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母慈子孝
    九十一年前,堪稱諸界浩劫的動蕩中,謀求自身影響力更進一步的牧場主和謀求自身更進一步的腐夢女王一拍即合,雙方結成了永世盟約。

    而同盟的保證就在于,雙方在迷離境交合十六年之后所誕下的子嗣。

    嚴格來說,這一場交易是腐夢女王占了便宜才對。

    畢竟掌握著鏡界和夢界的雙重威權,哪怕強大如牧場主這樣恐怖的存在,某些時候也需要她的幫助。

    恰如手握良機卻沒有本錢的大小伙子投入了富婆的懷抱,關了燈閉著眼耕耘了一宿,犧牲了不值得一提的尊嚴,給大家帶來了快樂之后,腳步虛浮的扛著錢離去。

    想到這里,槐詩悚然驚覺:某種程度上來說,牧場主竟然也算得上是自己的前輩了?

    他趕忙掐斷了這一截思緒。

    不能再想下去了……

    反正,在牧場主和腐夢締結永世盟約之后,鏡界的通行權就對至富樂土和歸凈之民中的放牧者開放了,令牧場主得以無孔不入的在現境施加影響力。

    這是一步絕妙的好棋。

    從那時候開始起,祂就變成所有深淵存在中對現境影響最為深遠的存在。

    經過天文會保守的評估,僅僅這九十年以來,祂就在現景獲取到了百分之十六的歪曲度。

    弱肉強食的野獸法則在文明世界里大行其道,甚至被某些蠢貨奉為圭臬,渾然不知當自己將別人視作食物時,自己的生命、財產乃至靈魂都在漸漸地變成別人的盤中餐。

    牧場主付出了如此豐富的收獲,所付出的代價自然不薄。

    重點在于祂和腐夢所誕下的孩子。

    倘若只是輕描淡寫的‘奉獻幾條染色體’,也不過得花個五六十塊的營養費而已。這種便宜玩意兒生多少個祂都不心疼,說不定平時閑著沒事兒還當零嘴兒吃著玩。

    可腐夢的野心太過龐大了。

    否則不至于除了這唯一一個孩子之外,其他的子嗣盡數夭折,甚至絕大多數直接變成死胎。

    不知道牧場主究竟付出了什么樣的代價,那個孩子可以說還沒睜眼,就已經板上釘釘的注定會成為未來的深淵統治者之一。

    可倘若只是統治者的話根本不至于令人這么大驚小怪。

    關鍵在于,在未曾誕生之前,祂就已經成為了‘存世余孽’。

    在天文會的公開資料中,也只有寥寥幾句提到過相關的信息,絕大多數人恐怕都會以為這是什么深淵里的厲害頭銜,但實際上遠遠不止如此。

    槐詩從烏鴉那里聽聞過它的本質。

    這一頭銜所指的是哪怕在怪物搖籃一樣的地獄中也能稱之為恐怖的存在。

    ——舊世界所存留下來的余孽。

    那是需要一整個世界迎來破滅、隕落、化為地獄,墜入最深處之后,從最幽邃和混沌的深淵之底所誕生的災難結晶。

    一個來自地獄最深處的巧合,純粹惡意的嘲弄與玩笑。

    在祂誕生的瞬間,就成為了舊世界最后的幸存者。

    曾經整個世界的命運都將寄托在祂的身上,僅僅是祂的存在,就相當于和曾經整個世界的命運等重。

    而地獄的深度對祂而言毫無意義,整個深淵都將是祂的樂土。

    在誕生的瞬間,就被賦予了近乎無限的成長潛力。倘若放任不管的話,甚至有成長為毀滅要素的可能。

    祂的存在,便是對現境的巨大威脅。

    腐夢女王費盡心機所誕下的,便是這樣的恐怖怪胎。

    可是誰都沒想到,祂竟然會最先自食其果……

    而且這一天竟然會這么快。

    九十年,對于人類來說可能是漫長的一生,可對地獄中的存在而言可能只是匆匆一眨眼,一個發育周期都不到。

    僅僅九十年,祂便已經將腐夢逼迫到了這種程度——甚至為了活命,不惜舍棄了鏡界的威權,狼狽出逃,身受重創,乃至現在,被依舊不曾飽足的孩子追上……敲骨吸髓。

    “孩子長大了,到了叛逆期,不是很正常么?”

    在從槐詩口中聽聞了始末之后,別西卜的反應倒是頗為淡定,好像原本就應該這樣才對,平靜的厲害。

    “在地獄里可沒有現境的壽命限制,對于統治者這樣的存在而言,已經近乎與永生了……子嗣對祂們而言根本毫無意義,你覺得,腐夢為何如此渴求子嗣呢?”

    深淵里可沒有母愛這種說法,或許真的是有愛存在的,但深淵之愛卻和人類之愛截然不同。

    而腐夢女王在諸多統治者之中也并非是以仁愛出名,倒不如說完全相反,是出了名喜歡玩弄獵物的毒婦。

    這樣的存在,真的有母愛這種東西么?

    槐詩用腳后跟思考都能得出答案。

    聯想到烏鴉對腐夢的評價之后,內心一個隱約的猜測已經呼之欲出。

    恐怕腐夢生這個孩子的目的也未必單純吧?

