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1598、一劍冰封八百里
    花想容難掩失望的臉上,神色也猛地一繃,道:“怎么?”

    李牧道:“剛才忘了補充一句,讓他們以后對我也尊敬點,不要再動不動就要對付我了。”

    花想容:“……”

    她還以為,是什么大事。

    李牧嘿嘿一笑,道:“不過,既然以后道尊盟完全是你說了算,那你告訴三祖七王,讓他們以后對我尊敬一點,相信也是可以的。”

    花想容點頭,道:“可以。”

    經過李牧這么一打岔,她臉上的失望之情,已經徹底消失。

    很好地隱藏了自己的情緒。

    “接下來,你要去做什么?”

    她問道。

    李牧道:“我要去飛升者陣營。”

    花想容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李牧道:“對我有點兒信心,不會有你說的那種,飛升者陣營和天道盟聯手追殺我的情況發生,何況,如今道尊盟的局勢,岌岌可危,我去飛升者陣營,可以說服他們,暫停對道尊盟的攻勢,以免平衡的局勢被打破。”

    花想容道:“也好,既然你意已決,那我就不再勸說,讓我同你一起去。“

    李牧搖搖頭,道:“你要坐鎮道尊盟。”

    中三天是三足鼎立的局勢。

    眾所周知,三角形是最穩定的結構。

    一旦這種微妙的平衡被破壞,但接下來會發生什么,誰都難以預料。

    如今天道盟和飛升者陣營,同時對道尊盟發起攻擊,三足鼎立眼看著要終結。

    這是李牧所無法接受的。

    因為看起來是兩大正義陣營在圍攻邪惡陣營,但實際絕不像是表面上如此簡單。

    李牧腦海中一直都在想,那日幾乎攻破了天道山,逼得牧云仙主出手的人,到底是誰呢?

    莫非幕后還隱藏著一個大佬,想要攪渾局勢?

    花想容還要堅持說什么。

    李牧突然嘿嘿一笑,道:“如果你實在是擔心我,那不妨將這尊遺蛻,交給我吧,你剛才也看到了,當我臨時驅動遺蛻的話,是可以發揮出太始道尊一部分力量的,也算是多了一張底牌。”

    花想容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

    最終,李牧帶著遺蛻,下了道尊山。

    他戴著花想容所送的那張面具,一路前行,朝著寧平城而去。

    一路上,看到無數戰爭場面。

    硝煙彌漫天空。

    烈火點燃大地。

    大片大片的山清水秀之地,在戰爭之中,化作了焦土和荒漠。

    河流之中,流淌著毒水,所過之處,給沿岸之地帶來了死亡。

    山峰倒塌,寸草不生。

    森林日夜燃燒著火焰。

    地殼之下的惡巖,如同惡魔之舌舔舐大地。

    李牧看到無數生靈在毀滅之中哀嚎,除了三大陣營的修士,還有很多無辜的普通生靈,如靈獸靈禽,蟲蟻飛鳥等等,都在毫無準備之下,進入到了垂死掙扎的狀態……

    哀鴻遍野。

    李牧數次出手救援。

    但他一人之力,所起的作用,如杯水車薪。

    最終,他來到了寧平城。

    殘缺的城墻,在荒漠之中矗立,仿佛是濁海之中的礁石,滄桑而又孤寂。

    遠處的天空中,彌漫著烏云,空氣里充斥著焦臭的味道。

    李牧來到城下。

    他取下了面具。

    “小兄弟,是你?”

    王處玄從城頭跳下來,欣喜萬分地看著李牧,道:“你……你不是……”

    天道盟已經放出消息,說李牧死于太始道尊的突襲之中。

    這也是導致中三天徹底大亂的根源之一。

    飛升者陣營尤其對于這一件事情反應激烈。

    “其中內情,一言難盡,我運氣好,逃離了天道山,一路隱姓埋名,費了一番功夫,才來到寧平城。”李牧道。

    看得出來,王處玄的那種欣喜,絕對是發自內心。

    這也是李牧為什么一直以來,內心深處,都傾向于飛升者陣營的原因。

    在這里,他能找到家一般的感覺。

    “走,快……快進城……我立刻派人傳訊,李白大人他們要是知道你還活著,一定會興奮若狂的。”

    王處玄拉著李牧進城。

    城內,一片蕭條。

    很顯然,寧平城經歷了不止一場戰爭。

    戰爭的洗禮,讓這座陣營邊境的橋頭堡,到處都充滿了慌敗的氣息。

    不到半日,李白和屈子就趕到了寧平城。

    “你真的是我李牧兄弟?不會是冒牌的吧,不行,我得考考你……”

    看到李牧,李白的眼眶有點兒紅。

    當日,他們被李牧強行安排下山,當時還以為,李牧是真的決定接受天道宮小公子的權勢,做出了最后的選擇,但現在看來,當時的李牧,一定是已經預感到了什么,所以才催他們下山。

    如果當日他們在,就憑驛宮與【攀桂殿】那么近的距離,被那‘太始道尊’偷襲之下,必定是難逃一劫。

    后來,他們曾殺回天道宮。

    連三絕世之一的孫飛,都趕赴前去。

    結果已經遲了。

    天道宮已經確定,李牧死于偷襲,尸骨不存。

    這個噩耗,對于李白等人的打擊,是巨大的。

    孫飛更是大鬧天道宮。

    最后,牧云仙主親自安撫。

    而天道盟與飛升者陣營的盟約,因此越發穩固。

    雙方很快就達成了聯手圍攻道尊盟的協議。

    這還是無數年以來,兩大陣營如此緊密協作大范圍的合作。

    “真的是你啊,兄弟。”

    李白興奮地給了李牧當胸一拳。

    屈子的臉上,也帶著不再掩飾的笑意。

    李牧未死!

    這個消息,對于他們來說,絕對是這些日子以來,最大的好消息。

    “我想要見一見其他各位柱神和三位絕世。”

    眾人回到城主府之后,李牧提出了這個要求,道:“有很多事情,都有誤會,我想要說服諸位,停止對道尊盟的進攻。”

    從剛才與李白等人的交談之中,李牧得到了一個基本判斷——牧云仙主并未將自己是太始道尊新身的消息泄露出去,而是利用自己的死,來將飛升者陣營,捆綁到了天道宮戰車上。

    不得不說,這并不是一部好棋。

    牧云仙主的選擇,讓李牧意外。

    “呵呵,李牧,你這句話,是站在什么立場上說的呢?天道宮?還是道尊盟?”

    一個清朗中帶著難以言說魅力的聲音,從大廳外傳來。

    眾人都朝著廳外看去。

    微光一閃。

    一位身著青衫的英俊男子,從外面走來。

    一劍冰封八百里,銹劍青衫誰堪敵?

    李白等人齊齊變色,連忙都起身。

    “丁浩,你竟也趕來了?”

    -------

    第一更,還有三更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