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一百二十六章 滑坡
    騾子跟李昂說了這么多,就是證明這件事情完全只是一項被轉手的、可能存在任務的委托而已,不是什么和特事局或者商業集團合作,針對玩家設下的局。

    在騾子說完所有信息的時候,李昂耳邊也響起了任務提示音,

    【任務觸發條件已滿足】

    【任務類型:常規任務】

    【任務名:六尺之下】

    【任務目標:解決渡生村內靈異事件】

    【任務時間限制:72小時】

    【任務獎勵1:經驗值300點】

    【任務獎勵2:游戲幣600點】

    【任務獎勵3:隨機品質隨機物品*1】

    【任務失敗懲罰:無】

    【接受/拒絕】

    就任務獎勵而言,這件常規任務并不算難,就算預見風險提前跑路,也不會受到任何失敗懲罰。

    李昂并沒有立刻回復騾子,而是仔細看了一番資料,并上網查閱了一會之后,才決定接受任務,并打開了好友對話框。

    李日升:我接受委托。

    騾子:ok,委托人已經把50萬的所有款項都給了我,減去中介費的話是45萬。事成之后你打算怎么接收這筆錢?

    騾子并沒有問李昂到底有沒有接到任務,以及什么時候前往渡生村——那樣的話會破壞玩家之間的默契。

    李昂回答道:45萬你兌換成游戲幣兌換給我吧。事成之后我會告訴你的。

    好友通訊中斷。

    “渡生村.....”

    李昂嘀咕著這個名字,回到臥室,開始翻箱倒柜。

    這個偏遠村落離殷市相當遠,如果乘坐公共交通的話,得先坐火車離開殷市,再倒好幾班公共汽車,才能抵達。

    這一路上難免會有暴露的危險,李昂從臥室里找出化妝道具和衣服,放到背包欄內。

    招呼一聲柴翠翹,將黑傘放進背包,確定家中水電關閉之后,李昂離開家門,

    走到小區外一個公共廁所,在隔間里用化妝道具調整了一下臉部輪廓。

    戴上假發,戴上墨鏡,外套緊身白西裝、內穿黑色T恤,下身穿個緊身七分褲,腳踩豆豆鞋,

    最后再在手指上,粘上某寶上買來高檔軟質超薄無色指紋套。

    一番折騰之后,一個流里流氣的社會青年新鮮出爐。

    “鐵汁,刀不鋒利馬太瘦,我還不想和你斗。跟我斗,指定妹有你好果汁吃。”

    李昂對著鏡子模擬了一下,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個一次性馬甲,就叫他“韓哥”吧,人物特征是擅長裝逼、說騷話,還有整活兒。

    李昂走出公共廁所,在監控盲區撬開一輛被私人上了鎖的共享單車,騎著單車七繞八繞,

    在城郊另一端的某個停車場里,撬走了一輛掛著“出租”牌子的老舊面包車。

    他開著面包車一路行駛,八小時車程之后,在某個縣城的公交站外把車停好,睡了幾個小時的覺,趁著天亮,坐上了鄉間公交車。

    車上除了中年婦女售票員外沒幾個人,只有三個坐在后排的大學生,一個戴著墨鏡穿著白裙、看上去很有氣質的女青年。

    作為一名流里流氣的社會青年,李昂坐到了氣質女青年的后面,雙腿一岔,雙臂搭在座椅上,嘴里咕嘰咕嘰地咀嚼著口香糖。

    三名大學生有些厭棄地看了他一眼,李昂仿佛后腦勺長了眼睛一樣,回過頭去,把墨鏡從鼻梁上往下拉,一揚眉梢,“瞅啥呢?鐵汁。”

