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四百六十九章 狂漲
    只見李昂右手大拇指掐小指二、三節之間,無名指曲于大拇指下方,食指中指并攏伸直,比了個中規中矩的劍訣,

    在空中用劍指飛速寫了個圖案,大喝道:“太上老君教我誅殺詭祟,神師殺伐,不避豪強,先殺邪魔,后斬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當?急急如律令!”

    因為聲響過大,一并醒來的邢河愁和萬里封刀差點沒一口水噴出來,

    這兩位也都看過竺學民寫的筆記,

    知道李昂說的馭魑御魅咒語還算正宗,

    但從他倆的位置看去,李昂在空中比劃的圖案,分明就是一副小雞啄米圖。

    等李昂畫完最后一筆的瞬間,大廳里直接刮起了無名陰風,

    一個戴著骷髏面具、披著厚重鎧甲的魁梧身影,從李昂身前的地板里緩緩升了起來,用低沉沙啞的聲音緩緩說道:“魂鎖典獄長在此,拜見西門子真人!”

    這魁梧身影的右手拿著一把短柄鐮刀,左手提著一個用鎖鏈拴著的燈籠,造型猙獰兇悍,霸氣側漏,邪氣幾乎都要外溢出來。

    不用多說,這身影自然就是穿著紙質osplay鎧甲的柴柴。

    柴大小姐入戲頗深,一邊說著,一邊單膝虛跪,

    渾身上下的鎧甲縫隙里,不斷散發出陰慘慘的綠色光芒其實是她在osplay專用的紙質鎧甲里面,放了幾管強力綠色熒光棒。

    知道內情的邢河愁與萬里封刀眼角抽搐,

    可大廳里一眾凡夫俗子不明所以,聽見“魂鎖典獄長”這威武霸氣的名字,差點連下巴都驚掉,

    民間流傳的地府陰司體系之中,

    地位最高的自然是東岳泰山天齊仁圣大帝,然后是北陰酆都大帝、五方魑帝、羅酆六天、以及陰曹地府的十殿閻羅王。

    閻羅王再往下,則是冥界設立在陰陽兩界的城隍。

    眾城隍鎮守各城,帶著手下各司輔官僚佐主管生人亡靈,獎善罰惡。

    在道門的相關傳說中,正派修士只有在最危險的時候,才會高搭法臺,請來雷部雷城一府兩院三司部眾,斬殺過于強大的邪祟妖魔。

    如果邪魔稍弱,修士則會自行解決,

    解決不了,就請來陰司城隍陰官幫忙。

    而低級一點的散門修士,最多只能召喚來無名無姓的孤魂野魑,用以驅使。

    眼下西門子道人所召喚出的“鎖魂典獄長”,聽名字并不屬于城隍系統,

    而且看那拿著鐮刀與燈籠、渾身冒著綠光的恐怖猙獰、威武霸氣造型,

    估計是更高一級的地府直系陰官

    那么,能不借法臺,僅憑劍訣手印就召喚出直系陰官的西門子道人,又會強大到什么程度?

    包括那幾名歹徒在內,大廳眾人都驚駭欲絕,瞬間又給李昂漲了十五點信仰之力。

    【沼澤神力:430/1000】

    這可比神明印記自然增長快太多了,之前李昂用神力培育進化蠕蟲,沼澤神力的充能條一直在整體下降,可謂入不敷出,

    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簡單快捷的收集信仰之力方法,那還不得抓著羊毛使勁薅。

    “真人召喚在下,可是又有什么厲魑邪祟需要誅殺?”

    知道李昂內心想法的柴大小姐也很配合,甩了甩手里的燈籠,非常有逼格地低沉說道:“我這幽魂監牢里,魑魅魍魎都快消耗殆盡了。”

    “倒不是什么掃除邪祟,”

    李昂搖了搖頭,“就想讓你看看這幾位兇徒惡人的三魂七魄,賞善罰惡。”

    “哦?”

