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三百五十一章 人劍合一
    “我就當你同意咯……”

    伴隨著槐詩的話語,舞動的塵埃驟然一震,被雷光所撕裂。

    在龍狼的咆哮之中,迎著那碩大無比的怪物,槐詩狂奔而出。所過之處,電光如刀,在遍布節肢的粗壯腿干上留下了一道深邃的灼痕。

    迅捷如電光。

    瞬息間,跨越了數百米之后,槐詩騰空而起,沖著那十六根粗壯肢體支撐起來的蠕動血肉張口。

    熾熱的金屬閃光噴薄而出。

    緊接著,槐詩就看到蠕動的血肉驟然向著兩側分開,一只變化不定如手一般的肢體從其中生長而出,猛然展開了指尖的璞膜,頂著槐詩的金屬吐息,向著他的面孔破空而至。

    掌摑!

    焚成灰燼的手掌如柱一般砸在了槐詩的身上。

    它倒飛而出。

    好像一腳被人踢飛起來的野狗一樣,在空中狼狽地回旋,落地,緊接著感受到風聲呼嘯,向前狂奔。

    在他的身后,不斷地又一條條粗壯的肢體夯擊而下,令分崩離析的城池越發破碎。

    轟鳴中,地動山搖。

    槐詩嚇得舌頭都甩了出來。

    一般來說,不是這種體型越大的生物速度就越是緩慢么,為什么國王變成怪物之后,速度反而快得不可思議。

    他總算明白了一點:哪怕看上去只是一顆蠕動的爛肉團子,可它卻能根本不講道理地抽取其他部分的血肉,隨時生長出新的肢體。

    相當于隨時可以調換一切器官的位置一樣。

    哪怕針對死角進行進攻,下一瞬間,死角也會變成正面。

    豈止三百六十度,就連上面和下面都毫無空隙和弱點!

    更可怕的是,它好像還在不斷地進化中。

    在受到了雷光的焚燒之后,它的身體就迅速地震動起來,恐怖的高熱散發,令高壓水泵一般的熾熱水蒸氣它的身上噴射而出,緊接著,它的體型驟然縮小了三分之一。

    可更難搞的是,它的肢體的表層竟然迅速硬化、干結,變成了一片又一片絕緣隔熱瓦一般的幾丁質結構。

    披甲大蜘蛛!

    槐詩倒吸了一口冷氣,緊接著便看到大蜘蛛嘶鳴著向自己狂奔而來,龐大的陰影籠罩了還殘留著二哈輪廓的楞臉,鋒銳如刀的肢足向著它的面孔瘋狂地踐踏而下。

    速度飛快。

    連壓槍都不帶的,一秒鐘10發都不止!

    無數縱橫交錯的凌厲裂口從大地之上浮現,殘垣斷壁在刀足的劈斬之下干脆利落地變成了兩半、四半、八半乃至更多飛迸的碎片。

    倉促之中,槐詩被斬中了一計,發現自己背后的厚重鱗片上竟然都浮現出一道白斑,隱隱刀割的痕跡烙印其上。

    槐詩不存在的寒毛聳立,尾巴都嚇得豎了起來,玩命的狂奔,險而又險地躲避了刀足的劈斬,然后……忽然反應過來。

    不對,我也有防御的啊。

    我都變成狗了,而且還是裝甲防彈少年狗,它一刀又砍不死我,怕個屁啊。

    正面剛,不用慫!

    反正我是超能力者!

    差點都忘記還有圈禁之手的外掛能用呢……

    槐詩回頭hetui了一聲,把鱗片上又糊了一層鐵漿之后,猛然掉頭,向著被深淵侵蝕的國王蜘蛛再度沖擊而上。

    “惡狼前進,鳳凰奔月!”

    他狂奔而起,硬頂著刀足的劈斬,破空跳起,將尖銳的雙腳對準了國王蜘蛛的腹部,好像炮彈一般飛出。

    ——南斗龍狼大炮拳!

    轟!

    巨響之中,頭鐵龍狼正面擊潰了一層層的劈斬,正面撞在了國王蜘蛛的臉上,恩,如果它還有臉這種東西的話——反正槐詩就專門挑了一個眼睛和面孔比較多的地方沖的。

    如今砸中之后,槐詩就感覺到砸破了一層甲殼之后,自己裝在了一層橡膠墻上,沖擊的力量被完全化解,緊接著,倒飛而出。

    干,竟然還有緩沖層?

    他只看到血漿飛迸,又迅速的凝結。

    雖然沒有將它重創,但依舊效果拔群。

    國王蜘蛛竟然踉蹌地后退了幾步,幾乎沒有撐起自己的身體來。

    槐詩也感覺到眼前一陣發黑,腦震蕩了。

    隨著國王蜘蛛的嘶吼,它的一截刀足驟然從輕靈鋒銳變得沉重而粗壯了起來,看上去好像一把門板大劍一樣,抓住了這致命的空隙,朝著槐詩的腦殼劈下。

    死亡預感爆發。

    槐詩不假思索,尾巴挑起了身后的劍刃,抬起,擋在面前。

    然后,就再度倒飛而出。

    狼狽落地的時候,就看到了尾巴上掛著的大劍已經浮現一層層裂縫。

    隨著尾巴的松開,大劍墜落在了石頭上,這一把無主之劍便干脆利落地從正中碎成了兩段。

    看得槐詩一陣心痛。

    雖然這兩天他沒有如同往常那樣勤快的維護,但總還是時不時的給它接上一段,如今下面徹底沒有了,真是可惜……

    “吃我騾子踢腿!”

