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生命的誕生
    簡直荒謬的好像夢一樣。

    雖然如今為槐詩所準備的是最高規格的全境模擬,可這樣的數量依舊太過夸張了。

    往日再怎么杰出的測試者,能夠從其中所展開的分歧充其量也就十幾條而已。哪里會有人像是他一樣,幾乎每一天都在新的分支之間游走呢

    “倘若沒有一丁點古怪的地方,難道會被命運之書選中么”

    烏鴉平靜的說:“繼續,加大力度,不要停。”

    “必須停止。”

    k搖頭:“這已經不是san值歸零的程度了,就算能夠撐到最后,槐詩的人格恐怕也要被無窮盡的分支消磨殆盡,他的靈魂承受不了這么龐大的壓力。”

    “不,他能。”

    烏鴉直勾勾地看著他,一字一頓的告訴他:“他是我親手選中的契約者只是這種程度的折磨而已,對于他而言,不值一提。”

    k無言以對,抬起手,將面前的把手一拉到底。

    而天球虛影之中,沉浸在無數事象分支里的少年發出痛苦的咆哮。

    好像在同一瞬間變成了數十個、上百個、千萬個自己,同一時刻里沉浸在無數變化的人生之中。

    足以將任何超算燒成廢鐵的洪流吞沒了他的靈魂,拉扯著他,向下墜落,落入了每一條瘋狂擴展的分支之中。

    看到了、體會了、見證了千萬個自己。

    千萬個槐詩。

    放棄了理想的槐詩,犧牲理想的槐詩,成為了大提琴手的槐詩,成為了調律師的槐詩,成為了敗類的槐詩,成為了圣人的槐詩,成為了恐怖分子的槐詩,成為了救世主的槐詩

    在這連焚燒和凌遲都難以比擬的輪回痛楚之中,他感覺自己即將分裂。

    自一為眾。

    即將崩裂的靈魂將會被無窮盡的可能性拉扯著,化為千萬縷不同的側面,再難拼合。

    可在那一瞬間,瘋狂擴展的事象分支戛然而止。

    陷入了卡頓。

    并非是接下來再無可能性存留。

    而是被某種近乎荒謬,近乎不可能存在的離奇分支所阻攔,隔斷,無法再向下繼續模擬和推演。

    就好像在警告他們。

    到此為止。

    因為這便是最后了。

    緊接著,無窮盡的黑暗和烈光從其中流露而出,將千萬分支盡數覆蓋。

    在最終分支傳來的影像里,那個佇立在深淵中的背影似是察覺到了來自遠方的窺探,在黑暗中,一雙眼瞳緩緩抬起,向著此處看了過來。

    就好像是故事里的角色竟然阻止了書頁的翻動,抬起頭來,端詳著面前的幾位讀者那樣。

    似是微笑。

    “你們還真是有夠無聊啊”

    伴隨著嘴唇無聲的開闔,如有實質的低沉聲音回蕩在了所有人的耳邊。

    緊接著,那個人影屈起了手指,隨意的彈出。

    萬象天球的運轉戛然而止。

    隔著遙遠的時光,他輕而易舉的撥開了這一份來自過去和虛無中的窺探,而最終的分支悄無聲息的重新隱入了混沌之中。

    只在驚鴻一瞥中留下了一個莊嚴肅冷的側影。

    “那是什么”

    漫長的死寂之中,d僵硬地抬起頭。

    “那也是槐詩。”

    烏鴉輕聲嘆息:“我最不想看到的槐詩。”

    破碎的聲音驟然響起。

    隨之那一根手指的彈出,好像有無形的引力迸發那樣,掙脫了所有的桎梏,拉扯著所有從槐詩身上延伸出的事項分支收縮,合攏,再度重疊,合眾為一

    那些虛無的未來盡數坍塌消散,重新歸于了一點。

    恍惚中,槐詩在踏步向前。

    好像拖拽著什么難以言喻的沉重之物那樣,拉扯著自己千萬個自己,令那些分裂的幻影重新歸于一處。

    每向前一步,便越發的輕松,到最后,仿佛飛奔那樣馳騁在無盡的光和暗中,俯瞰著腳下那龐大的樹形圖,穿梭在每一個未來的可能之中。

    從分裂再到合并,可這一次卻好像有了什么不同。

    他的靈魂順暢地運轉在虛無的世界之中,忘記了恐懼和不安,過去和未來,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也忘記究竟是誰。

