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0326、你在找我嗎?
    看到鐵木真的尸身,射月部落的勇士們,不由得都圍過來,跪倒在地,有人放聲慟哭了起來,便是鐵血男兒,心中亦有情,他們都是追隨鐵木真的最忠誠的戰士,卻不能保護守衛自己的族長,此時,如何能不為射月部最勇猛的族長的死而哭?

    女武神也是面色黯然,心中悲慟。

    鐵木真是她的大哥,親人一般。

    如果不是鐵木真,當初在長安城教坊司,她只怕是已經遭受不測。

    她當然知道鐵木真對她的感情,但很遺憾,她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身影,淺淺的印痕,卻絲絲縷縷,剪不斷,理還亂。

    何況,狼神殿的圣女,那是要終生侍奉狼神的,風雪白狼伴孤身,或許只能如此吧。

    那個身影,如今近在咫尺,卻遠在天涯。

    大草原是如此殘酷,鐵木真這樣的強悍英雄,也有倒下的一日。

    這片冰冷的雪原上,命運何其殘酷。

    這時,李牧取出一個玉訣,道:“不過,情況還不算是最壞,還有一線機會,他的靈魂,被我以秘術,招聚在這個玉訣中,可以溫養,日后若是有適合修煉的星海仙法,他或許可以走上另外一條道路,只可惜,趕過去的太晚,尸身已經冰冷,失去了生機,難以復生了。”

    鐵木真是先天修為,原本死后尸身可以保存很長的時間,可是大草原上的冰雪實在是太嚴寒,而且他是死于蛛絲,體內侵入了魔蛛毒,肌體骨骼都被破壞,所以回天乏術了。

    他將玉訣,交給了女武神。

    道術招魂術,之前曾經招來過侍女的魂魄,如今在刀廬中溫養,李牧不是第一次施展。

    只是這個世界,似乎并不是很適合鬼修,也沒有鬼修這種說法。

    不過,好歹也是一線希望。

    射月部落的眾人,對于李牧連聲感謝。

    尤其是當他們,看到鐵木真的三魂七魄從玉訣中出來,呈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更是激動萬分,雖然這種狀態之下的鐵木真連拎物都做不到,但李牧已經將一個適合養魂魄的法門傳授給他,只需按照此法修煉,至少鐵木真的魂魄不會飛散。

    “謝謝你。”女武神也開口感謝。

    李牧搖搖頭。

    今日的事情,他和郭雨青發現的晚了點,趕過來時已經遲了。

    否則,鐵木真不會死,射月部落也不會損失那么嚴重。

    “咦?”李牧的目光,注意到了漂浮在空中的那一滴魔蛛神血。

    他從其中,感應到了一種天外生物的氣息。

    精神力如絲網一般,將這一枚魔蛛神血牽引過來,在掌心之中懸浮,李牧滲入一絲精神力,立刻就感覺到,其中有汪洋一般的暴力負面氣息,仿佛是另外一個世界一樣,蘊含著極為磅礴的能量。

    郭雨青對這一枚血滴并無興趣,于是李牧將其收了起來。

    但凡是與天外生物有關的東西,李牧都很感興趣。

    這一滴血之中,蘊含著強橫的能量,而這種能量都是來自于天外,蘊含著天外的法則和力量,其價值,還在星辰石之上,只需要將其中的那種負面暴力的氣息煉化,剩下的純凈能量,大有可用。

    眾人一起回到了射月部落駐地。

    戰斗已經結束。

    之前蛛神殿之主墜下來,蛛神殿的軍隊在后方絞殺射月部落駐地的戰士和老幼,被李牧過去時,將蛛神殿的軍隊徹底擊潰,此時,射月部落的子民們,正在強忍悲痛打掃戰場。

    經次一役之后,射月部落的人口不足過去的三分之一,損失慘重,到處都是哭聲,鮮血彌漫……

    戰爭帶著普通人的傷痛,永遠難以清除,不管是人族還是蠻族。

    蛛神殿之主伏誅的消息瘋狂地傳播開來。

    射月部落開始祭奠亡者。

    而擊潰了蛛神殿軍隊的李牧,成為了射月部的英雄,哪怕他并不是一個草原蠻族。

    “草原人恩怨分明,從今以后,公子就是射月部最尊貴的客人了。”女武神道。

    短暫的停留,李牧出手,在射月部駐地周圍,布置了一些道術陣法,用于預防蛛神殿有可能到來的再次襲擊——當然,這樣的概率很小,因為隨著蛛神殿之主的隕落,被他用強力捏合起來的軍師聯盟,分崩離析是時間問題而已,不過,布置陣法,至少可以防患于未然,如今的射月部已經太過于孱弱。

    當夜,李牧提出要告辭離開了。

    “我隨你們一起去,我知道狼神殿的所在。”女武神自告奮勇。

    她是狼神殿的圣女之一,對于狼神殿有一種感應,在大草原上飄忽不定的狼神殿,唯有這些經歷過狼神殿神光洗禮的圣女、圣子們可以,在特定的距離和區域之內,才能感應到狼神殿的位置所在。

    李牧思忖片刻,點頭,道:“如此,多謝了。”

    ……

    ……

    “還跟著呢?”

