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五百零二章 算賬
    這幾天,槐詩穩坐不動,任由外面的風聲發酵,但實際上真正奔走的人卻是林中小屋。

    靠著自己這一張安全無害的面孔,他混跡在各個社團之間,早已經搞清楚究竟是哪幾個家伙真正在里面攪事情,名單都寫好了。

    之前槐詩不動,是因為哪怕事態平息,也依舊會有禍根隱藏下來。

    還不如等徹底發酵完畢之后,釜底抽薪,撤去濤濤洪流之后,自然就知道游泳的人里誰沒有穿褲子了。

    到時候一網成擒,可比留下什么首尾還要費心簡單的多。

    既然手里有了他們拿著自己的名義到處造謠和為非作歹的證據,槐詩也絕地不會心軟。

    一般來說,只要這一份名單交給了校務處,甚至不用他自己動手,學校自己就會給他一個交代。說不定到時候還是副校長下手,不管是不是自己人,他殺起來一樣痛快。肯定會給槐詩一個滿意的答復。

    但殺雞儆猴和把猴子全殺了可是完全不一樣的效果,還有不知道多少連帶關系者在里面呢。

    事情做絕了對他又沒有什么好處——鬧得再大,也只不過是讓他們退學而已,還不如捏著這些人的把柄更有利用價值一些。

    忽然不知道自己的思維方式漸漸艾晴化,槐詩走著路,哼著歌,就差吃著小火鍋的,就這樣找上了第一家社團。

    象牙之塔短跑運動會。

    再然后,看到遍地狼藉,一片呻吟和哀嚎的聲音。

    好像有哥斯拉席卷而過那樣,大門破爛,里面的運動器材東倒西歪,還有好幾個學生正鼻青臉腫的躺在椅子和瑜伽墊上哀嚎。

    “臥槽,怎么回事兒?”

    林十九探頭一看,嚇了一跳,頓時拉著槐詩就要跑路:“老師快走,他們這是要栽贓我們啊!”

    依舊是林家小十九的天生作奸犯科的本能。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這群家伙恐怕是故意弄成這個樣子,想要陷害他們的!

    可沒等他們走出去,就聽見門外傳來一個悲憤的聲音:

    “你們這群家伙太過分了!”

    一個撐著拐杖,胳膊和腿還打著石膏的魁梧學生艱難走進來,看到槐詩和林十九之后,頓時勃然大怒。

    緊接著,委屈的眼淚都流出來:

    “不是都已經打過一遍了么!怎么還要再打一次的!”

    “啥玩意兒?”

    槐詩愣在原地,難以置信:“打過了?我什么時候打過了?”

    “所以你就還是覺得一遍不解氣還要再來一遍是吧!”

    社長咬牙切齒,最后又悲憤的甩掉拐杖,躺在地上大字攤平了:“你們打吧,我信錯了人,做錯了事,是不會求饒的!”

    林十九的表情抽搐起來:“等等,我們今天……”

    他剛想說不是來打人的,可他摸了摸自己口袋里沉甸甸的武器,沒好意思說出口。

    另外幾個社員連忙忍痛爬起來,將社長從地上攙扶起來,悲憤的看著他們,最后又無奈的挺身而出:“社長已經不行了,你們要出氣,就來打我吧!”

    為什么搞得我們像是壞人一樣啊!

    林十九大怒,正準備說話,卻被槐詩按住肩膀。

    槐詩當然看得出來這幾個人的傷勢不是為了訛人自己下的手,而且下手的人也頗為有分寸,只是打斷的手腳而已。

    “槐詩老師請你放心,我們既然輸了,那便愿賭服輸。”

    社長推開了幾個社員,走上前來:“我們短跑會也是有骨氣在的,不會一錯再錯,明天我們就會公開向你們道歉,澄清誤會。如果您不放心,我們再簽一次道歉信也沒有關系。”

    槐詩和林十九面面相覷。

    所以說,確實是有人預先來過了?

    還逼著他們答應了公開道歉,寫了道歉的文書簽了名?

    “剛剛是誰來找你們的?”

    林十九脫口問道。

    第二家,籃球社、第三家,辯論俱樂部、第四家演講同好會……一直到第九家的象牙之塔環境保護協會為止。

    統統被人打上了門去,好一點的只打斷了一根胳膊,或者一條腿,糟一點的干脆腰都給打著了。反正有校醫室在,只要不死,怎么都救的回來,無非是臥床休息一個月而已。

    統統逼迫他們公開道歉,并手寫了道歉信簽名之后,揚長而去。

    一人一劍,一個二階升華者,在短短半天之內,連破了九家社團,又馬不停蹄的奔向了最后一家。

    海釣俱樂部。

    純血者們校內社團中頗為著名的頂尖存在,畢竟家里要是連游艇都沒有,海釣這種東西自然玩不起來。

    這一次,終于有人敢攔在她的面前。

    “原緣!你難道就真要這么過分么!”

    勃然大怒的摩根從休息室里沖出來,來到大門之前,怒視著一劍把大門都劈成粉碎的少女:“還是說,你們原家是對我們呼嘯者家族有什么意見?”

    原緣撐著幾乎到自己肩膀的山君巨劍,依舊不失儀態,神情一如既往的嚴謹端莊。

    “不要輕易的把家族掛在嘴邊,摩根。”

    她平靜的說:“因為我能代表家族,而你,不能。

    倘若我今天代表原家來到這里,那么就一定會砍掉你的頭,你應該慶幸才對。”

    “哈!好大的威風!原家真是好氣派!”

