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五百六十八章 房間
    李昂低頭看了眼左肩上那根被稱為電池的玻璃圓柱體,“圓柱體里的東西,應該是某種能量液體,可以為這套服裝充能,讓服裝來緩解我的休克癥狀。

    或者同時也是某種藥物,有一部分直接打進我的身體里,緩解休克。”

    李昂想了想,伸手掰了掰玻璃圓柱,“被固定在上面了,拔或是旋轉都弄不下來。強行掰動,可能直接弄碎玻璃圓柱。

    這玩意兒可是電池,最好還是別手賤了,

    等會行動的時候也得注意不要碰壞。”

    他邁步走到金屬大門前,伸手擰了擰l形門把手,完全擰不動。

    抬腿輕輕踹了踹門,聽到的響聲之沉悶,足以證明這扇門非人力所能突破。

    “這么厚?金庫門么?”

    李昂蹲下身去,看了一眼門把手下方的鎖芯,就直接選擇放棄,

    “多軌道鎖芯,工具齊全也得花至少兩個小時才能開,更別說現在連根細鐵絲也沒有了。”

    好吧,意料之中,

    這扇門要是這么容易打開,那就有點對不起房間里的詭異局面了。

    李昂嘆了口氣,湊近金屬門,發現金屬門上自己的倒影非常模糊,

    “因為是特制金屬,看不見倒影么?”

    李昂沉吟一聲,轉身走道洗手池前,伸手擰了擰水龍頭,毫無反應,

    “陶瓷洗手臺、瓷磚地板、金屬彈簧床和窗戶上,都看不清我的倒影。

    要么我是幽靈,

    要么這間房間的所有角落,都被特意設置成看不見倒影。”

    李昂自言自語到,

    “現在有四種可能性。

    一,我現在所使用的身軀,是我經過生物母版改造過的身體,但是強化屬性都被剝奪。

    二,是我自己原本的正常青少年身體。

    三,是我所扮演角色的身體。

    四.是我的身體,但是在這個‘世界’看來,是我所扮演的角色。”

    李昂伸手摸了摸左胸,“我并沒有感覺到第二心臟和第二肺,也就是說第一種可能性排除。”

    他又抬起手,隔著笨重手套摸向腦袋。

    “唔,頭上戴著的頭盔,完美覆蓋了整個腦袋,只露出眼睛和嘴巴,

    其材質是某種金屬,相當堅固,

    光憑現在的力量絕對打不開,

    頭盔正面與胸甲相交處,有一個鑰匙孔,

    樣式與脖頸胸口位置的鑰匙孔相同,可能是要用同一把鎖打開。

    與大門門鎖不同。”

    李昂隨手地敲了敲頭盔,聽著耳畔沉悶的響聲,

    邁步走到墻邊,挺胸收腹,筆直站立,同時平伸手掌,貼住墻壁按在頭頂上,

    測量了一下身高。

    “穿著鞋子大概有一米八,和我現實世界的身體差不多高,

    自言自語所聽到的聲音,也和現實世界里的口音一樣。”

    李昂眉頭微皺,氣沉丹田,雙腿微曲,自喉嚨里發出“嗯——”的吐氣聲。

    三秒過后,他淡定地站直身子,說道:“有充血感,是男性,

    手指腳趾都在,

    排泄沖動并不強烈——我在進行任務前特意上了次廁所,

    要是現在肚子里傳來拉屎沖動,那就證明這不是我的身體。”

    嘗試一一失敗,

    李昂并不氣餒,他抬起手來,捂著嘴巴哈了一口氣,

    然后又瞇著眼睛,用舌頭仔仔細細刮了一圈牙齒。

    “共三十二顆牙齒,牙齒生長狀況和我一模一樣,嘴巴里有微薄的薄荷味道,”

    李昂一挑眉梢,抿了抿干渴的嘴巴,朝瓷磚地面吐了口口水,

    又非常豪爽地伸指頭扣了扣喉嚨,

    低頭猛烈地干嘔了一陣,吐出些許泛黃酸水來。

    “牙齦流血,腹中空空蕩蕩,沒有內容物。

    那么這應該就是第四種可能性——在我看來,這是我自己的身體。

    但是在這個‘世界’看來,我所使用的仍是他人身軀。

    除非這具身軀是我的異位面同位體,有著和我一樣的牙齒輪廓。”

