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六百七十五章 圣殿
    李昂倒不是很擔心曇花的報復,

    他在個人戰力排行榜上,能排第五十六名,

    在十萬左右的玩家群體當中毫無疑問處于最前列。

    被特事局和全球超自然聯盟打擊過好幾遍的曇花,能不能湊出一支五十名之前的玩家小隊還是個問題。

    就算曇花不惜代價硬湊了出來,李昂也有信心自保——蜃龍紅鬣外衣和神圣禮贊泉水都是保命神器,

    而且他還能給特事局打電話求援。

    作為一位普通的殷市群眾,檢舉心懷不軌的海外勢力是非常正常、非常合規的行為。

    李昂掃了眼排行榜,便登出了廣場。

    他非常喜歡太宰治在《人間失格》中的一句話,“輝煌一刻誰都有,別拿一刻當永久。花花世界迷人眼,沒點實力你別賽臉。”

    這個排行榜最多只是個借鑒,戰斗過程中的意外因素實在太多,強者未必不會翻車,弱者未必不能以弱勝強。

    提升自己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回到現實世界的李昂跟柴柴說了一下版本更新的事情,然后進入飼養箱中,繼續練習煉金術。

    這幾天里,柴柴將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她編寫的《圣柴啟示錄》上,補充設定,完善禮儀,修補漏洞。

    而她取得的成果也很顯著。

    當李昂進到飼養箱后,發現原本原始森林的飼養箱中,多出了一座恢弘圣殿。

    圣殿位于森林中心,呈長方形,占地面積極大,高于周圍地面近一米,

    東西兩面有八根科斯林柱式,南北兩面有十七根,共同支撐起屋頂。

    支撐柱均為石質,頂部以毛莨葉為裝飾,看上去華麗絢爛,

    柱子周圍纏繞著綠色的植物藤蔓,下方則堆放著骨骼與金屬零件搭建而成的裝飾物,像晶體簇一般拱衛著石柱。

    圣殿中間的地面被掏空,注入了綠色的沼澤池水,這些池水會沿著地下水管系統不斷流動,能反射飼養箱生成的陽光,令圣殿更加金碧輝煌。

    圣殿最深處,安置著一座巨型人形石像,

    人形石像身穿長袍,面容模糊,端坐在王座之上俯瞰下方——哪怕是坐姿,石像的高度也高達十二米。

    這座石像自然就是照著李昂的體型刻的,

    出于神祇需要保持神秘感才能讓凡俗生命仰望的功利主義,以及神祇不可直視的現實需求,

    石像的臉龐沒有被刻畫——反正獨特的神力波動才是每個神祇獨一無二的“指紋”。

    而在李昂的石像下方,則站立著一尊小一點的女性石像,

    她同樣沒有面龐,身披華貴長袍,左手持典籍,右手持權杖,靜穆佇立,典雅,神圣,尊貴。

    毫無疑問,這是圣女兼先知兼領袖兼代行者的柴柴的雕像,

    整座宮殿就是她親自設計,并交由蟲群建造的。

    砰,砰,砰。

    幾只腦蟲正掛在其他蟲群單位的腦門上,在圣殿中朝著兩座石像跪拜,

    它們注意到了李昂的身影,渾身上下都在激動顫動,卻保持著跪拜姿勢,不敢亂動,更不敢看向李昂這邊。

    《圣柴啟示錄》中有寫到過,慈父每次來到人間,都有自己的目的與偉大計劃,

    身為他造物的蟲群,除非收到神啟、呼喚與命令,否則不能擅自打擾慈父,必須裝作沒看見,繼續努力工作。

    這個設定蠻好的,至少李昂不用擔心每次下到飼養箱內,就會被萬千粉絲團團圍住,偶爾還有粉絲因為過于激動而暈厥倒地。

    李昂走過神殿,來到煉金工坊之中,搬出堆在角落的幾麻袋物質原料,灑在地上,

    拿起粉筆,圍繞土堆,畫起了煉金陣。

    鈉鎂鋁硅磷,硫氯氬鉀鈣,

    煉金術所需的這些元素單質以及一些復雜的稀有化合物,都是他委托騾子搞到的,

    游戲幣要比現實貨幣值錢的多,以騾子的身份,弄到并不困難。

    粉筆在地面上逐漸繪制出繁瑣復雜的煉金陣圖案,

    李昂畫了一陣,便拿出本厚厚的發動機引擎書籍仔細查看,查閱完資料后閉上眼睛想了一番,再次動筆。

    煉金術的本質,是對物質的解析、分解、重組,

    在此之前,李昂的煉金術水平,還停留在“從土壤中提取元素單質,并將其重組重構”的水平,頂多提純一下,

    而他此刻正在做的,是使用煉金法陣,直接完成復雜的化學反應,

    在法陣中令舊化學鍵斷裂,令新化學鍵形成。

    這可要比做化學試卷,或者簡單的提純重組難上千萬倍,

    元素單質的每一次化學反應,都要用繁瑣復雜的煉金圖案重新書寫,

    任何一個地方畫錯,多了一筆少了一筆,都有可能制成有毒化合物,或者直接讓法陣爆炸,將周圍一切東西炸上天。

    摩根的旅行筆記中有寫到,一位年輕的煉金術師學徒跟著他的師父一起受邀參加公爵晚宴,

    腸胃不適去上廁所,恰逢廁所無紙,

    無紙不行,

    這位學徒又不好意思呼喚侍者,便自己在廁所地面上畫了個法陣,想要煉個廁紙出來。

    沒想到繪制過程中手指顫抖,沒煉出廁紙反而讓整片地板凹陷坍塌,

    他跟著馬桶一起下落,正好砸死了樓下正在試圖扼殺公爵的兩位刺客。

    他也因此得到了公爵的嘉獎感謝,事后平步青云,成了知名煉金術師,還迎娶了公爵之女,家庭美滿,人生幸福,在老年時出了本回憶錄,

    書名為《關于我上個廁所就認識了未來的公爵岳父這件事》。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喜乐彩包围复选8 2 辽宁11选5与哪个城市像 湖北11选5开奖直播 十一运夺金开奖20041129 期货配资成本 广东快乐十分定位杀号 江西多乐彩走势 辽宁11选5规则 秒速赛车投注技巧 爱配资网的微博 江苏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正规能赚钱的棋牌 湖北福彩网30选5开奖 北京pk10赛车计划 股票融资公司靠谱认准大牛时代 双彩开奖走势图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