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二百四十七章 沙漏
    李昂之前在莊園外,看到的鎖鏈人影與女子幻象,恐怕就是那個女巫制造出來的。

    唯一的問題在于,她還有多少自我意識,能對胚胎造成多大的影響以及,在這場戰斗中發揮多大的作用。

    “你剛才拖延時間,是希望那個女巫能在關鍵時刻對我造成干擾吧?”

    面對拔出武器、氣勢洶洶的玩家,威廉姆斯淡然說道:“可惜,她已經接受了太久的神格浸染,已經失去了自我意識,再也無法響應任何外界刺激。

    況且,就算她真的還活著,也不影響我抹殺掉你們。”

    “真的么?”

    被道破心思的李昂也不氣惱,指了指天花板,笑著說道:“如果真像你說得那么輕松,你又何必在背后做這種小動作呢?”

    剛才藤蔓弩槍轟擊墻壁,砸落瓦片的時候,李昂就看見這座地下室的墻壁內部,埋藏著不少枯萎爬山虎一般的未知植物。

    他讓柴大小姐順著腳底板鉆進土壤,沿著這些爬山虎在墻壁內飛行,探明情況。

    剛才拖延時間,既是為了查明女巫的自我意識殘余程度,也是為了等柴大小姐回來。

    直到現在,柴大小姐順著他的腳底板重新歸位,將她在墻壁里看到的東西盡數告訴李昂那些枯萎灰敗爬山虎散布在宅邸各處,深埋在墻壁之內。隨著時間流逝,這些枯死藤蔓在不斷恢復,變得翠綠通透,充滿生機。

    毫無疑問,那些藤蔓都是威廉姆斯的手筆。

    魔法陣以宅邸為根基,他之所以這么多年都沒有主動破壞法陣,恐怕也是因為一旦破壞魔法陣,就會不可逆轉地對宅邸造成傷害。

    受損的宅邸就沒有辦法繼續溫養器官。想要完成復活儀軌,就必須讓魔法陣繼續存在下去。

    但是現在威廉姆斯有了更適合復生的胚胎,不需要異常器官,自然可以摧毀法陣,讓外界原本就是他眷屬的森民進入宅邸,幫他圍攻李昂等玩家。

    “有趣,你知道我在想辦法摧毀魔法陣,”威廉姆斯平靜說道:“你就不怕么?”

    “害怕什么?怕宅邸崩塌,魔法陣崩潰,無數森民沖進來么?”

    李昂搖了搖頭,“只要在那之前殺了你,不就好了。”

    “殺了我?”

    威廉姆斯仿佛聽到了某種極為好笑的笑話,在泥球內冷冷說道:“就讓你們看看,神和人的差距吧。”

    話音未落,大廳各處齊齊傳來轟然巨響,無數根墨綠色藤蔓穿透墻壁,絞成一團,如同萬千長鞭朝著李昂等人砸下。

    仰頭看去的東楓破與惡無念兩人眼眸一縮,那藤蔓遮天蔽日,極為駭人。

    “熱犁頑盾”

    惡無念爆吼一聲,躬下身去,雙手化掌為刀,朝著地面狠狠鑿下。

    只見他手背上的獅鷲紋章爆發出極為璀璨的赤紅光芒,眾人周圍地面瞬間升騰起六根洶洶火柱。

    這些火焰柱體,以飛快速度迅速融匯在一起,彎曲形狀,組成一個深入地下的球形屏障,將眾人包括在其中。

    一些紛飛亂舞、無意識抽打而來的藤蔓。接觸到了火焰屏障,瞬間就被燒灼成一段段灰燼,飄然散去。

    “這又是什么巫術?”

    躲藏在泥球之中根本不露頭的威廉姆斯相當好奇地問道:“沒有感應到任何的能量波動現在的神秘學已經進步到這種程度了么?

    還是說,你們懷有某種血脈力量?”

    戰斗發生之后,威廉姆斯就把自己徹底封鎖在泥球之中,只依靠精妙的能量操縱技巧,震動外界空氣來與李昂等人進行交流。

    “唔算了,反正到時候我會給你們留個全尸,作為研究材料來分析血脈力量。”

    威廉姆斯嘆了口氣,淡漠說道:“畢竟,現在我不需要別的器官進行復活儀軌

    說不定我還能留下你們的魂魄,讓你們繼續存在于這個世界上。”

    伴隨著他的話語,那些漫天舞動的無數綠色藤蔓驟然停頓,仿佛接受到了命令一般,絞成數團,編織成七條直徑堪比大卡車的巨型觸手。

    更恐怖的是,青石鋪就的地面也在快速軟化。

    無數沙土從青石磚縫隙中漫了出來,被無形力量所驅動,附著在藤蔓觸須上,為其鋪上一層土質裝甲。

    巨型觸須,顯然不是區區一層火焰屏障就能阻擋得了的,東楓破毫不猶豫地從背包欄里取出一個掛滿了海藻、有些海洋腥氣的殘破鐵盒。

    他將鐵盒迅速打開,露出里面密密麻麻極為繁瑣的金屬機關。

    此時,那些蓄勢待發的觸手已經完成了準備,朝著火焰屏障狠狠抽來。

    這一回,火焰屏障也沒辦法做出實質阻擋,只是將觸手的土質外殼灼燒,變得焦黑一片,

    絲毫不影響觸手輕輕松松穿透屏障,朝著眾人碾壓而來。

    最后關頭,東楓破旋轉了鐵盒的內部按鈕,千萬條散發著柔和光芒的魚類虛影浮現在空氣當中,將大廳點綴得如同水族館一般。

    這件精良品質的道具,能夠制造深海魚類的虛影,吸收闖入其中的敵人的水分。

    敵方體積越大,身軀含水量越高,則效果越好,

    藤蔓觸須一旦觸及魚類虛影,就會驟然干癟枯萎,上面附著著的塵土不斷剝落。

    搭配惡無念的火焰屏障,兩人再一次堪堪維持住了防線。

    “撐不住。”

    惡無念看了眼那些蓄勢待發的巨型觸須,保持著雙臂鑿進地面的姿勢,回頭朝隊友說道:“有什么壓箱底的手段就都使出來吧,再藏拙下去,怕是要一起完蛋。”

    “呼”

    森林貓繃緊面龐,吐出一口濁氣,不聲不響地從背包欄里取出一個平平無奇的沙漏。

    沙漏由兩個相連的玻璃球組成,里面沒有放置沙子,只是位于上方的玻璃球球壁,安裝了一個斜斜向上的小刀刀片。

    森林貓將沙漏放在地上,打開上方蓋子,將拳頭按了進去,任由刀片割傷手掌。

    淋漓血液順著玻璃球球壁滑落,滴在沙漏下方的玻璃球當中。

    “三十秒后,他的思維速度會變得很慢,持續一分鐘。”

    森林貓看著自己的血液不斷往下低落,咬了咬牙,說道:“突襲,靠你們了。”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pk10幸运飞挺开奖记录 万利棋牌下载送18元 新福建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火山策略 投资股票规则 新疆11选5玩法规则 吉林快3基本走势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怎么玩 最新赛车网游 北京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天天红包安卓版下载 专业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内蒙古快3下载安装 股市k线图 贵州快三走势图和时间 由近及远释放海南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