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五百五十九章 意外
    特事局的員工宿舍大樓是新近建造的,除了安保等級很高之外,看上去和普通的高檔小區并沒有什么區別。

    兩家人住在對門,

    當衛凌嵐回到家里的時候,看見餐桌上擺著菜,兩家父母正坐在沙發上,

    王叢珊的母親擔憂不安,王警官沉悶地抽著煙,

    而她自己的父母則在旁邊勸慰。

    衛凌嵐簡單說明了一下現在的狀況,好說歹說,總算讓家長們勉強放下點心來,回到餐桌上吃飯。

    “嘟鈴鈴——”

    手機鈴聲響起,

    王豐年拿出手機,看了眼來電提醒,面色微不可察地變了變,用手指將鈴聲按掉,起身正常道“我去外面接個電話。”

    蔣欣婉下意識地問丈夫道“是姍姍么?”

    “不是,工作上的事情。”

    王豐年搖了搖頭,離開餐桌,走出屋外,輕掩住帶有密碼鎖的門,站在無人樓道里接通了電話。

    衛凌嵐有些在意朝門口掃了一眼,

    盡管王豐年刻意壓低了聲音,

    但身為玩家的她聽覺遠超常人,依舊聽到了從門縫外飄進來的只言片語。

    “喂,你怎么又打電話來了?”

    “我說了,我幫不來了你什么!”

    “我們已經查證過了,根本沒有你說的事情!都是你的幻想!”

    “你想去就去吧。”

    王豐年沒好氣地掛斷電話,走回屋內。

    吃完飯的衛凌嵐放下碗筷,好奇問道“叔,誰的電話啊?”

    “一個以前遇見的犯人。”

    王豐年坐了下來,淡淡道“總覺得有人在追殺自己,”

    “追殺?”

    衛凌嵐一挑眉梢,“真有這種事情?”

    “當然是假的了。”

    王豐年嘆氣道“這人有點瘋了,

    在監獄里面蹲了十年牢,

    出來沒安分幾年,就堅持認為有誰想殺自己。

    不停地跑來報警,給經辦過案子的警員打電話,要求得到保護。

    被家里人趕出來之后,

    甚至自己支了個帳篷,就住在我們每天上下班的街道對面,吃喝拉撒都在帳篷里解決。”

    衛凌嵐的父親插嘴道“被害妄想癥?”

    “有點像。”

    王豐年點頭道,“在殺場游戲出來以后,這個人就改口稱追殺自己的是一名玩家,還收集了挺多資料,

    煞有介事地向特事局上報。

    特事局里對待涉及玩家的謀殺案件一直非常重視,又派了人過來協助調查,

    查來查去也還是沒有結果。”

    王豐年頓了一下,稍有遲疑道“不過不得不說,那些資料里面的一部分內容,看起來是挺奇怪的”

    衛凌嵐不禁有些好奇,

    她以前寄宿在王叢珊家,知道王警官是一名經驗豐富的優秀刑警,什么樣的案件能讓他都覺得不正常?

    “叔,那些資料你帶回來了嗎?我想看看。”

    “帶回來了,就在書房里。”

    王豐年點了點頭,起身去書房拿來一個鼓鼓囊囊的文件袋。

    衛凌嵐接過并打開文件袋,從里面拿出幾份檔案。

    時間

    中年男子方某死在永碇縣某賓館內,

    屋內門窗從內部鎖死,沒有其他入口,現場無搏斗痕跡,

    死者背部倚靠門所在一側的墻壁,坐在地上,

    脖頸部位纏繞了一根環繞好幾圈的電線,電線一段系在左手手臂上,另一端掛有一個盛滿自來水的熱水壺。

    床頭位置發現遺書,檢驗結果表明是死者自己的筆跡,尸檢結果也表明死者死于機械性窒息。

    據推測,死者先是用電線兩端系住熱水壺與左手手臂,再將電線環繞脖頸,背靠墻壁站立,然后使勁向外抻自己的左臂,

    利用熱水壺的重量,收緊電線,最終自勒身亡。

    “”

