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 第486章 技術換技術
    聽到陸舟突然拋出來的提議,克雷伯教授微微愣了下。

    “……交易?”

    陸舟:“聽說你們的WEGA已經關閉了?”

    克雷伯:“很早以前的事了,好像是13年。”

    陸舟:“那現在它的情況如何?”

    “不好也不壞,也許過個二三十年后我們會把它送進博物館……有什么問題嗎?”克雷伯皺了皺眉,有點不明白陸舟突然提起WEGA,到底是打算說什么。

    陸舟:“可以賣給我嗎?”

    克雷伯教授愣住了。

    過了一會兒,他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下。

    “WEGA?你在開玩笑嗎?”

    陸舟搖了搖頭,“我沒有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見陸舟不像是在開玩笑,克雷伯教授笑著說:“為了完成WEGA裝置,我們光是成本就花了8億歐元,而且還是十幾年前的8億,你打算花多少錢買?”

    對這個問題思考了一會兒,陸舟給出了一個數字。

    “5億夠嗎?”

    “……別想了,不可能。”

    雖然震驚于陸舟能拿得出這么多錢,但克雷伯也僅僅只是震驚了一下而已,并沒有點頭答應,因為這不僅僅是錢的問題。

    在ITER項目中,技術優勢國與技術劣勢國在技術轉讓問題上的博弈已經由來已久了。這種博弈體現在各國承擔經費的比例,各國研究所負責的項目分配,以及各種外界因素上。

    而其中最根本的矛盾,便是在于技術的轉讓上。

    會出現這樣的矛盾也無可厚非,畢竟從上世紀后葉開始,為了研究這項技術歐盟乃至歐盟的前身歐共體,已經花了不知道多少錢進去。

    簡而言之,在保證手中籌碼的同時,優勢國希望劣勢國承擔更多的研究經費,分攤風險和成本,并且為本國的研究所從總經費池中爭取到更多的經費和項目。

    而劣勢國則希望優勢國轉讓更多的技術,同時也希望為本國的研究所爭取到更多的項目。

    畢竟誰也不希望當一輩子的追趕者,誰都希望在整個核聚變工程中掌握核心技術,否則別說等分蛋糕的時候一點地位都沒有,連拍桌子吵架都沒有底氣。

    有錢可以為所欲為?

    那也是有前提條件的。

    WEGA裝置是馬普學會以及赫姆霍茲學會技術的結晶,為了完成這臺裝置他們付出了相當大的心血,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自然不希望就這么廉價的把它賣掉。

    很清楚克雷伯教授在想什么,陸舟繼續說道:“反正它最終的歸宿就是博物館,你們也從它的身上汲取到了足夠的經驗。我愿意出5億歐元為你們的成果買單,而且說不準還能讓它發揮一下余熱,另外……”

    克雷伯教授皺了皺眉:“另外?”

    停頓了片刻,陸舟繼續開口道:“另外,如果你們把WEGA裝置轉讓給我,我這邊可以開放SG-1材料導體的技術。既然性能更強的超導磁體是我們共同的需要,我們完全可以在相關的研究上展開合作。”

    克雷伯:“WEGA是合作的前提?”

    “是的,”陸舟點了點頭,“如果你在意的是技術被廉價的買走,技術的那部分我們愿意用技術來交換。如果你們不愿意的話,那我也沒有義務公開這一部分的研究。畢竟這不是ITER外包的研究項目,而是我們自己的。”

    關于SG-1材料的論文都是公開的資料,甚至就連SG-1材料本身的實驗室的制備方法都是公開的,陸舟這邊頂多針對產品預防性地注冊了個專利,以防萬一。

    然而如何將SG-1材料制成導線,這其中涉及到的是具體的產品生產工藝,這些東西顯然是不會寫在論文上就這么簡單的發表出去的。

    就好像光刻機一樣,原理大家都知道,相關的論文也可以公開下載到,但涉及到技術上的東西,卻都是企業的機密,不到技術更新換代,基本上不會公開。

    盯著那個玻璃罩中的細線看了很久,克雷伯教授沉默了好一會兒都沒有說話,似乎是在考量著這個提議究竟是否值得。

    一邊是螺旋-7x的原型,雖然已經淘汰,但其中依舊涉及到不少仍未公開的技術。

    另一邊則是可能成為解決可控核聚變關鍵因素的碳基超導材料,不過僅僅只是可能,其中依舊存在著許多諸如成本、大規模生產等方面的不確定因素。

    想要在其中做出取舍,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沉默大概持續了五分鐘,這位日耳曼教授,終于肩膀一松,緩緩開口了。