    作為烏鴉口中群里最丟人的傻逼,所有統治者中最菜的存在……腐夢女王這么做的原因簡直太簡單了。

    受限于自身的極限。

    想要誕下更勝于自己的子嗣,然后……

    不論是吞吃也好,使用儀式融合也罷,甚至是獻祭、拿去做交易都不會有任何的手軟和猶豫。

    可惜,機關算盡,卻沒有預料到‘存世余孽’的成長力竟然會如此的夸張。

    以及,最重要的那一點——祂的孩子打算的和祂一樣。

    于是理所當然的迎來了慘烈的翻船事故。

    這么多年大風大浪都茍過來的腐夢女王被自己的血裔和子嗣逼迫到了這種境地。簡直就好像苦熬一輩子臨老退休還要賣房賣血出去打工給不肖兒孫償還賭債一樣的可憐可悲。

    如今迎來這樣的結局自然沒什么好說的。

    槐詩更好奇的是,在這個過程中黃金黎明又起了什么樣的角色?

    反正不管怎么樣,那群壞逼都不是來做好事的。

    但這又跟他淮海路小佩奇有什么關系呢?

    都已經涉及了存世余孽了,像他這種只能在夢里重拳出擊的貨色怕不是剛睜開眼睛就被打回原形,然后隨便什么東西過來踩一腳就涼個徹底。

    還是找個地方歇著吧。

    “不用擔心,天文會還沒菜到要靠你翻盤的程度呢。”

    別西卜蹲在他的狗腿上安慰:“接下來恐怕也沒你什么事兒了——恐怕本來就是送你進來當個保險,如果這一次要干腐夢的話,你還能混點輸出。現在就老老實實的看熱鬧,等待救援吧。”

    “我還打算整個活兒呢,怎么連這個機會都不給我的!”

    槐詩不快地嘖了一聲,其實心里也松了口氣。

    黃金黎明那群深淵死宅的套路太深了,老實說真讓他上,他可能還會有點心虛。這回用不到他了,他自然樂得劃水摸魚。

    當天文會的工具人就這點好,既然組織安排了,那一定就會安排到底,起碼安全性還是會有所保障的。

    況且他已經撈到了《蠅王》,這一趟不虧。

    接下來只要安安心心地待在這里,看別西卜的小電視放映就能坐等大佬們把剩下的事情收拾完畢。

    還能再在履歷上水上一筆。

    面子里子都有了。

    血賺。

    “你看,要開始了。”

    鋼鐵之書的投影前方,別西卜忽然發出聲音。

    .

    .

    就在存世余孽,那一棵倒懸巨樹自鏡中破界而出的瞬間,群星號驟然劇烈的震動起來。

    無數火光自龐大的列車之中噴涌而出。

    自噩夢的粘稠泥漿里,無數列車的模塊轟然運行,艙板迅速地分裂,緊接著,一座座龐大的煉金設備自封存的隔間之中升起,沿著導軌呼嘯而出,自劇烈的運行中迅速地拼合至一處。

    散落在列車各處的集裝箱在瞬間分崩離析,一層層沉重的炮身在千百只機械之手的拼裝之下迅速拓展延伸,粗暴地接入了列車的動力艙之中。

    緊接著,將庫存中足夠把好幾個群星號都炸上天的源質燃料盡數抽取一空,自反應爐中噴涌出的恐怖熱量被源源不斷地轉化為狂暴的電流。

    在炮膛之中,亮起了宛如烈日的暴虐光芒。

    焚風席卷,瞬間擴散向四面八方。

    粗暴的散熱方式幾乎讓整個群星號的溫度上升到三十度以上,局部的區域甚至在高溫之中徹底燒化,鋼鐵蒸發。

    忍受著深淵噩夢的不斷侵蝕,隱藏在群星號中的偃師終于發起了反攻。

    瞬間,伴隨著鋼鐵被強行撕裂的轟鳴,沉重的炮身就從群星號中穿刺而出。

    足足有5000MM的恐怖口徑對準了近在咫尺的雙螺旋巨柱。

    炮彈裝填。

    來自大宗師精心鑄就的遺物級武器,被冠以‘朱庇特’之名的毀滅武裝在十六重電磁加速之下劇烈的震蕩著,外殼的金屬迅速蒸發剝落,展露出其中那一團凝結成實質的恐怖電光。

    只可惜……如此龐大的戰爭武器縱然威力龐大,可所耗費的時間依舊太過漫長了。

    哪怕只有短短的三四秒。

    也足夠近在咫尺的瑪瑟斯做出反應。

    嘲弄地瞥了一眼籠中的徒勞反抗,他抬起手,虛握。

    瞬間,炮口前方的雙螺旋巨柱開始飛快的增殖。整個深淵血系所構成的密儀在迅速地增強,生長,甚至延伸出了一只大手,粗暴地向著炮身拉扯而出。

    緊接著,有好像水瓶被摔碎的聲音擴散。

    啪。

    一聲輕響,從瑪瑟斯背后響起。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股市行情 快乐双彩技巧 七位数规则及中奖说明 2019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定位走势 股票收费微信群 河南泳坛夺金今天 广东26选5最新开奖结果 股票数据怎么看 天津十一选五一定牛预测 51策略赢 山西11选5号码走势 极速快三大小单双经验 浙江省十一选五一定牛助于 广西11选5现在走势图 大发快三的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