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四百二十章 問答
    隨著納爾遜的死亡,演播廳飛快坍塌收縮,重新恢復到原本破敗別墅的格局構造。

    納爾遜以及所有觀眾倒在地上的尸體,也盡數飛速腐爛,化為一地紅黑,散發出難以描述的熏人惡臭。

    柴大小姐小心翼翼地從納爾遜的尸體痕跡旁邊,撿起作為獎品的木質盒子,遞給李昂,

    后者打開盒子看了一眼,發現是本古香古色的羊皮書籍,大且厚重,封面為兩塊紅顏色布制成的板,四個角落里鑲嵌有銅制的花瓣形紋飾,

    封皮的中間安裝有一個倒三角形的金質紋章,紋章的紋理繁瑣復雜,由線條、圓圈、不知名文字組成,看起來有些像是希伯來文化當中卡巴拉生命之樹的圖案。

    李昂草草掃了一眼這件名為【煉金術師的旅行日記】的道具,發現暫時不能直接學習技能之后,便將其收入包裹。

    眼下的當務之急,是盡快找到納爾遜所說的“另一名異界來客”。

    李昂環顧破敗凋敝的別墅大廳,自背包欄內取出巨型冬瓜大小的黃色蜂巢,端在手里,

    用沼澤神力驅動蜂巢中的蜂后,令蜂后釋放信息素,驅使數百只兵蜂紛飛而出,好似密密麻麻的無人偵查機一般,

    飛向別墅的各個房間,找尋人類存在的痕跡。

    普通蜜蜂的視覺器官,為一對復眼和三個單眼。單眼為半球狀突起,復眼由數千只六邊形小眼組成,

    飛出蜂巢時,需要利用復眼頂部的小眼與紫外偏振光進行定位,結合地表標志性物體與太陽位置,再在舞蹈與嗅覺輔助下,構成完整的蜂巢——蜂源地理位置信息系統,完成定位。

    而經過生物母版改造的兵蜂,不僅飛行速度得到了巨大提升,

    其感知器官也被大大加強,甚至可以通過高速震顫翅膀,產生聲波,進行遠距離溝通。

    并且,這些兵蜂并非全都一模一樣,而是有著不同型號。

    有特化了熱感應,能夠偵察到遠處物體溫度的。

    有巴掌大小,大腹便便,可以噴涂腐蝕液體或者直接爆炸的。

    有尾部尖刺狹長,可以像吹箭一般射出尾針的。

    一時間,整座別墅里都是兵蜂飛行的嗡嗡聲,

    李昂站在一片狼藉的地板上,專注地用沼澤神力溝通蜂后,從蜂后那里接受兵蜂反饋回來的紛繁復雜信息。

    不同型號的兵蜂們通力合作,遇到緊鎖房門時,就由數只大腹便便的兵蜂上前,濺射噴涂腐蝕液體,將門鎖融開,

    再由其他兵蜂飛入房間,偵查里面有無異常。

    很快,兵蜂們就發現了特殊狀況——一間屋子的門內堆積了大量家具,堵住了房門,并且偵查兵蜂感應到,屋子內有熱源反應。

    李昂將巨型冬瓜形狀的蜂巢丟給柴大小姐,單腳在地面重重一踏,將木質地板踩成無數碎片,

    整個人拔地而起,橫沖直撞,沖至三樓,拐過數個拐角,來到了兵蜂擁堵著的房門前方。

    在神明印記的被動威懾之下,兵蜂們自覺退散,李昂站在門前,隨手甩出一記【碎物散射】,

    轟開了堵住房門的一堆雜物。

    倏——

    尖銳破空聲自前方襲來,李昂上半身以一種詭異的角度向后傾倒,如鐵板橋橫,險險避開破空物體。

    身軀后仰之際,李昂的眼角余光清晰看見,

    那物體是一支細長的、帶有三棱箭鏃的金屬箭矢。

    這是...

    李昂的頭腦中涌過一些記憶片段,然而那擦著他頭頂掠過的箭矢在半空中猛然回旋,速度絲毫不減地再次朝他頭頂襲來。

    李昂身軀還保持著后仰姿勢,右手手掌在地上輕輕一撐,整個人如彈簧般彈起的同時,左手伸至身后,

    在箭矢改變方向之間就將其牢牢攥住。

    金屬箭矢上附著的能量并不弱,

    但在李昂蠻橫狂暴的力量之下,只能極為不甘地停滯不前,

    鋒銳的三棱箭鏃甚至都無法撕開蜃龍紅鬣手套的防護。

    李昂不急不緩,將箭矢拿至身前,“吱呀”一聲就將金屬箭桿硬生生掰彎,隨意丟在地上,極為輕松寫意。

    房間角落,面色蒼白的柳無怠半跪在地,體表爬滿了密密麻麻的渺小蜘蛛,手里還耷拉著那把角良弓。

    她看著披著黑色披風、穿得紅紅艷艷好似福娃歡歡的闖入者,面露不甘之色。

    只能到這里了么...

    可惡,要是這一箭,能把那個裁判殺死,奪回自己的記憶該多好....

    柳無怠感受著身軀的不適與無力,剛想退出任務、回到現實世界,就聽到那個奇裝異服的闖入者說道:“是我,李日升。”

    李昂頭頂投映出玩家昵稱,柳無怠頓時松了口氣。

    只見李昂上前一步,看了眼柳無怠狀況,直接朝后者釋放了【溺厄暗殺術】技能。

    柳無怠瞬間感覺喉管中充滿了溫熱泉水,下意識地嘔了出來,吐出一大堆渺小蜘蛛,以及一團纏繞在一起的蒼白絲線。

    李昂結束了【溺厄暗殺術】,

    隨著這團絲線被吐出,柳無怠立刻感覺到喉嚨里那種瘙癢消失不見,不再有蜘蛛涌出。

    她一邊干嘔著,一邊撐著膝蓋緩慢站了起來,雙眼泛紅看向李昂,開口說道:“多謝了,

    你怎么也在這?”

    “我進到生南王夢境之后,解決了兩個異常事件,之后一直沿著道路走,來到了這間別墅。”

    李昂看向柳無怠,平靜說道:“你呢。”

    “和你差不多。”

    柳無怠的聲音有些沙啞,“這座屋子是道路的盡頭,想要繼續深入生南王夢境,似乎只能從這里過...”

    說罷,柳無怠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微變,“對了,這間屋子有個叫納爾遜的裁判,他會騙人和他玩一個只能說真話的游戲...”

    “已經被我殺了。”

    李昂搖頭說道:“和我講一講,你到這間房子里的經過吧。”

    他和柳無怠面對面站立,語氣平和而淡定。

    他要弄清楚,誠篤之屋里面還有沒有其他人,

    以及,柳無怠剛才有沒有聽到,他在節目里的問答.....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我国最正规的股票配资 炒股就这几招 山西快乐10分钟 时时彩哪个好app 江苏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大连商品交易所鑫东财配资 吉林快三今日推选号 影响股票涨跌的因素 江西快三官网下载 东方电子股票最新消 广西11选五现在走势图 北京新十一选五一定 北京11选5即开型结果图示 安徽快3开奖一定牛10月21号 一定牛河南新快三 渝三峡a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