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成長快樂
    先是一拳,然后再是一拳!

    遮天蔽日的塵埃在颶風之中升起,巴哈姆特咧嘴,愉快地獰笑著,抬起爪子,瞬間無數鋼鐵自鋒銳的鱗片上增殖而出。百度搜索筆趣閣文學網,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三重鼓手·霹靂!

    一拳悍然擂下,萬里的大地瞬間下陷,不知道多少隱藏在地下的血肉觸手被這干脆利落的一拳徹底鼓爆。

    再然后,雙爪合攏,八指緊扣,宛如砸排球那樣對準下面哀鳴蠕動的黑暗。

    ——三重霹靂·天崩!

    地火迸射而出,萬里熔巖化作暴雨沖上天空之后又從天而降。

    這一計從羅嫻那里偷學而來的招數,在槐詩如今龐大到不講道理的體格之下終于運用而出——哪怕就連入門都算不上,可瞬間的爆發力依舊飆升了數倍余。

    恰似星辰墜落那樣。

    等槐詩緩緩地挪開雙爪的時候,他掌心的鱗片已經紛紛浮現出裂紋。

    而掌下的黑暗已經消失無蹤。

    神跡刻印·德古拉的狀態被這干脆利落的一拳直接打崩,倒退了出來不說,如今熔巖和鐵石泥坑之中,只剩下了一灘蠕動的鮮血,艱難合攏,變成了破布娃娃一樣的殘軀。

    還真像是莫蘭多所說的那樣,這里真的死不了人。

    槐詩的笑容越發愉快起來。

    抬起爪尖,捏著莫蘭多的腦袋,好像捏著一粒塵埃那樣提起。

    于是破碎的軀殼就在風中晃蕩起來。

    血液淅淅瀝瀝的落下。

    槐詩好奇地問:“感覺如何,小老弟?”

    莫蘭多呆滯的看著他,扭曲的面孔上一片麻木。

    好像靈魂被噩夢吞食了一樣。

    這里確實是噩夢沒錯,可吞食他靈魂的卻不是噩夢,而是面前的槐詩。

    ——他的微笑。

    “記得別尿出來啊。”

    槐詩的口鼻之中噴出一縷金屬蒸汽來:“我們才剛剛開始呢。”

    莫蘭多張口,想要發出聲音。

    不知道是哀鳴慘叫還是求饒的話。

    但那都無所謂了。

    因為槐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于是,那些渺小到不值一提的呻吟盡數被吐息的轟鳴所淹沒。

    暴虐的火光沖天而起。

    煉獄的痛苦,才剛剛開始。

    實際上,并沒有持續多久就停下來。

    有一個不太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吐了五分鐘后有點口干,吐沫不太夠了,還有另一個主要原因是……有客人上門了。百度搜索筆趣閣文學網,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說是客人也不太精確。

    應該說它們才是這腐爛之夢中的原住民才對。

    伴隨著驚天動地的轟鳴,一只長著三根黑色的羊蹄,渾身纏繞著蠕動觸手的龐然大物從荒蕪平原的盡頭緩緩走來。

    好幾張巨口同時張開,向著槐詩發出尖銳的嘶鳴。

    就在它的身上,無數畸形怪物張開翅膀,沖天而起,化作黑云,好像蝗蟲烏泱泱的向著槐詩撲過來。

    而永遠灰暗陰沉的天空之中,一個巨大猙獰的影子浮現……

    不知道究竟是魔鬼魚還是什么其他的鬼東西,就好像是一張長滿了眼睛和血肉觸須的橢圓形毛毯那樣,在灰暗的地獄之夢里舒展身體,蠕動著飛行而來,所過之處,灑落一片粘稠而惡臭的血雨。

    速度似緩實疾,只是瞬間就接近了百里之內。

    而更令槐詩悚然的,是無數從崩裂土地中緩緩爬出的腐爛魂靈,那些慘白的半透明身影上遍布著畸形的痕跡,不斷地發出混沌的慘叫和哀鳴,彼此碰撞的時候就黏合在了一處,好像蚯蚓一樣在地上爬行,或者踉蹌的行走。

