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五百零二章 魔音
    “你這么知道?”

    李昂一瞪眼睛,手掌源源不斷地從虛空中拿出各類雜物擺放在桌上,

    什么晾衣架,肉鉤,廚房用黑色垃圾袋,一次性橡膠手套,消毒液,牙線棒,紅酒。

    甚至還有一臺街邊攤販常用的大喇叭——如果劇本世界不禁用電子產品的話,它還會喊出“九塊九,全場九塊九。九塊九你買不了吃虧,九塊九你買不了上當”的廣告語。

    考慮到劇本世界里面什么都有可能發生,李昂還真就往存儲空間極大的自動化寵物飼養箱里放了小半間九塊九廉價商品店,以備不時之需。

    “我該夸你是有四次元空間內褲的小叮當么?”

    萬里封刀眼角一抽,視線瞥過那瓶貼著英文標簽的紅酒,蛋疼菊緊地吐槽道“別的暫且不說,這紅酒還能有九塊九的?”

    “怎么沒有?現實世界很多商品的成本價低到令人發指,”

    李昂隨意說道“當然這九塊九的是色素勾兌,好一點酒的成本價在三四十,線上出售能買到二百五。

    有種賺快錢的缺德方法就是從城鄉結合部的工廠拿走一箱箱的廉價瓶裝酒,到商場交點錢,擺個臨時攤子做促銷,寫原價二百九,打折現價九十九。不怕人,敢吆喝,幾個商場流竄作案,運氣好一天就能賺數千上萬凈利,兩個月就能賺到首付錢。”

    “還,還有這種操作?”

    萬里封刀聽得目瞪口呆,旋即反應過來,目光有些閃爍地看著李昂。

    李昂擺了擺手“別看我哦,我從來不會干損人利己,坑害他人的事情。”

    呵,呵呵。

    萬里封刀尷尬地笑了幾聲,李昂順便補充了一句,“那樣賺錢太low太慢了,而且還不正規,大概率會慘遭翻車。真正的灰色暴利行業,其商業運作模式往往簡單傻叉到會令人發出‘這玩意兒也能掙錢’的感嘆。”

    萬里封刀和邢河愁對于這話沒有什么感觸,反倒是身為柳家千金的柳無怠心中一動。

    她在商場上,可聽說過不少憑借灰色暴利項目,一朝翻身陡然而富的案例——當然那些人路子太野,手段太low,段位太低,成功經驗難以復刻。

    只有極少數幸運兒才能走出灰色地帶,開始經營產業,接觸到殷市商圈的最外圍,搖身一變成為上流社會的肥頭大耳正經商人,勉強夠到柳家的腳底板。

    柳無怠想到之前和李昂組隊時見到的騷操作,不禁默默想道“思維縝密,面善心黑,手段狠辣,

    他要是投身商海,肯定也是一把好手”

    “總之,”

    李昂收起擺在桌上的紅酒等雜物,杵了杵手上的白帆,正色說道“我先去蜀王府周圍準備一下。”

    邢河愁問道“不和我們一起么?”

    李昂搖了搖頭,“不了,我這西門子道人的馬甲最近風頭太盛,聚在一起平添麻煩。

    反正有兵蜂遠程聯絡,有什么信息就通過它來傳遞好了。”

    似乎是在響應李昂的號召,那只趴在桌上的兵蜂,停止了擦拭前足醬汁的工作,“嗡嗡”地震動了一下翅膀。

    盡管兵蜂們還無法理解人類說出的話語,但它們能通過振動翅膀,將聲音訊息以特定頻率傳遞至飛在高空中的腦蟲,

    讓腦蟲借助祈禱神祇的方式,把信息遠程傳遞給李昂。

    李昂離開酒樓,拄著布衣神算的白帆,隱沒進人群之中,消失在了街角。

    他和隊友分開,既是為了降低身份暴露、引來土著修士窺探的風險,

    也因為,他的一些準備工作,有點見不得人

    ——————

    呂州城南面,某座驛站。

    這是一間經過臨時改造的客房,房間中的所有家具都被搬空,只剩下一塵不染的木質地板。

    房間門窗都用木板釘著,不留任何縫隙,一絲光線也無法照耀進來,漆黑幽暗,伸手不見五指。

    七名膚色黝黑的瘦削僧人席地而坐,圍成一圈,圈中心的位置上,

    靜靜擺放著一個兩人高的、外面覆蓋著數層厚重黑色幕布的巨大鐵籠。

    “如是四事,若不遺失。心尚不緣色香味觸。一切魔事,云何發生。若有宿習不能滅除”

    七名安南僧人閉著眼睛,不斷念誦著經文,

    密閉房間中佛音回蕩,

    原本郁結渾濁的靜滯空氣,

    似乎都在念誦經文的力量影響下,散發出氤氳香氣。

    然而在莊嚴佛音之中,始終存在一種極其輕微的窸窸窣窣聲響。

    那聲音如同衣物摩擦皮膚,如同指尖劃過木桌,

    如碩鼠沿墻角爬行,

    如千足蜈蚣掠過青苔石面,

    如蚊蛾蠅蟲振動翅膀。

    輕微細小,無孔不入,

    似要沿著僧人耳孔,鉆入大腦,腐蝕血肉,侵蝕理智。

    窸窸窣窣的聲音越發響亮,哪怕在佛音中也清晰無比

    那名正對著門口的最年長老僧始終無動于衷,不悲不喜。

    他能聽見到樓下披甲護衛巡邏時,腳掌踩踏地面的聲音,

    能感覺到馬棚里,驢馬們正在啃食飼料。

    甚至能感應到,某個潛藏在驛站后方樹林之中的西廠緹騎,伸手拍死了一只降在臉上的蚊蟲,將蚊蟲尸體抹在了身旁的干枯樹皮上。

    自然,他也注意到,位于他對面的年輕僧人早已不堪重負——

    那名年輕僧侶還在堅持念誦經文,但他的聲音微顫,眼皮抖動,

    微微睜開的眼眸里,布滿了蛛網般的血絲。

    “”

    老僧心中嘆了口氣,默默加大了念誦經文的聲音,

    沒有睜開眼睛,只是用指關節輕輕扣了扣地面。

    年輕僧人睜開雙眸,感激而又愧疚看了他一眼,站起身來,緩緩施了一禮,

    轉過身去,腳步踉蹌地走到房間角落,推開暗門,離開房中。

    良久,魔音突兀停止,

    蓋著厚重幕布的鐵籠中,響起了沙啞低沉有如鐵片刮擦的聲音,“呂州,快到了吧?”

    老僧眼簾低垂,滿是皺紋的面龐擰成一團,看不出是愁苦還是喜悅,“還有兩天。”

    魔音沉默了一下,“兩天么”

    魔音漸息,佛音不止。

    wanjiaxiongng000

    。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云南11选五专家免费预测 山西十一选五分布图 山东快乐扑克3遗漏 博彩网站源码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定二牛 股票百度百科 股票权重怎么算 重庆时时全天个位计划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排三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 山东十一夺金任五遣漏 江西多乐彩11选五 上海定牛11选5彩票网 东北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