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玩家兇猛 > 玩家兇猛 第七百章 運氣
    “你們怎么看”

    白浩正認真問道:“旦菲所寫的內容。”

    “唔”

    李昂皺眉思索了一陣,轉頭看向鮑勃。

    這位黑人老漢從剛才開始,就紅著眼眶,攥著拳頭,強忍著心中悲痛。

    卡菲和旦菲是他相當要好的朋友,三人的關系從兒時的現實世界,一直延續到殺場游戲之中。

    可現在進入劇本任務才不到兩天,

    卡菲被活活吃掉,旦菲只剩一手一腳,

    留下他一個人,待在遍布危急的海豚酒店里

    為什么

    卡菲第一個死亡,旦菲連續兩天晚上遭遇極度恐怖的異常事件,

    而與之相對應的,則是八樓的13ark與住在一樓的,連續兩天輪空,平安無事。

    這不公平

    鮑勃很想大聲吶喊出來,

    不過他也清楚,便簽這事情純屬隨機,憤恨命運不公毫無用處,怪不到其他人頭上。

    “鮑勃老兄,你跟旦菲應該很熟吧你看看這張紙上的字跡,是不是旦菲的。”

    李昂將紙張遞給鮑勃,

    后者冷哼一聲接過,皺著眉頭掃了一眼,“應該是旦菲的字跡,他的w喜歡畫得形同波浪,b喜歡一筆寫成,

    不會錯,就是他自己的筆跡。”

    李昂點了點頭,“那上面的口水氣味呢你聞一聞,是不是也屬于他”

    “”

    鮑勃脖子前伸,懵比道:“他的口水氣味我怎么會知道你是不是對我和他有什么誤解”

    “真正的好朋友,就是要了解對方的一切,”

    李昂義正言辭地說道:“連對方的口水味道都不清楚,這算什么朋友”

    你開心就好。

    鮑勃眼角一抽,沒去在意李昂的古怪要求。

    “口水味倒是其次,便簽上的字跡你看一眼,”

    白浩正淡淡說道:“是不是屬于旦菲、卡菲的筆跡還是不認識。”

    “你是說,便簽上面內容有可能是卡菲留下的”

    騾子一挑眉梢,“這倒能夠解釋,為什么便簽上的內容會自相矛盾了,

    如果字跡屬于卡菲,那么也許可以證明,酒店能束縛住那些死在酒店當中的靈體”

    鮑勃接過便簽,仔細觀察了一陣,

    最后搖了搖頭,“不像卡菲的筆跡,他的字跡更加端正清晰,字母之間不會粘連。”

    “你確定”

    “我確定。”

    “那這倒是奇怪了。”

    騾子沉吟一聲,看著紙張說道:“按照昨晚旦菲自己的分析,

    便簽內容有幾種解釋。

    一,給房間里的臺式電話接上電話線,如果有電話打進來,不要接。

    二,接了電話,不說話。

    三,接第一個電話,不接第二個。

    第一個猜測被他檢測電話線完好無損之后,否定了,

    第二個假設,因為電話鈴聲先在走廊響起,他猶豫幾秒之后,選擇遵守住宿指南,沒有開門去走廊接電話,

    至于第三個假設,也被他自己否定

    十一樓走廊右側的固定電話響了,他沒有去接,

    自然也就更沒有理由跑到隔壁房間,冒著雙重風險接聽電話。

    并且,他自己所在的1172房間,也響起了電話鈴,

    種種因素之下,他決定接聽第三個電話。”

    “后面內容突然中斷,”

    白浩正眉頭微皺,沉聲說道:“可能是他在接聽過程中,聽到了某些消息,極大地擾亂了他的心神,

    讓他沒有在便簽上寫下電話內容。

    當然也有可能是異常存在直接隔著電話,控制他的身軀,阻止他不過這個可能性比較小,

    如果異常存在可以通過電話控制住他的話,

    那么他應該連后面的文字都無法寫下,被直接殺死。”

    “嗯。”

    李昂點了點頭,轉動腦袋,掃視了一圈房間,“屋子里面的血量,差不多相當于旦菲體型的50,

    結合不同種類的血跡,以及雜物的散落位置

    我認為旦菲應該先是在客廳沙發處,受到襲擊,

    當時他已經做好了防御準備,布置好了房間,有自信對方無法輕松突入屋內他在遭遇襲擊時,保持站立姿勢,站在客廳沙發旁,還有功夫寫字。

    然而對方輕松進入了1172,動作太快,以至于旦菲來不及做出反應,

    就被切掉了一條手臂。

    他丟掉紙張,試圖做出反抗,然而被對方直接擊倒,橫飛著撞向客廳角落,

    撞外沿途家具。

    不過旦菲沒有失去所有戰斗力,他很快爬了起來,蹬踏地面,橫跨客廳,

    揮舞斧頭砍向對方沿途墻壁地毯上的噴濺形血跡證明了一點。

    接下來的事情嘛,就是雙方在狹窄客廳中搏斗,

    旦菲很快落入下風,被砍掉右腿,摔倒在地,

    被對方握住左腿腳腕,沿著地毯,拖拽出了門口地毯和門檻上的豎形拖拽血跡,證明了這一點。

    對方將旦菲拖出了1172房間,并在外面關上房門,

    由于走廊會清零刷新,所以走廊地毯上面沒有殘留任何血跡”

    李昂沉吟一陣,轉頭看向白浩正,問道“你們來的時候,房門應該是關上的吧”

    “是關著的,不過屋內沒有反鎖。”

    白浩正說道:“沒有反鎖,證明房間的門昨晚開啟過。”

    玩家們之前就討論過了,到了晚上要關閉房門,并在屋內反鎖,以保證安全。

    旦菲不可能蠢到在宵禁時間不檢查大門,

    唯一的解釋,

    就是所謂的他們,能夠開啟已經反鎖的房門。

    萬里封刀皺眉問道:“他們,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們,和她,是分隔開來的,”

    騾子歪著頭說道:“她指的應該是那個旦菲昨晚見過的紅衣老婦,

    而他們可能是指酒店里的所有異常存在

    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們的生存環境就更惡劣了”

    白浩正點了點頭,“旦菲沒有離開房間,且執行了便簽內容,卻遭到了從樓下走上來的異常的襲擊,

    這說明,他的行為,確實違反了便簽指示,才會受到懲罰。”

    “只能說,他的運氣不太好。”

    李昂搖頭道,“便簽內容過于模糊,且存在多種解釋,正好他就執行了會觸發懲罰的選擇。

    唔

    從他的記述上來看,他似乎很確定,走廊里的腳步聲來源于女性、大概率來源于昨晚的紅衣老婦。

    那個婦人來自十樓,我建議我們再去十樓搜索一圈,看看能不能找到旦菲的其他遺留物。”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杳 重庆幸运农场追号计划 深圳风采理发店电话 欢享斗地主挂怎么安装 手机江苏快三app下载 中昌数据股票 股王配资 广东好彩1开奖软件 贵州快三开奖预测号码 好运快3预测软件 飞乐音响股票 快三技巧和方法如下 什么股票论坛好 股票代码 青海11选5电子走势图 广西体彩十一选5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