    柴柴聞言,轉過身來,看向那名兩股戰戰、不敢言語的歹徒領袖,一步一步走上前去,骷髏面具之下,爆發出綠色光芒,

    “惡待父母,入室行竊,攔路搶劫,謀取錢財,害人性命,作奸犯科,罪無可赦!”

    柴大小姐冷哼一聲,“罰入寒冰地獄,受寒風刺骨、傷口凍裂、鐵蟲啄食腦髓五百年!”

    說罷,她揮舞紙質鐮刀,在歹徒頭頂虛劃而過,

    那歹徒瞬間兩眼翻白,口吐白沫,昏厥倒地,不知死活,

    而柴大小姐手里燈籠,也爆發出比之前更亮的綠光。

    看起來,就像是她用燈籠,生生掠奪走了惡徒的魂魄一般。

    “這這”

    那個把刀子橫在李昂脖子上的兇徒,看著倒在地上的同伙,像觸電一樣直接丟開了手里的短匕首,渾身顫抖著倒退數步,面色白如金紙。

    柴大小姐慢悠悠地轉過頭來,身形飄忽,瞬間閃至他身前,眼中綠光一閃,似是在審查三魂七魄。

    “為非作歹,觸犯法令,貪婪無度,殘害無辜。罰入黑繩地獄,受熱鐵繩鋸之,燒皮徹肉,燋骨沸髓兩百年。”

    說罷,又是一劃,兇徒兩眼泛白,應聲倒地。

    見到兩名同伙如此詭異的倒地身亡,剩下的六名歹徒哪里還敢負隅頑抗,

    忙不迭地松開所挾持的人質,倉皇后退,齊齊向著大廳的隔壁房間逃去,試圖順著隔壁房間逃到后院,翻墻跑到街上

    哪怕在大街上被官軍抓到,關入地牢,秋后問斬,也要比直接享受地獄之苦要好太多。

    “砰砰砰!”

    六名歹徒瘋狂地砸著門,可那扇薄薄木門,卻好像厚重的石質城墻一樣,

    任憑他們用拳頭砸,用腳踹,用身子死命撞擊,卻怎么都紋絲不動。

    “救命!救命啊!”

    一名歹徒看著魂鎖典獄長一步步緩慢踏來,甚至嚇得尿了褲子,涕淚俱下地高聲喊叫,試圖求來救兵。

    這一切,在大堂內的群眾眼中,是如此的詭異

    從他們的角度看去,那扇木門明明就已經開了,

    六個兇徒只是擠在一扇沒有門的門口,只差幾步就能穿過庭院,翻墻逃出。

    吃瓜群眾直接把這般怪異景象,都當做是道長仙法使然,對于西門子道長的敬畏膜拜情緒,直線高漲,

    【沼澤神力:440/1000】

    【沼澤神力:450/1000】

    【沼澤神力:460/1000】

    李昂看著玩家信息欄里不斷上漲的信仰之力,心中欣喜,臉上卻不動聲色,一臉淡漠地看著事態發展。

    不說話,裝高手。

    “大人,道長,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嬰兒,求您饒我一命,來日我定”

    一個歹徒自覺逃不出去,涕淚橫流,跪倒在地,剛想說以后一定要做個守法善民,卻被柴柴無情打斷。

    “見利忘義,誘人犯法,教唆興訟,以怨報德。罰入刀山地獄,受刀斧劈砍兩百年。”

    柴柴冷然道:“西門子道長仙風道骨,怎么會看上你這庸俗貨色的腚。”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秒速赛车开奖记录统计 188金宝博娱乐城真钱百家乐 新手怎么学理财知识 全天pk10最精准计划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360 河南22选5开奖号码038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可靠吗 新疆体育彩票新11选5 今天福彩3d丹东全图 临沂配资公司 北京pk10网上骗局新闻 管家婆两码中特 连云港股票趋势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出来 股牛配资 黑龙江6+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