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0683、前二十
    美麗的女人,讓男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占有。

    英俊的男人,讓女人親自不禁地想要得到。

    美麗的女人和英俊的男人在一起,其他人都會羨慕嫉妒,乃至于想要拆散。

    但是,當美麗到極致的女人和英俊到了極致的男人在一起,又具有強大的力量和崇高的身份地位時,那其他人能做的就只有羨慕和祝福了。

    就比如眼前的這一對男女。

    想要得到的白云仙子的男人,和想要得到天神族少主的女人,都數不勝數。

    但當這兩個人坐在一起的時候,哪怕是內心里再貪婪的人,也都不敢有絲毫的其他想法,只能祝福了。

    就算是有人再想要看白云仙子的絕世舞姿,但在這個時候,也不敢開口,提議讓白云仙子來舞一曲。

    除非他不想活了。

    大殿之中,還有其他美貌年輕的舞姬。

    傳聞白云仙子一直以來,都們悶悶不樂,天神族少主為了博得美人一笑,做了很多事情。

    今日的宴會,就是為了博得美人開心,所以才舉辦的,天神族少主是星河雄主,但依舊難逃英雄不過美人關的故事,如其他的雄性一樣,將自己擁有的一切,拉攏的天才,都向白云仙子展示。

    仙樂悠揚,舞姬翩翩。

    大殿里觥籌交錯。

    有人敬酒時,白云仙子也會舉杯示意,輕飲杯中酒。

    她的一舉一動,眸光流轉,無一不牽動著所有修士的眼睛。

    那種淡雅出塵的圣潔氣息,甚至讓人難以在心中生出任何褻瀆之念,只想要這個世界上的一切美好和幸運,都降臨在這個戴著白色面紗的仙子的身上。

    一些實力修為略低的修士,心中涌動著一種哪怕是粉身碎骨,也絕對要保護白云仙子的瘋狂念頭。

    其實他們自己也都明白,這多半是被白云仙子修煉的功法氣息所影響了心神,但卻依舊不想控制自己的念頭。

    過了片刻,又有天神族的神衛,進到大殿,前來匯報。

    “少主,李一刀在誅仙臺上,敗六十八天驕,最近一個輸在他的手中的人,是排行榜第四十五位的【瀟湘雨歇】墨聽藍。”

    銀甲神衛道。

    “什么?”

    “墨聽藍也敗了?”

    “又是一刀嗎?”

    “這……有點兒夸張啊。”

    大殿里,其他天驕有些驚訝,議論紛紛。

    出現在這個大殿里的天驕,都是排名進入了前一百的超級天才,自然知道,百大星區排行榜上第四十五名的【瀟湘雨歇】墨聽藍,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墨聽藍出身于與瀟湘世界的超級天女。

    她一曲【瀟湘夜雨破陣樂】,不知道擊敗了多少的強者,潛力無窮。

    之所以才排名第四十五,是因為墨聽藍并不熱衷于挑戰。

    這一次的百大星區天驕排行榜上,也有一些女修士。

    這個榜單,雖然是因為天狐族為小公主妲己招親而排,但并未規定必須是男修士,所以除了彎刀蘿莉之外,還是有那么幾十個女修士也位列其中。

    基本上,所有女修士的目的,都是通過天驕戰來磨礪己身,獲得名氣。

    尤其像是【瀟湘雨歇】墨聽藍,本身就擁有極高的人氣,在白云仙子未出之前,她曾經被認為是紫薇星域最美的二十朵花之一,聽聞這一次,墨聽藍來慘叫天驕戰,純粹就是為了針對自己的武道,進行磨礪,所以挑選的對手,都是很有針對性的,次數也不多。

    即便如此,墨聽藍依舊排到了第四十五名。

    所以,如果挑戰的次數更多一點的話,那【瀟湘雨歇】墨聽藍的排名,有可能更高。

    但這樣一個天女級的選手,竟然也輸給了李一刀。

    天神族少主,也有點兒意外。

    他一揮手。

    那銀甲神衛直接投射出一段水鏡術畫面過程,正是李一刀與墨聽藍一戰。

    依舊是一刀。

    【瀟湘夜雨破陣樂】洶涌,意境澎湃,竟是不能撼動李一刀的刀光。

    哪怕是在水鏡術畫面之中,看到那一刀的光華,在場很多人,也都有一種恍惚之感。

    天神族少主臉上浮現出一絲意外之色。

    而一邊的白云仙子,身形也是微微一動。

    “那刀法……”

    她心中,微微掀起一絲波瀾。

    ……

    ……

    “剛才那一道氣息是……嗯?有古怪。”

    黑殿之中,【幻滅黑魔】看完了李一刀與【瀟湘雨歇】墨聽藍的一戰之后,微微皺眉。

    李一刀的刀法之強,固然是超出了他的意料。

    但他最關注的是,李一刀的那一刀出手的瞬間,右手有所變化,一縷淡淡的氤氳氣息流轉,讓他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仔細再想再分析,卻又完全陌生。

    這是怎么回事?

