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二百五十七章 轎車
    “話說,”

    躲在李昂體內的柴大小姐問道:“你為什么要在這里騎自行車”

    此時此刻,李昂正披著正義披風,say海賊王里面的人物,騎著單車在公園里彪車技。

    這片公園內,有著不少前來玩滑板、輪滑、自行車的學生,外圍則站著一圈家長,

    披著白色披風、明顯年長不少的李昂在學生里極為顯眼,

    更騷的是,他還騎著共享單車,做著自行車前空翻三周、后空翻三周、側空翻三周、丟下自行車自己莫名其妙開始前空翻三周并以街舞收尾等等炫酷動作,把一群學生和家長唬得一愣一愣的。

    “閑的無聊嘛。”

    李昂在心中回答柴大小姐道:“反正距離任務開始還有一段時間。而且據我估計,我的另一名隊友現在也在往城郊趕。”

    “唔”柴大小姐問道:“那你就不擔心他跑到城市的另一端”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李昂面不改色地來了一段高難度街舞大空翻,在心中默默道,“這種惡意誘導玩家相互廝殺的團隊死斗,信隊友不如信自己。

    要知道,對于普通玩家而言,隱匿行蹤才是此次任務的首要目的,隊友只是假設會遇見敵人的一種保障。”

    “那你還這么招搖”

    柴大小姐看著場地邊緣,那些不斷朝李昂叫好,還在錄制短視頻的人群,頭疼說道:“不怕吸引其他隊伍的玩家么”

    “我的馬甲,又不是只有一個。”

    李昂道,“只要不停更換馬甲,敵人就追不上我。”

    他在周圍小屁孩敬仰的眼神中,從地上默默爬起了來,拍了拍正義披風上的灰塵,瀟灑淡定地推著自行車向公園邊上的樹林走去。

    眼看身形即將隱沒不見,李昂猛地彎下腰去,朝著景觀灌木叢半捂嘴巴干嘔了一陣,嘔吐聲極為響亮,

    甚至壓過了公園里有些人帶來的、正在播放土嗨歌曲的音響設備,像是要把肝腸都嘔出來一樣。

    半晌,李昂這才直起身來,朝著那些看過來的人群豎起了大拇指,“不好意思,剛才跳舞跳太猛了。”

    說罷,他不理會群眾反應,用手在樹干上擦了擦,徑直騎車離開。

    柴大小姐分明看到,李昂剛才用眼鏡消毒護理液的小瓶子,朝灌木叢里噴灑了什么東西,

    并把一個用零部件自己加工制作出來的拇指微型攝像頭,借著擦手的機會,安進了樹皮里面。

    “呃,那是蜂王信息素”柴大小姐問道。在來的路上,李昂跟她講了目前兩人擁有的所有裝備、技能、道具以及底牌,方便到時候配合。

    “嗯。”

    李昂點了點頭,隨意說道:“到時候我反正就穿著這件正義披風出去找茬,其他玩家按照我的模樣,通過監控設備或者這些家長拍攝的短視頻,找到這里來,

    并接近我假裝嘔吐過得灌木叢,就會接觸到這些蜂王信息素成分。

    到時候我就可以通過偵查者兵蜂,找到他們的位置。”

    柴大小姐問道:“如果他們不來或者這個布置被普通人破壞掉呢”

    “無所謂,反正只是浪費一點蜂王信息素,以及占用一只偵察者兵蜂。”

    李昂悠悠道:“偵查兵蜂數量夠多,可以試錯。”

    其實利用黑客軟件黑入周圍區域的監控攝像頭,更加高效。

    但是在現代信息環境下,利用黑客軟件會留下太多痕跡,容易被誤導,被追蹤鎖定,甚至被人順藤摸瓜找到真實身份,

    還不如利用生物信息素搭配簡陋到難以追蹤的微型攝像機,進行監控。

    李昂騎著自行車離開公園,眼看任務開始的時限越來越近,他倒完全不慌,慢悠悠地在陰暗處,把身上極為顯眼的披風和共享單車都收進背包欄。

    再不急不緩地走進地鐵口,找了個位置貼墻站著。

    柴柴驚愕道:“你要坐地鐵”

