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四百八十九章 山寨
    鵝城,石質城墻。

    縣令馬邦德披著一身鎧甲,在城墻上焦躁不安地來回踱步,周圍站著一圈面色緊張惶恐的衙役,以及數量稀少的守城官軍。

    眼下西門子道長去追擊那些白蓮妖人,

    如果道長凱旋歸來那還好說,

    但如果計劃失敗,

    甚至讓白蓮妖人出于打擊報復的目的,來到鵝城...

    那就只能讓他們這些凡人先頂上了。

    馬邦德捏了捏僵硬冰冷的肩膀,這件鎧甲并不合身,容納不下他早已走形的身材,穿在身上頗為變扭,

    再加上高處吹刮的刺骨寒風,腰腹蠕動的饑餓感,

    讓馬邦德差點以為自己又回到了夢境世界。

    “你去下面打點肉湯上來,給大家都發一些。”

    馬縣令小聲地朝身側衙役吩咐了一句,微不可察地嘆了口氣。

    為一方官,護一方民,

    不少百姓只道白蓮教是救苦救難、普度眾生的圣教,

    卻不知白蓮教最擅長的就是影藏在暗處煽動愚夫愚婦,攻破縣衙,配合流民亂軍,洗劫城市,燒殺搶掠,禍害一方,

    最后將責任全部推卸到叛軍頭上,還能出面撫慰拯救一下受難群眾,收買人心。

    馬邦德身為縣令,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鵝城也步了那些被毀縣城的后塵,

    他已經將武德衛軍械庫里的武器,分發給了守城官兵,

    希望白蓮妖人來的時候,能夠憑借法器、堅固城墻、人多勢眾,嚇退他們...

    “大人快看!”

    一位拿著火把的衙役眼前一亮,指向城門外的某個黑暗角落。

    馬邦德瞇眼看去,看到一身穿黑氅的道人似閑庭信步一般,走出幽暗密林,來到了鵝城門外,

    正是李昂。

    “西門子道長回來了?”

    馬邦德心中一喜,連忙吩咐道:“快開城門....不,等等,城門保持關閉,從城墻上放個吊籃下去。”

    白蓮教詭計多端,有的是擅長易容變幻的妖人,不能不防。

    吊籃被官兵從城墻上放了下去,還沒丟到一半,李昂就用手指扣住墻縫,腳掌在城墻外側蹬了幾下,輕松上到了城墻上方,

    無視那些如臨大敵的守城官兵,朝馬邦德拱了拱手,笑著說道:“馬縣令今晚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那幾個白蓮妖人中了貧道的掌心雷,全部身受重傷,倉皇逃竄,短時間內應該不會來進犯鵝城。”

    “那可真是太好了。”

    馬邦德終于松了口氣,剛想詢問西門子道人,那些劫獄者都是白蓮教里的誰,他好向明天趕到的武德衛兵卒交代,

    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白蓮教對朝廷的腐蝕極重,說不定此時此刻,在這座城樓上,就有白蓮教的信眾潛伏,

    西門子道長,很有可能斬殺了一個或幾個白蓮妖人,只是出于某種考慮,才說是擊退。

    而且看道長的樣子,貌似也不想與武德衛產生糾葛...

    “好了,既然武德衛兵卒明天就能抵達鵝城,貧道也就沒什么事了,就此別過吧。”

    李昂一揮袖子,身形矯健躍起,踩踏著城墻外側,下到城門外,大步流星奔向了漆黑夜色。

    ————————

    極遠處,群山中。

    一男一女兩道身影在狹窄山路中狂奔,男的赤著上身背負大刀,女的外批華貴皮草,腰間系著軟劍腰帶。

    正是一葉青與梟蝮蟒。

    兩人登上山坡,來到一座設立在山洞中的山寨前方。

    山寨內燈火通明,蹲在箭塔上的年輕山賊借著山路兩側插著的火把,看見了一葉青與梟蝮蟒的身影,臉上一喜,兩指并環,伸入嘴里吹了個呼哨,

    “大當家回來了!”

    山寨里頓時熱鬧起來,排在二人之下的幾位當家山賊,都起來帶人前來迎接,噓寒問暖,將一葉青與梟蝮蟒迎入山洞。

    “我兒子呢?”

