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1365、局勢變化
    “等一等。”

    真玄老人突然又開口。

    太玄老人回頭,面色疑惑地道:“大哥?”

    真玄老人臉上浮現出一絲果決之色,道:“再帶三粒金蓮丹,一并送過去。”

    妙玄老人聞言,大吃一驚,道:“大哥,金蓮丹可是我觀星府的鎮府至寶,存量有限啊,一下子就要送出去三粒嗎?是不是……多了點?”

    真玄老人道:“既然決定要給鎮仙塔一個教訓,那就拿出來一點大手筆,呵呵,只要順了天意大勢,讓金液池中的九株九轉金蓮都恢復生機,可以生生不息地結出蓮藕藕果,煉出無數金蓮丹,我們做的,本就是無本買賣,擔心什么?”

    妙玄老人道:“可是……金蓮丹非同小可,萬一諸神殿將其用在自己人身上,而不是參賽強者身上,那足以讓他們再造出數個仙圣,打破七大勢力之間的平衡啊。”

    真玄老人微微一笑,道:“無妨,這一點,我早就想到了,告訴諸神殿,這三枚金蓮丹,必須是給參加仙古戰場的人服用。”

    太玄老人哈哈大笑,道:“兩位哥哥放心,我必定辦成。”

    說完,去了丹殿,取了金蓮丹和藕果,化作流光,騰云駕霧,前往諸神殿。

    約莫一個時辰。

    干涸的湖泊邊,太玄老人見到了負責這一次仙古戰場大戰之事的諸神殿主神之一戰神葉狂浪。

    兩人交談甚歡。

    “呵呵,太玄老友放心,不只是這三枚金蓮丹,其他所有的藕果,本座都會擁在仙古戰場之爭上,絕對不會讓觀星府失望。”戰神葉狂浪大笑著道。

    太玄老人道:“戰神一諾千金,本座自然是放心的很。”

    頓了頓,太玄老人又好奇地道:“這座鏡湖,乃是戰神鐘愛之地,為何今日,竟然是湖水干涸了?”

    戰神葉狂浪心中還郁悶著呢,將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道:“怕是與這一次的仙古戰場有關,觀星府的金蓮枯萎,也是同理,必定是鎮仙塔打破天規,逆了天意,導致萬仙福地發生了異變,這群雜毛老道士,真的是萬仙盟中的禍害,早就該全部鏟除。”

    戰神說話,充滿了殺伐之氣。

    太玄老人聽了,頓時深有同感地道:“哈哈,沒想到葉戰神,竟然也精通推衍之道,沒錯,我與兩位大哥推演天機,發現這種異變,正是與鎮仙塔倒行逆施有關。”

    “哦?”

    戰神葉狂浪一聽,頓時大喜。

    看來,這件事情,當真和自己猜測有關。

    觀星府可是萬仙福地第一推衍天機之地。

    三大府主同時推衍出來的結果,那絕對沒有錯誤。

    再說片刻,太玄老人告辭。

    戰神葉狂浪站在干涸的河邊,嘿嘿笑了起來。

    鎮仙塔多行不義,倨傲自大,竟然連觀星府也都給招惹了。

    剛才太玄老人的話,就代表了觀星府,這個天機推演的結果,實在是妙到了極點。

    “來人。”

    戰神葉狂浪道。

    微光一閃。

    仙鶴少年現身,道:“大人。”

    “你將仙寶,送到了木牧手中嗎?”站深葉狂浪問道。

    仙鶴少年連忙道:“回稟戰神大人,已經送到木牧夫妻手中,【化血神刀】和【金鱗甲】交于木牧,【紫綬仙衣】和【銳感之纓】交于了花想容的手中。”

    “嗯,不錯。”戰神葉狂浪點點頭,又問道:“他們二人,在戰神殿中,修煉的如何?”

    仙鶴少年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異色,道:“弟子去時,木牧已經打通了第六根神柱,而花想容正在第五根神柱之中試煉。”

    戰神葉狂浪的臉上,浮現出訝異之色,道:“這么快?”

    李牧兩人的修煉進度,遠超他的想象。

    戰神殿可不是一般人就可以通關的。

    這才數個時辰而已,木牧竟然已經打通了第六根神柱。

    這意味著,他已經得到了六部分的機緣。

    媽的。

    這小子這么快就打通了第六根神柱,那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里,不會把二十一根神柱,都打通吧?

    這個念頭在戰神葉狂浪的腦海里浮現,但瞬間又被他打消。

    不可能。

    戰神殿乃是諸神島上最為神秘浩大,也最為可怕的一個試煉之地。

    當年初代戰神耗費無數心血,建立此殿,后來又有諸多先輩不斷地完善,到了他這一代,戰神殿的奧秘,已經是諸神殿最為核心的機密之一,就算是當代的戰神葉狂浪自己,也沒有將二十一根神柱,完全打通過。

    木牧縱然天資卓絕,畢竟是一個外人而已。

    外人,即萬仙福地之外的人。

    里外之別,宛如仙凡之分。

    里面的一頭豬,在外面都可以稱王做祖。

    而外面的天才,來到里面,勉強有點兒光彩,已經算是驚艷萬古了。

    這個木牧,在外面是天才中的天才。

    來到里面,倒也讓人驚訝。

    也許他真的可以在仙古戰場擂臺中,給鎮仙塔一個驚喜?

