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三十三章 鬼話
    眾人已經開始適應李昂的間歇性玩梗,縱使心中腹誹,臉上也沒什么表情。

    埋設好地雷之后,任務小隊走出地窖,看著李昂掏出電機、焊機和一大堆零零碎碎的鋼材,三下五除二拼好了一臺吸塵器,從地面吸取塵埃,再噴進地窖內遮掩足跡。

    接著,眾人又去了孤寒寺內其他地點,設下了各類隱蔽地雷,因為宴請妖魔的日子逐漸接近,寺廟內馬上就要充滿妖魔,所以這些地雷都是需要依靠遙控觸發。

    然后,任務小隊再根據柴翠翹的情報,結合孤寒寺地形地勢,制定襲殺山魈的計劃,計劃中也包括的如何針對往年曾經來參加過的妖魔。

    一天結束,有了戰斗準備的任務小隊終于可以安心休息,各自回到分配給每人的客房里休息。

    夜半三更,李昂正躺在床上和柴翠翹聊著天,討論鬼魂眼中的世界。

    李昂問道:“人死之后化為鬼魂,難道沒有陰司地府什么的派出黑白無常,牛頭馬面,來把鬼魂拘走么?”

    柴翠翹回答道:“一般情況下是這樣沒錯,不過就像陽間官府的捕快衙役一樣,黑白無常也有顧及不到的地方,一些橫死的孤魂野鬼長期不被拘走,被怨氣晦氣滋養,修成了厲鬼,危害一方,要么修成大鬼、鬼王,要么被往來的道士和尚提前超度。”

    柴翠翹頓了一下,似乎是怕被李昂誤會,解釋道:“當然也有一些普通的鬼魂,怨氣沒那么大,只是因為骸骨埋藏在陰氣流通的福地,一直逸散不了。這些鬼魂會和地上的活人井水不犯河水,和平相處。特殊情況下,鬼魂還會幫助活人。”

    李昂聞言點了點頭,《閱微草堂筆記》上寫過一則鬼魂助人的故事:

    光東縣南鄉有個姓廖的人,他把村邊的無主骸骨都收斂埋藏了起來,為他們蓋了座墳,稱之為義冢。

    隨后,光東縣周圍爆發瘟疫,姓廖的做夢夢見一百來個人站在他家門口,其中一個人走上前來告訴他,“疫鬼將至,希望您能焚燒十來面的紙質戰旗,和一百把包裹著錫紙的木刀,好讓我們和疫鬼戰斗,以報答村子的恩情。

    姓廖的本來就很好事,按照夢中人的囑托,焚燒了紙質戰旗和錫紙木刀,

    幾天后的某個晚上,村子里的人聽到村外傳來喧嘩吵鬧,刀兵相加的聲音,像是有軍隊戰斗,直到清晨聲音才逐漸停止,

    在那場肆虐光東縣的瘟疫中,這個村子里的人沒有一個感染疾病。

    類似的人鬼和諧相處的“小清新”鬼故事,在《閱微草堂筆記》和《聊齋志異》、《酉陽雜俎》等志怪小說集中還有很多,柴翠翹也對往生世界的背景設定,做出了一定的補充,讓李昂知道人和鬼并非絕對對立。

    正當李昂津津有味地聽著鬼說鬼話的時候,聽到寺院外響起了吟誦詩文的聲音,還有兩個人的辯論聲和爭吵聲,隨后是辱罵聲,過了一會還有毆打的聲音。

    鬼?

    李昂一揚眉梢,墻外一個鬼魂中氣十足地喊道:“這家伙批評駁斥的我詩文,實在令我氣憤不甘,狠狠揍了他一頓,這樣吧,院里的先生您來聽聽我的文章,好好評價一下。”

    說罷,這鬼魂高聲朗誦起自創的詩詞,一邊念叨,一邊還給自己鼓掌打節拍,

    詩文足有上百段,另一名鬼魂在他念誦的時候,一邊呻吟喊痛,一邊嘲笑著文章的拙劣。

    李昂在窗邊傾聽,平心而論,這片詩文寫的確實很一般,總有一種沒啥文化的地主老財搜腸刮肚擠出點華麗詞句拼湊在一起的感覺,附庸風雅。

    “先生以為,這篇文章到底怎么樣?”

    李昂咂砸嘴巴,笑道:“我身體不太好,恐怕受不了閣下的老拳啊。”

    話音剛落,那名挨揍的鬼放肆地大笑起來,而念詩的鬼則被噎得說不出話來,氣咻咻離開,口中還念叨著什么“豈有此理!”

    兩鬼離去,寺院重歸寂靜,李昂與柴翠翹對視一眼。

    過了今晚就是第七天,是系統任務規定時限的最后一天,那些來參加宴會的鬼怪們,明天就都要到了....

    次日清晨,眾人在寺院內燒水做早飯,看見萬里封刀的黑眼圈頗為嚴重,邢河愁問道:“昨晚沒睡好?”

    “別提了。”萬里封刀勉強說道:“昨天晚上我做了個夢,看到有個穿著宮裝的曼妙背影在我房間里打掃收拾,

    那背影的身材極好,我下意識地從床上起來,打算看看她的臉——想著能不能把這個夢發展成春夢。

    結果她聽到腳步轉過頭來,身材倒是前凸后翹,盤亮條順,但是臉龐卻是一張又黑又肥、粗獷無比的絡腮胡子大漢,賽過張飛,堪比李逵。

    我當時就嚇萎了,躺在床上一宿沒睡。”

    春夢做成了噩夢,邢河愁和慧稟和尚微微一笑,李昂卻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不一定是夢。”

    “啊?”萬里封刀嚇了一跳,他倒不是說怕了什么鬼怪,而是昨晚男頭女身的妖怪要是真的,那天知道他想對自己做了什么。

    撿肥皂.....?

    他頓時一陣惡寒,剛想問個清楚,就看見李昂拔腿跑到他的房間。

    萬里封刀的房間里一切如常,只是空氣中彌漫著一股似有若無的香氣。

    嗅,嗅,

    仔細分辨之后,那股微弱香氣里好像還夾雜著一股騷味?

    李昂眉頭微皺,鞋底在地上一踏,雙腳在墻壁上蹬了兩下,手掌一勾,勾在了房梁上。

    他如同貓咪一樣翻身上梁,發現梁上君子并不只有自己一個。

    一只毛色灰黑、胡須極長的公狐貍,也趴在梁上。

    “你好?”李昂搶先說道。

    “....”黑狐貍愣了一下,憋了半天,才用粗獷的大叔聲線說道:“里好?”

    李昂一愣,問道:“你是福建來的狐貍?”

    “誒?”黑狐貍驚道:“里素腫么知道我系胡建狐貍的捏?”

    呵呵,因為里的普通發吼不標準的啦。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股市论坛天涯论坛首页 石匠在线入杨方配资 基金配资条件 白小姐四肖精选期期准 家庭理财 北京28是一种什么彩票? 腾讯分分彩出号破解 极速赛车怎么玩会稳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期数 上海快三彩票 股票微信群是真的吗 今天广西快3预测 今日排列三开机号 七星彩海南私彩开奖结果 今天山西11选五走势图 河北综合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