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天啟預報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喚龍笛(感謝時間覆蓋的記憶的盟主)
    當電梯門關上之后,寂靜的地下圖書館中,有飛鳥的幻影從天而降。

    飄忽的像是夢境那樣。

    “你不應該嚇唬他。”

    烏鴉踩在矩陣中隨便一本記錄上,低頭看向羅素,神情嚴肅起來:“我勸他接受你的邀請,不是為了讓你恐嚇我的契約者。”

    漫長的沉默后,羅素終于長出了一口氣,無奈的聳肩:“我沒想過嚇他……實際上,反而是他嚇到我了。”

    他停頓了一下,抬頭,問:”他真的通過了萬象天球最高規格的篩選?”

    “比最高規格還要更高一些。”

    烏鴉說:“六萬例測試之中,他通過了五萬七千例,有三千例被判定為失敗,并不是因為他失敗了,而是因為他不愿意犧牲除了自己之外的人——羅素,你應該明白這樣的成績究竟代表什么。”

    “前所未有,是吧?”羅素嘆氣,“所以,你總要體諒一下我衰老的心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像您一樣。”

    “我能理解。”烏鴉的語氣未曾緩和:“但是這和我們說好的不一樣。”

    “如果他平平無奇……不,如果他但凡有那么一點不可造就的樣子,我就會順水推舟的放棄掉,視而不見,充耳不聞。但既然事有可為,那我就不能放任他野蠻生長。”

    羅素說:“我不認為我的打算太過殘酷。相反,那是因為你對他太溫柔了,不是嗎?”

    說著,他抬起眼眸,凝視著頂穹之上的飛鳥,眉毛挑起:“這是出才乎我預料之外的一點,我以為你會比我還要更激進一些——”

    “哈哈哈,我只是一個軟弱無助又可憐的女人而已,你是不是對我的誤解太深了點?”

    “或許。”

    羅素無所謂的收回視線:“我不認為我的安排是錯誤的。”

    “確實稱不上錯誤,反而十分妥帖,但你總不能無視他的想法。”烏鴉說:“我希望你能夠作為老師去引導他,而不是通過脅迫建立關系——我的契約者可不是那種喜歡乖乖就范的人,相信我,總會有一點預料之外的事情在等待著你。”

    “我已經看到了。”

    回憶起‘戰爭與和平’真的像是貓兒一樣在槐詩懷里喵喵叫的樣子,羅素的神情就變得分外復雜。

    “他的才能或許比我想象的還要可怕一些,說真的,我有點后悔,總感覺自己在試圖養一只無法馴服的怪物。”

    他停頓了一下,猶豫起來,陷入沉思:“為了防患于未然,要不還是干掉他吧?”

    “啊哈哈,你可以試一下。”

    烏鴉笑了起來。

    “玩笑玩笑,現在的人怎么連個玩笑都開不起呢?”

    羅素無奈的搖頭,神情愁苦起來:“好吧,我會認真考慮你的建議的。這一點請你放心,我畢竟還算是個教育家,總不至于連帶個學生都搞砸。”

    “所以呢——”烏鴉問,“你打算怎么辦?”

    “我想想。”

    羅素沉思許久,認真說道:“東夏不是這么說的么?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

    說著說著,他發現烏鴉的樣子古怪了起來。

    “怎么了?”

    “咳咳,實不相瞞……“

    烏鴉清了清嗓子,震聲宣布:“這些我都試過了!”

    那樣子得意又驕傲,好像在炫耀著什么一樣。

    ——迫害契約者,我可是專業的!

    “……”

    沉默總是突如其來。

    羅素錯愕的看著她,許久,還是難掩震驚:“你怎么這么缺德的?”

    烏鴉尷尬的移開了視線。

    “……”

    又沉默了好一會兒,羅素好奇的問:“爽么?”

    “那可真是……”

    烏鴉哈哈一笑,抬起頭仰望天花板,并沒有回答。

    雖然早已經失去的良心雖然在隱隱作痛,但她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真是爽死了!

    .

    .

    第二天開始,第一天正式進入教研室還準備低調做人的槐詩,頂著一夜沒睡的兩個黑眼圈,在昏昏欲睡中迎來了自己在象牙之塔的第一張職位調整通知。

    由依舊面無表情的副校長在例會開始之后,第一時間宣布。

    因為原本校長辦公室秘書拉瑪奴金先生被委任為深淵新校區的二期工程負責人,不日即將離開學校本部進行為期一年的出差公務。

    所以,在他回來之前,校長辦公室秘書的職位將暫時由我們其中一位幸運的群友擔任。

    ——那么,大家猜猜這個人是誰呢?

    早在副校長說完前半句的時候,槐詩就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然后生無可戀的槐詩,在副校長冷漠眼神中迎來了那個絲毫沒有出乎預料的結果。

    是你!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就這樣,在掌聲中,進入教研室的第一天,槐詩就成為了校長辦公室的秘書。

    還是個男秘書。

    這樣的機遇,何其罕見又珍貴。一個新人,一個月內一步躍升為校長的心腹,副校長的心腹……大患,哪怕教職沒有過任何的調整,但給領導開車和倒茶的人誰又敢有絲毫的小看呢?

