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穿越小說 > 掌歡 > 第314章 有那么一點點羨慕
    駱櫻眼淚一下子止住了,甚至連傷心都瞬間少了幾分“三妹,你……你千萬不要如此……”

    像三妹一樣養面首嗎?

    她根本無法想象這樣的事。百度搜索筆趣閣文學網,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駱玥挽住駱櫻的手“大姐,我覺得三姐說得有道理——”

    “四妹!”駱櫻與駱晴齊齊震驚。

    駱玥納悶“怎么了?”

    駱櫻剩下的傷心又忘了兩分,反握住駱玥的手,鄭重道“四妹,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活法,適合三妹的不一定適合你……”

    可不能學著三妹養面首。

    駱晴更是憂心忡忡,當著駱笙的面有些話不好說,暗下決心回頭好好教導一下小妹。

    “三妹,今日多謝你了,我想回房歇一歇。”駱櫻強打精神道謝。

    “大姐去歇著吧。”駱笙語氣溫和,“退婚的相關書紙暫且留在我這兒保管,那些鞋襪之類大姐處理吧。”

    駱櫻點點頭,繞過屏風走到桌案旁。

    案上靜靜擺著衣帽鞋襪等物,俱是她一針一線制成。

    駱櫻伸手拂過這些物件,神色復雜難言,最后緩緩收回手,輕聲道“丟掉就好。”

    說罷,快步走了。

    駱晴與駱玥對視一眼,不由看向駱笙。

    “我看大姐今日需要安靜一下,二姐與四妹暫時不要過去了,給她一些獨處時間。”

    姐妹二人點頭。

    出了花廳,駱晴拉了駱玥一下,正色道“四妹,你最近的想法有些危險。”

    “想法?”駱玥一時沒反應過來。

    駱晴聲音放低“四妹,你該不會對三妹養面首心生羨慕吧?”

    駱玥眨眨眼“不能悄悄羨慕一下嗎?三姐想養面首養面首,想養鵝養鵝,都不喜歡了還能養別的,過得快活又肆意,這誰不羨慕啊?

    駱晴一滯。百度搜索筆趣閣文學網,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居然覺得四妹說得有一點道理。

    不行,她不能被四妹帶歪了!

    調整一下心態,二姑娘恢復了嚴肅表情“不能這么想,三妹是父親最疼愛的女兒,父親會為三妹解決那些麻煩,卻不會為我們如此——”

    駱玥噗嗤一笑“二姐,你別亂擔心了,這個我還是明白的。”

    她也只是悄悄羨慕一下,卻從沒想過活成三姐那樣。

    這世上,只有一個肆意飛揚的駱姑娘。

    還好,這個肆意飛揚的駱姑娘是她姐姐,才能在陶家欺上門來時關門打狗,而不會為了那些狗屁規矩委屈自己人。

    駱玥駐足回眸,看一眼離開的院子,微微揚起唇角。

    駱笙還在花廳里,懶懶喊了一聲蔻兒。

    “姑娘有什么吩咐?”蔻兒想一想送客的紅豆,心中有些失落。

    她明明比紅豆會說話咧,姑娘又偏心。

    “這些日子多留意大姑娘那邊,要是有人約大姑娘出去,及時來報。”

    “姑娘放心,婢子一定盯緊了。”

    第一大丫鬟的位子總不能讓紅豆一個人坐,她資質也不差呀。

    正被蔻兒暗暗嫉妒的紅豆大姐兒把陶夫人送到大門外,冷著臉道“陶夫人慢走。”

    陶夫人面無表情上了馬車。

    紅豆對著馬車離開的方向啐了一口“呸,落井下石的玩意兒!”

    坐進馬車的陶夫人看不到這一切,心頭有種塵埃落定的放松。

    無論如何,這門糟心的親事總算退了。

    雖說把那狗屁退親緣由落到了紙面上,可正如那臭丫頭所說,又不會當皇榜公之于眾,不過是給對方一個安慰罷了。

    能退親,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聘禮——陶夫人嘆口氣。

    因為是抬頭娶婦,為了顯出陶家的誠意聘禮可比尋常情況下重多了,如今退不回來說不心疼是假的。

    可也沒辦法,男方主動退婚須放棄聘禮,這是規矩世情。

    權當是破財消災了。

    陶夫人這般想著,腳步輕快下了馬車。

    陶府到了。

    “陶夫人,您看事情已經結束了,小婦人就回去了。”媒婆笑道。

    陶夫人一看媒婆那張臉,登時想起駱笙把媒婆當成她的事,剛剛舒緩的心情登時又不好了。

    她知道那小賤人是故意的,可還是生氣,完全不想再看到媒婆這張臉。

    “辛苦了。”陶夫人不冷不熱說了一句。

    媒婆等了等,不見陶夫人有給賞錢的意思,只好失望走了。

    等走到無人處,媒婆撇了撇嘴,嘀咕道“這是收不回聘禮窮瘋了吧,連點辛苦錢都舍不得給了。”

    盡管她沒出什么力,可畢竟跑腿了,這個時間去說媒還能賺點謝媒錢呢。

    不過——媒婆抬手摸了摸臉上褶子,心情又好起來。

    能被人認成貴夫人,也算挽回一點損失吧。

    陶夫人回到屋中,吩咐婆子“打發人去衙門跟老爺說一聲,今日要辦的事成了。”

    老爺還懸著心呢,只是不好出面。

    婆子領命而去。

    一名丫鬟奉上茶水,陶夫人接過來抿了一口,心中還是有些不得勁兒。

    盡管順利退了親,可在駱府受到的羞辱歷歷在目,一時半會兒哪能咽下這口氣。

    她等著駱府家敗人亡的那一天,等到那臭丫頭被發賣或送去教坊司時說不得要去送一送。

    一盞茶未喝完,就走進來一名十八九歲的青年。

    “大郎怎么來了?”見是長子,陶夫人不由露出溫和的笑。

    今年秋闈長子榜上有名,已經是舉人身份,等到開春要是高中,退親的風波也過了,正好給長子尋一門好親事。

    這般年輕的進士可是鳳毛麟角。

    看著出色的兒子,陶夫人心中郁氣稍減。

    “母親,您去駱府退親了?”

    “嗯。”聽長子提起這個,陶夫人不由皺眉。

    退親是她和老爺商議的,還未對兒子說。

    陶大公子臉色發白“您為何沒有告訴我?”

    陶夫人抿了口茶,語氣淡了“你好好讀書,備戰春闈,操心這種事做什么?”

    “退了么?”陶大公子白著臉問。

    “退了。”

    陶大公子后退一步,臉色更加難看“定下幾年的親事忽然就退了,您,您好歹對兒子說一聲啊!”

    “大郎,駱府的事你難道不知道?”

    “兒子知道,可是——”

    陶夫人冷下臉“沒什么可是。才名遠播的林二公子你總該認得吧,仔細想想他無法入仕是因為什么。”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