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二十三章 僧人
    接下來幾天,李昂一直在測試【腺體刺激法——腎上腺】這項技能的具體強度。

    他平時的生理機能,大概和一般水平的職業運動員差不多,而在注射完腎上腺素之后,他的運動水平可以堪比國家一級運動員,乃至沖擊世界級競賽的冠軍。

    換句話說,只要使用這項技能,李昂就能達到全人類生理機能的頂峰。

    當然副作用也極為嚴重就是了,全身發抖,呼吸不暢,雙眼充血,由內而外沁出的大量冷汗,心跳劇烈加速乃至心律失常,胃里傳來的強烈嘔吐感,以及堪比把頭塞進水磨機的恐怖頭痛。

    好在,這些副作用仍在李昂的承受范圍之內——他很早之前就學習了包括美利堅中情局《庫巴克審訊手冊》在內的情報機構審訊指南書,

    并在自己身上試驗了許多刑訊逼供技巧,相比起那些恐怖酷刑,腎上腺激素帶來的副作用就跟清風拂面差不多。

    而且經歷了這次的擊殺黑僵,李昂也認識到突擊步槍等現代化輕武器,并不一定能對殺場游戲當中的各類怪物造成有效傷害。

    還得上反器材狙擊步槍、反坦克單兵火箭筒、軍用噴火器、迫擊炮、榴彈炮、芥子氣....

    李昂喜好小制作不假,但他動手能力再強,也不可能躲在自家客廳,在絲毫不被官方監察系統注意到的情況下,徒手擼出許多重武器。

    “要是我在黑非洲就好了,別說軍用火焰噴射器,就算M388火箭筒我都能做出來。”

    李昂這樣想道。

    所謂M388火箭筒,指的是二戰之后北約聯盟為了提防蘇維埃坦克的鋼鐵洪流侵襲,而研發出的火箭筒,

    這號火箭筒雖然是用來打坦克的,但它既沒有裝穿甲彈,也沒裝破甲彈,更沒裝碎甲彈,

    它裝填的是,最高可達250噸TNT當量的微型輕量核彈,其最大射程可達4公里之遠。

    最騷的地方是,M388火箭筒輕量核彈彈頭的輻射半徑,超出其射程....

    也就是說,使用者在發射炮彈的時候,就必須做好當場暴斃,與敵人同歸于盡的準備。

    我殺我自己。

    能搓出核彈頭絕對不是李昂吹逼,土質核武器的制作工藝其實相當簡單,如果不是海關監管部門給力,恐怕李昂早就從黑非洲地區網購兩份當地土特產“黃餅”。

    “可惡,我可是患有火力不足恐懼癥的啊....”

    總之,暫時沒有購買制作重武器渠道的李昂,只好對自己身上的裝備修修補補,并將目光投向了民俗學當中的法器。

    ————

    凈安寺,又稱凈安古寺,位于殷市市中心,其歷史最早可追溯至三國時期,初名重玄寺,宋大中祥符年間更名為凈安寺,是全國最古老的寺廟之一。

    世事變遷,斗轉星移,往日的古剎變成了旅游景點,正值夏日周末,全國各地前來拍照打卡的游客在寺廟內外排成一條長龍。

    寺外排隊人群中,王叢珊戴著草帽,穿著粉色襯衫和藍色短褲,手里舉著根冰棍,雪白纖細的修長大腿在李昂面前晃啊晃,“喂,你不是一直很討厭各類宗教么?今天怎么會叫我一起來逛凈安寺?”

    “我不叫喂,我叫楚雨蕁。”

    李昂講著上個世紀的老梗,隨口說道:“我是討厭宗教啊,而且一直認為禿驢沒有一個好東西。”

    “那你還來?”

    “周末太無聊出門逛逛唄。”

    李昂撇撇嘴,將冰棍的木棍隨手丟到路邊,說道:“本來是想叫你去動物園的。結果殷市動物園很不人性化,里面的動物都沒被標上價格,這樣我們觀眾怎么出價競拍嘛。”

    “神特么出價競拍。”王叢珊翻了個白眼,指著地上被李昂丟下的冰棍木棒,“隨手亂丟垃圾,真沒素質,這有外國友人呢。”

    “嗯....”李昂沉吟片刻,意識到這種行為確實不好,遂撿起木棍,并自己虛打了自己一耳光,用日語關西腔大聲喝道:“すみませえん!”

