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七十五章 實驗
    “注意到了么?敖勇說是他最先到的商場。”

    李昂舉起兩根手指,慢悠悠地說道:“殺場游戲中的所有玩家,都有兩條至關重要的守則,一是保證自身生命安全,二是隱藏自己在現實世界中的真實身份。

    一名玩家無法判斷另一名玩家是友善或邪惡;

    一名玩家無法判斷另一名玩家對自己是善意或惡意的;

    一名玩家無法判斷另一名玩家認為自己是善意或惡意的;

    一名玩家無法判斷另一名玩家判斷自己對他是善意或惡意的;

    一名玩家無法判斷另一名玩家是否會在任務結束后算計自己;

    以上這段冗長繁瑣的話語,總結起來就是一個概念:猜疑鏈。

    玩家無法保證自己遇上的‘隊友’是友善的,無法保證‘隊友’不會再完成任務后算計自己,因此玩家絕對不能暴露現實世界的真實身份。

    初次見面的玩家之間根本無法建立基礎的信任,必須進行接觸了解,建立信任,才能解除猜疑。

    假設本場任務中,所有玩家都是在白天到過商場才會觸發任務,

    那么也就意味著只要查閱監控錄像,在普通顧客中找出行為異常者,就很有可能排查出本場任務中玩家的真實身份。

    擔憂隊友算計的玩家,比如我、疫醫、迷失飛艇、無怠、敖勇,在白天觸發任務后,都會裝作什么事情都沒發生,繼續扮演普通顧客,坦然走出商城。

    直至離開商城,抵達某個安全的地點之后,才會利用白天到任務開始時的凌晨十二點的這段時間,做好應對準備。

    比如購買情報,調查商場背景等等。”

    “但是,”李昂接著說道:“如果在觸發任務、聽到系統提示時,有一名玩家A已經暴露出神色、表情、行為上的異常,那該怎么辦?”

    “哪怕A在觸發任務后只是不小心激動地灑了一杯咖啡,或者差點摔了一跤,或者在掏錢時掉了一元硬幣...”

    “在監控攝像頭下表露出異常的玩家A心知不妙,出于猜疑鏈的考慮,他很快就在腦海中構想出,他很有可能在合作任務中遇見一名邪惡的玩家B”

    “心懷惡意的邪惡玩家B,完全可以在執行任務時一切如常,而在任務完成后,再去翻閱監控錄像,找出今天一整天所有行為異常的普通顧客,逐一篩選,圈定范圍。”

    “和一名身份暴露的玩家所潛藏的價值相比,排查篩選普通顧客所付出的時間精力消耗不值一提,”

    “邪惡的玩家B一旦找出玩家A的真實身份,就能通過系統頁面的好友私聊,以玩家A的真實身份進行威脅,脅迫玩家A把所有游戲幣、游戲裝備,轉交給玩家B,

    否則玩家B就要不利于玩家A的家人,等等之類。”

    “玩家A不確定他所構想出的邪惡玩家B存不存在,也不確定他等會遇見的隊友會不會那么邪惡,但他絕對不敢賭,也賭不起。”

    “因此,擺在玩家A面前的只有兩條路可以走。”

    “一,投奔特事局。”

    “二,在任務開啟前,提前去抹除隆恒商場內當天的監控視頻,抹殺掉一切暴露他身份的可能性。”

    “如果不想投奔特事局,讓自己的親朋好友與社會徹底割裂的話,玩家A只能選擇第二個選項。”

    “所以,他必須行動得比其他玩家更快。”

    李昂掏出了手機,在屏幕上劃了劃,“他很可能來不及去尋找掮客,購買黑客軟件,遠程刪除掉監控視頻,

    最快的辦法,就是趕在其他玩家入侵商場監控系統之前,先一步前往主控室,將監控視頻刪除。”

    李昂在手機屏幕上打開了某一段下午5:40商城內監控畫面,畫面中是一條位于商場C樓角落的狹長走廊,走廊前方是男女廁所,后方是雜物間。

    普通人在男女廁所里進進出出,一切如常,突然間監控畫面一黑。

    李昂滑動手機屏幕,切換到另一個監控攝像頭的監控畫面。這個攝像頭位于走廊外側,時間顯示為下午5:42。

    此時,男女廁所中依舊有普通人顧客進進出出,而在之前畫面中沒有出現過的一名穿制服、戴口罩的保安,卻從走廊深處的雜物間中走出。

    “注意到這個保安了嗎?第一個監控攝像頭在失靈前沒有拍到他,第二個攝像頭只拍到他走出走廊的畫面。

    這分明是某個顧客,在假裝走出衛生間的瞬間,悄無聲息地毀掉第一個監控攝像頭,再轉身折返,走進走廊深處的雜物間,從里面取出保安制服穿上,再經過第二個監控攝像頭。”

    李昂繼續滑動屏幕,不斷切換攝像頭畫面,看著這名戴口罩的保安一路向下,在下午5:47走到地下一層的主控室。

    “主控室里面沒有監控,只有外面的走廊有,直到晚上8:18分,這名偽裝成保安的男子才走出主控室,走出商城大門。”

    李昂笑瞇瞇地說道:“如果他是玩家的話,為什么不立刻刪除掉所有監控視頻,以防止真實身份泄露?反而直到剛才,監控系統還能運轉?

    除非,是他在主控室內遭遇到了什么突發事件....”

    李昂在下午八點多的時候找上了情報掮客“騾子”,并從他那里得到了入侵監控系統的軟件,用兩個小時的時間翻閱當天上午至下午八點多的所有監控視頻,發現了這點異常。

    但當時由于情報缺失,李昂還沒有直接將該男子與厲鬼聯系在一起,甚至在剛走進大廳的時候,還試圖開啟靈識探查隊友。

    直到他和柳無怠在微信上交流過后,發現鬼魂的數目不對,才猛然將那名男子的異常,與這期任務中的鬼魂聯系起來,

    “那名從主控室中走出的、偽裝成保安的男子,很有可能已經遇見了鬼魂,在下午的時候就被謀害,奪舍了身軀,”

    李昂悠悠嘆息道,“奪舍了身軀的鬼魂,自然不需要顧及身軀原主的真實身份,去摧毀什么監控視頻。

    殺場游戲中,殺死一名玩家即可獲得玩家身份,

    我在和無怠交流完信息、推測出鬼魂數目不對之后,才懷疑隊伍中藏著一只奪舍了玩家身軀的鬼魂。”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四川快乐12 西瓜配资 今日股票开盘么 合肥 期货配资 快3开奖河北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河南11选5走势图 下载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 今天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线怎么看 河南泳坛夺金选号绝招 黑龙江22选5跨度走势图 股票推荐·天牛宝名气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查询 贵州快三查询结果 三分pk拾彩票是不是正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