    衛凌嵐有些困惑地抬起頭,這份檔案就是普普通通的自殺案件而已,看不出任何疑點。

    王豐年揚了揚下巴,“你往下接著看。”

    “嗯。”

    衛凌嵐點點頭,翻開第二份檔案。

    時間

    老年男子榮某死于出租屋內,現場封閉,門窗完好,床頭放置有數個空酒瓶,

    尸體呈自然俯臥狀,雙上肢抱被褥捂壓面部,頭面部稍向左偏。

    全身未見明顯損傷,未見骨折,多器官水腫,心血檢出乙醇,含量為g00l。

    直接死因為機械性窒息。

    具推測,死者飲酒后躺于床上,被褥捂壓住了面部口鼻,

    由于年老體衰,身體反應性、直覺功能等低,

    加之處于醉酒狀態,中樞神經系統被抑制,反射性的加劇呼吸運動被抵消,

    致使被捂壓口鼻的狀態長期維持,直至死亡。

    參考案情調查及周邊走訪情況,可認定死者系飲酒后被褥捂壓口鼻意外致窒息死亡。

    “這”

    衛凌嵐有些困惑地翻了翻這兩份檔案。

    兩名死者年齡各異,死因各異,沒有血緣關系,所在省份不同,案件經辦單位不同,

    可以說他們除了都死了之外,再也沒有任何相同的地方。

    “下面還有,”

    王豐年眉頭緊鎖,“繼續看。”

    時間

    中年男子張某死于村口地下管道井內,現場有一瓶半空的敵敵畏與較多嘔吐物,無打斗痕跡,

    尸體雙手手腕捆有一鐵絲,中間較長,纏系在上下井的蹬踏扶手上,

    衣著整齊,身上無明顯外傷,瞳孔針尖樣改變,鼻腔有血性液體流出,口唇外部無破損,唇粘膜糜爛,口中有農藥液體殘留。

    由于尸體發現時手腳被捆綁,疑似他殺,經動用大量警力勘察之后,認定死者自身完全有能力制造現場事實,

    結合現場痕跡與周邊采訪,推斷死者因長期生活窘迫,情緒低落,遂飲藥自殺,

    為堅定決心、防止自己返回,特意用鐵絲捆住手腳,以失去自救能力。

    衛凌嵐越看越迷惑,她手指如飛,快速翻閱幾篇檔案。

    午市,兩個已有家室的中年男女在出租屋內被發現死亡,女子衣著凌亂,死于他人扼壓頸部導致的窒息死亡,

    男子穿著褲子,用電線自勒于電風扇下。

    具推斷兩人長期維持地下戀情,在一次偷情男子中吸讀過量,失手扼死女子,事后畏罪自殺;

    柊村,一男子身前大量飲用高度白酒,回家途中酒勁上涌,身體發熱,遂試圖脫去上衣,

    結果在脫掉上衣過程中,衣物蒙住眼睛,腳掌踩中滑冰,向后跌倒,后腦勺觸地死亡;

    星合村,一獨居男子在清理房檐冰溜子時,意外被冰柱貫穿眼眶,以致死亡;

    龍汶鎮,一男子駕車回家過程中,路邊突然躥出野狗,該男子下意識左擺方向盤,導致車輛駛出路邊,撞在樹上,致使男子胸口被樹木枝杈貫穿;

    文件袋里的幾十份檔案,全都是意外死亡案件,或是自殺案件。

    wanjiaxiongng0

    。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福彩排列7开奖 赶牛网配资 今天股票开盘情况 炒股十句口诀 江西十一选五手机版 福建省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股票的权重是什么意 欧美实时股票行情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七乐彩专家杀号99%准确 北京快中彩 股票大盘 甘肃11选5官网下载 投资理财平台app 福彩p62走势图 本港台六开奖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