    社會青年最是令人討厭,三名大學生抿了抿嘴巴,沒有說話,低下頭去繼續打游戲機。

    李昂轉回頭去,繼續咀嚼著口香糖。

    車上陸續上來了一些乘客,

    半小時后,肥頭大耳的地中海司機終于上車,

    他先不急不緩地抿了口褐色涼茶,再將電風扇打開吹會兒涼風,擦了擦額頭的汗,這才慢悠悠地發動車輛。

    褐黃色的鐵皮車駛出縣城,經過鄉鎮,乘客們上上下下。

    時間來到中午,高懸的太陽被陰沉烏云遮蔽,沉悶雷聲在天際響起,空氣變得沉悶且潮濕。

    車輛行駛在盤山公路上,隨著一道雷光閃過,瓢潑大雨自蒼穹中落了下來,噼里啪啦地打在車頂。

    一人霸占著兩個座位的李昂睜開眼睛,罵罵咧咧地伸出手去,“嘭”地一聲把車窗關上。

    也許是關車窗的動靜大了點,坐在李昂前方的那名氣質白裙女青年眉頭一皺,放下了手中的書,將其放進背包,和坐在他旁邊的女售貨員閑談起來。

    坐在后面的李昂無意竊聽,但仍通過只言片語,了解到女青年姓衛,是一名來鄉下采風的女畫家,

    她正向售票員宋珍(也就是司機田友榮的妻子),詢問這附近有沒有什么景點。

    這樣的大雨足以澆濕一眾沒有帶傘的乘客,但還不至于影響到鐵皮車輛的行駛。

    胖司機田友榮伸手撥開了雨刷器,“吱呀吱呀”的雨刷器聲,與兒童的哭鬧聲、成人的咳嗽聲夾雜在一起,為前行的車輛打著節拍。

    雨,越下越大了。

    車輛剛開過盤山公路的一個拐角,姓衛的女青年突然停止了和售票員的聊天,雙眼一閉,

    身體前傾,倒了下去。

    售票員宋珍一聲驚呼,司機田友榮看了后視鏡一眼,踩下剎車,慢慢把車停了下來。

    乘客們探頭探腦地張望著,售票員急忙扶起女青年,

    后者臉色蒼白,哆嗦著從身邊小包里取出一塊巧克力,撕開包裝吃了下去。

    片刻,她臉色好轉,慢慢悠悠地坐了起來,歉意地朝售票員司機還有諸多乘客點了點頭,

    “不好意思,我有低血糖。現在稍微好點了。”

    這場插曲只是讓車輛稍稍停頓了一下,田友榮坐回駕駛座,剛要發動汽車,只聽“轟隆”一聲,

    前面盤山公路的山體,竟然整個垮塌了下去。

    大雨澆打之下,萬鈞碎石裹挾著青翠樹木,滑落到了公路上,將前方堵得水泄不通。

    “呼呼呼。”

    司機田友榮嚇得面色煞白,轉過頭去,和妻子對視一眼,眼眸里滿是慶幸。

    如果,如果剛才不是那位女青年突發低血糖的話,整輛鐵皮車恐怕都要被泥石流給沖下盤山公路。

    此時,一車的乘客也反應了過來,心有余悸地急促呼吸著,用有些異樣的眼光,看著面色蒼白的衛姓女青年。

    還沒等眾人松一口氣,又是“轟隆”一聲巨響,車輛后方的山體竟然也開始滑落,浩浩蕩蕩的泥石流將后方的公路死死堵住。

    咔嚓咔嚓,

    車輛旁邊的山體,傳來了異樣響動,

    田友榮驚得魂飛魄散,急忙接下安全帶,朝著車中眾人大吼一聲:“都下車!”

    回過神來的乘客們,哭爹喊娘的叫了起來,也不管什么禮讓謙遜,爭先恐后地擠下了車輛,

    頂著暴雨,跟田友榮一起向前跑去,越過了前方平穩下來的泥土堆。

    沒跑出幾步,車輛旁邊的山體徹底坍塌,碎石樹木砸在鐵皮車頂,將車輛推到了盤山公路的邊緣。

    盤山公路的金屬護欄,在泥石流的沖刷下,連五秒鐘都沒有撐到,連同車輛一起,摔下了懸崖,好半天才傳來哐哐響動。

    勉強逃出生天的眾人,踩著尚且平穩的公路,頂著滂沱大雨,面面相覷。

    司機田友榮一抹臉上的雨水,大聲喊道:“沒車了!這里不安全,我們快點到前面的村子里躲一會兒!”

    至于前面的村子叫做什么....早就將附近地圖記在腦子里的李昂,幽幽地看了一眼那位身穿白裙子的女青年。

    前面,就是渡生村。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股票分析最权威的网站 广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 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直播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号码 广西快乐十分有何技巧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宁夏十一选五助手 排列五的基本走势图 七乐彩开奖中彩网 广西21选5走势图 涨停板第二天怎么买 山西11选5台子 点牛股配资 今天河北快三推荐豹子 南车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