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
    “你就是愛麗絲吧。”

    李昂點了點頭,從上到下掃了黑裙女子一眼,“lo裙不錯,不是山的吧?

    KC的款式有點老,和項鏈的顏色不搭,

    魚骨裙撐外面的紗太薄了,能看出骨架,

    鞋子太地球人了,

    整體Fullset的質感么,還算馬馬虎虎吧。

    100滿分,只能給你82分。”

    “?”

    愛麗絲歪了歪頭,沒有理解對方說的是什么意思。

    “總之,”

    李昂揮揮手,“現在的時間是?”

    愛麗絲微微頷首,“晚上10點20分。”

    “這我也知道,”

    李昂笑道:“我想問的是,月份,以及日期。”

    愛麗絲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只是站在原地保持微笑,雙眼視線似乎能穿透眼罩,盯著李昂的面龐,“您在甬道里已經聽到過了啊,今天是亞美斯多利斯王國121年3月7號。”

    “錯!”

    李昂冷然道:“正確的時間,

    應該是3月4日晚上10點20分,

    距離我醒來,過了一個小時二十分鐘。”

    愛麗絲沉默了片刻,開口緩緩道:“...您,為什么會這么覺得?”

    “我在醒來以后,就覺得這里很不正常,”

    李昂淡然道:“堪稱折磨的密碼破譯環節,

    莫名其妙的關卡設計,

    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的、和我一樣的恐怖身影。

    如果這條甬道是商業密室逃脫項目,

    那么項目設計者估計在第一天就會因為左腳踏進公司而被老板辭退,

    或者直接被外調到非洲,和黑蜀黍一起玩泥巴。”

    他抖了抖手上的幾張信紙,平靜道:“最值得懷疑的一點,就是每次我進入房間,閱讀信封的時候,

    天花板上方就會精確響起不同的交談對話,

    非常準時,從未遲到。

    一開始,我懷疑是甬道里面有監控攝像頭,能實時監控我的一舉一動,

    當我走進房間,

    幕后黑手就下達指令,讓樓上男女扮演戲碼,進行對話,

    或者直接按動按鈕,啟動藏在天花板里的錄音器,播放早就錄制好的音頻。

    但是以我對私裝監控的了解程度,搜遍了前幾個房間,都沒看見有監控存在。

    在E房間的時候,我故意沒有直接閱讀E房間地上的信,而是用特殊手法,以B房間的信覆蓋在了E房間信的上方,假裝閱讀,

    結果天花板上依舊響起了對話聲。”

    李昂攤了攤手,“有幾種可能,

    地牢幕后黑手沒看見或者不在意我的小動作;

    墻磚或者門里埋設有運動捕捉傳感器,幕后黑手是根據我進入房間的時間,來下達指令;

    服裝或者皮膚下面藏有GPS定位器——考慮到這個世界剛開始研究烷化劑這種東西,GPS好像不太現實。”

    他看著黑裙女子,拿出那張家庭合照,笑道:“刨除掉不太合理的假象,還剩下一種可能,

    那就是樓上的所有對話,都是實時發生的。

    照片上的煉金術師和他妻子,包括你,都是在沒有收到任何操控的情況下,正常地進行著對話,

    這些對話,恰好,被地下的我所聽見。”

    愛麗絲看上去并沒有多么驚訝,她微微抬了抬下巴,輕聲道:“聽起來,很奇怪。”

    “確實很奇怪,”

    李昂點頭道:“讓我們來梳理一下時間線。

    假設以C房間里,你與你父親的對話為準,當時時間為7號晚上9點30分,

    再次基礎上進行倒推,那么我應該是7號晚上9點,在A房間的床上醒來,

    9點15分,進入B房間,聽到樓上夫妻對話。

    對話內容為煉金術師抱怨樣品被毀,妻子安慰丈夫一切都會好起來。

    隨后,我離開B房間,

    在9點20分,聽見響動,跑到甬道盡頭,

    看見有個穿著和我同款橡膠衣服的聲音,進入F房間旁邊的石墻——也就是你現在站的地方。

    9點30分,我進入C房間,聽見煉金術師和他的大女兒,愛麗絲,也就是你,進行交談。

    談話內容為,煉金術師認為自己徹底失敗,制取不出正確藥劑,拯救不了妻子女兒,在你的安慰下,決定下到井里,實行最后的計劃。

    9點40分,我再次聽到響動,離開C房間,看見有身影走進D房間,追擊失敗后,因為時間限制,趕往A房間進行破解謎題的必須步驟,

    結果在從A房間出來時,看見橡膠衣裝男子背著畸形怪物,進入石墻后方。

    9點45分,我進入D房間,聽見煉金術師和你的談話。

    談話內容為,一切都失敗了,某個和他一模一樣的人,騙了他,把他困在地道里,然后想辦法在9點15分支走了你和你母親,

    在9點40分帶走了希里,也就是你妹妹,進而導致你的母親特莉絲死亡。

    9點55分,我進入E房間,聽到煉金術師和妻子的談話,

    內容為希里又做了噩夢,覺得晚上有人從櫥柜里鉆出來給她吃藥。這之后煉金術師又把煉金術師勛章給了妻子。

    10點05分,我進入F房間,拿到了甘蔗,在A房間制取出能量電池,

    最后在這里和你碰面。”

    李昂將所有信紙捏在手里,像撲克牌一樣全部展開,淡漠道:“這個時間線里,存在?個問題。

    煉金術師妻子的死亡時間,是在9點40到9點45左右,

    但在9點30的時候,煉金術師就和你說,他制取不出藥劑,拯救不了妻女,必須實行某一計劃。

    注意,得病的是小女兒,他妻子并沒有得病,非常正常,從9點15分的談話來看,煉金術師妻子也不像是有問題的樣子。

    其次,煉金術師妻子在9點45分前死亡,

    但在9點55分的時候,她又再次‘活了過來’,并且非常平靜地和丈夫討論小女兒噩夢的事情。”

    李昂頓了一下,緩緩道:“死者復生這種事情,自然不可能發生,

    除了網絡游戲策劃時刻處于死或生的薛定諤狀態下,

    沒有人能從死向生。

    如果這座地牢給我提供的信息是真實可靠的,那么只有一種可能,

    樓上的對話,并不發生在同一時間線。”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体彩北京11选五玩法 极速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河北快3三开奖结果 靠谱小额投资理财项目 河南快三怎么中奖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360 快乐10分口诀开奖 北京三分赛车是国家开的吗 每日三支股票推荐 贵州快三开奖官网 哪个论坛是讨论彩票的 七乐彩复式5个号码多少钱 手机pk10免费计划软件苹果 精准十码中特免费 股票下午几点开盘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