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一百六十七章 手術
    ???

    婦科圣手?你想干什么?

    柴大小姐一臉蒙蔽,但又不能干站著不動,損傷危月燕的逼格,

    只好轉過身來,用冷峻語氣沉聲道“你們,誰是婦科圣手。”

    人群面面相覷,沒人吱聲。

    突然間,刀勞鬼女王前方步足一軟,龐大身軀差點跪倒在地,

    急忙用兩柄手刀鑿進路面,支撐著站了起來。

    她那鼓漲的腰腹開始不斷蠕動,腰部前方的骨甲縫隙里不斷滲出渾濁鮮血,寬厚脊背如同波浪一般痙攣抽搐。

    圍在人群周圍的刀勞鬼群躁動不安,

    這些比常人稍矮的畸形怪物,不住地用手中長刀敲擊地面,嘴里發出低沉的威脅吼叫。

    “嘶啊——”

    刀勞鬼女王揚天長嘯一聲,止住了手下的躁動,

    她低垂下頭,舉起門板似的骨刀,指了指人群,又指了指自己鼓漲的腰腹。

    意思很明顯,她要生了,需要幫助。

    站在隊伍最前方的柴大小姐深吸了一口氣,照著李昂投映的字幕,對著人群念道“那其他科目的醫生呢?”

    依舊無人回應,半晌,李昂才猶豫著舉起手,顫顫巍巍地說道“我...”

    “你?”

    衛父衛母有些驚訝,“小徐你不是攝影師么?”

    李昂苦笑著回答道“我醫科大學畢業的,五年制臨床醫學,出了點意外沒讀研,半路出家做了攝影。”

    反正現在情況緊急,對方也不好以未來岳父岳母的身份仔細詢問“出了點意外”是什么意思,只好看著李昂走出隊伍,來到柴大小姐身前。

    “要我做什么?”李昂忐忑不安地搓了搓手,問道。

    “呵,放心,不是多難的事情。”

    柴大小姐冷哼一聲,按照臺詞,朝前方的刀勞鬼女王揚了揚下巴,“你看她腹部鼓漲下沉,出現宮縮,羊水破裂,脊背有規律地痙攣抽搐,明擺著是要生了。

    你要是懂婦科的話,上去給她接個生。”

    “什么?”

    李昂一臉駭然,“我都多少年沒動過手術了,

    而且,鬼...鬼怪也要接生?”

    “鬼怎么就不能生孩子了?嗯?”

    柴大小姐眉頭一皺,呵斥道“讓你做你就做,哪來這么多廢話。”

    “是是是。”

    李昂點頭如搗蒜,在柴大小姐的指使下,拿了一只手電筒,前往路邊,準備從救護車里拿來各類工具。

    為了防止道路兩側的刀勞鬼暴起傷人,衛凌嵐也端著榴彈發射器跟了過來。

    趁著撬開救護車后方大門的間隙,衛凌嵐有些歉意地對李昂說道“抱歉,這次牽連到你了。”

    “沒關系,拿錢辦事是我的信條。”

    李昂搖了搖頭,勉強笑了一笑,從救護車里把可丟棄式手套、創傷處理包、可攜帶式抽吸器、抽吸導管以及醫療急救箱等工具搬了出來。

    看著他忙碌的樣子,站在車外的衛凌嵐抿了抿嘴唇,問道“對了,你是高中生對吧,真的會接生么?”

    “興趣愛好。”

    李昂含糊不清地解釋道,“我以前喜歡看各類雜書,看的書多了,就對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略懂一二。

    什么母豬的產后護理與調養,草坪清洗,蠶蛹養殖,警犬訓練之類的。

    不能說多懂,只是半桶水的水平。

    鬼怪的身體結構....應該和生豬沒多大差別...吧?”

    “...”

    衛凌嵐眨了眨眼睛,突然感覺這次任務恐怕有去無回了。

    看到她緊張的樣子,李昂安慰道“放心,以前我給樓下大黃做胃轉流手術的時候,手法極快,只能看見殘影,

    大家都尊稱我為影流之主。”

    “...你給一只狗做胃轉流手術?”衛凌嵐的表情有些扭曲。

    李昂更加莫名其妙,“誰說大黃是狗了?”

