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四百四十章 腦子
    “你們覺得呢?”

    邢河愁看向同伴問道:“這里天空中的夕陽和云朵都是在變化的,看樣子最多還有四十幾分鐘天就會黑下來,要去的話最好趁早。”

    李昂點了點頭,“我們可以分頭行動,我去神社那里調查,你們去警局收集信息。”

    “要分開么?”

    邢河愁皺眉道:“不太好吧,恐怖片里分頭行動,到最后往往就真‘分頭’了。”

    “邢老哥你就別擔心了,他可比你我強多。與其說是恐怖片里的魑魅獵殺他,倒不如說他才是恐怖片里的最終boss。”

    萬里封刀吊著眼睛吐槽道:“我覺得我們還是擔心自己的安危比較好...”

    話音未落,異變陡生,

    紫紅色絢爛晚霞迅速消逝,周圍天幕瞬間低沉陰暗下來,漆黑夜色如一雙無形大手,以眾人所在的居民區為中心,飛快合攏。

    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這片居民區周圍的樓房就被夜色所吞沒,

    李昂也直接失去了和所有在外面飛行的兵蜂之間的聯系。

    “不好,”

    邢河愁變了臉色,急急道:“這么快區域就收縮了。”

    根據以往的經驗,被漆黑吞沒,就意味著再也逃不出來。

    夜色自四面八方收攏而來,吞噬掉了巷弄兩側,

    那輛停在巷弄之外的廂型面包車跌入黑暗,悄無聲息地隱沒不見。

    眾人唯一的出路,就是眼前那座尚未被黑暗吞沒的平平無奇居民住宅。

    “你們快傳送離開!”

    邢河愁低聲喝了一句,自己推開住宅的木質圍欄,踩踏碎石小徑,一腳踹開了大門,沖入屋內。

    遇見兇吉未知的特殊狀況,自然要請這些被他牽連的玩家隊友早點逃命,

    而他自己作為特事局的一員,則肩負著俘虜生南王的重任,不到最后一刻不能輕言放棄。

    他快步沖入屋內,沒有看見生人,便大致掃了一眼房屋結構。

    這座居民住宅可以說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推開大門后首先進入門廳,門廳左側為玄關與鞋柜,玄關臺階的下方擺放有幾雙鞋子,內側是老人穿的平底鞋,男人穿的靴子,外側是女人穿的高跟鞋以及小孩所穿的黃色童鞋。

    玄關前方是門前過道,過道右側是客廳與餐廳,

    客廳地面鋪著地毯,地攤上放置著圓形桌子以及兩張長方形沙發,客廳另一端則是一面液晶電視。

    餐廳擺放著長條形餐桌,前后左右放置著共六張凳子,

    餐廳右側為半封閉式的廚房,

    廚房右側則是和室(日島特有房間,地上鋪有可以只穿襪子踩踏的燈芯草疊席,沒有獨立洗手間但設有凹閣,可以放置被褥。和室整體用兩扇木質拉門與走道隔開)

    和室再右側,則是間浴室。

    房屋雖然外表老舊,但內部的裝修設計卻很溫馨,地面很干凈,沒有多余的落灰塵埃。

    邢河愁站在客廳一眼掃過,聽到身后傳來腳步,回頭看去,卻見幾名同伴已經追了上來,“你們...”

    “你們怎么不走?”

    萬里封刀幫邢河愁問完了這句話,聳了聳肩,握住系在腰間的斬龍劍劍柄說道:“還沒遇見魑魅就把隊友拋下,這可不太好。”

    柳無怠默默點了點頭,輕聲道:“先看到魑魅再傳送離開也不遲。”

    李昂笑瞇瞇地搓了搓手掌,說道:“我就是來看看,如果風頭不妙,不用說我也會自動撤的。”

    “明白。”

    邢河愁面色一肅,點點頭,心中喟然一嘆。

    李昂朝玻璃窗外看了一眼,“整座城市除了這座房子之外,似乎都被黑暗吞沒了,看來這里確實是這片區域的核心。

    對了,懷表上面的指針怎么說?”