    梟蝮蟒坐在山洞虎皮座椅上,面容僵硬,冰冷地朝手下問道。

    他所說的兒子,是被妻子一葉青出于好玩目的,收養的一個小孩,養了三兩年,慢慢養出了感情,如果一葉青以后還生不出孩子,說不定就讓他來繼承這座山寨。

    “回大當家,少爺已經睡下了。”

    梟蝮蟒點了點頭,面無表情地說道:“把他叫起來,還有山寨里的所有人,都叫進來。我有要事要公布。”

    山賊小頭目們心中一跳,面面相覷,內心難掩激動。

    他們早就聽說過大當家、二當家有白蓮教的背景,如果今天梟蝮蟒說的事情,是要加入白蓮教,

    那可比呆在深山老林里攔路搶劫、打家劫舍強多了。

    山賊們不敢怠慢,很快就交齊了所有人,包括那位平日里被一葉青視為己出的養子。

    梟蝮蟒、一葉青端坐在虎皮座椅上,掃視山洞中的所有山賊,“都到齊了?”

    “回大當家,都到齊了,廚子都到了。就只有那幾個前些天綁來的人質,還關在后山監牢里。”

    “很好。”

    梟蝮蟒的目光,最終聚焦在那個已經蓄起淺淺一層胡須的十五歲兒子上,沙啞說道:“十天前,你下山劫掠,搶了一個女子上山,向其家屬討要贖金,

    其父母傾家蕩產,借遍鄰里親戚,總算湊齊贖金,最后換來的卻是一具掛在河邊樹上的殘破尸體。

    可有此事?”

    少年有些不明所以地摸了摸短發,這件事情父親母親早已知曉,當初還夸他有二人風范,今天怎么又提了一次。

    不過梟蝮蟒平日威嚴肅穆,不茍言笑,

    他也只好端端正正地低下頭,輕聲說道:“是有此事,我看那女人還有幾番姿色,本來想和母親說要娶她做以后的山寨夫人,不料她堅決不肯,還傷了孩兒,

    孩兒只好將她關了起來,沒想到她那么不經打,三兩下就沒了氣。

    本來孩兒還想把她享用一翻過后,賞賜給手下兄弟的。”

    “好。”

    梟蝮蟒淡淡地點了點頭,提起擺在腳邊的大刀,一刀斜斜劈過,

    鮮血撒在空中,頭顱飛旋,少年的面孔上還殘留著淡淡的、有些得意的笑容。

    無頭尸首跪倒在地,

    嘩然驚叫聲一片。

    梟蝮蟒站了起來,拔刀砍向山賊,

    身旁的一葉青抽出軟劍,面無表情地砍掉山洞出口處的繩索,降下木門,擋住所有山賊的出路。

    喊殺聲求饒聲震天,

    片刻,萬籟俱寂,

    厚重木門被一刀劈碎,

    包括頭顱在內,梟蝮蟒與一葉青,肩并肩從山洞中走了出來。

    他們依舊面無表情,渾身上下淋滿了殷紅鮮血,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但傷口中,卻沒有流出哪怕一滴屬于他們自己的鮮血。

    綠色絨毛,慢慢地刺穿皮膚表面,隨風飛舞,吸收掉所有血水,輕撫過各類傷痕,讓傷勢全部愈合。

    該,上路了。

    曾經是梟蝮蟒與一葉青的存在,擰動著僵硬的脖子,在山寨里翻找出幾件樸素外衣,穿在身上,繼續朝著呂州方向走去。

    誰也沒有注意到,在他們上空,有兩只怪模怪樣的蟲子盤旋飛舞,

    它們的樣貌和李昂用生物母版改造出的普通偵察者兵蜂一樣,但頭部卻異乎尋常的大,如西瓜一般沉重,

    令人擔心它們會不會飛著飛著忽然墜落。

    這兩只怪蟲子的周圍,伴隨著四只普通的偵察者兵蜂,護衛著它們,一同朝著北邊行進。

    次日清晨,山寨后山地牢里的十幾名人質,才愕然發現關押著他們的牢房,不知何時被切斷了鎖鏈,

    倉皇逃出后,更是發現山寨中,看不見哪怕一個山賊的身影。

    所有山賊,都消失了。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广西快乐十分群 11选五5开奖一定牛 股票投资心得 辽宁快乐12中奖助手下载 天天三分彩是官网开奖吗 江苏7位数规则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走势 国际股票融资程序 河南快三跨度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买大注就输 今天福建快3走势图 云南时时彩走势图表 期如意期货配资软件 股票分析师怎么考 江西快3官方下载 期货配资做几年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