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五百一十四章 結陣
    “追”

    魚慶秋低吼一聲,再揮長劍,淡青色的劍氣將剩余灌木切割殆盡,

    身側緹騎紛紛沖向地道入口,手段盡出,試圖在李昂徹底消失之前,將他攔下。

    轟

    王府外墻突然爆裂開來,磚石四濺,碎木橫飛,

    數道人影從炸開的外墻縫隙中奔襲踏來,面無表情,提著兵刃,動作整齊劃一,像是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

    這些人的面孔,西廠與武德衛的兵卒們再熟悉不過,

    他們都是榜上有名的被通緝白蓮妖人,任何一個單拎出來,都需要一小支緹騎通力合作才能拿下。

    而現在,他們足有十一人

    怎么回事這些人不應該都在西緝事廠的監視之下么怎么會莫名其妙出現在王府墻外

    緹騎們心頭疑惑不解,但長久以來的廝殺經驗,已讓身軀本能先于理智,

    自腰間取出一塊巴掌大小的銀色薄片,輕輕一抖,擴張成一塊一人寬的圓形盾牌,

    扣在左手手腕的腕甲背面凹槽中,形成手持盾牌,

    左手持盾,右手持刀,結成戰陣,朝白蓮妖人殺去。

    兵刃交加,金鐵交錯,喊殺震天,雙方戰作一團。

    “厲校尉攔住他們,我去追擊祥瑞”

    魚慶秋朝武德衛剿魔校尉厲玉山高喊一聲,仗劍逼退三名合圍上來的白蓮妖人,孤身一人沖入地道。

    他手下的西廠番役想要追上長官,卻被立刻沖上來的白蓮教眾死死纏住,只能眼睜睜看著魚慶秋隱沒在泥土堆中,消失不見。

    直到與白蓮教眾交上手,番役緹騎們才隱隱察覺不對。

    眼前的白蓮妖人們實力確實強勁,每一擊都能開碑裂石,震飛緹騎,

    此外,還配合得極為默契,看似各自為戰,實則隱隱圍成陣勢,同進同退,讓緹騎無法找到破綻,分而攻之。

    但是,他們似乎都不會施展術法

    只會揮舞兵刃,靠著夸張蠻力硬碰硬,哪怕在資料中顯示精通術法的白蓮精英,也拿著兵器一陣猛砍。

    總感覺有什么地方不對勁

    “一幫酒囊飯袋”

    厲玉山眼看緹騎久攻不下,當即暴喝一聲,稍稍屈膝,足下木質地板碾碎成末,

    高大魁梧的身形電射躍起,閃著寒芒的橫刀迅疾斬向一名白蓮教眾脖頸。

    一刀斬下,白蓮妖人那不帶有任何表情的頭顱飛了起來,啪的一聲砸落在地。

    換作往常,定然會有緹騎在心中默默稱贊厲玉山這凌厲迅捷的一刀,甚至大聲叫好。

    可現在,全場卻死寂一片,

    對面那些白蓮妖在同一時間,停止了進攻的動作,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那顆落地頭顱上。

    頭顱一切正常,只是脖頸的斷裂面上,沒有哪怕一滴鮮血滲出。

    只有一叢叢細密植物根須,從氣管血肉中延伸出來,

    或褐黃,或翠綠,雜亂無章。

    “”

    突兀停手的白蓮妖人們,抬起頭來,看著面前的緹騎,雙眼圓睜,

    嘴角整齊劃一地微微上揚,勾勒出詭異微笑。

    這個動作本身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這么多人同一時間進行。

    饒是在場緹騎悍勇善戰,經驗豐富,仍忍不住汗毛倒豎,生出冷意滲透骨髓。

    “嗬,嗬”

    那顆摔在地上的頭顱,發出了好似風箱的沙啞呼吸聲,

    脖頸下的植物根須,像是螃蟹步足一樣,撐住地面,

    將他的腦袋緩緩立了起來,露著詭異笑容,朝厲玉山緩緩說道:“你,為什么,要殺我”

    “他娘的,你是匪,爺是兵。爺殺你還用理由”

    厲玉山面露獰笑,攥緊橫刀,一刀劈下,將那古怪頭顱斬成兩段。

    這一刀仿佛成了某種訊號,

    原本靜止不動的白蓮教眾,

    鼻、口、耳、眼、四肢、軀干,

    渾身上下每個角落,齊齊冒出密密麻麻的植物根須。

    這些植物根須飛速蔓延,眨眼間就將所有白蓮教眾包裹成一個個遍體藤蔓的“植物人”。

    “娘的”

    厲玉山怒罵了一聲,卻沒有貿然上前。

    他這輩子也見過不少詭異陰毒奇術,但還真沒看到過,能把人頃刻間變成植物的術法。

    誰做的

    厲玉山心思急轉,這些教眾已經不能稱之為人了,就算是白蓮教自己,也不大可能對內部人員施展術法。

    難不成,是什么隱世門派的邪修

    “死亡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主人”

    木質化的白蓮教眾沙啞吶喊,提起兵刃,不顧一切地砍向前方,“加入我們加入光榮的進化吧”

    單從狂熱程度上來看,他們倒是沒怎么改變

    “加你娘圓”

    厲玉山高吼一聲,武德衛的緹騎瞬間后撤半步,結成圓環戰陣,

    最外側兵卒高舉盾牌,并連成盾墻,

    內側兵卒則將橫刀刀柄,旋入另一桿短槍的槍身內,制成長柄刀,懸于一面面盾墻的縫隙中。

    西緝事廠的番役們雖然沒有久經廝殺磨礪出來的默契,但也各憑本事,在兩側對敵人制造阻礙。

    終于,武德衛緹騎形成的圓環,正面撞上了撲擊而來的白蓮教眾,

    木質身軀被長柄刀無情劈中,根須折斷,碎木飛濺,深綠色的樹汁如血液般傾瀉而出,灑落一地。

    然而,白蓮教眾卻像是沒有痛覺一般,任由身軀被刀身貫穿,帶著猙獰笑容,撲向盾墻。

    “加入光榮的進化吧藝術,就是爆炸”

    所有白蓮妖人神情狂熱地吶喊著,展開雙臂,抱住盾墻,

    胸膛處植株根須涌動,如同花朵綻放、花瓣盛開,默默積蓄著力量。

    不好

    厲玉山心頭巨震,還沒來得及喊出一個字,

    白蓮妖人們的身軀就急速膨脹,頃刻間化為一個個鼓漲氣球,

    最后,砰然炸裂。

    轟

    炸響聲震耳欲聾,固若金湯的武德衛圓陣,在這一炸之下瞬間崩塌,

    所有緹騎橫飛出去,摔在墻上,撞在柱上,

    鎧甲外側,覆蓋了一層細碎木片,肉沫骨渣,以及白色菌絲

    同樣被炸得七暈八素的厲玉山來不及多想,咳著鮮血從地上勉強爬了起來,將一個個下屬踹出即將倒塌的大廳里,

    自己拼著最后一絲氣力,在被梁木碎石掩埋之前逃了出來。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黑龙江6+1预测 中奖一千万多久到账 北京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股票查询00054 山东11选5小郭 民间股民APp 下载北京快乐八 体彩大乐透直播 000293股票行情 青海3d基本走势图表 三头公式规律大全 化妆品配方师资格证 海南4+1开奖视频 pk10技巧 冠亚和稳赚 排列三开奖结果 山东11选五5开奖结果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