    “嗯。”李昂回答道:“準確地說,是守株待兔。

    這場任務里,不僅要考慮如何隱匿行蹤的問題,

    還得考慮到,某些隊伍的玩家,借助前期他們擁有強力到可以輕松碾壓同級別玩家的裝備道具,又或者他們在一開始就遇見了彼此,很快組成兩人小隊,試圖利用人數優勢,在前期打開局面。

    相距一千米就自動觸發圓球術式的設定,更是可以讓前期就遇到彼此的隊伍,可以在游戲開始階段,像圓規一樣犁過殷市城郊。”

    李昂頓了一下,抬頭看著掛在地鐵站內部的鐘表,幽幽道:“任務開始后,看是敵人先找到我們,還是我們先和另一名隊友會和。

    如果他不蠢的話,現在應該也在城郊附近”

    李昂口中的隊友,此刻正開著輛并不顯眼的黑色轎車,沿著公路緩緩行駛。

    作為柳家既定繼承者之一的柳無怠,所駕駛的這輛轎車,采用了不少特事局從劇本世界里弄到的新奇技術,不僅堅固程度堪比裝甲車,必要時還能啟用噴氣裝置,貼墻短暫加速行駛。

    柳家作為財閥之一,在接收到殺場游戲的消息之后,也是動了一些心思的超凡因素的而出現,是一種社會秩序的全方位洗牌,

    柳家作為既得利益者,無論如何也不可能任由洗牌過程在他們眼前發生,而不親自參與其中。

    可惜,特事局的態度相當強硬,柳家還未有什么實際舉措,就被收到消息的特事局員工登門拜訪。

    再加上柳家家主柳無怠祖父的身體狀況不容樂觀,柳無怠的父親柳克儉身患怪病,臥病在床,不能忍受風吹與氣溫變化,

    柳家干脆收起心思,向特事局全方位投誠。

    李昂之前交易給柳無怠的火鼠裘,只是減緩了她父親柳克儉的一點點痛苦。

    為了根治疾病,查清楚背后隱情,特事局將于柳克儉患有相同病癥的患者,收治在兩三個不同的地下據點醫院當中,每天都向總部匯報這種疾病的研究進度。

    作為特事局的合作伙伴,柳家也擁有一定的密級特事局會轉交給他們一些病患健康報告,有時候還允許柳無怠陪她母親一起,到地下據點的隔離病房,與柳克儉隔著幾面玻璃相見。

    一切都在好轉,

    直至一小時之前,柳克儉連同所有收治在地下據點的病患,在監控攝像頭的凝視下,沒有任何征兆地,被一團來自虛空的霧氣吞沒,徹底消失不見。

    同一瞬間,柳無怠接到了系統發來的任務簡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說這兩件事情沒有某種因果關系。

    若非如此,作為柳家未來繼承人的她,完全可以用家族的金錢與權勢開路,為自己獲得足夠強力的裝備與道具,根本不需要接受這種可以拒絕的常規任務。

    思索間,轎車前方面板上的數字時鐘,終于跳到了九點整,而柳無怠只覺右手一沉,一副平平無奇的水藍色金屬圓形腕表,不知何時套在了她的手腕上。

    任務,開始了。

    柳無怠深吸了一口氣,看了腕表上的殷市2d虛擬地圖一眼。

    象征著隊友的那個紅點,正位于她北方的某個地鐵站內。

    隊友,撐住啊。

    吱

    柳無怠猛地剎車回旋,調轉車頭,踩下油門,朝著北面疾馳行駛而去。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内蒙古快三平台 北京体彩快中彩开奖 体彩7位数中奖规则 极速赛车pk10人工计划 甘肃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云南11选5有规律吗 股票基本面分析案例 河北十一选五22日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组合 广东快乐10分钟走势图下载 体彩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赛 正版平特一肖论坛 山西11选五遗漏top10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 今天七星彩开奖结果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