    在拋去那些礙事的負累之后,只剩下純粹的精髓。

    將一切無關緊要的東西都剝離而出之后,就連靈魂的存在都變得無關緊要,只剩下了一個渺小到極致的源點。

    下一瞬間,龐大的萬象天球陡然一震。

    一個全新的架空分支驟然出現,拉扯著槐詩的本質,落入其中。

    光芒吞沒了他。

    或許是午后的陽光刺痛了槐詩的眼睛,他下意識地抬起手,擋在眼前。

    等他環顧四周的時候,便聽見遠方的峽谷之中奔流而下的瀑布轟鳴。

    有清新的風從遠方吹來,夾雜著草木的清香,水汽中隱約還有一些硫磺的味道。

    向前走一段路,便能夠看到遠處亂石之中沸騰的溫泉,而背后的綠茵好像一直要延伸到視線的盡頭那樣。

    槐詩扛著自己的旅行背包,恍然不知自己究竟身在何處。

    “驚呆了吧”

    在他身旁,路過的年輕男性旅人露出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歡迎來到黃石公園,朋友,美洲歡迎你。”

    美洲黃石

    好像有什么東西在自己的心中跳動著。

    他在恍惚之中漸漸明悟。

    是了,這里是美洲沒錯,他來到了這里風景最美妙的地方。

    忘記回憶起自己的目的,他扛起背包,本能的沿著道路向前,環顧著遠處平滑如鏡的湖泊。

    在天光的映照之下湖底色彩斑斕的巖石將湖水渲染的無比絢麗,碎散的水光映照在槐詩的臉上。

    他彎下腰,洗了一把臉,聽見遠方飛鳥清脆的鳴叫聲。

    一只美洲牡鹿從遠處的叢林中警覺的抬起頭,看了一眼槐詩,便轉身奔跑著離去,越過了洶涌的大河,匯聚在了鹿群之中,重歸安寧。

    火紅色的狐貍從綠草中探出頭來,看著槐詩,叫了兩聲之后,又消失在了密林里。

    清新的風里,好像能夠聽見萬物生長的聲音。

    槐詩忍不住露出笑容,沿著公路繼續向前,和旅人們擦肩而過,對照著手里的地圖,最終,停留在一家咖啡廳門外。

    在這個慵懶的午后,柔和的陽光將靜謐的咖啡廳渲染成一片燦燦的金黃。

    在吧臺之后,蒼老的店長正抽著煙,與一位雍容的女客閑聊著,而好像在哪里見到過的店員則熱情地招呼著槐詩坐下,遞上了菜單。

    “一杯美式,謝謝。”

    槐詩端詳菜單片刻之后說。

    “美式咖啡的話,要不要再配一點牛角包”年輕的男性店員推薦道:“剛出爐的,還熱著。”

    槐詩想了想,點頭。

    就在店員轉身的時候又喊住了他:“請等一下。”

    “嗯”店員愉快地回過頭來:“客人還有什么需要么”

    “請再來一份紅茶。”

    思索片刻之后,槐詩說道:“牛角包等一下再上,我我”卡殼許久之后,他莫名的恍然領悟,抬頭說:

    “我在等一位朋友的到來。”

    店員的笑容越發愉快起來:“那可再好不過了。”

    很快,一杯咖啡放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吧臺后面,店員擦拭著手里的咖啡壺,似是隨意的問道:“客人是第一次來黃石嗎這么年輕,一個人來,真是稀罕啊。”

    “因為以前和人約好了啊。”

    在這宛如夢境一般恍惚的世界里,槐詩平靜的回答:“我和人約好了,要一起來黃石旅行。”

    “朋友嗎”店員變得好奇起來:“恕我冒昧,請問是男士還是女士呢”

    “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槐詩笑著,毫無掩飾地說出了內心之中的話:“很長時間不見,她應該長高了一些吧”

    “名字呢”雍容的女客問:“那位孩子的名字叫什么”

    “莉莉,她的名字叫做莉莉。”

    槐詩的心中不斷涌現回憶,輕聲呢喃:“她還有另外一個注冊名,叫做海拉,雖然這一個名字會讓人覺得害怕但熟悉了之后就會知道,她只是在害怕別人而已,那不是真正的她。”

    “年齡呢”蒼老的店長回過頭來,抽著煙,端詳著面前的少年:“我想,她一定和你差不多大。”

    “這個就很難說清了。”

    槐詩感慨:“當時她跟我說她只有四歲大,可我覺得,過了這么久,她一定成長了吧不過,我還是覺得,她應該比我稍微年輕一點,像是我的妹妹一樣。”

    “聽起來是位溫柔的女士啊。”老人頷首感嘆。

    “是啊,她好像總覺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好,總是有點怯生生,但實際上沒有人會討厭她。”槐詩說,“不過我覺得,她一定比我見到的樣子更堅強吧她是那種有勇氣的人,所差的是一點微不足道的鼓舞和支持而已。”

    雍容的夫人沉吟了許久,輕聲問:“這么長時間不見,你覺得她會有什么變化嗎”

