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四百二十八章 驚喜(感謝書友20190610150114812的盟主)
    與此同時,刺痛所有人耳膜的是來自統治者的最后悲鳴。

    無數粘稠的噩夢瘋狂的向四周穿刺而出,簡直像是磁流體在磁鐵的吸引之下所展現出的把戲。

    但那些鋒銳的尖刺在凝固的瞬間,便從盡頭開始迅速浮現出灰白,寸寸斷裂,化作了飛灰。

    只剩下正中那一團不斷蠕動著想要從根系之間逃走的粘液狀噩夢。

    死亡已經到來了。

    腐爛之夢已經快要被倒懸巨樹吃光了。

    所有人都能夠想象到可樂快要被吸管喝空時的咕嚕聲在如何快樂的在杯中回蕩。

    存世余孽的無數枯枝之間,泛起了一聲聲嬰兒歡快的笑語,感覺到了飽足和幸福,并向自己的母親發出了感激的聲音。

    在那一瞬,不知不覺……那龐大的倒懸巨樹的最后一部分已經離開了鏡界的邊緣。

    在甜美的進食中渾然忘我的離開了安全的區域。

    為了撿起地上不斷出現的糖果,沒有察覺到自己已經越走越遠,離開了安全的搖籃,走入了險惡的虎穴。

    不,應該說,當祂懷揣著輕蔑之意無視了周圍這群凡物的那一瞬間,便注定了自身接下來的慘烈境遇。

    “壯哉吾血!”

    瑪瑟斯展開雙臂,高聲頌唱,漫天懸浮的扭曲水晶煥發出熾熱的光芒,灑落恩賜。

    定律框架·雙螺旋。

    這是由創造主精心編織而成的世界改造工具,在巧思和學識的交織之下足以改天換地的絕妙密儀。

    隨著瑪瑟斯的全力主持,所有映照而來的大群之主頓時發出嘶吼轟鳴,來自深淵的災厄奇跡降臨在了祂們的身上,化作血色的火焰,令他們的力量迅速向上暴漲攀升。

    一張張骨白色的面具覆蓋在了祂們詭異的面孔之上,到最后,一道血色的光環升起。

    而與此同時,一切非屬于深淵血系的生物盡數感受到了這個世界對于自己的深切惡意和壓制。空氣都變得堅硬如鐵,無法呼吸。而沸騰的鮮血開始出現失控和異化的狀況,不得不全力壓制。

    狀況不妙。

    葉戈爾的投影抬起眼眸,“深空軍團立刻準備火力壓制,虹橋傳輸還沒好么!”

    “晚了!”

    瑪瑟斯咧嘴,冷笑。

    回頭凝視著已經進入囚籠之中的存世余孽。

    在準備了如此漫長時光之后,耗費了多少心血,制訂了多少計劃,終于,收獲的時……

    轟!

    凄厲的嘶鳴聲驟然迸發,刺耳的聲音像是刀鋒刮擦在耳膜之上,令他的笑容驟然僵硬了一瞬。

    就在那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了噩夢翻涌的模樣。

    好像被十萬個太陽同時點燃、加熱,煮沸,無數痛苦的氣泡從苦痛的夢境之中迅速升起,爆裂,向著世間傳達來自地獄中的引擎轟鳴。

    光。

    有光亮起,自黑暗中。

    一閃而逝!

    下一瞬,黑暗開辟,恰如圣人面前的海水那樣向著兩側驚恐的倒卷而出。而在噩夢的海洋里,威嚴龐大的身影駕馭著光焰之翼,在浩蕩的轟鳴中沖天而起。

    從腐爛之夢里,破腹而出!

    那是極盡世間一切鋒銳與莊嚴的猙獰輪廓,以千錘百煉的鋼鐵自災厄之火中所打造出的莊嚴面孔。

    源質的狂熱光焰自巨人的雙目之中迸射而出,就在他的后背上,四十六道深度引擎迸射出輝煌的金色光芒,恰似展開的羽翼那樣。

    從噩夢的最深處,向上升起。

    他在這混亂的海洋之上展露出自身的模樣,在所有人都未曾預料到的瞬間,如鐵風雷火那樣馳騁而至。

    緊接著,上勾拳!

    伴隨著深度引擎的噴射,三百二十一米高的審判機裝·冥府巨人迅速地回旋著,一腳踐踏在了腐夢的臭臉之上。

    鐵拳緊握,覆蓋著高周波震動的慘白虛影,向著上空毫無瑕疵的搗出!

    在這蓄勢許久的鐵拳正前方,一切都好像泡影一樣迅速地分崩離析。

    空氣在哀鳴著坍縮,形成一道道驚恐的電流向著四周擴散。

    倒懸巨樹劇烈的震動。

    刺耳的嬰兒啼哭聲從樹冠之間擴散開來。

    而一道慘烈的縫隙已經隨著轟鳴,從根系之上延伸而至,崩裂開了一道龐大的豁口,一滴滴粘稠的樹液從其中滴落下來,落在墨綠色的裝甲之上,化作了猛毒,可緊接著,又被源質裝甲輕蔑的無視在外。

    “沒想到吧,媽媽給你生了個弟弟!”

    冥府巨人緩緩地踏步,從噩夢中走出,伸手,扯住了倒懸巨樹的龐大根系。

    低頭端詳著面前的存世余孽,莊嚴的鐵面湊近了,發出鋼鐵摩擦的沙啞聲音:“意不意外,驚不驚喜呀,歐——尼——醬!”

