝望著深淵。

    還有嗎?

    摩多摩多!

    深淵里的無數雙眼睛愣了一下,然后尷尬地移開了視線。

    媽媽這里有變態!

    虛無的裂隙驟然合攏了,好像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而槐詩睜開眼睛,卻聽見一連串不絕于耳的噼啪聲。

    在他的背脊和四肢的關節上,一根根宛如金屬的鋒刃驟然彈出,好像一件長滿了倒刺和利刃的金屬甲胄。

    一臺活生生的殺戮機器。

    “hetui!”

    槐詩往地上啐了一口,伸手抹平了,便湊合的有了一張鏡子,左右端詳,嘖嘖感嘆“哎呀,又變帥了,不愧是我!”

    說著,碩大的狼首緩緩抬頭,冷笑著端詳著周圍的巨獸們,視線落在了雙月的臉上“小伙汁,貼膜嗎?免費——”

    二話不說,雙月騰空而起,驟然縮到了隊友們的身后。

    自槐詩完全空空蕩蕩的腦殼中,他讀取到了毫不掩飾的猙獰和殺意,以及那種難以言喻的惡意。

    好像深淵開啟在自己的面前那樣。

    “動手!”他高聲怒吼。

    “好的。”

    槐詩點頭,瞬間,破空而之,尾巴抬起,大劍掄圓了,照著他的腦殼劈下!

    崩!

    無形的念動力強行格住了這一劍,可憤怒之斧對于源質的攻伐卻毫無疑問地作用在了他的身上。

    好像腦門上被人使足了勁兒掄了一錘。

    雙月從空中跌落,口鼻和眼角都滲出了血絲,至于耳朵……反正槐詩不知道企鵝的耳朵在哪兒。

    無視了其他巨獸的圍攻,趁他病,要他命,槐詩再度掄起尾巴上的劍刃,劈!

    關鍵時候,一只翼手龍一樣的巨獸抬起了翅膀,好像塔盾一樣頂住了這一劍。

    火花飛迸,翼手龍的眼角狂跳。

    他翅膀上的翼膜被瞬間戳破了,劃拉開了一個大洞,跟戳破一層牛皮紙一樣。

    更要命的是,感覺到自己的血源源不斷的被那一把邪門的大劍抽走,變成了劍脊上華麗的浮雕和裝飾。

    呼吸艱難。

    無視了巨牛和老虎的攻擊,槐詩掄起劍刃,再斬!

    半只翅膀飛上了天空,翼手龍慘叫。

    而槐詩又雙叒叕深吸了一口氣。

    干他娘,為什么這個王八蛋的吐息cd這么快!

    所有人驚恐地后退,卻看到槐詩暢快地打了個飽嗝,咧嘴,向著他們露出一個嘲弄的微笑。

    “別怕,開玩笑的。”

    狼獸踏前,四重禹步,劍鋒橫掃!

    背生雙翼的白虎在瞬間發出了哀鳴,血光噴涌,緊接著,無形的念動力刺入了他的眼眶之中,直接貫穿了它的腦髓。

    死!

    再緊接著,槐詩已經沐浴著白虎的血色,近在咫尺!

    翼手龍怒吼,沖著他,吐出了墨綠色的酸液之雨,哪怕是鋼鐵在這強酸的腐蝕之下也開始嗤嗤作響。

    張開的嘴巴來不及合攏,就被槐詩重新給掰開了。

    “喜歡吐?”

    槐詩端詳著它的嗓門,嫻熟地張口——he……tui!

    在鐵爪之間,翼手龍的嘴巴強行被合攏了,巨獸瘋狂掙扎著,五官升煙……是真的濃煙,好像肉被燒爛了一樣。

    等它被槐詩甩手丟在地上的時候,半個腦袋都已經熟透了,散發出誘人的香味,可惜沒有隔壁小孩兒哭兩聲來襯托一下氣氛。

    但有企鵝來叫兩句也不錯。

    槐詩饒有興致地端詳著雙月震驚的樣子,一步步緩緩上前,有其他的兇獸想要湊過來,可是卻被狼獸的眼神所逼退。

    諾大的戰場之上此處卻一片空曠。

    無形的念動力拉扯著周圍的空氣,形成了鋒銳的尖刺,封鎖著雙月的躲閃空間,將它逼入絕境之中。

    “等一下,槐詩,打個商量!”

    雙月并不恐慌,堪稱臨危不懼,反而開口說道“我愿意用這個魔女之夜的情報交換,只要你愿意聽我說!有關‘毀滅因素’的情報,你不想知道么?”

    “哦,牧場主是吧?”

    槐詩漠然地向前“你這么一說,我十有八九就能猜到,你該不會用這個想要換你一命吧?”

    “在這里被殺也不過是退出而起,你又殺不掉我,有什么換命的說法呢?”

    雙月鎮定地回答“如果我告訴你,這里牽涉到的不止是牧場主的話,你還打算繼續聽么?”

    槐詩停頓了一瞬,愕然。

    這孫子該不會糊弄自己吧?

    倘若深淵進化論能夠和牧場主扯上關系的話,他倒是知道的,但一個魔女之夢怎么會涉及到另一個毀滅因素?

    一共二十四個毀滅因素,一個實驗就占了倆?

    理想國的創造主都這么心大的嗎!

    那一瞬,槐詩忽然感覺到死亡預感被發動了,遍體生寒。

    毫不猶豫的,他轉身狂奔而出,筆直地沖上了蜥蜴人的城墻上,什么都不管了,警戒地環顧著四周。

    不知道這一份死亡預感究竟從何而來。

    雙月也陷入了愕然。

    雖然不知道槐詩為什么連情報都不要了,轉身就走,但死里逃生之后他的第一反應也是迅速回城。

    剛邁開步子,他就聽見了。

    頭頂響起的遙遠歌聲。

    厚重的鳴叫聲宛如歌唱,婉轉而沙啞,飽含著痛苦和悲涼。

    灰暗的歌聲自穹空之上奏響。

    突如其來的,降臨在了戰場之上!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亲友湖南麻将官方网站 有人在永利赢过钱的吗 11选5万能8码4注包中 云南11选5预测推荐追号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下载 新疆体育彩票11选5开奖结果 三分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l qq分分彩是正规彩票吗 安微11选五走势图 有什么平台可以赚钱 广西快3中奖助手 35选7超长版走势图 浙江6+1体彩18140开奖结果 三肖默认版块discuz网站多少 黑龙江36选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