    李昂吐出一口濁氣,將嘴巴里的酸味兒呼了出去。

    每個人的牙齒輪廓,就跟指紋、臉龐、虹膜一樣獨一無二,

    作為一名興趣愛好廣泛的普通青少年,

    李昂很早之前就能徒手繪制出自己的指紋紋路,與牙齒輪廓,

    并給自己制作了假指紋、假牙套、假人臉、假血包與遮蓋虹膜的隱形眼鏡,

    防止在外出采風、毀尸滅跡過程中,

    暴露個人身份信息。

    “嘖,要是能吐出點東西來就好了,可以根據吐出內容物的種類,來判斷身體主人上一頓吃了什么東西,進而猜測他的階級,經濟狀況,以及現在的身份。”

    李昂頗為遺憾地嘬了嘬牙花,轉身看向房間里側,開始地毯式地逐步探索,尋找房間鑰匙。

    首先是墻壁。

    李昂走到床邊,沿著印花墻紙的一角,將墻紙整個撕下,露出下面的青黑色磚石墻壁。

    厚重,堅固,嚴絲合縫,無法用蠻力擊穿,也沒有隱藏東西的松動暗磚。

    彈簧床、床墊、床單、木椅、水龍頭等物品極為普通,上面沒有任何商標標簽。

    他甚至還趴在地上,伸手扣了扣水龍頭下方缺少u形管的塑料管道,依舊一無所獲,

    “那么,上帝為你關上了一扇門,也會為你打開一扇窗...”

    李昂走到房間最里側,踮起腳尖,拿起插稍,開啟了平開窗。

    平開窗后方,還是一面磚石墻壁。

    “...所以這窗戶有什么意義?純裝飾用的嗎?”

    李昂眼角一抽,吐槽道:“還是說這里是大城市的地下室出租屋,必須在墻上開個窗,讓住的人感覺自己是生活在高樓,

    心情能放松點?

    難道說異世界的房價也這么恐怖了么?”

    他用力敲了敲窗戶,確認玻璃窗里面沒有夾層,也無法擊碎。

    “這么堅固,是防彈玻璃?”

    李昂腳后跟放下,眉頭微皺,看向房間里唯一沒被探索過的地方。

    那臺高大的金屬柜子。

    單從視覺效果上來看,這個貼著巴洛克風格浮雕的柜子無疑是最具有異域色彩的東西,

    它大概有兩米多高,

    整個柜子似乎被固定在了墻角,非常沉重,任憑李昂全力拉拽也紋絲不動,

    只能隱約看見其背面的下端延伸出一根線路連進墻里,

    中端延伸出一根金屬管道,貼著墻邊,延伸進天花板內。

    “正面的設計,跟自助餐廳里的飲料機類似,

    三個倒置圓錐體懸空著,其尖端中空,

    中空圓孔的尺寸...”

    李昂仔細回憶了一下,睜大了雙眼,“和那根電池的金屬突起一致。

    從漏板到圓錐體的高度,也剛好匹配電池”

    也就是說,這臺機器很可能是與電池配套的,起著為電池注入液體的作用。

    李昂檢查了一下漏板下方,沒有看見殘余液體,左右研究了金屬柜子一陣,也沒發現任何能夠拆開的螺絲,

    遂掰動機器左側的搖桿,后退數步,躲在豎立起來的彈簧床后方,默默等待,

    只見金屬柜子劇烈搖晃了一陣,又立刻偃旗息鼓,不再動彈,

    沒有滴下任何液體。

    “是缺少原料,還是必須得放入電池才能生效...”

    李昂瞇著眼睛思索,視線無意間瞥向了金屬柜子的上方,

    “嗯,等等,那是....”

    他眼前一亮,從洗手池前方搬來椅子,踩在椅面上,伸手從金屬柜子頂部拿下一封信件——剛才金屬柜子原地震顫,剛好把放在頂部的信件,震到了邊緣,露出一角。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全国十大理财平台 马云预测未来赚钱行业 快3app 广西十一选五预测 吉林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遗 江苏快三开奖查询 海口飞鱼开奖结果 排列五专业版(新带连线)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福建体育11选5 股票配资官方 陕西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规则 武昌鱼股票 彩票开奖查询 pc幸运28预测软件v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