    眼睛一眨,老母雞變鴨。

    別說是黃金黎明和天文會,哪怕是存世余孽都沒有想到過會忽然跳出來一個小野種和自己分遺產,可看這王八蛋腳踩腐夢的樣子就知道肯定不是親的……就算是親的,誰說就不能吃了?

    天性之中的戾氣被激發的瞬間,無數根系纏繞而至,令槐詩周身虛空中的斥力護甲發出了一聲聲尖銳的哀鳴。

    可緊接著,冥府巨人就拔出了腰間沉重的握柄,源質灌輸,熾熱的光芒自其中涌動而出,自兩段迅速的延伸。

    一端鋒銳如長矛,而另一端的盡頭光芒卻不可思議的彎曲成了弧度,形成了古怪的彎鉤。

    那是一柄權杖……

    ——牧者之杖!

    當隨著槐詩雙手握緊,猛然舉起權杖,將它向前刺出的時候,鋒銳的杖尾就深深地楔進了存世余孽的根系之中,穿透了龐大的樹根,自另一端貫穿而出。

    簡直好像是熱刀切蠟,足以無視一切凡物攻擊的驅趕被牧者之杖干脆利落的貫穿。

    審判。

    奧西里斯圣痕的固有天賦——對一切地獄生物造成百分之百的傷害,不可削弱,不可豁免,不可阻擋。

    冥府巨人咆哮,牧者之杖抽出,橫掃,幾乎彎曲成環的杖首便升起無數鐵光,像是牽引著鋼鐵的風暴一樣,橫掃而過。

    龐大的樹干之上瞬間浮現出一道慘烈的縫隙,無數樹皮木岔飛迸。

    展露出奧西里斯墨綠色的面孔。

    還有眼瞳中盛怒的光焰。

    那一瞬,瑪瑟斯終于恍然大悟。

    “奧西里斯……歐頓你這個家伙……不,是蠅王吧?”他冷聲反問,“如此執著嗎,蠅王!”

    “站在那里,瑪瑟斯,不要動,不要走——”

    沙啞的聲音從鋼鐵巨人的軀殼之中迸發,帶著積蓄了百年的盛怒與悲憤,別西卜放聲咆哮:

    “——今天我就送你們親媽上天!”

    猛然一拳,掙開了近在咫尺的存世余孽,奧西里斯向著瑪瑟斯狂奔而出,背后的深度引擎迸發光焰,將他宛如炮彈那瘋狂推進,撞破了一層層雙螺旋密儀的界限。

    瑪瑟斯面無表情的抬手。

    于是便有兩道戰場之上的龐大黑影驟然化作一道電光,回到了群星號之上,阻攔在了奧西里斯之前。

    奧西里斯咆哮。

    因為槐詩在怒吼,他感覺自己被點燃了,被那些存留在冥府巨人之中的悲涼、痛苦和憤怒所吞沒。

    在看到瑪瑟斯的瞬間。

    他張口,縱聲嘶吼。

    在奧西里斯的面目之上,兩道熾熱的光芒自從眼瞳之中噴薄而出,瞬間,燒化了一個大群之主的臉,在骨白色面具上留下了一道慘烈的傷痕。

    緊接著,自疾馳的推進之中,好像本能那樣的操控著身后的光翼,槐詩手中的牧者之杖掄起,對準了那個最接近的大群之主,橫掃。

    杖首如鐵錘那樣敲打在了它酷似獅子一樣的頭顱上,令它的顱骨迸發出一聲破裂的哀鳴。

    而在瞬間的恍惚里,眼前的冥府巨人已經消失不見。

    靈巧的轉身,出現在了它的背后,牧者之杖頭也不回地向后刺出,鋒銳的杖尾貫穿了大群之主的龐大軀殼。

    審判!

    光焰迸發,天平的虛影驟然從奧西里斯的頭頂升起,一端盛放著它被貫穿的心臟,一端盛放著一支羽毛。

    天平在瞬間失去平衡,大群之主的心臟因自身的罪孽和地獄災厄而迅速下沉,隨之而來的便是自從牧者之杖中噴出的光焰,彈指間將它焚燒殆盡。

    而所有散佚的源質都被奧西里斯右臂上的鱷首盾牌盡數吞吃,鱷魚的雙目放出一陣紅光,而槐詩卻看到奧西里斯的能源顯示上竟然再度漲了半格!

    自驚喜之中,他看到霧氣中的另一個大群之主驟然向自己撲來。

    在那一條宛如裹尸布一般臟兮兮的巨布之下,蠕動的慘白霧氣被束縛成了人形,手握著兩柄虛幻的刀鋒,速度迅捷如電。

    而奧西里斯空余的左手再度從腰間拔出另一柄短杖,源質灌輸,瞬間三支宛如連枷一般的短棍從其上凝聚成形,被源質之索拉扯著,向前揮灑而出。

    在接觸到霧氣的瞬間,短棍之上便迸射出了一陣幽光,宛如無形巨口,瞬間撕裂了霧氣和破碎的裹尸布,輕而易舉地將詭異的大群之主攔腰抽斷!

    哀鳴聲迸發,白霧中灑出血雨,潑灑向了四面八方。

    染遍猩紅的奧西里斯自血和霧沖出,輪廓猙獰,牧者之杖破空轟鳴,向著瑪瑟斯砸落!

    別西卜在怒吼:“給爺死!!!”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甘肃11选5 真准网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北京11选五走势图一定 排列五第五位振幅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查 非公开发行股票是利好吗 泛亚电子竞技英雄时时乐 广东11选五杀号 今日股票市大盘 福建省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微信加拿大28群号 黄金股票 时时彩软件博彩之星 11选5云南 中石化股票行情走势 黑龙江三十六选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