    上官雨婷很訝然地看著跟在身后的鴛鴦眼怪狗。

    這位統御萬頭白狼的狗中之神,在遇到了她之后,竟然毫不猶豫地拋棄了自己的數萬子民,自己跟著她了,甩都甩不掉。

    這怪狗似乎有破開時間和空間的能力。

    它前一瞬在這邊,下一瞬間就在那邊,無視一切的力量阻隔,連江秋白這位圣者,都對它無可奈何。

    江秋白很是憂郁地看著這只怪狗。

    在這大草原上,他第一次遇到了無法掌握的動物。

    他很頭疼。

    這只狗,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關鍵是,這貨已經在他的腳面上,尿了六泡了,防不勝防啊。

    這算是怎么回事嘛,自己堂堂圣者,天下九極之一,竟然被一只狗……

    丟不起這人啊。

    “我們要去哪里?”上官雨婷問道。

    江秋白看著已經下了一天一夜的鵝毛飛雪,道:“回狼神殿。”

    他本不打算這么早就回去的。

    每年入冬之后,他都會在大草原上巡視一圈,化身為狼神殿使者,為各大部落的牧民解決諸多難題。

    這是慣例,算是宣傳狼神殿的信仰吧。

    畢竟,一個人撐起一個神殿,也很累的。

    然而,今冬的風雪,實在是太大了,有些詭異。

    這才剛剛入冬而已,大草原上就已經成為了冰雪國度,這風雪沒有絲毫停止的意思,天地元氣的變化,顯得非常詭異,與往年不同,一定是哪里出現了問題,而如果繼續這樣下去,那只怕大草原上,再無冬去春來穿暖花開之日了。

    江秋白必須回到狼神殿,去弄清楚一些事情。

    至于蛛神殿的那個小丑,蹦跶的挺歡,但是,他應該是沒有這種能力改變整個大草原的天地元氣的。

    一定是發生了其他什么事情。

    風雪中,江秋白負手而行。

    他的身邊,風雪不侵,腳下踏過處,冰雪消融,花草盛開,一股奇異的力場,將上官雨婷也覆蓋在內,一步走出,便是數十里的距離,上官雨婷甚至都不用邁開腳步,就跨越了千山萬水。

    而那鴛鴦眼怪狗,則是在雪地里撒歡,一會兒東,一會兒西,一會兒打量一下江秋白,一會兒沖到上官雨婷的身邊搖尾巴,不管江秋白走的多快,都無法將其擺脫。

    就這樣,在風雪中又走了一日一夜。

    一路上,遇到困頓中的牧民,遇到被冰雪封死的部落,江秋白都會出手。

    走進了牧民部落的江秋白,隨和的就像是一個鄰家大叔一樣,他甚至出手,為難產的母羊接生,為老嫗治病,為逝者祭奠……

    這是一個外面世界所沒有見過的江秋白,一個外人所無法理解的武道九極,和傳聞之中令無數武道強者仰望的高高在上的圣者相比,這個江秋白,無疑更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上官雨婷甚至在江秋白的身上,看到了一些李牧的影子。

    她漸漸地覺得,在這個金發英俊男子的身上,其實有著一種和牧哥哥很相似的氣質。

    風雪果然再未停止。

    第三天的時候,在一片茫茫無垠的雪原上,江秋白停下了腳步。

    “到了。”他道。

    上官雨婷好奇地打量著周圍。

    風雪中,除了風雪,別無他物。

    這就是狼神殿?

    就看江秋白一指點出,前方虛空之中,有水紋般的漣漪,層層地蕩漾開來,虛空向是一張畫布一樣張開,然后一種無形的力量抹掉了這畫布上的風雪,緊接著一頭數千米高的黑色遠古魔界巨狼,在漣漪之后出現。

    上官雨婷心中一驚,差點兒尖叫出來。

    那一瞬間的感覺,就好像是這頭魔界巨狼咆哮著要撲面而來,將整個世界都毀滅一樣。

    這種感覺太可怕。

    但她畢竟修煉先天功,精神力穩固,強行穩定心神,再看時,終于分辨出來,這并非是活著的遠古魔界巨狼,而是一座巨大的類似于巨狼一樣的建筑物,占地方圓數百里,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建造而成,栩栩如生,連黑色的毛發都根根分明,被一種奇異的陣法隔絕,外人看不到,需點開陣法,它才會現行。

    這就是狼神殿嗎?

    “走吧。”

    江秋白一步踏出,奇異的法則之力流轉,帶著上官雨婷來到了千米高的狼首面前,踏在了狼口之中。

    這邊是狼神殿的入口了。

    下一瞬間,陣法再度啟動,巨大的狼神殿就在這冰雪原上消失了。

    “這一回,總算是擺脫那條狗了。”

    江秋白微笑,狼神殿的隔絕陣法,乃是上古之物,奧秘無窮,他剛才就是故意趁著那只鴛鴦眼怪狗在遠處撒潑的時候,開啟了陣法,帶著上官雨婷進入,然后第一時間關閉陣法。

    然而,上官雨婷用古怪的眼神看著他。

    江秋白一怔,低頭。

    “哈哧哈哧……”鴛鴦眼怪狗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歪著腦袋,吐著舌頭,一臉滑稽地蹲在他腳邊,好奇地看著他,那樣子,仿佛是在說‘你在找我嗎’。

    江秋白:“@#¥%”

    ------

    在公眾微信號上,進行了一次投票,大家決定射月部鐵木真的生死,還沒有關注的兄弟們,速度去關注一波吧。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