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惡魔就在身邊 > 02487 槍手
    “墨菲!!”瑞貝卡看到渾身是血的墨菲搖搖晃晃的推開房門,她立刻沖上前扶住墨菲。

    瑞貝卡被嚇到了,她沒見過墨菲這樣子。

    瑞貝卡將墨菲放倒沙發上,掀開他的衣服,查看他的傷勢。

    可是她發現墨菲的身上并沒有傷口。

    不是墨菲的血?

    那這是誰的血跡?

    瑞貝卡頓時感到有些棘手。

    雖然墨菲身上沒有傷口,可是看起來他的狀態非常差。

    要不要叫醫生?

    或者是通知陳曌?

    呼呼呼——

    突然,屋外傳來呼嘯聲。

    “什么聲音?”瑞貝卡拉開窗簾,發現一道燈光從夜空中射下來。

    直升機?瑞貝卡有些愕然。

    就在這時候,直升機上落下四條軌鎖。

    四個全副武裝的槍手從天而降。

    這四個槍手全都戴著熱感應儀器。

    “確認,定位裝置就在這間屋子里。”

    “屋內有兩個生命體征,一個為女性,一個為男性,其中男性生命體征非正常體溫。”

    從熱感應儀器顯示,這四個槍手發現,瑞貝卡是正常體溫,而墨菲的體溫明顯低于正常人體溫。

    “確認,屋內兩個人沒有任何武器。”

    “準備正面突進。”

    ……

    此刻的瑞貝卡嚇壞了。

    在短暫的驚恐之后,她突然意識到要找援軍。

    瑞貝卡慌忙的解鎖手機,可是在慌亂之下,連續幾次摁錯解鎖。

    哐當——

    就在這時候,瑞貝卡面前的落地窗突然被砸破。

    兩個金屬罐丟了進來,緊接著金屬罐里噴出大量濃煙。

    咳咳——

    瑞貝卡吸入大量濃煙。

    緊接著,一個強有力的手臂就將她摁在地上。

    “女性目標已經被控制!”

    “男性目標也已經……”

    砰——

    “發生什么事了?”

    “那個男的呢?”

    “卡伊出事了!他死了。”

    “到底怎么回事?”

    呼——

    “丹克!”

    第二個槍手被迷霧中伸出的手爪子,然后直接拉入迷霧之中。

    “丹克!聽到回答,聽到回答。”

    突然,槍手聽到地上有東西在滾動,低頭一看,居然是丹克的腦袋。

    這可把他嚇了一跳。

    “班路,自由開火!那個男的還在這里,他殺了卡伊,還有丹克!”

    這個槍手在通知自己的隊友的時候,卻沒發現一雙血色的瞳孔正在黑暗中注視著他。

    “啊……”

    伴隨著一聲慘叫,屋內只剩下那個挾持著瑞貝卡的槍手。

    槍手有些驚恐,都沒見到人影,他的三個全副武裝,行動有素的隊友就失去了聲息。

    這屋內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不許動!給我出來,不然你的女人就要。”

    槍手別無他法,只能用瑞貝卡來威脅墨菲。

    呼——

    突然,濃煙之中閃過一個人影。

    槍手立刻拔槍掃射。

    可是下一瞬,槍手手中的機槍卻被一只手抓住。

    “怎么可能?”槍手驚到了。

    前一刻還在數米外的人影,怎么可能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

    而機槍槍身被抓住,槍手想要轉向也做不到。

    不過槍手畢竟是訓練有素,立刻抽出手槍指向背后的墨菲。

    可是當他轉過身的剎那,他看到的卻是一張血口朝著他撕咬過來。

    “啊……”

    此刻直升機上的駕駛員不斷的呼叫四個隊友。

    可是始終沒有得到回應。

    很顯然,他們在屋內似乎發生了不測。

    “你不用在呼喚他們了。”

    駕駛員突然聽到背后傳來的聲音。

    扭頭一看,直升機后座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個人。

    而這人滿臉都是鮮血,看起來尤為恐怖。

    “你……啊……”

    嘟嘟嘟——轟——

    直升機墜落!

    ……

    “陳先生,墨菲出事了!!”

    “出事?出什么事了?”

    “您快點先過來,警察馬上就來了。”

    “警察?”

    “不管什么情況,在我和律師到來之前,不要回答任何問題。”陳曌立刻說道。

    “我明白了。”

    陳曌現在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

    所以只能匆匆的通知雅莉克斯,連夜趕往墨菲的家。

    等陳曌趕到墨菲家門口的時候,看到墨菲家門口有一架燃燒的直升機。

    警察已經將這里封鎖了。

    瑞貝卡此刻就坐家門口,身上披著一條被單,坐在地上瑟瑟發抖。

    “先生,這里不能進去。”警察攔住了正打算往里走的陳曌。

    “小朋友,你是大山鎮警局的嗎?”

    “你是誰?”眼前年輕的警察不解的看著陳曌。

    “大山鎮的警局都是我贊助修建的,你們開的車子,用的空調,乃至于你們的加班費都是我贊助的。”

    年輕警察瞬間明白了眼前的陳曌是誰。

    “陳先生……這里已經被洛杉磯警察局接管,我也只能在這里負責外圍的封鎖。”年輕警察無奈的說道。

    “放心,我認識洛杉磯警察局的人。”

    “可是……”

    “沒有人會追責你,就算有人追責你,我也會幫你解決。”陳曌拍了拍年輕警察的肩膀,直接拉開警戒線進去。

    年輕警察也不敢得罪陳曌。

    畢竟他的收入里,有一半都是陳曌提供的。

    還有他的父親、兄弟也都在陳曌的啤酒廠里工作。

    還有他兄弟的孩子,也在陳曌贊助的學校里念書。

    為難陳曌就是和自己為難。

    陳曌大搖大擺的來到瑞貝卡的面前。

    “瑞貝卡,墨菲呢?”

    “你是誰?你為什么進到這里來?”瑞貝卡旁邊的警察審視的目光看著陳曌。

    陳曌根本就沒有回答這個警察的問題。

    “墨菲在里面,警方要帶他回去。”

    “為什么?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陳曌問道。

    “先生,如果你再不說明身份的話,那么我將對你采取強制措施。”警察已經拿出了手銬。

    “喂,大衛,你在睡覺嗎?你的手下貌似打算對我采取強制措施。”

    陳曌撥通了大衛的電話,就在這時候,陳曌的耳畔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你似乎每次都習慣找老大撐場面。”

    陳曌回過頭,看到莎蘭正雙手抱胸的站在后面。

    “嗨,莎蘭,你已經不負責交通了嗎?”

    “隊長,你認識他嗎?”先前那個警察問道。

    莎蘭黑著臉看著陳曌:“你為什么出現在這里?”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