    那個叫做花想容的女娃,也不錯。

    這一對夫妻,倒是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嗯,兩個人倒也算是有資格成為里面的人,要不要將他們,收入到諸神殿中,成為弟子呢?

    戰神葉狂浪思忖了片刻,有了主意。

    “你將這兩枚丹藥,送去戰神殿,交給木牧夫婦。”

    他取出兩枚金蓮丹,封住其中的精氣,以免外泄,令仙鶴少年送去。

    仙鶴少年并不知道金蓮丹的珍貴,倒也未太在意,接過丹藥,轉身化作白鶴,騰空而起,去送丹藥了。

    “嗯,明日又有一批外面的天才,送到諸神島,倒是要仔細挑選了,說不定,還會有如木牧一般的天才出現,呵呵,這個東方夜刃倒也是一個人才,竟然能夠搜羅這么多的天才,呵呵呵,本座當初一念之仁,將他收為記名弟子,還真的是撿到寶了。”

    戰神葉狂浪對于如今事態的發展,非常滿意。

    當然,如果他了解真相的話,那就會明白,自己收東方夜刃為弟子,其實是撿到鬼了。

    志得意滿的戰神葉狂浪,離開了諸神島。

    他駕駛著自己的黃金戰車,轟隆隆碾壓長空,前往仙心劍宗做客。

    仙心劍宗是萬仙福地七大勢力之一,一個以劍道稱雄的超級勢力,在萬仙福地之中,諸神殿與仙心劍宗在殺伐和好斗方面,可以說是并駕齊驅,但兩者之間,卻偏偏沒有敵視,反而是切磋多了,切磋出了交情。

    黃金戰車碾過長空。

    天地震動。

    戰神出巡,在萬仙福地也是極為引人注目的事情。

    如今萬仙福地暗流涌動,各方勢力都在關注鎮仙塔和諸神殿,兩大勢力的上層人物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各方的監視,而像是戰神葉狂浪這樣大搖大擺地上路,消息更是傳的飛快。

    葉狂浪在仙心劍宗停留半日,才返回諸神島。

    而很快,一則消息,就從仙心劍宗內部傳了出來——

    觀星府三大府主聯合推衍,斷定鎮仙塔這一次行事,逆了天規,違了天道,因此導致萬仙福地之中,異象頻出,噩兆不斷,需得狠狠懲治鎮仙塔,才能平順天道天規,讓噩兆消失。

    消息很快,就傳到了鎮仙塔中。

    “無稽之談,誰信誰是傻子。”

    下塔主三才道尊冷笑道。

    中塔主兩儀道尊搖頭道:“之前就不該慢待太玄老人,這皓首老賊竟然出去散播這樣的傳言……”

    上塔主一元道尊微微皺眉,道:“怎么回事?”

    他之前坐關,并不知道觀星府太玄老人前來拜訪之事。

    “哼,那老家伙失心瘋,自家的金蓮枯萎了三株,卻偏偏說是因為我們逆天而行導致,要我們賠償,被我一頓挖苦,趕了出去,呵呵呵。”下塔主三才道尊不屑地道。

    上塔主一元道尊面色微變,看向中塔主兩儀道尊,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來說。”

    兩儀道尊不敢怠慢,將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一遍,又補充道:“師兄,這事不怪三師弟,太玄老人實在是牽強附會,何況,我鎮仙塔的應龍潭,水位也下降了……”

    “胡鬧。”一元道尊面現慍色。

    其他兩人,頓時都俯首。

    “觀星府乃是萬仙福地第一推衍天機之地,如今他們借著葉狂浪的口,將這樣的消息傳出去,分明是在是孤立我們……三師弟,你且去下塔,面壁去吧,此事,你辦砸了,接下來仙古戰場的事情,交給兩儀師弟去辦吧。”

    “可是,我……”三才道尊頗為不愿,但也不敢違逆大師兄的意思,轉身下去了。

    “師兄,接下來該如何是好?”兩儀道尊請示。

    一元道尊道:“無妨,既然觀星府非要和諸神殿的人走在一起,那就讓他們到時候后悔都哭不出來,你坐鎮塔中,師兄去一趟冥府。”

    冥府,萬仙福地七大勢力之一。

    諸神殿的死敵。

    所以,也是鎮仙塔的朋友。

    在萬仙福地之中,鎮仙塔并非是勢單力孤。

    所以,就算是觀星府倒向諸神殿,一元道尊也絲毫不慌。

    眼下這樣的局面,反而是他所期待的。

    讓整個萬仙福地都亂起來才好。

    只有亂了,才可以渾水摸魚。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