    衛凌嵐搖了搖頭,將雜亂思緒丟到一邊,對李昂小聲說道“等會兒如果情況危急,你和珊珊一定要待在我旁邊,我會盡全力帶你們沖出去的。”

    “明白。”

    李昂點了點頭,給自己穿上了急救人員的防護服,戴上口罩,將所有醫療工具裝進擔架布帛里,跳下了救護車后車廂。

    兩人在刀勞鬼群的冰冷注視下,回到原地,

    此時刀勞鬼女王的狀況進一步惡化,

    她的嚎聲有氣無力,步足徹底癱軟下去,身軀向一側傾斜,全靠兩柄骨刀來支撐體重。

    而膨脹腹部則像是一顆快被撐爆的裝水氣球,骨甲縫隙里不斷淌出淋漓鮮血。

    情況緊急,李昂給自己戴上可丟棄式手套,舉著雙手,慢慢地走上前去。

    刀勞鬼女王下意識動了動骨刀手臂,周圍群鬼嚎叫著就要沖上前來,幸虧女王及時望了他們一眼,止住了群鬼的沖鋒。

    一眾刀勞鬼焦躁地站在原地,不斷用刀尖鑿擊著地面,仿佛在呼喊“讓她生!讓她生!”

    聽著群眾的呼聲,李昂吐出一口濁氣,慢慢走近,揭開骨甲勘察情況。

    “胎兒體型過大且胎位異常,導致難產。”

    李昂轉過頭,沉著冷靜地柴翠翹與衛凌嵐“準備剖宮產。”

    “啊?!”

    兩位女性有些錯愕,這難道不應該是打怪升級的劇本么,怎么還得幫鬼剖腹產?

    這畫風不對啊。

    李昂也不多做解釋,讓她們在地上鋪好無菌單,再放倒刀勞鬼女王,令其正面仰躺在無菌單上。

    由于摸不準對方的生理結構,李昂直接給她注射了大象劑量的麻醉劑,等到麻醉生效之后,切開其皮膚肌肉。

    刀勞鬼的生理構造與人類并沒有本質區別,但多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器官。

    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場,本著科研優先精神的李昂恐怕就要拿出攝影機,點擊左側錄制按鈕,開始錄制本局手術。

    剖宮完成之后,對方肚里的胎兒同樣也是一只磁性刀勞鬼,明明只是嬰孩,額頭沒有那么突出,手臂和步足還沒有完全蛻化成骨刀,

    蜷縮在胎膜里,就像一只小老虎。

    李昂面不改色,刺破胎膜,洗凈羊水,伸手托住刀勞鬼胎兒的頭部,將其取出,倒拎著使其干嘔,吐出嘴里殘余的黏液。

    不得不說鬼怪就是鬼怪,剛出生的刀勞鬼胎兒就已經展現出猙獰兇殘,

    哪怕被李昂倒拎著,尖銳手臂也在無意識地揮舞,差點割到李昂。

    “這巨嬰挺強壯啊。”

    李昂忍不住稱贊道“運氣也挺好,剛生下來就有殷市戶口。”

    衛凌嵐干巴巴地說道“對于它來說...戶口不重要吧。”

    “胡說,戶口很重要。”

    李昂義正辭嚴地說道“想當年送子觀音在全球范圍內空投嬰兒的時候,我就沒有選好落點位置,仔細想想還是蠻后悔的。”

    “...”

    衛凌嵐咂了咂嘴巴,“剪臍帶吧。”

    李昂點了點頭,拿起剪刀剪掉了臍帶,將剛出生的刀勞鬼放在無菌單上,取出胎盤,快速用針線縫合好七八層傷口。

    片刻,麻醉效果消除,刀勞鬼女王顫顫巍巍地翻身站了起來,腰腹部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愈合,

    而趴在她腳邊的巨嬰,則順著其母親的步足,爬上脊背。

    “母子平安。”

    李昂欣慰地點了點頭,“幸好沒有這次剪斷動脈,要不然我還得去買瓶脈動,讓動脈回來。

    唉,可憐的大黃啊。希望他現在在下面過得幸福。”

    所以說你到底對大黃做了什么啊?!!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 广西11选5开奖号码一定牛 七星彩开奖历史全部 广西快乐双彩2018152 澳门正规赌场平台 22选5最新开奖公告 股票配资季先生 排三现场直播视频 基金配资房产抵押贷款 上海时时乐开奖結果 赌场里面有哪些玩法 东方6+1开奖软件 手机购买大乐透合法吗 股票推荐576789.com 好运快三app官网下载安装 浙江快乐十二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