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十二章 挖機
    一萬塊錢在現代社會能夠干什么?

    在殷市市中心買二十分之一的廁所?

    去洗浴中心連加三天的鐘?

    買一房間的韭菜盒子并躺在其中?

    昨天李昂對附身鬼說的話里面有一句是真的,他真的有在做家庭教師的兼職,而且由于李昂的成績擺在那里,這份兼職的酬勞還不低。

    只不過,殷市終究是共和國的經濟中心,國際金融、航運、貿易、科技創新名城,消費甚高,百物皆貴,居大不易,

    兼職的工資,僅僅能支付房租、水電、網費以及日常開銷,稍微多花一點,就有可能陷入赤字危機。

    平時,李昂買捆掛面都恨不得把一元錢鋼镚掰成兩半使,陡然得到萬余元現金,那自然得好好規劃計算。

    打開淘寶,開始購物。

    cqb防彈戰術馬甲,防刺手套,防破片護目鏡,內置護膝純黑戰術褲,戰術靴,強光手電,防狼噴霧,防狼電擊器,無縫鋼管,野營手斧,冷鋼小劍魚折刀,射釘槍,帆船用高強度牽引繩,空油桶,包括小型沖壓機在內的各類機床,包括燒瓶酒精燈在內的初中實驗室實驗器材,銅料,木材,化學肥料,摩托車配件減震管....

    購買這些東西使用的都是不同的淘寶賬號,郵寄的地址也分布在殷市的各個角落,所有物件零零散散加在一起,剛好能把一萬塊錢花完。

    在等待物品郵寄過來的這幾天里,李昂也沒閑著,本著有棗沒棗打三桿子的精神,在互聯網上搜索殷市本地的都市傳說。

    玩家只有完成任務才能獲得獎勵,而觸發任務的最好辦法,就是實地考察,親自去接觸那些驚悚靈異的真實事件。

    什么夜半三更在公寓樓走廊里響起的詭異笑聲,出租屋墻壁里滲出來的綠色粘液,獨居男生枕頭下每天出現的綿長發絲。

    這幾天李昂走訪了許多靈異事件的發生地址,可惜一無所獲,也不知道是因為這些事件純屬虛構,還是已經被其他玩家解決。

    對此李昂也有一種困惑,殺場游戲發展至今,到底是靈異事件圍繞玩家產生,還是靈異事件隨機產生,并吸引玩家。

    如果是前者那還好說,如果是后者那可就糟糕了——天知道有多少靈異事件已經發生,而且沒有被玩家或者國家機器發現.....

    這其中的受害者數目,將會是一個恐怖的數字.....

    最終,李昂來到了殷市所有都市傳說的最中心——錢華路。

    這條道路位于殷市中心人民廣場區域,是殷市這座最繁華的商業街之一。

    上世紀初,這條街道被圈入法租界,興建起大規模的、帶有濃厚法蘭西格調的高級住宅區。隨著十月革命爆發,從北方逃難至此的沙俄貴族在此開設了崇尚法國文化的高檔店鋪。

    風云變幻,世事變遷,如今的錢華路依舊保留有奢華典雅的情調,傳承百年的古老建筑,與現代化國際頂級奢侈品商店融為一體,構造出世界級的商業街。

    簡單來講,錢華路寸土寸金。

    錢華路隔壁街道,商城頂層,咖啡廳內,李昂端著杯店里最便宜的咖啡,坐在靠窗的位置,一邊看著手機里的新聞視頻,一邊隔著層玻璃,眺望下方的錢華路。

    那條路的兩端已經放置了警戒標識物,兩側街道的店鋪門窗緊閉,閑散人員一個不剩統統疏散,街面上只剩下穿著橘黃色制服的維修人員與消防車輛。

    “昨日下午3時許,錢華路一燃氣管道發生泄漏事故,維修人員赴現場搶修,交警和消防部門也對相應路段采取臨時封鎖,并對燃氣路面進行噴水稀釋措施。”

    “截至目前,泄漏險情基本得到控制,路段解除封鎖的具體時間仍需等待消防部門的進一步通知。”

    燃氣管道泄漏?騙鬼呢。

    李昂搖了搖頭,錢華路兩側要么是大型商城,要么是世界五百強總部,要么是國際知名奢侈品店鋪,說這條街是日進斗金的聚寶盆都不為過。

    有錢能使鬼推磨,要真是消防任務,恐怕現在早就在經濟與行政的雙重壓力下,迅速解決危機,解封道路。

    封了這么久而且還沒有任何要解封的意思,那就只可能與超凡力量有關....