    在惱怒之下,槐詩四足一踏,猛然飛空而起,在空中像是螺旋穿甲狗一樣回旋了七千二百度之后,后腳猛然沖著巨大蜘蛛踢出。

    電光毒狗鉆!

    一道慘烈的縫隙迸發開來,不等國王蜘蛛還擊,槐詩就接力再度飛上天空,猛然蜷起了四條腿,縮成一團,乍一看好像是一個遍布尖刺的輪胎一樣,纏繞著電光,瘋狂旋轉起來。

    緊接著,圈禁之手的鐵光從其中爆發!

    槐詩突發奇想,竟然將憤怒之斧的力量施加在了自己的身上,如今他的身體有百分之四十以上都是合金了,此刻在驟然的劇痛過后,他渾身尖銳的鱗甲都浮現了躁動的紅光。

    宛如火焰升騰而起。

    兇戾的武器自他的身體之上蘇醒。

    在這一瞬間,狗就是斧,斧就是狗——就連槐詩都佩服自己怎么能整出這種亂七八糟的活兒,但能用就行了,管它呢!

    隨著槐詩的咆哮,瘋狂旋轉的龍狼從天而降。

    “——無敵風火輪!!!”

    在瘋狂的回旋之中,憤怒之斧一斬而過,然后再斬,三斬,四斬,五斬,六七十來斬,一瞬間不知道砍了多少次,竟然在國王蜘蛛的本體上撕扯開了一個慘烈的血口。

    物理傷害還在其次,更嚴重的是它的源質攻擊,裹挾著龍狼的憤怒和兇戾,狂暴的源質深深地楔入了國王如今已經混亂成一團的意識之中,令無數涌動的蜥蜴人靈魂瞬間潰散成了一團。

    不顧眼前瘋狂旋轉之后的混黑,槐詩落地的瞬間,便再度向著面前的粗壯節肢狂奔而出,鋒銳的鐵尾橫掃。

    “巨斧砍大樹!”

    轟!

    巨響之中,那一條無數血肉蠕動形成的粗壯節肢被干脆利落地斬成了兩段。

    亂七八糟的巨大蜘蛛失去了一條腿,血漿如雨灑落。

    可它看上去卻好像不痛不癢。

    畢竟它的腿那么多,多一條少一條也沒什么兩樣。

    但毫無疑問,槐詩將它惹怒了。

    無數扭曲的面孔匯聚在一處,形成了猙獰的口器,張口,向著槐詩狂怒嘶吼——緊接著,吐出了墨綠色的粘稠毒液。

    宛如洪流一般的毒液上面燃燒著碧綠色的火光,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東西,嚇得槐詩狼狽逃竄。

    毒液所過之處,石頭嗤嗤作響,竟然也被焚燒成一團爛泥,散發出一陣陣惡臭。

    “胃酸過多,是胃不好。”

    槐詩倒吸了一口冷氣,誠懇告誡:“要少加班,多吃藥,規律作息,胃病要早治,懂嗎?”

    國王蜘蛛狂奔而來。

    看來是懂了,并且鋒銳的刀足再度抬起,向槐詩表達自己內心的感激。

    這玩意兒狂暴化了!

    看著它隨手一刀就從地上劈出了一條足夠埋葬自己的裂縫,槐詩就眼皮子狂跳,迅速后退。

    可在狂奔之中,他的身上卻傳來一陣陣嘈雜的金屬摩擦聲,無數鱗片和甲殼抖動著,在源質的覆蓋之下再度發生了變化。

    瞬息間,從原本的粗壯兇戾,竟然變得靈巧纖細了起來,而一層碧綠色的淡淡霧氣卻從他的身體中隱約擴散開來,所過之處,一叢叢純白的鳶尾花生長而出。

    ——悲憫之槍!

    槐詩沒有想到,更換了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武器狀態之后,他的體型和力量竟然也會產生變化,如今的他,速度比剛剛豈止快了一倍!

    當電光縱橫飛撲的時候,甚至沒有人能夠看清他的身體究竟在哪里。

    到處都是龍狼的幻影。

    “羚羊飛奔!”

    槐詩踏著斬落的刀足,再度跳起。

    “——樹獺踢腿!”

    隨著槐詩破空而出,他后腿上鋒銳的尖爪也隨之彈出,在國王蜘蛛的正體上扯開了一道慘烈的鴻溝。

    來自青冠龍的毒素滲入了血肉之中,令無數堅硬的甲殼迅速老化,衰老之毒深入骨髓。

    崩裂的傷痕中,鮮血噴涌,可緊接著,無數細長的觸手從其中彈起,向著空中無力變向的槐詩糾纏而去。

    可關鍵的時候,槐詩的尾巴卻驟然伸長了。

    在悲憫之槍的狀態之下,他單方面地將悲傷之索的力量施加在自己的尾巴上,令尾巴的長度瞬間暴漲。

    隨著槐詩的甩身,它的尾巴纏住了蜘蛛的一條腿,猛然拉扯,扯著他的身體在空中飄蕩回旋起來,輕而易舉地躲過了那些不斷追擊而來的觸手。

    甚至在飄蕩回旋之中,將蜘蛛的另外兩條腿都猛然纏在了一起。

    緊接著,槐詩咆哮。

    “——黑虎捕食困小羊!”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大唐娱乐棋牌游戏 湖北11选五一定牛结果 快速赛车彩票 河南11选5开奖直播 2020玩什么游戏最赚钱 公司的股票是如何发 网络棋牌娱乐 11选5任3算法公式 刮刮乐中大奖怎么兑换 麻将赢的规则是什么 捕鱼来了官方微信群 真人美女麻将 股票注册开户 pc蛋蛋吧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双色球 算平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