    “或許有吧”

    槐詩想了想,認真的說:“一定比以前長得更高了一點,頭發或許會稍微長一些,或許人也會成熟一些。只要努力一點的話,沒有什么能夠難得住她的事情吧現在的她一定不需要依靠任何人都可以很好的活下去了。”

    “你不期望她依賴你么”老店長好奇地問道:“不期望她永遠留在你的身邊”

    “那就太殘酷了吧”

    槐詩搖頭:“那樣的話,我還算得上她的朋友嗎就算離開了我,她也應該能夠在這個世界上有所作為才對。這才是一個朋友應該期盼的吧”

    “是啊,沒錯。”

    老店長欣慰地笑起來:“你果然是最好的朋友了,槐詩。”

    “過獎啦。”槐詩不好意思的擺手。

    “說起來,她長什么樣子”好奇的店員湊上來,“漂亮么”

    “那是當然啊。”槐詩頷首,“以前就很好看,現在一定更勝以往。”

    “約好了穿什么樣的衣服過來了嗎”

    店員喋喋不休的問道:“要我說,白裙子很好看,遮陽帽和墨鏡可以搭配一下高跟涼鞋朋友你喜歡嗎要不要絲襪黑色白色肉色長度有要求嗎還有”

    啪

    柜臺下面,忽然傳來了碰撞的聲音。

    店員的表情抽搐了一下,笑容變得艱難起來,縮著脖子被老店長推開了。

    “這是您的茶。”

    穩重的老店長微笑著端上了托盤,茶壺,茶杯,還有兩份點心。

    “那么,祝您旅途愉快,槐詩先生。”

    他后退了一步,充滿祝福的頷首:“也祝賀您和您的朋友可以再度相逢,在下便不再打擾了。”

    目送著那位雍容的夫人離去之后,老店長轉身走進的后廚之中。

    寂靜的店面中,只剩下了槐詩一個人靜靜的等待。

    許久,許久。

    他聽見了門口處響起的清脆鈴聲,有人推門而入。

    隔著午后窗外照進來的璀璨陽光,槐詩看到了那一張熟悉的臉頰。

    明明經歷了如此漫長的分別和旅程,可眼瞳之中的神采卻如同往年那樣,純凈得好像海洋。

    好像有一些變化,又好像沒有。

    她長高了一點,頭發也變長了一點,神態也端莊沉穩了許多,和槐詩想象的一樣堅強,擁有勇氣。

    面容姣好,更勝往昔。

    環顧四周之后,終于察覺到槐詩的所在。

    她愣了一下,摘下了頭上巨大的遮陽帽,有些不安的握在手中,端詳著他的面孔,欲言又止。

    直到槐詩露出笑容。

    “莉莉。”他輕聲說,“好久不見。”

    “嗯。”

    少女端詳著面前久違的少年,用力的點頭

    明明內心之中如此的激動和愉快,明明告訴過自己很多次要鎮定下來,可卻不知為何,忽然很想哭出來。

    在午后的陽光下,久別的少女流著淚,向面前的友人露出微笑:

    “好久不見,槐詩先生。”

    這就是相隔漫長時光之后的再度重逢。

    在這靜謐而美好的午后,他們坐在一處,彼此歡談,分享著彼此分別之后的遭遇,那些坎坷和無奈,成就和喜悅。

    切實的感受到了彼此的存在。

    如此美好。

    隨著時光漸漸的流逝,在泛起的困倦之中,他們彼此依靠著,沉沉睡去。

    不再恐懼分別和離去。

    而是微笑著迎接明天的到來。

    “他成功了”

    萬象天球之外,三位創造主凝視著這一切,為此獻上掌聲與喝彩。

    時隔四百年之后,這一份由槐詩親手從過去的記錄中所挽回的奇跡,經歷了漫長的引導和孕育之后,終于再度由槐詩的描述而賦予了實質的形態,重歸與人類的世界之中。

    通過槐詩的見證得到了命運之書的修訂,真正的從事象的精魂化為人類。

    自此之后,她便和過去再無任何關聯,不必再游走于虛無的記錄和幻影之中。而是像所有人一樣,自由的行走在天空之下。

    以人類的姿態,開啟自己的嶄新人生。

    這便是生命的誕生。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广东26选5开奖数据 内蒙古11选5分布走势图 下载贵阳微乐麻将 海南体彩4 1规律图 刮刮乐中25万需交税多少 手机版天津11选5走势图 辉煌棋牌靠谱吗 最新股票行情大盘走 新快乐朴克3开奖结果 刮刮乐批发多少钱一张 江西多乐彩 刮刮乐369中奖图片 浙江6+1中三个号多少钱 手机兼职赚钱一单一结 福建11选5乐选 大嘴填大坑下载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