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二十八章 賬本
    四名隊友都已離開,偌大庭院中就萬里封刀孤身一人。夜幕降臨,月明星稀,寒風陣陣刮過,憧憧樹影倏倏搖晃,仿佛有什么東西在那片幽暗密林間窺視著自己。

    撿拾枯枝,壘疊成堆,萬里封刀手持長劍,從背包欄里掏出高濃度酒精,隨意灑在柴堆上,再從褲兜里掏出瑞士軍刀,用軍刀上的火石將柴堆點燃。

    玩家的背包欄里最多能放二十樣物品,物品欄與裝備欄不重疊,因此背包欄里的每個欄位都得精打細算,能引燃大火、毀尸滅跡的高濃度酒精有資格放進背包欄,而功能齊全的瑞士軍刀則貼身攜帶,不占用物品欄欄位。

    等到火苗升騰,光芒綻放,溫暖烘烤驅散寒意,萬里封刀眼眸里映射著火光,臉上的僵硬表情緩和了不少。

    柴火的噼啪響動,遮蓋了風聲,也遮蓋了寺廟庭院外,傳來的輕微呻吟。

    “呃呃呃呃....”

    能聽出來這是女人的呻吟,但卻與春意旖旎毫無關系,

    非要形容的話,就像是喉嚨被整個撕開,血沫從氣管里噴涌而出的時候,發出的絕望嘶啞聲音。

    很像《咒怨》里,伽椰子的嗚咽。

    萬里封刀執行過多次任務,已達到了Lv5,而且為了提前發險,便于自保,特意將敏捷、感知屬性堆到7點。

    縱使耳邊滿是倏倏風聲與柴火爆裂聲,依舊在第一時間,聽到了寺院外詭異的呻吟。

    萬里封刀將長劍橫在身前,剛要放聲大叫讓隊友過來支援,卻聽那呻吟急速由輕轉響,由遠及近,

    咔——

    墻根處的青石地磚被一分為二,石板裂縫從墻根處一路延伸,如同游泳時水面激起的波浪,朝著萬里封刀襲來。

    萬里封刀還沒來得及喊叫,就看見一條蒼白無暇的胳膊,如同長蛇一般從他腳下的泥土中猛地冒出來,野蠻粗暴地頂開了石板。

    那胳膊足有兩米之高,大臂、小臂纖細狹長,不似人形,五根青蔥玉指珠圓玉潤,頂端指甲涂抹著鳳仙花花瓣碾成的紅色蔻丹,單從手掌來看,拿去做淘寶手模也綽綽有余。

    萬里封刀不是手控,就算是手控,看到這條如同蟒蛇一樣修長的雪白手臂突然出現在身前,恐怕也控不起來。

    長劍在手,殺心自起,萬里封刀以雷霆萬鈞之勢揮劍斬下,卻見雪白胳膊如同沒了骨頭一般扭曲蠕動,像是長了眼睛一樣,輕松躲開這一劍。

    萬里封刀正欲提劍反撩,然而柔弱無骨的胳膊電射襲來,直接纏住萬里封刀腰肢、臂膀、咽喉,好似蟒蛇絞殺獵物一般,強而有力地慢慢收緊。

    雪白而沒有任何溫度的豐腴滑膩手掌,扣住了他的面龐,撩撥著他的胡須,堵住了他的口鼻。

    毫不旖旎,唯有恐懼。

    只一瞬,萬里封刀就覺得自己的肋骨即將斷裂,雙眼中充滿血絲,被壓迫的肺部像是要炸開一樣。

    “呃——”

    他艱難呻吟,用勁最后一絲氣力松開手上長劍。

    長劍向下方跌落,在即將墜地的一剎那,卻被萬里封刀的鞋尖猛地挑起,最終被他反握在手中。

    萬里封刀反握長劍,猛地朝泥土地里,那塊雪白胳膊的來源扎去。

    劍尖刺中了什么,猩紅鮮血從泥土地里猛地滲了出來,只聽一聲慘叫,如蛇一般的胳膊迅速松開束縛,縮回土中。

    咔咔咔咔咔咔——

    寺院內的青石板再次出現裂紋,而這次裂紋遁走的方向,是朝著寺外。

    那條埋在地里的胳膊,想要逃匿。

    “哪里走?!”