    李昂抿了口咖啡,看著錢華路上那些“維修人員”商量了一陣,然后開來了一輛.....超大型旋挖鉆機。

    這種鉆機質量至少在百噸以上,鉆孔直徑1至2.5米,鉆孔深度可達100米,一般用于高速公路、鐵路橋梁的特大橋樁。

    而現在,巨無霸鉆機轉動著履帶,肆無忌憚地開上了商業街路面,待維修人員埋設好護筒之后,鉆頭輕輕接觸混凝土地面,轟鳴著開始旋轉挖掘。

    一米,兩米....

    鉆頭緩緩下墜,噪音橫穿街道,地面的震動向四周蔓延,李昂放在桌上的咖啡泛起漣漪。

    四十米,六十米,八十米.....

    燃氣管道肯定不可能埋這么深,他們在挖什么?

    李昂悄然戴上墨鏡,順手將貓眼塞入眼眶。

    加了一點的感知屬性,配合視覺敏銳的貓眼,足以讓李昂逐幀觀察維修人員們的一舉一動。

    轟!

    逐步下沉的鉆頭突然停滯,旋轉鉆機里的駕駛員丁真嗣嚇了一跳。

    年方二十的丁真嗣,是“挖掘機技術哪家強”的齊魯省蘭翔技校的優秀畢業生,能用數控機床插花,用挖掘機的鏟子炒菜,用手扶式拖拉機開出F1跑車的漂移效果。

    他身經百戰,如果共和國有高達部隊的話,丁真嗣絕對能成為金牌駕駛員。

    但現在,丁真嗣握著旋轉鉆機的控制柄,有些手足無措,

    “鉆頭到底了嗎?!”從駕駛室頂部垂下來的對講機里,傳來了同事的聲音。

    “沒有!”丁真嗣接過對講機,說道:“好像是卡鉆了!我們應該用小沖擊鉆錐將鉆錐周圍的鉆錐清除,然后再把鉆錐提出來....”

    話音未落,又是一聲巨響從地底傳來。

    轟!

    八十米深的地下,一股巨力拽動著鉆頭,磅礴力量沿著伸縮式鉆桿傳遞,竟使地表之上,百噸有余的巨型旋挖鉆猛地翹起,如同電影慢動作一般,向前緩緩傾倒。

    周遭的維修人員瞠目結舌,眼睜睜看著鉆機整個倒了下去。

    百噸重量砸在地面,轟鳴聲震耳欲聾,塵土漫天飛揚。

    旋挖鉆機的鋼筋鐵骨扭曲變形,被震得七暈八素的丁真嗣靠著求生本能,爬出玻璃盡碎的駕駛室,跌倒在地。

    旁邊維修人員急忙上前將他拖走,向后撤退。

    傾倒在地的旋挖鉆機,還有大部分鉆桿留在地下,隨著第三聲巨響從地底傳來,噴涂著紅色顏料的綿長鉆桿,竟然被硬生生拽入地面,消失不見!

    就好像.....地底的某個東西,因為被打擾而生氣了一樣....

    咖啡廳內,聽到巨響的青年男女們紛紛湊到玻璃窗旁,對著煙塵彌漫的錢華路指指點點,拍攝視頻。

    隱藏在人群中的李昂收回了視線,將桌上咖啡一飲而盡,下樓離去。

    不管錢華路地底深處的,到底是什么東西,都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惹得起的。

    打怪要一級一級打,任務要一個一個做,好高騖遠只會死的更快。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上期算出下期平码公式 银行理财产品有风险吗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吉林快3形态走势图 正规理财平台2017 内蒙古11选5快开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彩开奖结果 湖南体育赛车开奖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和值表 秒速飞艇开奖号码地址58_nf 融胜配资 新天药业股票 黑龙江省p62结果近50期 十大模拟炒股软件 体彩海南4十1玩法 北京pk拾开奖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