    兩邊人群紛紛投來目光,早就習慣李昂日常犯二的王叢珊只是嘴角抽搐了一下,裝作不認識他的樣子。

    經過漫長等待之后,王叢珊與李昂終于排隊進入寺廟,前者掏出手機各種拍照,后者則偷偷觀察寺內結構,審視起寺廟內可能擁有的法器。

    凈安寺畢竟是全國最古老的寺廟之一,如果有古代超凡物品遺留下來的話,這里是最有可能的藏匿地點。

    上次他用柳條殺死附身鬼魂,完全是看了一些民俗學書籍(如《異鬼錄》、《冥祥記》、《神異記》、《酉陽雜俎》)之后的應急之舉。

    柳條能打鬼只是湊巧,要是碰上怨氣更大的怨鬼,柳條沒用怎么辦。

    哪怕這里可能已經被官方機構搜索了一遍又一遍,但是過來偷偷看看民俗學物品、偷窺一下可能有超凡傳承的禿驢也不錯。

    兩人逛了法堂、山門、天王殿、鐘樓、觀音殿、摩尼殿,一路走來建筑照片拍了不少,佛龕、拜墊、花瓶、香爐、木魚、念珠等佛教法器也見了不少,

    李昂甚至冒著一定風險,戴上墨鏡開啟靈視,卻始終沒有找到超凡力量遺留過的痕跡,

    寺廟里的大和尚也全都是沒有靈能反應的凡人——虧李昂還想給自己和王叢珊買點開光過的法器。

    正當兩人走出大雄寶殿的時候,看見一群穿著消防員制服的人員沖進凈安寺,封鎖出入口,撤離寺廟內的游客。

    “地下的天然氣管道發生了泄漏,請你們在工作人員的安排下,有序離開。”

    一名消防員舉著大喇叭,站在一輛開進了凈安寺的消防車上大喊道。

    五湖四海趕過來旅游的游客自然相當不滿,但是自己生命最為重要,只能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有序撤離凈安寺。

    隱隱察覺到不對勁的李昂故意走在最后,看見七八個穿著灰色青衣、頭頂戒疤的和尚,在“消防員們”的簇擁下,正抬著一具擔架,形色匆匆地從廣場側門跑進來,

    擔架上面罩著一層白布,看不見底下的東西,而根據那些僧人蹣跚的步伐,也可以判斷放在擔架上的東西極為沉重。

    咔!

    只聽一陣木質斷裂聲響起,擔架傾瀉掉落,砸在一名僧人身上。

    那名被擔架壓倒在地的僧人,像是被拆建筑用吊機的沉重大鐵球碾到一樣,面色漲成紫紅色,四肢抽搐,口不能言。

    周圍的“消防員們”還未來得及上前救援,另一名僧侶就已經雙手握住了擔架。

    那年輕僧人身形嬌弱如同少女,面如白玉,五官清秀的同時,又被眼角淚痣染上了一絲“狐媚”。

    狐媚僧人雙手握住擔架,輕喝一聲,瘦弱身軀驟然膨脹,整個人長高了一大截,盤糾成一塊塊的肌肉將僧衣撐得老高,堪比WWE里肌肉怪獸級別的格斗士。

    “起!”

    肌肉美少年緊咬牙關,像舉重運動員一樣將擔架猛地提起,讓其他人把那名壓在擔架下的僧人拖走。

    砰!擔架砸在地上,將大理石鋪就的地磚砸出裂紋。

    微風刮過,大口喘著粗氣的肌肉美少年挺直身板,收拾僧衣,與遠處正在看著這邊的李昂對視一眼。

    全身肌肉的俊美僧人臉色一紅,稍頷下巴,面如桃花,單看臉的話,堪稱媚態天成。

    李昂一陣惡寒,既因為那名僧人,也因為被風吹起的擔架——那上面躺著一具烏黑發亮、怪模怪樣的下半截干尸。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今日甘肃快三推荐号码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玩法介绍 福彩幸运快3开奖结果查询 新手开户选什么证券好 幸运赛车买第几名稳赚技巧 2月21日股票推荐 财神爷pk10定位计划 13835平特一肖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福建快三彩票 腾讯分分彩助赢软件app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 福彩内蒙古快3走势图 据深圳风采周刊报道浙江嘉定 股票推荐评级 河南22选5031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