    一聲暴喝從大雄寶殿殿前傳來,手里捧著各類經書的邢河愁丟掉佛經,抽出青銅長戟,自殿前臺階一躍而下,

    青銅長戟驟然騰起火焰,在空中劃過圓形火線,猛地砸在青石板上。

    碎石飛濺,塵土飛揚,地底處又是一聲慘叫傳來。

    緊跟在邢河愁身后的慧稟法師不聲不響,布鞋在地面一踏,整個人向前躥出的同時,柔弱嬌小的皮肉猛地膨脹,瞬間變成肌肉猛男,一聲油光瓦亮的腱子肉堪比阿諾州長。

    轟!

    肌肉圣僧慧稟雙拳好似打樁機一般,砸在地上,整塊土地都出現了肉眼可見的震顫波紋,余波余勢不減,打在深埋于地下的胳膊上。

    咔嚓。

    清晰的骨折聲響起,慧稟僧人還欲再出重拳,卻發現那條胳膊已經土遁離開了庭院,躥到了寺外密林之中。

    “嗬嗬嗬咳咳咳咳咳....”

    萬里封刀彎著腰站在原地,窒息的痛苦讓他止不住地咳嗽,新鮮空氣從未像現在這樣可愛迷人。

    “你沒事吧?”邢河愁眉頭緊皺,拍了拍萬里封刀的脊背,全身肌肉恢復正常的慧稟和尚也走了回來。

    “我沒事。”萬里封刀臉色一陣紅一陣青,虧他是這支隊伍里等級第二高的人,差點就不明不白死在了這條會土遁的修長胳膊上。

    他勉強直起身子,一邊拉著領口讓呼吸舒緩些,一邊怒氣沖沖地抱怨道:“誰說我一個人撿柴沒危險的?那個姓李的呢?!他人呢?”

    “叫我干啥?”

    庭院西側,抱著一個木箱的李昂閑庭漫步地走了過來,身后跟著柳無怠,后者也抱著一個同款木箱。

    萬里封刀提溜著長劍,臉色陰沉地說道:“我就說不應該分頭行動,你知不知道我差點死了?”

    “你這不沒死么?”李昂撇了撇嘴,將手里木箱放下,“那個鬼怪連你都干不掉,現在我們人齊了,就更弄不死我們。

    而且既然我們知道了它的攻擊手段,那么以后預防就更具針對性。”

    萬里封刀面色陰沉不定,暗中懷疑這個裝瘋賣傻的“同伴”是不是故意讓他一個人在院子里遭受襲擊,好獲取敵人情報。

    李昂沒有理他,直接將手中木箱放下,又三兩步躥上大雄寶殿臺階,拾起那堆被邢河愁等人丟下的佛經,回轉到火堆前。

    “《楞嚴經》、《法華經》、《心經》、《金剛》、《楞伽》、《北游集》、《鳳山集》、《山庵雜錄》....孤寒寺藏經閣內的經書,與小僧之前讀過的別無二致。”

    慧稟看到李昂隨意翻閱佛經,雙掌合十說道:“這里不是架空的異世界,應該是現實世界的古代歷史,而且最晚應該是明朝。”

    “明朝嘉靖年間。”李昂隨口補充道,“準確地說,是嘉靖十五年,干支為丙申,按后世歷法就是公元1536年。”

    “你怎么知道?”邢河愁問道。

    “看賬本啊。”李昂指了指腳下的木箱,“這箱子里裝的,可是孤寒寺的道智方丈,所記載的孤寒寺賬目。賬目的最后內容是東邊村莊里,僧產佛田的佃租繳納清單,

    最后日期是在1533年,甲午年三月。往后推三年的話,現在就是1536年。”

    明朝嘉靖...

    邢河愁與萬里封刀都有些茫然,他倆雖然都接受過義務教育,后者還是如假包換的90后大學僧,但是對于歷史實在是頗為爪麻。

    明朝嘉靖又不像是漢朝建元、唐朝貞觀一樣有名,也不像大清朝一樣在后世有遺老遺少愿意投資拍辮子戲。

    這段歷史,他倆實在是不懂,能說出王守仁、戚繼光、海瑞等人名就相當不錯了,更別說什么壬寅宮變、庚戌之亂。

    看到邢河愁與萬里封刀茫然的表情,李昂臉上露出了蜜汁微笑,

    他坐在地上,將各類書籍放在身前,就著火光旁若無人地舉起一本賬單,閱讀了起來。

    “你在干什么?”萬里封刀瞠目結舌地說道:“難道我們不該圍坐在一起,提防鬼怪襲擊么?”