    無數寫滿了痛苦和怨毒的面孔抬起,死死地盯著槐詩,抬起雙手來,想要將祂一起拉入這腐爛之夢的黑暗中去。

    那是無數被腐夢消化完畢之后所剩下的殘渣,那些受害者墜入無法醒來的噩夢中之后早晚有一天會變成的模樣。

    永恒的折磨和痛苦,不得解脫……

    當無數腐爛的魂靈粘連在一處之后,就變成了蠕蟲一樣的東西,不斷分化出一條條觸須,想要糾纏在巴哈姆特的身軀之上。

    而就在天空盡頭,一個龐大的陰影浮現。

    依稀能夠分辨出人形的輪廓。

    可是卻長著三張截然不同的面孔,獰笑的女人、痛苦的孩童還有燒焦的鬼面,五只手握著諸般鮮血淋漓的刑具,正饑渴的看向槐詩。

    好像在思考著如何招待這位客人一樣,令槐詩的心理源源不斷地升起了濃厚的危機感。

    “這就是你的救兵?”

    他低下頭,看著指甲尖兒上夾著的莫蘭多殘骸,好奇地問:“不介紹一下嗎?”

    “你死定了,小子……腐爛之夢里的掠食者被你驚動啦,嘿嘿嘿黑……”

    莫蘭多緩緩愈合的獨眼里,充盈著嘲弄和刻毒的光彩,“哪怕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東西,但你絕對會淪落到比我凄慘千萬倍的處境,在這個求死不能的地獄里,你會祈禱世界終結的那一天早日到來……”

    嘎嘣。

    槐詩的手指不小心用了點力氣,將他攔腰捏斷了,緊接著,融化的鐵漿滴落,覆蓋了他獰笑的面孔,令他猙獰的神情呆滯起來。

    “雖然我不知道自己的下場會怎么樣啦,但我不覺得……他們會有閑心來理你……”

    槐詩的動作麻利,小心地將一根根超小型的祭祀刀戳入了他的身體之中,將他死死地固定在了漸漸凝固的鐵漿中。

    再然后,一層層的在外面糊上了迅速凝結的鐵片,迅速地搓成一個圓溜溜的鐵蛋。

    “你最好祈禱我待會兒能夠贏,而且還能想起來回頭找你,否則的話……”

    在最后一塊鐵板蓋上去之前,槐詩咧嘴,沖著他微笑道別:“否則的話,就一個人在這里面里呆一輩子吧。”

    崩。

    在莫蘭多的尖叫里,兩塊鐵片合攏,直接焊死。

    最后,被槐詩甩到了腳下去,再跺了兩腳,看不見什么蹤影了。

    看來這個棺材做的很成功。

    真希望使用的人能夠給自己好評。

    “接下來——”

    巴哈姆特緩緩抬起山巒巨首,還顧著四周的敵人們,愉快的咧嘴:

    “——讓我們開始吧。”

    話音未落,祂的雙翅驟然展開,遮天蔽日的雙翼掀起狂亂的颶風,拉扯著他的身體沖上天空。

    緊接著,又再次像是星辰墜落一般的砸下。

    拉扯著那一張好像毛毯成精了的血色魔鬼魚落在了深坑之中,抬起腳掌踩落,禹步!

    一腳正好踩在了它三條血肉糾纏而成的尾巴根之上,幾乎完全踩扁了。一聲高亢凄厲的尖鳴擴散開來。

    扭曲血肉所組成的毛毯裝怪物迅速的抽搐起來,無數血水噴射而出,緊接著,它猛然翹起了身體,在敞開的腹部中張開了好幾只巨大的口器,從其中探出了一根根粗壯的觸手,纏繞在了槐詩的身體之上。

    緊接著,瘋狂地抽取起巴哈姆特的鮮血。

    前提是它口器上那些鋒銳的吸盤能夠突破槐詩身上的鱗片和下面堪比裝甲的鋼化皮膚的話。

    自然是,卵用都沒有!