    “指針...”

    邢河愁低頭望去,卻見懷表指針瘋狂轉動,任憑他怎么撥動按鈕也無法停下,“好像失靈了。”

    “找不到具體位置么?還是說,我們已經在通道內部?”

    李昂皺眉問道:“研發懷表的部門有說過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狀況么?”

    “沒有。”

    邢河愁無奈道,“制作這塊懷表的時候異學會出了很大的力,他們所掌握的知識,很多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只知道這東西能夠生效,但不清楚具體原理與應對策略。”

    “這么不靠譜?”

    李昂吐槽了一句,嘆了口氣,說道:“好吧,眼下去路被堵,也只能從這間房子里找線索了。

    先搞清楚這戶人家的身份再說。

    一起搜吧。”

    屋子內部通有電,剛才客廳、玄關處與門前過道的燈一直亮起沒有關閉,

    眾人為避免分散一起行動,在一樓翻箱倒柜,翻找出了家庭合照、個人相片以及其他一些能夠證明住宅主人身份的資料,

    如駕駛證,國民健康保險被保險者證,住民票,住民基本臺賬卡,個人番號卡。

    這戶姓“福神”的人家共有四代人,

    最年長者,為接近八十歲的福神美代子,是家庭的曾祖母,出生在距離歌山市(玩家現在所在城市)不遠的鄉村歧奉村,

    丈夫在早年間去世。

    其長子,也就是福神一家的家主,為五十歲的福神平原,是一名臨近退休的公司職員。

    福神平原的妻子名為福神里繪,出生于臨市,兩人育有一兒一女。

    小兒子名為福神博己,二十五歲,是一名療養院的護工。

    長女名為福神杏子,二十九歲,嫁給了一名醫生,后改名為衛門杏子,與丈夫育有一女,也就是家庭中的重孫女,福神紫苑,現年八歲。

    值得注意的是,常住在這棟住宅中的人,只有福神美代子、福神平原夫妻與小兒子福神博己四人,

    長女一家并不住在這里,而是住在城市的另一端。

    以上就是目前玩家所搜集到的,這戶人家的家庭成員信息。

    “看起來一切都很正常啊,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四世同堂家庭,”

    李昂放下擺放在客廳電視機架子上的家庭相片,朝隊友說道:“我們上樓去看看吧。”

    “嗯。”

    邢河愁點點頭,走在隊伍最前方,領著幾名隊友向通往二樓的臺階走去。

    幾名玩家還都穿著鞋子,踩踏在木質臺階上的時候,能夠清晰聽見木板所發出的吱呀聲,

    邢河愁走在最前方,恍惚間仿佛聽到有個男人的聲音,正用日語在自己耳邊喊著什么,

    “福神,能聽到我說話么?福神?!”

    他剛想轉過頭向隊友示警,卻駭然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身軀的控制權,

    只見眼前景象飛速流轉,再定睛時,他已然離開了房屋,站在了這座居民住宅的庭院之中,

    玩家面板陷入灰白沉寂,取用不了任何裝備道具,調動不了屬于玩家的超凡力量,他仿佛徹底退化成了一個凡人。

    “這是怎么回事?”

    邢河愁緊咬牙關,左顧右盼,看見庭院之外依舊被漆黑所籠罩,

    低下頭去掃視自己,發現此刻自己的體態臃腫,正穿著一件黑色圍裙,腳踩雨靴,

    雙手手背蒼老而布滿皺紋,根本不是自己的手。

    李昂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幽幽傳來,“喂?哈嘍?邢老哥,能聽見我說話么?”

    邢河愁倒吸了一口涼氣,“李兄弟?你們在哪?”

    “我們似乎,在你的腦子里....”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澳洲幸运5官网是正规彩票么 2015年股票趋势 3d试机号后各路专家总汇 微豪配资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江苏快3 遗漏 疯狂飞艇计划 期货配资是违法还是违规 河南快3基本走势一定牛 8月股票推荐 辽宁11选5开奖助手 二分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快乐八官方网站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推荐 幸运快3有什么规律 股票融资买入的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