    “你們提防就好,我先看看孤寒寺過往賬單。”李昂悠然道:“鬼怪剛才已經襲擊了一次,而且還受到重創,短時間內估計不會再有行動。”

    說罷,李昂開始一目十行地看著賬本,極快翻閱,同時還順手撿起一本佛經,扔給慧稟,“噥,慧稟法師你也看看吧,這可是五百年前的佛門古籍,平時都放在博物館里的。”

    慧稟苦笑著接過經書,也跟著坐了下去。

    李昂看著賬本,念出了聲來。

    “壬辰年繳納皇糧國稅...水腳錢....車腳錢...口食錢...庫子辦驗錢...蒲簍錢...竹簍錢...”

    “癸巳年三月清算佃租...收租谷25石5斗,收利谷11石3斗,收借項本利股2石5斗....”

    “....借款與龍游書商龔十三20兩,陳正作保,每年二分行利...”

    李昂的念賬本聲如同魔音入耳,令邢河愁只覺大腦渾渾噩噩,寧肯找來鬼怪與之大戰三百回合,也不想聽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

    “你能別念了么?”萬里封刀忍不住說道。

    “花會凋謝,草會枯萎,人會撒謊,線索會泯滅,但是賬本上的數字不會騙人。無論做賬者如何高明,如何粉飾,真正的問題都會通過簡單的數字游戲暴露出來。

    越早看完這些賬單,我就能越快發現孤寒寺的異常之處,找出這里鬼怪縈繞的原因。”

    李昂抖了抖賬本,隨意說道:“孤寒寺的這些賬本采用的,是最初的龍門帳記賬方式,

    即將全部賬目劃分為‘進’(各項收入)、‘繳’(各項支出)、‘存’(各項資產)、‘該’(各項負債)四大類,

    運用‘進-繳=存-該’的平衡方式進行核算,設總賬進行分類記錄,編制進繳表(利潤表)、存該表(負債表),實行雙規計算盈虧。

    這種記賬方法也叫做合龍門。”

    李昂看了眼隊友,“聽起來復雜,其實計算起來相當簡單,你們有沒有工商管理專業的?幫我一起對賬唄?”

    “.....”

    神特么工商管理。

    邢河愁與萬里封刀對視一眼,眼神中流露出蛋疼菊緊的意味。

    特事局針對外勤人員的培訓,主要是如何應對妖魔鬼怪,哪里會像現在這樣考文化課?

    柳無怠坐在了李昂身邊,拿起本賬冊,慢慢翻閱,像是看得懂那些佶屈聱牙的文言文、豎形排列的繁瑣賬目。

    而且,她不是一字一句照著念賬本,而是現場翻譯文言文,用現代化的記賬方法,直接重新整理賬目。

    孤寒寺長生庫放貸給佃農、地主、商人的本利率,本利和,復利計息,年化利息,利上起利....

    李昂眉頭一挑,與柳無怠對視一眼,“你也懂?”

    柳無怠面無表情地說道,“MSc,MBA。”

    喲,理學碩士,工商管理碩士,高端人才啊。

    李昂點了點頭,開始跟柳無怠口頭對賬,

    兩人像是在說對口相聲一樣,你一句,我一句,聽得邢河愁與萬里封刀欲仙欲死,

    到后面,配合默契的李昂和柳無怠干脆只報給對方一系列莫名其妙的名詞加數字數字。

    什么孤寒寺過去數年內的出納、存款、存貨、進銷存、管理費、固定資產明細、無形資產明細、負債明細....

    很快,將近一個小時過去了,李昂與柳無怠終于翻完了整整兩大箱孤寒寺過去十年內的所有賬本。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李昂用指關節敲打著賬冊封面,意義不明地怪笑了起來,

    柳無怠則輕皺起眉頭,冷峻俏麗的臉上籠著一層不快。

    從未覺得一小時可以如此漫長的邢河愁深吸了一口氣,朝李昂問道,“發現了什么?”

    “盲點。”

    李昂幽幽說道:“我想,我猜到剛才那位胳膊女鬼的身份了。”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11选5每期必赚20元 彩票走势图上海11选分布 青海快三哪个平台有 兼职快乐飞艇可信吗 今日股票推荐哪个好 兆新股份股票 北京11选5玩法说明 刘伯温高手论坛资料 福彩东方6 1最新开奖 初学者模拟炒股软件 辽宁11选5开奖app 宁夏十一选五昨天开奖结果 下载多乐升级 天津十一选五推荐号 好运快三走势图下载 股票分析方法中进行技术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