    摩根怒急而笑:“好,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把我這個海釣俱樂部平了,到時候,你得罪的可不止我一個!”

    “同樣——”

    在虎哮聲中,山君巨劍被原緣平舉而起,隔著中間空空洞洞的大門,對準了摩根隱隱發白的臉。

    她說:“你得罪的人,也不止是我一個。”

    劍刃在瞬間迸發怒吼,可緊接著,戛然而止。

    一柄匕首從門口突兀的浮現,抬起,針尖對麥芒,竟然穩穩的頂住了山君的劍刃。緊接著,在匕首之后,宛如美洲牛仔一樣的帶著卷氈帽的中年男人從空氣中走出。

    海釣俱樂部的指導老師終于匆匆趕來,阻止了原緣在自己的指導社團里動武。

    “冷靜一點,原小姐。”

    中年人雅各布說:“有什么事情不是談話能夠解決的呢?我相信,坐下來談,總有一個讓人滿意的結果。”

    “結果?”

    原緣想了想,歪頭說:“公開道歉,道歉信,再斷一只手就可以了——”

    她看了一眼摩根,告訴他:“我想要左手。”

    “原緣,不要多管閑事,想要討還公道也輪不到你!”摩根暴怒,“怎么,你看上小白臉想要倒——”

    他還沒有說完,就有一線電光呼嘯而至。

    快到雅各布竟然都沒有反應過來。

    雷霆乍響。

    伴隨著轟鳴聲的擴散,懸停在摩根鼻子前面的銳利槍鋒才顯露出真容——沉重而華麗的三叉戟被少年握在手中。

    正好遞到了摩根的嘴邊。

    只要他一張口,就能品嘗到鐵的味道。

    “摩根,再讓我聽見從你嘴里說出一個和我堂姐有關的臟字來,就準備你的舌頭道別吧。”

    少年微笑著,輕聲下達了結論。

    在社保局中積累了累累殺氣的原照,哪怕平時在家里會被自己堂姐吊起來打,但倘若論及殺人的本事和技藝,原緣是根本比不上他從大表哥那里攢來的經驗值的。

    況且,第一次胡作非為,哪里有原照這種慣犯來的爽利?

    他終究是跟來了。

    哪怕是再怎么不想給槐詩這個家伙出頭,他也不可能放任自己的堂姐被這些家伙欺負吧?

    “況且……”

    他向后看了一眼,“正主這不是已經來了么?”

    就在海釣俱樂部的大門之外,道路的盡頭,一輛自行車驟然浮現蹤影,緊接著掀起風聲,緊隨而至。

    在門口,利索的剎車。

    差點把車后座上的林中小屋摔下來。

    “咱就不能打個車么老師?”林十九揉著屁股問。

    “廢話,你才多大年紀就開始鋪張浪費了,能省一點是一點,勤儉持家才是道理。況且還鍛煉了身體,不好么!”

    汽車的年輕人震聲反駁,抬起頭,看向了宛如莊園一般的龐大的海釣俱樂部,還有門口處的景象,點了點頭。

    “喲,都在吶。”

    氣氛越發的凝重,絲毫沒有因為他的到來輕松半點。

    這令槐詩開始懷疑那群沙雕網友——不是說講話最后帶個吶就能夠和現在的小孩兒打成一片么?怎么就不管用了?

    “大家都吃了嗎?”

    槐詩撐起自行車,習慣性的問了一句之后,也不等他們回應,伸手,拍了拍原緣的肩膀:“謝謝你啦。”

    原緣愣了一下,有些慌亂的別過了視線。

    至于原照……沒看到!

    他的視線落在了摩根的臉上,忍不住捏了捏下巴,露出微笑。

    摩根的臉色隱約白了一下,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雅各布擋在了他前面,針鋒相對的凝視著槐詩的眼睛,明知故問:“請問槐詩老師有何貴干?海釣俱樂部不歡迎無關者探訪。您難道是過來注冊會員的?”

    “可惜我家沒有船啊,也不太會釣魚——況且,釣起來也太麻煩了,我比較喜歡用炸的。”

    說著,槐詩的手里無中生有的搓出了一個圓溜溜的炸彈,在指尖打轉,時而變成一個正方形,時而變成一個二十面體。好像面團一樣搓扁揉圓,捏成了一個栩栩如生的中指,正對著雅各布。

    最后,又隨著槐詩手掌的合攏,足夠將門前炸上天的炸藥瞬間化作源質,潰散無蹤。

    寂靜里,有人終于松了口氣。

    卻聽見了槐詩冷漠的聲音。

    “我來這里,有兩件事。”

    他說,“第一件事,是因為這些日子以來,在我的教室和我的學生之間,發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他凝視著面前的雅各布,似笑非笑的問:“請問您有沒有什么頭緒?”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赛车pk10永久稳赢技巧 海南4十1历史开奖记录 手机网上赚钱app 世界著名赌场有哪些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号码 怎么买平特稳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温州麻将胡牌牌型 体彩十一运夺金十一选5规则 宁夏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南宁配资 辽宁35选7综合版 百分百平特一肖买法 聚宏鑫配资 天津快乐10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