    出身于黑暗深淵魔蛇淵中的年輕少主,陷入了沉思之中。

    最近【狐神之據】神城之中的氣氛,有一些不太對。

    他雖然脾氣暴躁,易怒,但卻也不是傻子。

    那日【黑蛇詛咒】的印記被觸發,他先后發出數枚黑蛇幣,用來追緝兇手,按理來說,得到黑蛇幣的人和勢力,都是神通廣大耳目極多之輩,早就該將那兇手找出來。

    然而事與愿違。

    那么問題來了。

    玄黃戰部的那個兇手,在詛咒印記發作的情況下,何以躲避了這么長的時間?

    事情,并不像是一開始想象的那么簡單啊。

    “來人,給我關注一下這個李一刀,如果他能殺盡前三十,就想辦法接觸一下,能拉攏就拉攏,時刻關注著,別讓其他種族先下手了。”

    【幻滅黑魔】吩咐道。

    有身穿魔蛇黑甲的修士,立刻領命而去。

    ……

    ……

    天氣炙熱,暖風熏人。

    李一刀到底能殺到排行榜的第幾?

    圍在二十一號誅仙臺周圍的數十萬修士,都在巨大的震驚之中,瘋狂地猜測著。

    “下一個。”

    李一刀站在臺上,宛如戰神,在點名。

    臺下,【瀟湘雨歇】墨聽藍已經被瀟湘星區的人扶走。

    這位瀟湘星區的第一天女,挑戰的目的單純,也不是趁人之危,所以李牧刀下留情,只是擊下擂臺,并未境她擊昏。

    此時,二十一號誅仙臺下,昏死著的天驕數量,已經接近一百。

    還不包括被各自宗門和勢力抬走的,以及因為怯戰而不敢登臺,直接認輸了的天驕。

    今日絕對算是有史以來各方天驕最慘的血淚之日。

    尤其是對于那些純粹為了跟風或者是羞辱而發出挑戰書的天驕,李牧下手,沒有絲毫的留情,只是未死,養傷個一年半載那是肯定的。

    驛丞東方漂亮激動的一身肥肉都在顫抖著。

    他伸手朝身后的箱子里一抓,竟然抓了個空。

    “嗯?”

    回頭一看。

    偌大一箱子的挑戰書,不知不覺之間,竟然全部都處理完了。

    不知不覺之中,那么多的挑戰天驕,都敗在了李一刀的刀下。

    這哪里是在挑戰天驕?

    感覺就像是在路邊砍蘿卜一樣,一刀一個,干脆利落。

    東方漂亮愣了愣,旋即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正要大聲地宣告挑戰完畢,結束這一次的挑戰,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青衣小帽的刀仆,走到了近前來,遞上了一份挑戰書。

    “這是我家公子的挑戰書……挑戰李一刀。”

    這小廝刀仆打扮簡單,語氣坦然,氣質也很普通,背后背著一個刀匣,宛如一塊紫色的大碑一樣,氣息氣勢如淵如岳,東方漂亮看不透這刀仆的深淺。

    這個時候,竟然還敢主動站出來挑戰?

    周圍一盤嘩然。

    此時的李一刀,一百五十六連勝,氣勢如虹,精氣神更是到了巔峰,正是最可怕的時候。

    這時候挑戰李一刀,不是瘋子,就是真強。

    東方漂亮上下打量這青衣刀仆小廝,接過這最后一封挑戰書拿起來,打開讀出來:“下一個,天幻星區第一天驕【天啟一刀】東門吹雪……”

    念了一半,他面色變得有些呆滯,旋即張大了嘴巴,有點兒念不下去了。

    周圍數十萬修士,也都覺得心臟,被那個名字,狠狠地震了一把。

    【天啟一刀】東門吹雪!

    東門吹雪。

    這個人,是百大星區天驕排行榜上第二十位。

    大名鼎鼎的【劍神】王言一,在排名上,也就只是比此人高一位而已。

    終于到這一步了嗎?

    李一刀的強勢和神話,終于引起了排名前二十之內的巔峰天驕的興趣和戰意了嗎?

    短暫的正經之后,數十萬修士的目光,又看向李一刀。

    “好。”

    李一刀的回答,也非常的簡單。

    他直接站在擂臺上,等待這位排名第二十的巔峰天才的登臺挑戰。

    但那青衣小帽的刀仆,卻是很驕傲地笑了笑,昂著下巴,大聲地道:“我家公子說了,你今日鏖戰半日,連番對敵,損耗不小,他乃是何等身份?豈能趁人之危,你且返回休息,養精蓄銳,兩日之后,便在這二十一號誅仙臺,我家公子會出手,碾碎你這可笑的一刀神話。”

    周圍的喧嘩聲更盛。

    還未登臺,【天啟一刀】的氣勢做派,便已經不弱于人。

    “不用,我趕時間……想要挑戰,速來登臺。”

    李牧屹立在誅仙臺上,如神似魔,直接給出了答案。

    “你……”青衣小帽的刀仆看著李牧,道:“呵呵,你算是什么東西?也配對我家公子,這么說話?呵呵,我勸你啊,不要不識好歹,我家公子乃是……”

    咻!

    一刀刀氣,擦著青衣小帽刀仆的左耳斬過。

    幾縷斷發飄散在空中。

    “你一個奴隸,在我面前,耀武揚威,說話帶刺,你算什么東西?”李牧道:“讓你傳話就傳話,別再我面前裝逼,你這一身修為,還差得遠。”

    -----

    今天保底三更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