    槐詩直接抬起爪子,抓住了一根觸手,然后嘶鳴的往外拽。

    祂倒要看看,這個倒霉玩意兒的舌頭能夠伸出多長。

    實際上還真的挺長。

    槐詩足足拽了好幾公里出來都沒有拽完,好像還能再繼續拽,只不過祂已經沒有了耐心,煩躁的一把將撲在身上的血肉毯子扯下來,然后粗暴地扯著舌頭,將它捆成了厚厚一捆。

    幾乎捆不上。

    它太厚了。

    槐詩抬起腳,往下狠狠地踩了兩腳之后,終于壓出了足夠的空隙,猛然扯進了血肉觸手,然后麻利地打了個死結。

    這下看起來就順眼多了。

    就是一張好像兇案現場不斷滴血的毛毯而已。

    不顧纏繞在自己周圍的那些黑云一樣的蝗群,槐詩直接拔出苦痛之錘,對準了腳下面踩穩了的毛毯。

    掄起來。

    八十!

    苦痛之錘興奮咆哮,瘋狂地抽取著這地獄中無處不在的痛苦,背后的火焰噴出數百米高,呼嘯著砸落的時候,便煥發出令人瞠目結舌的熾熱光焰。

    轟!

    大地巨震,颶風席卷。

    毛毯精發出鬼叫。

    槐詩再砸了一錘,它就再一次的鬼叫了起來,好像是中間還捆了一只大號慘叫雞似的。

    很快,慘叫的聲音就再也不見,變成了一團死不了的爛泥。

    槐詩深吸了一口氣,融化的金屬蒸汽化作海嘯,轟鳴著飛出,在大地上燒出了長達數百里的熔巖之河。

    在恐怖的高熱之下,血肉模糊的撲食者就哀鳴著焚燒起來。

    整挺好。

    槐詩抬起爪子,擦了擦額頭上并不存在的汗水,感覺到周圍亮堂了許多。

    然后,就看到遠處呆滯在原地的其他怪物們。

    目瞪口呆的看著祂。

    又看了看祂腳下燃燒的肉泥。

    再看了一眼祂。

    好像在搞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

    為什么外面來的鬼東西竟然會比自己還要兇殘?

    很快,無數蠕動的陰魂驟然一震,麻利的掉頭,迅速分解,開始化整為零,變成散落的白斑,鉆進土里消失不見。

    跑了。

    而三足觸手怪卻慢了一步。

    它沒有自己同伴在跑路時的天賦異稟。

    畢竟目標實在太過龐大,剛剛挪動了一下身體,就察覺到三臉魔物看過來的六道冰冷眼神,尷尬地停在原地,哆嗦了一下。

    回頭看向槐詩。

    準備鼓舞勇氣發起沖鋒。

    然后,它就看到,龐大的終末之龍緩緩地舒展這身體,好像熱身完畢了一樣,身軀再度開始了膨脹。

    瘋狂地抽取著此處的深淵沉淀,腐爛之夢里的苦痛精髓,昭告萬物毀滅的終末之龍縱聲咆哮。

    在嘶吼聲里,巨響自從槐詩的軀殼中迸發。

    那是骨骼增長和摩擦時所迸發的雷鳴,伴隨著心臟的轟然跳動,燃燒之血化作海潮,在這一具迅速膨脹的軀殼里回蕩,充盈……

    在祂的手掌之中,原本燃燒的那一攤毛毯怪悄無聲息地被雷霆和火焰所分解,化作了飛灰。

    噩夢中積蓄了千萬年的力量盡數被巴哈姆特所吞吃,化作了新生的血和骨,肉與鱗,徹底成為了祂身體的一部分。

    一倍,然后又一倍,再一倍!

    直到令承載祂的大地都發出了哀鳴,那毫不講道理的生長速度才緩緩地停止。

    死寂中,祂低下頭,端詳著面前兩個呆滯的捕食者。

    咧嘴微笑。

    他發現,自己又可以成長快樂了……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大地棋牌怎么玩 体彩顶呱刮下载 今日河南22选五开奖22 2018欧冠决赛 北京赛车pk10网址 琼崖海南麻将从哪下 普尔家庭资产配置图 15选5专家* 血战四川麻将下载 黑龙江11选五走势图500 平特一肖950088论坛 皇家棋牌上线了 加拿大西部快乐8 大港股份股票最新消 手机挂机项目 qq四川麻将血战到底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