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一百六十八章 紅白
    刷拉——

    刀勞鬼女王徹底站了起來,她低下頭去,看了眼正在恢復當中的腹部傷口,朝李昂默默點了點頭。

    眾人忍不住松了口氣,幸好這次手術很成功,沒有治死對方,

    要不然周圍這么多拿著兩把大砍刀的醫鬧分子一擁而上,誰頂得住啊。

    刀勞鬼女王仰頭向天嚎叫一聲,圍在人群周圍的鬼怪立刻后退散去,在女王身后重新集結。

    女王看了眼戰戰兢兢的人群,邁動步足,讓開一條道路。

    “這是...放我們過去了?”

    衛凌嵐心中忐忑,指揮人群重新整頓隊伍,在道路兩側一眾刀勞鬼凝視下,向前進發。

    沒走出幾步,餐廳食客就發現刀勞鬼女王在后方跟隨,眾多鬼怪也重新在人群兩側集結。

    短暫驚慌過后,大家立馬反應過來,對方這是在護送他們。

    “這算啥?手術報酬嗎?”

    衛凌嵐哭笑不得,心底卻多了幾分慶幸。

    如果這位危月燕隊友沒有發現刀勞鬼女王難產的事實,如果隊伍里沒有能夠幫鬼怪接生的人才,

    恐怕她們就只能采取強硬剛正面的手段,與鬼群刀兵相向。

    屆時,就算兩名玩家能攜帶小部分人突出重圍,剩下的那些食客....恐怕都會被眾鬼所吞沒。

    在刀勞鬼們的護送下,一群人有驚無險地在穿行于街道。

    果然,整座城市里沒有一個活人,反倒是各類奇形怪狀的鬼怪見了不少。

    什么漂浮在空中、像熱氣球一樣大的人頭;

    渾身長滿漆黑惡臭毛發、依靠四肢在地上挪動來前進的臭毛鬼;

    皮膚赤紅、手掌腳掌蛻化成三根利爪、形似穿山甲的地下鬼;

    形如低矮藍色冬瓜、喜歡尾隨行人躲在其身后的吊靴鬼。

    這些看得人眼花繚亂的鬼怪,各有其特點,

    唯一的相同之處,就是他們都會用陰惻惻的目光,或嫉恨,或憎惡地盯著人類。

    每當有鬼怪過于接近時,一眾刀勞鬼就會一擁而上,群起攻之,將其撕成碎片,分而食之。

    偶爾有些比較強力的鬼怪,能突破刀勞鬼防線,試圖快速突襲、攝走活人,

    也會被刀勞鬼女王那門板大小的巨型骨刀,輕輕松松劈成兩半。

    “鬼怪的種類與數量,還真是驚人啊...”

    衛凌嵐心中暗自想道,“百鬼夜行么?”

    和劇本任務不同,現實世界里的常規任務,都是要依據現實來產生的。

    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這片濃霧不可能莫名其妙產生,這里的鬼怪也不可能莫名其妙聚集。

    為什么會有迷霧,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種類、數量的鬼怪?

    衛凌嵐一開始以為,這片與現實世界殷市鏡像相似的特異空間,會把人拖進去變成鬼怪,

    但是從刀勞鬼群的狀態來看,他們怎么也不像是最近剛被拖進來的樣子,明擺著是在這里生存過很長時間。

    生態,這里的鬼怪已經形成了某種完善的生態系統,相互吞噬,相互獵殺。

    但,對于鬼怪而言最重要、最基礎的維生能源——陰氣呢?

    一路走來,衛凌嵐并沒有感受到多么濃郁的陰氣,就算有,也只存在于鬼怪的周身附近。

    按照異學會與特事局共享的古代典籍資料顯示,百鬼夜行只會發生在陰氣極其濃郁的地區,

    如血流漂櫓的古戰場、瘟疫橫行的古代都城、活人獻祭的大型墓葬群、地勢優渥的養尸地...

    等等等等。

    陰氣含量稍低一點,就無法供養眾多厲鬼——如果惡鬼無需陰氣就能到處流竄的話,只怕百萬年前,世上就只剩鬼魂、無有活人了。

    “他們,到底是靠什么來維持形體的呢....”

    衛凌嵐心中思慮萬千,卻不敢真的轉過頭去詢問一眾刀勞鬼(對方不會說話,恐怕也回答不上來),只好藏起疑惑繼續前行。

    在城市里七繞八繞,行至某十字路口處,刀勞鬼們突然止住了步伐,不再前進。

    “怎么回事,怎么不走了?”

    一眾食客頓時緊張了起來,不安地看向危月燕與衛凌嵐。

    “...”

    衛凌嵐吐出一口濁氣,想要上前詢問,剛踏出一部,刀勞鬼女王就猛地揮刀,劈砍在她身前一米處。

    只聽一聲轟然巨響,水泥路面被生生斬開一道深邃裂痕,正巧橫在刀勞鬼女王與衛凌嵐之間。

    衛凌嵐后退半步,看著對方默不作聲地收起門板骨刀,明白了意思。

    只能送到這里,接下來的路,還得你們自己走。

    “我明白了。”

    衛凌嵐朝刀勞鬼女王感激地點了點頭,安慰了驚慌失措的人群幾句,再次率領大家沿著十字路口前行。

    危月燕回頭望了那群站在十字路口一動不動的鬼群,眉頭深深地皺了起來。

    刀勞鬼女王的實力比她還強上許多,而且還有小弟助陣,

    能讓這么一群嗜血好戰鬼怪都在此駐足...前面的路上到底會有什么東西...

    一群人沉默著繼續前進,路上遇到了不少鬼怪,但大多戰力堪憂,

    甚至不用衛凌嵐出手,危月燕一個人就把沿途主動沖過來攻擊的厲鬼統統打爆(順便薅了一些陰氣)

    走著走著,碰到鬼魂的頻率越來越低,有時經過數條街區都遇不到一個。

    明明沒有威脅,柴大小姐心底的不安卻越來越濃郁,

    厲鬼也像野獸一樣,有著固定的狩獵范圍,實力并不是非常懸殊的兩位鬼王絕不會相互靠近,以免引起戰爭。

    他們,恐怕已經到了另一位鬼王的領地。

    踏踏踏踏踏踏。

    密集如同雨點般的腳步聲,突然在道路兩端響起,

    伴隨腳步的,還有聒噪嘈雜、重疊在一起的喇叭嗩吶音樂。

    仿佛有兩隊人,一前一后朝著他們奔襲而來。

    衛凌嵐渾身一激靈,朝著隊伍低聲喝道,“退!”

    眾人急忙撤到路邊,屏住呼吸,蹲在街邊店鋪門檐下。

    奏樂聲漸行漸近,透過霧氣,眾人看見左側行來一支穿著孝服、拋灑黃紙、打著白色引魂幡、扛著棺材、吹奏喪樂的送葬隊伍,

    右側來了一支穿著紅衣、扛著八抬大轎、吹奏喜樂的迎親隊伍。

    兩支隊伍的所有成員,都面帶僵硬笑容,只用腳尖點地,身體輕飄飄地向前蹦跳著。

    紅白雙煞。

    一眾活人屏息凝神,生怕發出半點噪音。

    終于,兩支隊伍在道路中央匯合。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金7乐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股票入门怎么开户 江西11选5全天计划 亿润配资 山东11选5中奖规则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手机版 3d图谜总汇全牛彩 000682股票行情 好彩1玩法技巧 广东十一选五一定牛一 吉林快三和值大小预测 佳永配资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 福彩3D南方跨度走势图 支付宝理财风险低赚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