    安東老教授的手都快要把槐詩的肩膀拍腫了。

    一臉欣慰,感覺小伙子沒有辜負自己的期望,并表示一定要好好干,再創新高如何如何。

    槐詩只能全程保持麻木,以避免想到自己未來悲慘的時光就忍不住淚如雨下。

    眼眶都紅了。

    還只能說自己是感動的。

    他不是沒有想過要跑路,但卻沒有想到,當時棋差一招如今卻滿盤皆輸。

    他跑得了,房子跑不了啊!

    就算是拿著錘子砸破了地下室的門,把烏鴉叫出來,她也只會用‘不也挺好嘛’、‘都是好事兒’來糊弄他。

    這里面要沒有她在摻和,槐詩敢把自己的眼珠子摳出來當燈泡給小十九踩了玩。

    這個世界如此冷漠,只有懷里的貓貓和眼前的學生有點溫度。

    槐詩忍不住仰天長嘆。

    一個不注意,手就摸到了原緣的頭上,和懷里的貓一樣揉來揉去。等反應過來他才發現:原緣已經徹底陷入了呆滯,只有腦門燙的要命。

    快要宕機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為了掩飾失態,槐詩只能順手將貓塞進原緣的懷里,咳嗽了兩聲之后,囑咐她要好好練琴,一路飛快溜走。

    直奔校長辦公室。

    槐詩倒要看看,這老王八今天能想出什么辦法來折騰自己!

    他今天就是從象牙之塔里跳出去,摔死在深淵里,也絕對不會向那個老王八蛋再低頭!

    十分鐘后,槐詩喜氣洋洋的從辦公室里的門出來,臨走之前還不忘十分感激的回頭對羅素點頭哈腰,憨厚一笑。

    “謝謝校長,校長真好!”

    誰敢反對羅素校長,他就砸爆誰的狗頭!

    .

    .

    在十分鐘之前,槐詩怒氣沖沖的走進羅素的辦公室里。

    聽見的第一句話是:“我說小槐啊,我記得你是少司命吧?”

    槐詩正準備冷笑一聲,反問他一句‘是又如何’的時候,便看到專心批改文書的校長抬起頭說道:

    “那這樣的話,學校的喚龍笛借你用一用吧。”

    槐詩的冷笑還沒有來得及擠出來,就僵硬在臉上,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啥?”

    “喚龍笛啊。”

    好似一位敦厚長者一樣慈祥的摘下了眼睛,羅素一臉困惑的問:“你難道沒有聽過嗎?”

    就是因為聽過槐詩才嚇得快要哆嗦起來了。

    喚龍笛雖然稱呼是笛,但卻沒有名字聽上去那么小巧玲瓏。

    反而足足有四五層樓那么高,深埋在學院的底層,幾和象牙之塔銜接在一處。本質上來說,那是完全由密儀和無數昂貴的儀器組成的‘神跡刻印’。

    據說只要一旦奏響的話,結合‘悼亡者’的神跡刻印,以及搭配大量的源質祭品,就能夠從深淵中隨時召喚出一支龍血軍團來為使用者效命。

    這些傳承深淵龍血的生物基本上都是冠戴者級的恐怖大能,平日里基本上都在各處地獄獨來獨往,唯有這一份傳承自遠古的契約才能夠令他們甘愿集結在一處,低頭效令。

    這種堪稱戰爭武器一樣的東西,一直以來都是被封存在學院的最深處,雖然流言眾多,但是卻沒有幾個人能夠確定那些令人瞠目結舌的傳言究竟有幾分可信度。

    但刨除作為戰爭武器的能力以外,喚龍笛本身也是如今全境最為頂尖的六座‘深淵探鏡’之一,僅次于天文會在邊境最盡頭所締造的那一座哈勃探鏡。

    同時,也具備著象牙之塔所有的深淵權限,能夠隨意的將自身的訊號送至任何和象牙之塔有過接觸并且簽訂了契約的大群之中。

    簡單來說,除了一鍵召喚打手好哥哥之外,它還具備著全世界最大的地獄望遠鏡和最頂級的傳聲筒的功能。

    如果能夠使用它的檢索模式,槐詩就能夠直接省去大量的時間,從象牙之塔的資料庫和海量契約書中尋找到和自身圣痕最為匹配的深淵族裔。

    進而跨越了從無到有的最大困難。

    到時候,只要對方愿意響應,大家兩邊商量好了招募的條件、契約和待遇之外,槐詩就能夠從今天開始起培養屬于自己的深淵大群了!

    “一個鐘頭未免有點短了。”

    羅素現場寫批條,抬頭問:“兩個鐘頭夠么?”

    “夠了夠了!”

    槐詩捧著批條,笑得合不攏嘴,好像一個在赤道幾內亞每天只能在深夜苦學黑木耳種植技術的小尼格忽然撿到了一張通往歐洲的直達船票一樣。

    看到了充滿輝煌的未來。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