    “我需要考慮一下。”

    陸舟點頭應允:“沒問題。”

    ……

    鐘山國際的別墅里,一家人正熱熱鬧鬧的準備著年飯。

    這時候,玄關處忽然傳來了門鈴的聲音。

    “來了。”

    聽到聲音后,陸邦國臉色一喜,隔著老遠便喊了一聲“來了”,快步走去了門口。

    門打開。

    站在玄關的老陸剛準備笑著打聲招呼,臉上的笑容卻是漸漸僵硬了。

    看著站在門口的老人,克雷伯教授從臉上擠出一個友好的笑容,用蹩腳的中文打了聲招呼。

    “泥嚎。”

    “泥嚎泥嚎……”

    下意識跟了兩句,老陸頓時回過了神來,立刻向旁邊的陸舟投去了詢問的視線。

    “這位是我們研究所的客戶,”懂了老爹的視線,陸舟笑了笑介紹道,“同時也是我的朋友。”

    即便心中充滿了對兒子的怨念,但在客人面前還是不能表現出來。

    看著克雷伯教授,老陸熱情地笑著說道:“原來是陸舟的朋友啊,快請進來吧。”

    雖然聽不懂老陸說的話,但熱情是不需要語言便的感受到的。

    克雷伯臉上露.出笑容,禮貌地說出了他僅會的第二句中文。

    “寫寫。”

    見老爸帶著這位人高馬大的洋人教授進了客廳,小彤偷偷溜到了陸舟的旁邊,戳了戳自己老哥的胳膊:“老哥呀,你不知道老爹下午的時候有多興奮。”

    陸舟:“興奮啥?”

    小彤一臉無奈:“還能興奮啥?他以為你終于開竅了,帶了個兒媳婦回來唄。”

    說著,小姑娘翻了個白眼,嘀咕著吐槽了句,“我就知道沒這么簡單,但沒想到還是出乎了我的意料,誰想到你帶了個男的回來。”

    陸舟:“……”

    無論是平時還是過年,陸家人都是很好客的。

    只不過因為語言不通,所以在飯桌上交流得不是那么順利。

    陸舟只能充當著翻譯的角色,一會兒切換著英語說話,一會切換著中文說話。

    偶爾,還得根據雙方的語言習慣,對一些對話進行修飾。

    對餃子的味道贊不絕口,平時在工作中一向很嚴肅的克雷伯,罕見地豎起了大拇指。

    當陸舟把他的話翻譯成中文說給老娘聽的時候,把她樂得合不攏嘴。

    煮了這么多年的飯,還是第一次得到了國際友人的肯定,對于方梅來說,這無疑是一件新鮮且具有成就感的事情。

    沒有在這里留到很晚,吃過了晚飯之后,見天色不早了,克雷伯坐在沙發上和陸舟閑聊了一會之后,便起身告辭了。

    被陸舟送到了別墅的院外,站在門口公路的旁邊,克雷伯開口說道。

    “餃子很好吃,謝謝。”

    陸舟笑了笑說:“不客氣。”

    克雷伯思索了片刻,開口說道,“關于你的提議,我沒法立刻給你一個答復,這不是我一個人就能決定的事情,同時WEGA也不僅僅是馬普學會的財產,希望你能理解。”

    頓了頓,他說道,“不過,我向你保證,我會盡量爭取。”

    陸舟微笑著點頭:“那就麻煩你了。”

    -

    (感謝盟主EVA流星的打賞!!)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广东11选5技巧稳赚 顶呱刮可以支付宝兑奖吗 白城麻将玩法规则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捕鱼来了弹头多少钱 喜乐彩开奖 微乐长春麻将下载安 北京11选5玩法 利物浦英超冠军 刮刮乐拖把布 天津麻将下载官网 上海时时乐所有走势图哪里看 澳洲幸运8官网首页 微信捕鱼注册送 今日股票行情大盘走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